4760万美元年薪的背后,是马克-帕克奉行一生的设计师情怀
近日,据彭博社报道,耐克公司在2016财政年度为它们的首席执行官马克·帕克(Mark Parker)开出了4760万美元的天价工资,几乎是去年1680万美元总薪酬的三倍。
0281772016-08-03 13:00     来源:禹唐体育


禹唐体育注:

2016年6月30日,耐克创始人之一的菲尔-奈特在掌舵公司半个多世纪之后,辞去了集团董事会主席的职务,他把自己在耐克的大部分投票股权授予其儿子的信托基金,董事局主席一职则由现任CEO马克-帕克接任。

 

近日,据彭博社报道,耐克公司在2016财政年度为它们的首席执行官马克-帕克开出了4760万美元的天价工资,几乎是去年1680万美元总薪酬的三倍。耐克公司在监管备案中披露,在截至3月31日的财政年度报告中,帕克的年薪仍为155万美元,但授予他的股权价值已从原先的350万美元飙升至3350万美元,这是为了让这位高管能够留任到2020年而给予的股权奖励。

 

马克-帕克,这个自2006入主耐克以后,将耐克的销量翻了一番的领军人,却拥有着另外一重身份——鞋类设计师。事实上,自从1979年马克-帕克进入了新罕布什尔州的设计部门工作,从而成为耐克公司的元老之一开始,鞋类设计师这个身份伴随了马克-帕克整个职业生涯,并对他的管理艺术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如今,身为耐克的掌门人,马克-帕克依然会亲自设计产品。据耐克员工透露,马克-帕克每次参会,腋下都会夹着一个笔记本,其中画满了新产品的素描图。2009年时,帕克曾与兰斯-阿姆斯特朗进行过一次商业会晤,在会议期间,阿姆斯特朗看着帕克都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写画画,于是会后,阿姆斯特朗就好奇地问帕克在画些什么。“他把笔记本递给我一看,里面画的是一双漂亮的鞋子。”阿姆斯特朗回忆说。

 

帕克表示,这样的习惯可以帮助自己整理思绪,因为在头脑风暴会议中,设计上的需求和商业上的需求需要找到一个平衡点。而在寻求商业与设计的平衡点方面,身兼CEO与设计师的马克-帕克自然深有体会:“我会更多考虑平衡问题。我们大多数人常常有失偏颇,这本来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如果你要成功,你就必须关注整体的平衡。”


 在帕克任期内,耐克保持了良好的增长势头(图片来源:《财富》)


作为一个拥有62600多个员工的企业,耐克不仅需要在设计和商业上寻求平衡,更需要在两者中都成为行业中的领头羊。

 

在影响设计水平的诸多要素中,“创新”无疑是需要被设计师牢记心头的一点。2006年,当马克-帕克刚被任命为CEO时,耐克创始人兼董事长菲利普-奈特曾这样评价他:“马克在促进创造力、创新和增长方面的成就有目共睹。”

 

也正是在那年,马克-帕克前往苹果公司,向时任苹果公司CEO的斯蒂夫-乔布斯取经。乔布斯告诉马克-帕克:“创新,就是对一千条创新说‘不’。你必须精挑细选,要拒绝数以百计的其他好创意。”乔布斯的忠告对帕克产生了极大的影响,而帕克也决定随即与苹果合作,双方合作的结晶则是日后声名大噪的Nike+iPod系列产品。


 

在谈到产品创新时,还曾体验过运动员一角的马克-帕克认为:“我们从每个运动员身上都有所收获,因此我们认为耐克的创新过程是由敏锐的观察力驱动的:凭借我们和运动员的关系,凭借我们深厚的私交。我们不会只考虑运动员需要如何表现,而是他们个人的真正需求和个人的意见。创新也并不只是性能上的,还有审美上的。所有这些因素,加之最新的技术、材料、组建以及生产过程构成了我们产品的进一步提升。”

 

“归根结底,消费者是通过购买产品表达对公司的认可,作为CEO,我绝对会把创新设计看成最重要的任务。耐克的成功即源于此。”帕克表示,“不过,不幸的是很多企业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只把设计当成营销工具。”

 

对帕克来说,好的设计需兼具美感和科技感,而大自然则成了他的灵感宝库。例如昆虫,尤其是甲壳虫,就是帕克的灵感来源。在耐克总部大楼的办公室里,帕克在墙上装饰了千奇百怪的昆虫艺术品——不使用任何颜料但仍能获得纷繁复杂的花纹和拼凑图案。这些由昆虫艺术家克里斯多弗-马利制作的代表性作品,都是帕克在意大利米兰游历后的收获品。


我们不妨来看一下这位CEO的办公室:


办公室内丰富的物件


鞋底是否像是滑板板面?



玻璃柜中琳琅满目的小饰品


纯白的费德勒与科比


橱柜上小物件


近距离版


机械动物?


暗黑风


由鞋中元素组成的彩色小狗


元素混搭


这就是帕克酷炫的办公室!

 

此外,帕克还有一些更酷的收藏,总数超过7000个,多数都在博物馆里。而他办公室里的装饰每两个月都要更换一次。因此,谁又能说耐克老大源源不断的灵感能与他的艺术收藏癖好不无关系呢?而耐克的产品矩阵之所以能够如此丰富多彩,想必也与帕克们的艺术品位紧密相关。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耐克公司首席财务官安迪-坎皮恩的说法,这个秉持着设计师精神的领导者还始终强调让其他人自行寻找问题的答案并付诸行动,而在遇到问题提出建议与想法时,也常常通过艺术的比喻来实现目的。

 

与其他一些热爱抛头露面的CEO相比,帕克却显得异常低调,但在低调的行事作风背后,却是他超乎常人的商业嗅觉与敏锐头脑,在帕克看来,对耐克公司而言,永远没有终点线。面对时代的不断发展与消费者的更新换代,帕克甚至还尝试着与耐克知名设计师廷克-哈特菲尔德,一道参与两个限量产品系列的设计工作。


迈克尔-乔丹


藤原浩

 

这两个限量产品系列的合作方之一,是为我们所熟知的Air Jordan 系列,另一个则是人称“日本潮流教父”的藤原浩,可以说,为了抓住时代脉搏,倾听年轻人心声,马克-帕克也始终在学习与成长,以便于能够始终引领体育科技与体育时尚的潮流。


如今,耐克虽然仍是全球体育用品公司中的巨头,但也面临着美国运动服行业整体疲软、库存堆积现象凸显、营收增速与全球期货订单总值增速未达预期等一系列问题的困扰。然而,就像我们看到的那样,耐克公司之所以给马克-帕克开出4760万美元的天价工资,也是基于对这个公司掌舵者的信任与肯定,在如今这样一个充满挑战的年代,这样的领袖更显得珍贵无比。

 

马克-帕克的成功当然有着众多方面的原因,但在这些纷繁复杂的因素中,与之相伴的设计师情怀显得颇为引人瞩目。作为耐克帝国的掌门人,能够有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投入到产品研发的最前线,倾听全球用户的需求并带领62600的员工不断走在行业领先位置,是相当了不起的成就,值得所以企业的领导者们学习与反思。


 

在《财富》杂志公布的《2015年度商业人物》榜单中,马克-帕克位居世界第一,领导能力受到了权威媒体的肯定,也得到了公司内部人员的认可。而在《福布斯》那里,耐克也以275亿美元的总值成为了世界上最有价值的服装品牌。可以说,耐克如今的市场地位已于马克-帕克息息相关,当然反之亦然。

 

到2020年时,马克-帕克希望耐克的年收入能从如今的300亿美元增长到500亿美元,至于这个身兼CEO与设计师的行业大佬能否令耐克保持长期的领先并不断创造新的商业奇迹,我们大可拭目以待。


声明:本文为禹唐体育原创,部分资料参考《财富》杂志,未经同意不得转载,图片来自网络,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
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登录后参与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