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大学橄榄球社媒团队的工作日常
据球队的运动总监丹·拉达科维奇(Dan Radakovich)估计,在过去2年间,克莱姆森大约投资了20万美元,用于打造数字团队。
0308842017-02-14 16:30     来源:禹唐体育



禹唐体育注:

北京时间1月10日,莱姆森大学队以35-31的比分打败阿拉巴马大学队,问鼎2016赛季NCAA大学橄榄球全国总决赛。然而,在比赛结束之后,球员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克莱姆森大学队的社媒团队却忙了起来。

 

重金打造的数字团队

 

随后,当球队乘着巴士回到母校庆祝时,原本的教练预留座位上,却坐了一名学校社媒团队的成员。坐在车上的社媒团队成员布莱恩·亨尼斯(Brian Hennessy)用手机拍下现场盛况,迅速上传到Periscope Live上,并嵌入推特信息流中。同时,留在地面上的杰夫·卡林(Jeff Kallin)从另一个角度,用Facebook Live进行了手机直播。

 

在10分钟的时间里,克莱姆森的数字团队就展现了球员和球迷的现场故事,分享给球队社媒频道上的一万多名观众。当天的上班族球迷,甚至是在坦帕机场等待的球迷,都通过学校的数字团队,感受到了球队的庆功气氛。


 


在本次大赛中,克莱姆森大学数字团队一共有10人参与报道,其中既包括克莱姆森大学新媒体与创意媒体总监乔纳森·甘特(Jonathan Gantt),也包括负责现场拍摄的大四学生马克斯·哈金斯(Max Huggins)、大二学生安迪·特纳(Andy Turner)。在坦帕市举行的总决赛现场,这支社媒团队甚至一度超过了克莱姆森大学队的教练团队。


克莱姆森大学和许多大学一样,一直在生产精彩的赛场内容。但是,球队的数字团队通过直播领域和制作质量,让学校的内容战略更进一步。据球队的运动总监丹·拉达科维奇(Dan Radakovich)估计,在过去2年间,克莱姆森大约投资了20万美元,用于打造数字团队。


 

对拉达科维奇来说,这一决定全是为了推广克莱姆森的品牌。跟大多数职业体育队和一些大学不同的是,克莱姆森没有把体育社媒拿来做赞助营销。所以说,他们的回报体现在品牌推广、粉丝互动和球员招募上。克莱姆森的社媒平台是与潜在运动员互动的最重要渠道之一。

 

走在社媒前沿的橄榄球队

 

直到几年前,克莱姆森最受欢迎的社媒账户还属于橄榄球队的装备经理D.J.高登(D.J. Gordon)。他发布的内容比克莱姆森橄榄球队官方账号吸引的推特粉丝还多。但是,在2013年,拉达科维奇雇了来自密西西比州、曾主导MLB坦帕湾光芒队社媒运营的乔·加尔布雷斯(Joe Galbraith)。

 

到2016年年底,克莱姆森橄榄球的官方推特账号@ClemsonFB粉丝量从9.2万涨到46.5万,提升了超过400%。克莱姆森在夺冠之前,成为粉丝量排第4的大学橄榄球队。考虑到克莱姆森的本科招生人数只有1.8万人,远低于大多数同类学校,这个成绩已经很不错了。


 

目前,克莱姆森各社媒渠道的总粉丝数将近200万。也就是说,在过去短短3年时间里,克莱姆森的官方账号增加了超过150万粉丝。

 

在总决赛开始前的一次筹备会上,脸书负责大学运动战略合作的尼克·马克斯(Nick Marquez)也参与了讨论。马克斯高度评价了克莱姆森的社媒战略。所以说,当脸书推出360°拍摄等新技术时,克莱姆森是最先开始尝试的用户。

 

就在全国总决赛的当天,克莱姆森就开始与脸书合作进行360°直播。虽然由于雷蒙德詹姆斯体育馆信号不佳,直播过程不太顺畅,但脸书对克莱姆森大学队的信心可见一斑。因为,在此之前,脸书只做过两次360°直播。

 

“捕捉一切”的10人小组

 


从总决赛在坦帕市一开始,数字团队的负责人甘特就下达了命令:“捕捉一切。”

 

这支数字团队最明显的优势就是人际关系。包括主教练达博·斯维尼(Dabo Swinney)在内的克莱姆森大学队教练团队都非常信任甘特团队,并认为社交媒体会促进球员招募。所以,甘特团队才可以在球队包机、巴士和更衣室进行现场报道。

 

正是由于双方的信任,教练团队才相信,数字团队不会发布球队和学校的任何负面信息。在信息发布方面,甘特和亨尼斯会进行严格的把控和监督。甘特表示,如果克莱姆森大学队输掉比赛,他会亲自发布每一条内容,确保不会造成公众误解。一些存疑的内容会交给主教练斯维尼审批,尤其是包含敏感信息的视频内容。

 


总决赛开始两天前,在坦帕市艾米利体育场(Amalie Arena)举行的媒体日仪式上,双方关系的融洽程度就早有体现。当介绍克莱姆森大学队时,数字团队的志愿者大卫·普莱特(David Platt)就走在球员中间。

 

在媒体活动期间,普莱特把手机递给一名进攻内锋,请他帮忙采访队友。这样有趣、独特的内容被编辑成视频,最终发布在脸书、推特、Instagram和Snapchat上。

 

在总决赛当天,数字团队上午10点出现在队员下榻的君悦酒店外,当时距离正式开赛还有10个半小时。进行完简单的赛前仪式后,他们抵达体育场开始准备。这支10人团队占满了媒体工作室的两张桌子。


 

在校生哈金斯、特纳和全职尼克·康克林(Nik Conklin)快速地在赛场周围捕捉精彩的赛前镜头。图像设计师卡林(Kallin)做出各类基础图稿,用于后期比分和照片的合成。

 

随着比赛的正式开始,体育场里人满为患,Wi-Fi上网速度减慢,在球场上发布内容变得几乎不可能。为了获得更好的网络连接,数字团队的摄像师只好回到工作室。甘特说,在他们工作中,这都是常见现象。几乎在每座场馆,网络连接都是第一个要克服的难题。

 


数字团队抵达场馆大约14小时后,整场比赛即将结束。卡琳坐在媒体工作室里,在最后一张得分图上加上了“全国冠军赛”的字样。即使阿拉巴马大学队在最后一刻还处于领先地位,他也随时准备发布克莱姆森大学队获胜的消息。

 

在比赛现场,为了获得更好的角度,甘特从一个边线位置,跑到另一个位置。“我们要赢了。”他一边快跑,一边预测。几分钟后,在还剩6秒,门前1码的最后一攻中,四分卫德肖恩·沃特森拿球之后,迅速把球传给跑出空挡的伦弗罗,后者稳稳接住!35-31,克莱姆森完成逆转!而这一切都在第一时间被数字团队捕捉到,并即时发布在社媒平台上,与球队粉丝实时互动。


声明:本文为禹唐体育原创,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