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里约看奥运的未来:让粉丝参与到奥运时刻中来
在伦敦召开的品牌大会(The Brand Conference)上,我们谈了谈有关奥运会的深入见解、未来趋势、营销赞助市场的变化与发展等等。
0572822016-11-18 12:30     来源:禹唐体育/SPORTO



禹唐体育注:

关于2016年里约奥运会,人们讨论的次数已经够多了,营销类文章也不在少数。不过,像这样重大的体育赛事,总是可以找到最新的角度。在伦敦召开的品牌大会(The Brand Conference)上,我们与曾担任过2014年SPORTO大会特邀发言人、现荷兰奥组委首席商业官Thomas van Schaik和Sports Pro杂志执行总监Nicholas Meacham谈了谈有关奥运会的深入见解、未来趋势、营销赞助市场的变化与发展等等。

 

van Schaik和Meacham一致认为,对品牌商而言,体育赞助的影响面在不断变化和发展。“问题的关键越来越看品牌商能够借助奥运会,乃至体育项目的平台作用,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Meacham除了表达这样的观点,还强调在今年的奥运会中,社交媒体的优势作用正在成为一个重要的话题点。

 

品牌商和版权方在数字领域越来越得心应手,带动在线人数迎来了再次攀升,关注奥运会的新方式也在不断涌现。比如说,Snapchat三分之一的活跃用户(1.5亿中的5000万)都通过Live Stories板块关注奥运会。

 

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在全世界许多国家,电视观众等传统渠道的观众人数出现了下降趋势。最明显的例子之一就是美国奥运官方转播商NBC:他们的收视率比2012年奥运会下降了15%,而网络直播时长达到19亿分钟,超过伦敦奥运会和索契冬奥会的总和。

 

Sports Pro杂志执行总监Nicholas Meacham


此外,早在开赛前,顶级赞助商就意识到奥运会的重要性,所以今年的赞助激活项目也凸显出一些不同:“以前,赞助激活主要集中在广告和场馆内,现在也开始出现许多与奥运时刻相关的创意型数字活动,这是我们以前想不到的。”Meacham指出,反应型营销正在不断崛起。

 

版权方的角色转变

 

谈到趋势与变化,van Schaik列举了四大关键信息。他首先强调的是,在激活赞助商权益方面,版权方开始承担起更多责任。他说,“版权方不再是单纯的媒体公司,而是开始成为赞助商的代理商和激活合作伙伴。”接下来,他表示,我们不能忽视日趋明显的全球化趋势。但另一方面,在体育资产的运营方式方面,最重要的一点是盯紧运动员品牌的发展。

 

运动员成最大影响力

 

 “运动员正在变成一种强有力的品牌,尤其是奥运选手。”van Schaik强调了国家奥委会与奥运会联动的重要性。

 

“奥运会不像足球项目,某个球员可能三年内离队,甚至加入对手球队。奥运选手是不同的——他们一辈子都是国家奥委会的一部分。即使他们退役了,奥运选手的身份也不会改变。如果某个奥运选手获得了奖牌,那就更好了。”身为营销专家的van Schaik说。此前,他还担任过阿迪达斯的全球品牌总监。他表示,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期间,荷兰国家奥委会甚至没有借助自己的官方账号,而是通过运动员的社媒账户进行信息交流。

 

2014年SPORTO会议特邀发言人、现荷兰奥组委首席商业官Thomas van Schaik   拍摄于2014年SPORTO大会期间


“他们就是我们最大的影响力。如果你想跟粉丝交流,就要通过运动员来完成,”van Schaik 坚信五环及其背后故事的魔力,“要创建一个品牌,离不开伟大的故事,更离不开讲故事的人。个人故事是粉丝关注奥运会的核心内容。”

 

他补充说,虽然菲尔普斯是2016里约奥运会当之无愧的英雄,但许多人也不会忘记在100米蝶泳项目中打败菲尔普斯的新加坡选手斯库林。其中的原因不是斯库林游得更快,而是斯库林小时候是菲尔普斯的粉丝。在两人比赛结束后没几分钟,斯库林跟菲尔普斯早年的一张合影就像病毒一样在社媒上疯狂传播。

 

“(奥运会)不可思议的地方在于,全世界的人们都在情感上高度投入,一起看每四年一次的许多体育项目。奥运会的鼓舞力量是无可比拟的。”他总结道。

 

运动员也要遵守规则

 

随着运动员品牌的崛起,他们在营销权益上的影响力也在不断提升。《奥林匹克宪章》第40条的放松成为一个热门话题。至少从书面上看,在开幕式前9天、闭幕式后3天的奥运会期间,运动员的个人赞助商获得了一些自由空间。不过,我们也清楚地看到,在奥运相关的营销活动中,奥运赞助商还是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

 

“长期以来,奥运会就以对关联品牌的政策和相关内容的限制著称,但国际奥委会却仍能卖出最大的赞助合同,”Meacham指出,虽然这对一些运动员不太公平,却为五环创造了奇迹,“很难指责国际奥委会的不是。”

 

“最重要的一点是,相关收益得到了妥善分配,也确保运动员获得一份收入。”Meacham说。van Schaik补充说,其实,大多数奥运选手会因此受益匪浅:“在大多数情况下,运动员的奥运旅程都是受国家奥委会赞助的,所以我认为,奥运赞助商也会因此收益。”


 


有些体育项目的情况就不太一样,尤其是给运动员支付高额薪水的项目。比如说,在网球、高尔夫和速骑项目中,运动员就需要自己承担费用。

 

“(相关规则)会更影响他们的切身利益,也更有可能产生冲突。我们理解一些人的观点,但运动员当然更希望参与奥运会。”van Schaik认为,对全世界大多数运动员来说,参加每四年一次的奥运会,与世界顶级高手同台竞技,并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奥运冠军,这比任何经济补偿都要重要。

 

“第三场馆”的出现

 

Meacham和van Schaik都认为,具体的奥运激活与诉说品牌故事、呈现品牌内容一样重要。想要将三者结合起来,离不开一个有效执行的计划。这样一来,参与各方才能共同受益,粉丝群体更将成为最大的受益者。“激活计划不只是一次推广活动,更应该成为一种陪伴。不要把人们与某个时刻割裂开,而要让他们融为一体。”van Schaik说。

 


他谈到与Dutch Lottery公司的合作。每当赢得一块奖牌,他们就立即通过600度块数字广告屏、15块高速公路屏幕、国家奥林匹克委员会渠道和广播等及时媒体向所有人宣布。

 

更加值得一提的是“第三场馆”现象的形成与后续发展。所谓“第三场馆”,是指人们可以分享趣味奥林匹克经历或体育经历的地方。比如说,体育酒吧就是一个实例。紧随荷兰人斯洛文尼亚人在2010年的尝试,以及捷克人在2014年的进一步创新,荷兰人打造了轰动一时的“奥林匹克经历体育节”,将里约奥运的精神带到了滨海城市海牙。“这样一来,当地奥运赞助商就可以针对当地群体,开展地方性的激活项目。”这位荷兰国家奥委会首席商业官指出。

 

当地经济与奥运精神同在

 

Van Schaik认为,里约也应该为当地人修建这样一座场馆。虽然修建场馆需要巨大的投入,却可以让当地人更加贴近赛事。“许多里约公民感觉,奥运会是强加给他们的,不是为他们办的。不应该是这样的。”在他看来,国际奥委会的《奥林匹克2020议程》中,巴赫主席通过40个改革要点,全面修订了未来的申奥规则,向正确的方向迈出了重要一步。“就像我们最近在罗马、波士顿、慕尼黑和汉堡看到的那样,城市当局所做的决定和/或人民公投通过的决定释放了一个很强的信号,即奥林匹克运动要在保障主办城市不破产的情况下,呈现奥运会的力量和美感。2012年伦敦奥运会就是一个亮丽的榜样。”

 

随着数字时代的来临及与日俱增的重要性,我们必然会看到“奥林匹克合作伙伴”(TOP)赞助计划的变化。但是,Meacham认为,这样的变化不是一蹴而就的:“外界一直在讨论,TOP计划是不是应该有所变化,更加注重区域化,让品牌商开始关注与不同市场的对话。但我认为,我们看到的不会是一次革命,而是一场为时10年左右的演变。”


 


与残奥会一样,今夏奥运会后推出的奥林匹克频道(Olympic Channel),也是《2020议程》的一项内容和成果。该平台也将全程发挥重要作用。Meacham评论认为:“在我看来,连国际奥委会都不确定它对未来意味着什么,但却必然成为激活赞助的一个全新渠道。尤其是广大观众,可以通过平台与奥运产生联系。”根据官方数字和目标,在最初的7年,奥林匹克频道将耗资5亿多欧元,并在运营的第一个10年实现收支平衡。对于奥林匹克频道将带给体育资产的价值,国际奥委会当然充满了信心。

 

让奥运变成一种生活方式

 

除此之外,还要解决许多其他挑战。现在不再像古希腊时期那样,不会因为战争而阻止奥运会的进程。而且,作为一项大型赛事,奥运会也以其独特的魅力,与其他赛事区分开来。奥运会传递的信息大多为特有的积极情感,讲述的都是打破体育边界的精彩故事,因而富有经久不衰的魅力。

 

如果将这样的精神发扬光大,并顺应现代营销与媒体趋势,必将给体育资产带来一个美好的未来。奥运会将变成与每个人息息相关的赛事。像van Schaik说的那样:“输与赢将变得一样精彩。无论你是谁,都可以在日常生活中追求更高、更快、更强。奥运会也将变成一种生活方式。”


本文原作者:Luka Maselj

本文原标题:Don’t take people out of a moment, take them into one

翻译制作:禹唐体育 图片来源: SPORTO、Getty Images


禹唐体育是2016年SPORTO大会媒体合作伙伴,更多内容参见会议官方页面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