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大运动是如何炼成的?
今天,我们将以书中介绍现代足球发展的章节为基础,来介绍一下这个今天第一大运动的发展路径。
0200722017-04-25 17:05     来源:禹唐体育


禹唐体育注:

足球,是现代体育中当仁不让的第一运动,但就像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那样,足球能获得如今的关注度、参与度、影响力与职业化成熟度,也经历了一个历史发展过程。


我们已经通过《竞争、赌博与资本主义,中西体育产业的差别源于基因》、《现代体育究竟是怎样发展为一个产业的?》这样两篇文章介绍了英国体育史学者托尼·柯林斯所著的《体育简史》,而今天,我们将以书中介绍现代足球发展的章节为基础,来介绍一下这个今天第一大运动的发展路径。


在现代体育刚刚发展的18世纪,英国政府常常以“掩护骚乱的公众集会”为名,在爱尔兰地区禁止足球运动,原因是足球比赛曾一度被用来当作掩护抗议圈地运动的活动——事实也确实如此,比如1724年在埃塞克斯的怀特罗丁,以及1740年在凯特灵,人们就以足球比赛为掩护,破坏了当地的工厂。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当时的足球运动和我们今天概念中的足球运动并不完全一致,例如在当时存在着纯仪式行为,有着宗教意义的阿什伯恩的忏悔星期二足球和佛罗伦萨的卡尔乔足球,这些足球项目在踢球外,还允许手传球、扔球等方式。


在英国真正成为世界第一强国前,不同类型的足球都只能在本地流行,每种足球前也都有地区性的限定词。“一旦某一种足球开始流行,具备文化意义,民族认同和民族性随之而来,因此无意再去其他地区发展。另外,各国不同版本的足球,都被非英语国家视为‘足球’这个英式运动的子集。”柯林斯这样写道。


随着英国城市化、工业化进程的推进,以伦敦为代表的英国城市被持续改造。空地、绿地大大减少,而建筑、街道则不断增加。1835年,政府颁布的《公路法》禁止在道路上踢足球,而1845年,在当地议会试图禁止传统的德比足球赛时,一位足球赛的支持者也抱怨道:“太叫人失望了,不准运动、不准踢足球。这是他们对付穷鬼的老套路。”



不过到了19世纪后半叶,体育革命真正爆发的时候,足球却成为了最大的受益者。鉴于英国在当时国力强盛,因此世界其他地区在研究运动时,也往往会心照不宣地以英国本土为例。就像许多学者认为的那样,体育是英语国家征服世界的重要因素,而足球则是英语国家体育运动中的代表。


1885年1月,英国足协投票批准在严格控制的前提下开展职业化,而作为足球另一种形式的橄榄球则走上了完全业余化的道路。受此影响,英式足球告别了公校和大学足球,更坚定地偏向了以工人阶级职业球员为主、以商业盈利为目的的俱乐部。与此同时,职业化和联赛制度使英式足球开始择优录取,而业余俱乐部则会根据社会地位来选择球员和交战球队。


因此,按照我们今天的视角看来,足球运动“唯才是用”的特性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人在自然权利上的平等,并成为了阶级流动的重要渠道之一。像如今的梅西、C罗,家庭出身并不优越,若是身处业余化为主的体育世界中,恐怕难有展现其惊人天赋的机会。而职业化的英式足球,则提供了令他们成为世界巨星的舞台。



柯林斯总结道:“职业英式足球……是资本主义世界在娱乐业的摹本,它们体现了资本主义迷思中的公平竞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和仅凭实力取胜的观点。在英式足球的九十分钟或棒球的九局里,资本主义社会中的人生启示被生动地排演了一遍。胜者为王,败者碰壁。”


此外,职业化也使得赛场上的竞争更为激烈,推动了英式足球当代打法的形成,除了英国足协的允许外,这也同身处英格兰北部和中部工业区的,职业俱乐部的下层中产阶级管理者密切相关。


这批开明的中产阶级希望用科学的原则来参与和组织英式足球运动,他们对杯赛、联赛等竞争形式都有着充分的热情。而英式足球的职业化改革,也推动着英式足球逐渐脱离了英国中产阶级管理者,直到拥有今天这样一套永久性、客观的管控体制。毫无疑问,对于英式足球摆脱英国民族文化,走向世界来说,一套客观管控体制的设立有着巨大的意义。


通过一批商业技术类中产阶级的努力,英式足球逐渐向海外进行推广,例如据柯林斯介绍,将英式足球带到德国的,就是英国的商人、实业家和工程师,还有普雷斯顿、布莱克本、博尔顿等英格兰北部城市的纺织厂销售代表。而在巴西开展英式足球的,则是英国的煤气和铁路工程师。



“英式足球成为了贸易和沟通的桥梁,让英国和非英语国家建立起商贸关系。将英式足球带到英国以外地区的年轻人,大多出自技术性和管理类中产阶级。在法国、德国和瑞士,英式足球成为了商学院、工学院和理工专科学校的主打运动项目……”毫无疑问,英式足球在当时的英国社会乃至全球所扮演的角色远非单纯的一项竞技运动那么简单。


“几乎所有欧洲和拉美的英式足球俱乐部,都是由亲英派人士创建的,但是他们所崇拜的是自由与现代的资本主义英国,及其法律和政治体系……英国足球联盟的领导者几乎病态地忽视‘海外’,”柯林斯写道,“但由于英式足球的职业化文化,他们并不能阻止1904年FIFA在巴黎成立。FIFA成立后,英国很快被边缘化,英式足球在非英语国家蓬勃发展。FIFA不需要依附于FA或英国足球联盟以维持正统性,英式足球可以独立于英国管理者了。”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独立性,所以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许多欧洲和拉美的许多国家,也开始了英式足球大众化的过程。在时任FIFA秘书长的亨利·德洛内看来,通过举办世界杯,国际英式足球也逐渐摆脱了奥运会的约束。


正是基于这样的想法,1930年乌拉圭举办了第一届世界杯足球赛,从而足球运动也正式告别英国,成为了一个真正全球化参与的体育项目,并发展为了今天的世界第一运动。



可以看到,在足球从最初的形态各异,发展为英式足球的一家独大,再成为世界第一运动的过程中,资本主义也实现了全球化的扩张。正是在大英帝国的不断侵略与殖民中,职业化程度日益加深的足球成为了一种文化符号与交流工具,扮演着自己独特的社会角色。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或许英式足球的发展史也能给中国足球的持续进步带来一定的启迪。


声明:本文为禹唐体育原创,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