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雪做《守望先锋》职业运动联赛的背后,是电子竞技行业正在思考的五个问题
如何赚钱?如何设定机制?如何招募强者参赛?电竞这个行业正在慢慢成长起来。
029752016-12-28 11:55     来源:好奇心日报 文/唐舒畅


在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的柏悦酒店,暴雪娱乐《守望先锋》项目电竞总监 Nate Nanzer ,召集了中国电子竞技行业内的相关人士,举行了一个闭门会议。


在这个会上,有电竞战队俱乐部的老板,有斗鱼、战旗、熊猫这些直播平台的相关负责人,甚至还一些传统体育界的人士,如此等等。


Nate Nanzer 向各位讲述了有关暴雪建立一个新的《守望先锋》联赛的想法,并向他们发出合作的邀约。正如一个月前在暴雪嘉年华上,他在洛杉矶对着诸多美国电竞行业人士说和做的那样:暴雪想要举办一个和之前他们做的完全不一样的联赛,比如让城市拥有其代表的战队,比如拥有漫长的休赛期举办第三方比赛,比如拥有一个季前赛训练营。


暴雪《守望先锋》电子竞技总监 Nate Nanzer。


实际上,不仅仅是 Nate Nanzer 在说这些事情,世界上所有在做电竞的人几乎都在想这些事情。


这其中就包括姚明。虽然他坐在会场倒数第二排最靠边的位置,但他绝对让所有人意识到了他的存在——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身高。在会议结尾的提问环节,他主动向 Nate Nanzer 提出了三个问题,每个问题都涉及了到比赛具体的运营细节。


姚明对电子竞技的关注只是一个缩影。传统体育行业早就开始涉足电竞行业。今年 9 月,费城 76 人战队成为第一个收购了电子竞技的传统体育球队,而在此之前,已经有诸如 Rick Fox 之类的 NBA 球员以个人名义买下整支电子竞技战队。


涉足电竞行业也不仅仅是传统体育届。3 月底,阿里体育宣布举办 WESG 世界电子竞技运动会;9 月,教育部宣布增加电子竞技运动和管理专业;12 月,腾讯宣布推出腾讯电竞,为这个行业做了最好的背书。


然而,对于这个不算成熟的行业,到底怎么做才正确谁都不知道。而暴雪关于《守望先锋》联赛的想法,又恰好涉及到了行业里最重要的几个方面:要做好一个电竞项目,到底要解决哪些问题?


联赛:到底需不需要升降级?


对于众多体育爱好者来说,欣赏涉及升降级的比赛是一大乐事:在诸多体育项目里,升降级的比赛甚至会比一些联赛决赛还精彩。


电子竞技也是一样,就拿国内最高级别的英雄联盟职业联赛 League of Legends Pro League(以下简称 LPL)来说,每年春季赛、夏季赛结束以后都会有相应的升降级赛,战队为了保级互相拼杀,看起来很过瘾。


然而,和目前国内诸多联赛不同,《守望先锋》的联赛将没有升降级。这意味着,你不必担心你喜欢的战队,会因为一次联赛的表现不利,被降级到次级联赛甚至退出;然而,这也意味着有些队伍可能丧失动力,在联赛里混日子——就像一些 NBA 球队一样。


Nate Nanzer 称这主要是为了战队的生存考虑,他称现在电子竞技战队无法获得必要收入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的大部分收入都来自于赞助商。


“全球那么多战队在争抢为数不多的赞助商,这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没有哪个赞助商会和战队签订一份 2 年的合同,因为战队可能在 3 个月之后就因为降级离开联赛了。”Nate Nanzer 说。



于是《守望先锋》选择了固定席位的做法,试图让投资者、粉丝和选手都更有信心。


“升降级赛制确实很精彩,就像我很喜欢欧冠……但英国足协已经有 153 年的历史……这种(升降级赛制)制度需要时间来建设。而《守望先锋》是一个仅仅 6 个月的新游戏,为了建立一个长期的联赛系统,需要为战队选手和粉丝提供稳定性。我们并不是认为升降级赛制不好,而是对于现在的《守望先锋》来说没有必要。”Nate Nanzer 说。


关于升降级的问题其实在电子竞技圈发生过诸多讨论,不过并不是所有公司最后选择都像《守望先锋》这样。


今年《英雄联盟》 S6 世界总决赛四强队伍之一 H2K 战队的 CEO Susan Tully ,就曾对北美 LCS 联赛(NA LCS,类似 LPL,是北美地区级别最高职业联赛)提出异议,称如果一个队伍因为三到四个月的状态不佳就失去了联赛资格是非常不公平的,并指责这损害了战队队员和粉丝们的利益。另外,这样的做法还将使得战队疯抢经验成熟的老队员,而忽视了那些次级赛中的新人。 


今年 11 月初,一封北美和欧洲 LCS 联盟中的大部分队伍向 Riot 写的邮件被泄露。在邮件中,LCS 的队伍希望 Riot 取消 LCS 联赛中的“升降级”制度,改为 10 队固定席位、类似于 NBA 的联赛模式。而 Riot 方面的回应表示,在 2018 年以前,他们不会考虑取消当前的升降级模式。


《守望先锋》的尝试,或许能给找个争论找到新的答案。


战队和俱乐部:到底怎么赚钱?


有关升降级的讨论其实并不仅仅是一个“新生的游戏到底需不需要残酷的淘汰,从而让赞助商望而却步的问题”,而是现在大多数战队在没有赞助商的帮助下,根本赚不到钱活不下去的问题。


因为赞助商撤资而解散的战队数不胜数,典型的例子发生在今年韩国的星际圈:《星际争霸》算是韩国的国民游戏,而《星际争霸 2》也在韩国享有极高人气,其竞技水平之高几乎碾压世界其他国家。然而,今年 10 月,由于观众数量萎缩、假赛丑闻造成赞助商撤资,韩国《星际争霸 2》战队几乎全面解散。 SKT、CJ 这样老牌强势电子竞技俱乐部的《星际争霸 2》分部无一幸免。


即便在一个《星际争霸》成为国技的国家,没有赞助商支持,一个战队也很难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


战队解散后,创办 14 年的星际争霸 SPL(StarCraft Proleague)也随之停办。


《守望先锋》联赛给出的方法,除了奖金之外,一方面是给予战队选手最低工资补贴,和他们分享自己的收入;另一方面是通过战队的本地化,来产生额外的收入。暴雪希望以城市为单位组建战队,就像足球里面上海申花和广州恒大那样。


一方面,和城市之间的链接会让战队粉丝凝聚力更强,比赛更精彩,未来出现类似“北京 VS 上海”之类的宿命对决;另一方面,暴雪希望通过这种形式让《守望先锋》联赛拓展到更多城市中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国内绝大多数的比赛集中在上海、北京这样的城市。这样,会吸引更多不同城市的人进入到本地线下、来现场观看电子竞技比赛。


进一步的,他们希望在那些拥有战队的城市里建立战队的主场,类似电子竞技馆的形式。在他们终极规划里,未来电子竞技战队之间的战斗就像足球的主客场一样,上海的队伍会跑到纽约,在客场迎战那里的《守望先锋》战队。


这一切都是为了为战队产生收入。看看曼联的财报就知道,比赛日收入是多么的重要:通过主场比赛出售球票、球衣等周边,并为球迷提供停车、餐饮等周边服务等,曼联这样的球队每年都会收入 1 亿欧元以上的收入。


这样的收入甚至能够促进队伍的比赛表现:毕竟成绩差就没有比赛打,没有主场比赛,就赚不到钱。


位于上海近铁城市广场的暴雪电子竞技馆。


线下主场这种听上去有些异想天开的想法,实际上是电子竞技行业的一股潮流。《英雄联盟》在今年 8 月也提出了《英雄联盟》的本土化结合,只不过他们的落脚点是高校而不是城市:利用高校之间既有的文化竞争,让《英雄联盟》更加普及,也加强了粉丝的认同感。


而至于那个看上去会很花钱的主场,也就是电子竞技馆,实际上阿里和腾讯开始涉足这方面的业务:阿里体育于今年 7 月底将打造自己的电子竞技馆,类似于一个网吧的升级版,首期阿里体育先开放了 40 家电竞馆,未来将在全国范围内拓展至 10000 家;而腾讯在本月初宣布推出腾讯电竞互娱版块之时,也同时宣布将和王者互娱、钛度科技一起在中小城市中间建立 1000 家电竞馆。


看上去,如果暴雪要联合战队找相关的合作伙伴场馆并不是那么困难,但其中又牵扯到诸多细节问题。姚明就提出了一个问题:这个电竞馆,到底属于暴雪,还是属于战队?


其他诸如场馆利益怎么分配,有什么样的标准;在中国,暴雪又希望在哪几个城市建立《守望先锋》战队和他们的主场等等。这是未来很长时间内,都需要解决的问题。


主办方:第一方还是第三方?


2017 年的《守望先锋》赛季将在第三季度左右开始,但是在此之后,《守望先锋》联赛会固定在每年 3 月到 8 月,决赛将在在夏天进行。比起《英雄联盟》贯穿全年的职业联赛和 Dota2 一年四季的四大 Major,《守望先锋》的联赛这种只有半年的联赛,可以算是短的。


这一方面是基于《守望先锋》年龄受众的考虑。根据暴雪官方的说法,《守望先锋》的玩家群体在暴雪和竞争对手的游戏中,算是年龄层次最小的,很多都是学生,平时要上课。因而,暑假这个时间段是他们要关注的重点。而更重要的是,他们想要在休赛季建立大量的第三方赛事,也就是不由暴雪自己主办的赛事。这些赛事有些是国际性的,但更多是区域性的。


《守望先锋》联赛本身将会是一个不分区的比赛:不像现在《英雄联盟》 和 Dota2 在世界范围内划分各大赛区,在《守望先锋》里联赛的一整个赛季中,从开始就会有诸多国际的交锋,中国的战队可能一上场就会和韩国队伍交手。


作为补充,就会相应的有一些相应的区域性赛事和第三方赛事。比如今年 10 月,电子竞技传统强国就率先举办了守望先锋 APEX 职业联赛,由暴雪授权韩国 CJ E&M 公司旗下的赛事主办方 OGN 举办。而国内由王思聪投资创立的香蕉游戏也经由暴雪授权,举办了 APAC 泛亚太职业锦标赛。



“休赛季是为了确保在《守望先锋》之外,有一个第三方赛事的生态系统。《守望先锋》联赛是游戏竞技的巅峰,而在这之外要有另外一个强壮的生态。你不能只建一个金字塔的塔尖,对吗?”Nate Nanzer 说。


第三方赛事对于电子竞技有着存在的必要性。“相对于游戏厂商的赛事,第三方赛事的优势能够更加好的体现竞技的公平性,而不是让比赛变得逐渐娱乐化和封闭。”黑色时空的董事长秦袁说。他们刚刚举办了 China Top 国家杯,目标是做成纯粹、综合性的体育赛事。大多数第一方赛事只会有游戏厂商自己的比赛,因而综合性的赛事大多见于第三方,更加符合体育公平和竞技的原则。


然而事实是,在诸多电竞游戏中,第三方赛事相对于游戏厂商主办的第一方赛事来说,正在逐渐变得弱势。


这一点在发展最为成熟的《英雄联盟》反而最为明显:由 Riot 主办的赛事基本上占据了每年观众大部分的时间。国内的 LPL 体系之完整、赛事种类之丰富让人不禁感慨腾讯的运营能力,但与之相比第三方赛事诸如 Nest(全国电子竞技大赛)和 IET(义乌国际电子竞大赛)这样比赛影响力就小了很多。最具盛名的 WCG 世界电子竞技大赛已于 2013 年走完最后一届,目前,世界上比较有影响力的第三方比剩下 ESL、DreamHack、MLG 之类的赛事。


成为绝唱的 WCG


本质上这是因为,这些靠着赞助商支持的第三方赛事很难保持盈利,现存的 ESL 之流背后都有资金雄厚的赞助商。而对于游戏厂商来说,举办比赛的费用可以算作深化游戏运营的一部分,而游戏本身的吸引能力自然毋庸置疑。他们自然可以设置更高的奖金池、更大的排场来吸引玩家的关注,并对选手施加影响。


因此,如果暴雪不能为那些第三方赛事主办方提供一些更好的方案或者支持,那么想要建立强大的第三方赛事系统的生态,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目前在《守望先锋》方面,暴雪也只是以授权的方式进行赛事运作,还没有公布更多其他合作。


当然,提到奖金池问题,Nate Nanzer 称目前只能透露奖金池为七位数的美元,并称他们并不想把奖金高低作为《守望先锋》联赛的重点。他的说法是:“你知道超级碗,但你知道超级碗的奖金吗?”


电子竞技:到底应该怎么做平衡?


而《守望先锋》联赛不设分区的目的,是为了让整个比赛是一个自始至终的国际性比赛,这样有助于战队与战队之间实力平衡。


“在电子竞技中,很多情况是你只在你的赛区打,你习惯了这里的套路和方式,而当你去了另外一个别的地方,你会非常不适应对方的风格、打法和技巧。”Nate Nanzer 说。


这也就造成了诸多问题,比如一些战队在国内打比赛生龙活虎有如神助,一出国就迅速萎靡不振;而在一些国际性赛事中,也经常出现一方被令一方“剃光头”的一边倒局面。电竞圈里的两句俗语可以很好地表现这一状况:“内战内行,外战外行”;以及“毕竟 3 比 0,我上我也行。”


《守望先锋》世界杯韩国夺冠。


“我们希望通过不断贯穿全年的国际性比赛,来解决战队之间实力相差过大的问题。”Nate Nanzer 说,当然这个比赛不仅是指《守望先锋》联赛,还包括其他第三方赛事。


不像一些已经形成巨头割据的游戏,《守望先锋》作为一款新出不久游戏,世界范围内各个区域的水平差距还不是特别明显(虽然韩国依旧拔尖)。


在暴雪嘉年华上的《守望先锋》世界杯上,可以看到瑞典这样非传统电子竞技强国表现优异挺进决赛。泰国队在世界杯的时候的表现也不错进入四强,其中一位选手 Mickie 也被美国老牌强队 EnVyUs 挑中签约。


《守望先锋》世界杯明年是否举行还尚未可知,Nate Nanzer 说,如果要继续,可能会改成每个国家挑选出最强选手的全明星赛模式。“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对抗目前还是很稀缺,这是一个可以努力方向。”


然而,这种国际化的做法并不一定都是好的:当某些区域水平太强的时候,国际交流过于自由会让比赛最后很没有观赏性:就像大多数《星际争霸》的决赛都是韩国人的内战一样,过于单调的对抗会让其他区域的一些玩家失去兴趣。Riot 就不允许《英雄联盟》选手在第三方赛事进行跨区比赛,但这又减少了国际上选手之间的交流。


在观赏性、自由度和平衡性上,所有的游戏厂商都需要做一些取舍。



当然,电子竞技的平衡性并不是仅仅靠一个国际化就能解决问题:游戏内容本身也对平衡起着非常关键的作用。作为一款多人对战网络游戏,《守望先锋》需要不断加入新的地图和角色来保持生命活力,而不同地图的难度、不同角色的强弱,对于胜负来说尤为关键。没有战队愿意在一个易守难攻的地图上承担进攻方,也没有战队愿意把那些特别强的角色让给对手。


这些游戏内容的不平衡需要暴雪通过游戏补丁来修改。但频繁的游戏补丁更新不仅让职业选手难以适应,可能让观众看懂比赛都有了困难。


对此,暴雪的解决方案是:他们可能让比赛的版本稍稍落后于玩家服务器上的版本,并尽量在联赛期间不推出大的平衡性改动,来保证整个赛程的安排。同时,暴雪将会为观看游戏提供更多便利:比如提供更多视角的选择,和数据统计提示等,方便玩家观看游戏。


普通玩家:到底怎样变成一个职业选手?


发现新的职业选手一直是每一个电子竞技项目的问题,韩国的《星际争霸2》就因为新鲜血液补给不足而衰弱。而对于《守望先锋》这个新游戏来说,如何从普通玩家成长为一名职业选手显得尤为重要。Nate Nanzer 和他们团队的想法,是做一个《守望先锋》的新人训练营。


他们将采用和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NFL)一样的新人选拔机制。NFL 每年将举行 NFL Scouting Combine,即联合测试营来进行选秀之前的新人选拔。在 Combine 中,将测试球员的诸多基本属性,比如身高、体重、冲刺速度等,然后各大球队将在这个测试中提前物色他们中意的球员。这个测试营中,最顶尖的职业选手将被邀请来和潜在的新人们互动。


“当然,我们不会像 NFL 那样考察你的卧推之类的能力,我们有自己的一些指标:比如反应速度、动态视力、问题解决能力、逻辑思考等。这还包括一些游戏中的操作技巧:比如路霸的钩子到底准不准,这当然很重要。”Nate Nanzer 说,“但是我们还会考察选手的一些团队能力,比如交流能力。因为《守望先锋》毕竟是一个团队游戏。”虽然,目前他们还没有公布具体的测试手段和方式。


参加选秀的人将从《守望先锋》天梯排名靠前,以及在各种第三方赛事表现优秀的人之中选出。同时,暴雪还可能将举行线上、无需固定组队的新人选拔赛,来为训练营输送候选人员。为了照顾那些单打独斗的人,他们在相同的天梯排名下,倾向于选择单排而不是和朋友开黑的玩家。


这种选秀的形式最早在 2005 年就被韩国 KeSPA(韩国职业电子竞技协会)引入《星际争霸》游戏当中,曾经诞生过诸如 Bisu、JieDong、Flash 这样天皇级别的职业选手。这个选秀一直延续到 2013 年,因为选秀参赛人数过少而停止。


Flash、Bisu、Jaedong,都是通过选秀出来的最顶级的韩国职业选手。


如今随着向传统体育概念学习的风潮兴起,这种类似 NFL/NBA 的选秀又在逐渐复苏。年初,国内《英雄联盟》宣布2016 职业电竞俱乐部训练生选秀计划,并于 5 月完成了 18 名新人的选拔。今年 11 月,《英雄联盟》北美 LCS 进行了一次为期一周的新人选秀,将北美地区天梯前 20 名的选手,邀请至线下和欧美顶级战队进行切磋和训练,最后也有 18 名被战队看中列为 LCS 的候补选手。


问题是,选拔到了新人,能不能用都是个问题。一方面是选手可能随时违约:直播平台为职业选手提供了打比赛之外的生财之道,消极训练甚至违约离队、退役去打直播赚钱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另一方面,由于依赖奖金作为战队收入,大多数战队不敢启用新人,而喜欢重金购买甚至不顾合约挖角那些经验丰富、出过一定成绩老选手,甚至盲目迷信外援。


Dota2 中的“遗老”和《英雄联盟》的韩援,一直是各大游戏论坛里容易引战的话题,但显然更多人希望看到国内的新人取得成绩。今年 Dota2 世界最高级别赛事 TI6 中国新星战队 Wings 夺冠(虽然最近表现有点颓),还是让不少游戏内外的人都为之兴奋的:这是一个规定队员不允许打直播、有着固定训练计划甚至身体训练计划的队伍,这种规范性的新人战队出现得更多,显然更有利于电子竞技的发展。


然而从根本上,战队需要一些奖金之外的支持,才能给新人提供一个上战场的机会,这又回到了前面战队如何盈利的问题:对于电子竞技这个新兴的行业,各种问题一环套着一环,不是头痛医头就能解决的。


在整个采访中的过程中,Nate Nanzer 说的最多的就是“我们目前还没有具体的计划”或者“我们目前还不能透露具体的方案”。


现在暴雪确定的只有自己方向,也就是“想要做什么”。《守望先锋》联赛的想法并不一定是上述这些问题的正确答案,但是它告诉了所有人,要建立起这个行业,应该去思考什么问题。


而那个交出最高分的答卷者,在电子竞技行业兴起的未来,一定会成为最大的赢家。


题图来自:Overwatch League


声明:本文转自好奇心日报,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文标题:暴雪做《守望先锋》联赛的背后,是电子竞技行业都在思考的五个问题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
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登录后参与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