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体育商人勾结政要躲到了国外,结果……
这是一个体育商人,凭借政治靠山,获得巨额资金,一夕东窗事发,躲到了海外,然后又回国的故事。
0335712016-11-05 13:10     来源:有马体育


这是一个体育商人,凭借政治靠山,获得巨额资金,一夕东窗事发,躲到了海外,然后又回国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是崔顺实,韩国“闺蜜干政”事件的核心人物。随便融资几百个亿,按照我们这里对商业奇才的描述,她简直可以称为韩国的“崔布斯”。


故事从德国一个名叫阿诺德沙恩的美丽小镇开始讲起。


在小镇一条街道的一侧,坐落着一家名叫“威德克体育酒店”的旅馆。然而自打酒店开张以来,周边邻居从来没有见过有客人来过。当记者突然到访时,酒店内的韩国人措手不及,除了提供矿泉水和咖啡,酒店再没有其他东西可以供应。现在,这座建筑内的所有房间都被腾空,公司牌子也早已拆除,门窗都落下了卷帘。这家酒店的韩国老板,就是崔顺实。


小镇上,还有其他十几家她幕后操纵的公司。


经营这些酒店和公司的资金,大部分来自于她掌控的Mir和K体育两个财团。这两个财团从诞生之初,就开始被质疑和政府核心部门有关。但是最终被捅破包袱,是因为一个很狗血的“小白脸”的故事。



“小白脸”名叫高永泰,和现年60岁的崔顺实整整差了20岁。根据韩国媒体的说法,高永泰在“亲信门”中扮演着帮助崔顺实敛财的角色。原先高永泰只是1998年曼谷亚运会男子佩剑团体金牌得主,退役后他去了首尔江南区一家高档酒吧工作,化名“敏宇”,凭借高颜值的长相专门招揽富婆消费。



在2006年,高永泰和崔顺实在那家酒吧相识。虽然两人年龄差距很大,但很快发展成为亲密关系。随后,崔顺实在韩国和德国分别开办了皮具公司并交给高永泰打理,让高永泰得以通过这些公司把两家基金会的资金转移到自己账户。高永泰还从2008年开始涉足时尚圈,在崔顺实的帮助下创立了配饰品牌Villomillo。2013年,朴槿惠带着Villomillo的手提包出现在公众场合后,这款品牌立刻名声大噪,引发明星们的追捧。


只是两个人的亲密关系并不长久,高永泰后来把一名姓车的男子介绍给崔顺实后,车姓男子得到崔顺实的重用,两个人的关系急转直下。高永泰10月中旬向JTBC电视台抖出猛料称,崔顺实“最大的爱好是审阅总统演讲稿”。此后,这家媒体挖出了总统“闺蜜”修改演讲稿的大新闻,在“闺蜜门”的媒体中扮演了先锋角色。


(小白脸高永泰向媒体抖出猛料)


其实从一开始崔顺实的Mir和K体育就有问题。


2015年2月24日,青瓦台以活跃“文化体育”为名义,举办了一个高端饭局,韩国大企业人午宴。三星电子副董事长李在镕和现代汽车副董事长郑义宣等财阀集团的三世们代替二世们露面。表面上看,这是韩国财界更新换代的仪式,但是随后的事情越发可疑。


紧随其后,MIR文化财团在10月份正式成立。以三星集团和现代汽车集团为首的16个大企业募捐基金达到了490亿韩元。K体育财团也于2016年1月份正式成立,收到从韩国大企业募集而来的400亿韩元。


(三星始终是韩国最牛逼的财阀)


从两财团成立、募集资金过程来看,更是充满了蹊跷。从申请成立到通过文化体育观光部的设立许可,他们仅仅花费了一天的时间。通常情况下,这个过程大约需要一周。两财团“成立大会会议录”的会议顺序、议案、出席人物也近乎相同。没有政府高层介入,很难顺利通过。


在当时,所有人都无法理解两个财团为什么会异军突起。但是现在看来,有了朴槿惠和崔顺实的“闺蜜”关系,一切都顺理成章。


(崔顺实成立的K体育基金会)


表面看来,你好我好,但其实这些财团的捐赠更多是被逼无奈。


直属总统的特别监察官李硕洙为了了解K体育和Mir募捐内幕,今年7月份曾对青瓦台政策调整首席安钟范进行内部调查。在他们向一家企业问道“当初为什么捐赠时”,管理人员只是望着远方叹气。在之后的走访中,大部分企业的反应都一样。调查人员在接受《韩民族日报》记者采访时,透露“青瓦台首席秘书安钟范进行了施压。”


当他们即将扒出内幕时,内部调查突然中断。《朝鲜日报》报道了此事,李硕洙被卷入了泄密调查机密的争议之中。他被扣上“扰乱国纪”的帽子,不得不递交了辞呈。存有纪录工作日志,特别监察小组成员的报告等资料的电脑硬盘随之被带走。李硕洙所调查的青瓦台首席办公室,更是通过检察机关掌握了他所调查的具体内容。


这就意味着,以朴槿惠为首的青瓦台办公室把这件事压了下来。


(左:李硕洙特别检察官 右:安钟范青瓦台政策调整首席)


表面上看崔顺实真是可以称为“崔布斯”。


这位崔布斯的商业版图十分跨界,涉足韩国商业的各种生态。除了三星、现代、LG之外,崔顺实把零售巨头乐天集团也纳入了自己的体育产业版图。媒体曝光的内部文件包括,“五大体育人才培养基地的乐天赞助可行性及资金规模协议”以及“赞助资金暂定约35亿韩元”等。在成功获得乐天70亿韩元赞助后,乐天仍然收到了上层“与乐天商谈是否顺利,VIP(总统)十分看重该项目”的问询。


(乐天集团是韩国五大集团之一)


在今年年初,K体育宣布了一个80多亿韩元的投资项目,项目主管便是崔顺实母女担任大股东的德国当地市场营销公司WIDEC Sports。利用在德国的位置和环境优势,崔顺实说要用捐款在德国建立一个马术训练营,为韩国马术选手参加2020年奥运会进行准备。但是训练营到目前为止从未得到筹建,反倒是崔顺实和女儿在德国购置了4处房产。


面对日益糟糕的国内环境,崔顺实带着女儿躲到了德国。躲在国外,她对媒体的口径是,有病。因为“神经衰弱和严重的心脏问题需要治疗,无法乘坐飞机。”


(韩国媒体对崔顺实的发声进行了报道)


10月26日晚,韩国检方突击检查Mir和K体育财团,韩国全国经济人联合会,以及崔顺实的家。他们传唤了崔顺实的亲信高英泰,得到了指证崔顺实犯罪的具体信息。韩国检查大厅火速成立了一个特别检查小组,特别调查本部长李永烈(首尔中央地方检察院院长)强烈表态:“将根据调查情况采取各种手段将崔顺实遣返回国。”


躲避在德国56天后,形势变化,崔顺实返回国内。她的眼前俨然变了天,媒体的各种报道,漫天遍野的示威游行,强有力的检方调查让“闺蜜”朴槿惠仓促改组总统府。


完全独立于总统存在,只为宪法效命的韩国检方终于给出一个交代。31日晚23点57分,检方紧急逮捕崔顺实,将其移交至首尔看守所。崔顺实在前往检察院的途中痛哭流涕,恳请民众原谅:“请各位国民原谅我。对不起,我犯了死罪。”


崔顺实事件终于落下帷幕。


(崔顺实回国面对媒体的追问情绪失控)


在这场“倒朴槿惠”和“追踪崔顺实”运动中,媒体大规模的报道与追踪让事实不断被揭露,因为更充分的信息和知情,民众的游戏和运动向政治高层施压。在事件背后,韩国检察官提供的一发发炮弹,炸中事实的中心。


在总统朴槿惠向国民正式道歉两天后,一个14人特别检查组就成立了。他们不仅突击搜查朴槿惠亲信的住所,还试图搜查朴槿惠多名现任和前任助手在青瓦台的办公室,虽然被后者以保护机密信息拒绝,但随后检方逼迫青瓦台交出了七箱资料带回分析,政检双方整整对峙了七个小时。他们在崔顺实传出有心脏疾病时,恐生不测加紧传唤。


(韩国检方宣布紧急逮捕崔顺实)


从组织地位上讲,韩国检察机关只是一个很小的单位,却拥有强大的权力,挑战青瓦台也是基于韩国法律所赋予的权力。


在韩国,检察官是一个令人羡慕、有光环的职业。韩剧中的“坏小子”男主角改邪归正的标志,往往就是通过司法考试成为检察官。韩国最高检察机关大检察厅专门设置有“中央搜查部”,就算是前总统、著名辩护律师卢武铉,也因涉嫌2002年总统选举期间违反政治献金法案件而被“中央搜救部”侦查。


(电影《检察官外传》票房力压 《死侍》、《功夫熊猫3》)


有位中国企业家曾说过,“大家对商人与政治牵扯不清的传闻总是充满了猎奇。”韩国崔顺实的故事告诉我们,一个公正的社会恰恰需要这种猎奇:


因为“猎奇”,媒体在更宽松的环境下,对权钱交易进行更细致和全面的报道;

因为“猎奇”,民众在更充分的资讯和事实之下,始终保有知情权,并且因此而行动;


因为“猎奇”,一个社会的公平得到更少地损害。


媒体权利、民众知情、社会行动和检察官制度,共同打造了韩国这个社会的止损机制。


商人与政客勾结,东窗事发,然后逃亡国外,这个故事剧本,在许多国家都在发生。


但,结局不尽相同。


在一个止损机制健全的社会里,体育大亨崔顺实的结局,就像她丢失在人群中高达70万韩元的普拉达鞋子,虽出身名贵,终归狼狈不堪。


声明:本文转自有马体育,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文标题:一个体育商人勾结政要躲到了国外,结果……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