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刻运动会成为健身市场的Uber吗?
0256892016-08-06 16:00 来源:财经天下 文/卢华磊
乐刻做的事和Uber一样,是用共享经济的方式来调配闲置资源,不同的是Uber针对交通出行,而我们针对健身运动。乐刻运动创始人兼CEO韩伟这样定位他的新事业。


禹唐体育注:

“一些人对乐刻运动有误解,认为我们是像7-Eleven、如家、汉庭那样的连锁店,或是像携程那样热衷于匹配人和场景的互联网公司。但其实都不对,乐刻做的事和Uber一样,是用共享经济的方式来调配闲置资源,不同的是Uber针对交通出行,而我们针对健身运动。”乐刻运动创始人兼CEO韩伟向财经天下记者这样定位他的新事业。


乐刻运动成立于2015年,是韩伟联合6位朋友创立的健身品牌。和传统的健身房动辄数千平方米的结构不同,乐刻健身房的面积大都在300~600平方米之间。为了节约空间,他们没有宽敞的淋浴间,甚至只提供有限的更衣室。但这个小门店提供24小时的健身服务,会员可以在这里跑步、练拳,还可以预约教练学习瑜伽、普拉提、舞蹈等数十种课程。当然,小空间也带来了高性价比,乐刻提供包月的会员服务为每月199元。


2015年7月,乐刻运动完成由IDG资本领投的A轮300万美元融资。到7月底,乐刻运动在北京、上海、杭州三个城市共开设了30家门店,并招揽了近8万名会员,成为中国健身市场增长速度最快的黑马企业。


乐刻运动在上海的首个门店设定在天山路商业街。这里有百盛购物、汇金百货、巴黎春天等数家商场,衍生出餐饮、酒吧、快餐、服饰等不同的商业业态。乐刻门店就开在巴黎春天的楼上,他们在六楼租赁了 500 平方米的物业,分割出一个大厅、两间操房和两个换衣间,并购入了十数台健身设备。


该店于2015年4月15日开业,两个月后他们的会员数超过600人,这个数字意味着该店月收入超过12万元,而其月租金不足4万元。


创业之前,韩伟的身份是阿里集团市场总监,2013年他旅美归国时产生创业想法。


“从美国一飞回中国就会有非常强烈的差异感,那边的人身体壮实、阳光有活力,而国人看起来都很疲惫瘦弱。”韩伟说,在美国的时候他曾考察电商、酒店等行业,希望将美国的新型模式引入中国,但最终发现这些行业中国的创新度远超美国,而只有健身行业是个例外。美国的健身人群比例达到50%,而在中国这个数值为0.8%。


“即便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健身比例也不超过2%。”韩伟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尚未被开发的市场。2015年中国健身市场规模约为300亿元,而在美国这个数字是1600亿元。


但韩伟并不想做一个常规的健身中心。他将Anytime Fitness当做自己学习的对象,这是一家诞生于美国的24小时营业的健身连锁品牌,其以小面积、轻器材、多教程等特色闻名世界,当然与此匹配的是更高的性价比。


“Anytime Fitness在美国、欧洲等很多地区都是排名第一的健身品牌。”韩伟认为,做健身一定要从消费者角度考虑,“要选择离家近的地方,同时价格要足够低,并且灵活付费,最好是月付而不是年付”。


2015年5月8日,乐刻运动在杭州城西银泰城开业,这个建筑面积只有270平方米的健身房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就迎来了超过600名会员。


“第一家店开在写字楼里,会员进门需要在楼下登记,上电梯还需要保安帮忙刷卡,但即便如此开业当天就爆满。”韩伟说,他们甚至连传单都没有发放,只是在微信朋友圈转发了开业消息,然后凭借口碑传播就迎来了天天爆满的业绩,随后他们“被日益增长的会员数逼着开分店”。


按照韩伟的预计,到今年底,他们将在全国开设超过130家门店,这个数字足以让他们成为中国门店数最多的健身品牌。这些门店大都开设在距离居民区、写字楼较近或者交通便利的地方,参考“星巴克的选址标准”。


会员们大都通过在线申请的方式加入乐刻,他们关注乐刻的微信公众号,在线上购买会员卡,一旦支付成功就会收到一组数字密码,这是健身房的门禁密码,有效期为一个月。在此期间,他们可以随时到健身房内健身锻炼。


此外,通过微信公众号,会员们还可以预约课程,乐刻可以提供瑜伽、拳击、舞蹈、普拉提等二十余种健身课程,同时还配备有私人教练。以杭州为例,乐刻在这个城市拥有40个全职教练和140个兼职教练,而这些人或将是乐刻未来营收的关键人群。


虽然今天乐刻的每一个门店都是“正现金流”,但从整个公司财务来看,他们依旧没有盈利,因为韩伟将大把的金钱投入到后台的系统研发中。他不只想做一个简单的健身连锁店,他要做一个可以对接私人教练和健身会员的共享经济平台。


韩伟认为,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私人教练以兼职甚至自由职业者的身份加入乐刻运动。“教练和会员都是乐刻的客户”,他们通过乐刻来约定时间场地进行教学训练,而乐刻像淘宝那样充当了一个对接买卖双方的交易平台,教练在这个平台上销售自己的健身知识,而会员在这里购买健身课程。


韩伟更愿意拿Uber来做类比。“健身房是出租车,健身教练相当于司机,而会员则是乘客。但Uber是人和车两个链环的匹配,而我们运动健康领域则是人、教练、场地三个维度的匹配。”韩伟说,健身场地不能像车辆那样由健身教练自己提供,所以他们的链环更长也更加复杂。


但他相信乐刻可以搭建出这样的健身生态圈,因为他们可以为会员提供性价比更高的服务,同时为私教提供更丰厚的收入。


在传统的健身中心,会员卡的费用不菲并且期限一般都在 1 年以上,而办卡之后很多会员因种种原因无法按时到健身中心健身运动,因此部分会员权益被闲置,这显然是一种浪费。而乐刻低价短期的会员付费方式会降低这种浪费的可能,这成为吸引会员的主要原因。


同时,利用共享经济的方式,乐刻降低了健身的成本——会员数量的增加会分摊私教的教学费用,就像Uber顺风车的原理那样,多加一个乘客并不会花费更多的成本。


而在另一端,健身教练可以就近预约乐刻门店的场地和时间,他会在这里召集到更多的学员,同时拿到更高的佣金。


“在传统健身行业,私教一个月拿1万元收入的话,在我们这儿可以达到2万元。”韩伟举例说,在上海一节私教课程收费300~600元,而其中的70%会以“佣金”的形式被门店抽走,教练上一节课,从每个会员身上只能收取70~80元的授课费。


而现在乐刻制定了一套新的收费制度。他们首先降低了学费——乐刻的私教课定价为180元,并且增加了教练的提成——其中140元都归属教练,而乐刻只抽取40元作为佣金。


“对于消费者来说,学费价格降了一半,对于教练来讲,收入翻番,而我们还可以从每个学员那儿赚40元。假设中国的私教市场有200亿元规模,那我们就可以拿到30~40亿元份额。”韩伟说,这才是乐刻运动真正想完成的目标。


虽然三个链环的难度较高,不过其优势也很明显。在Uber模式中,司机的流动性很强,可以随时歇业。但在乐刻模式中,拥有场地和密集的排课表就会锁定一大批健身教练,这些人的流动性不会很高。


“因为只有我们可以为教练提供满单的排课量。”韩伟认为,他们锁定了场地和教练之后,后进者很难再冲破这个封锁。“我们和绿地、苏宁、国美等大型物业方都签协议,不允许他们引入同业竞争的企业,这会成为我们另一个护城河。”韩伟说。


本文转载自财经天下,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这家公司会成为健身市场的Uber吗?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
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