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行视频裁判,国际足联可信吗?
澳超联赛已经开始使用视频助理裁判,当地媒体的反应不一。 K联赛计划在赛季中途(7月)把视频助理裁判引入韩国,但大量引起高度关注的执法出错,使得K联赛官员决定把实施日期推迟一个月。
0307112017-06-25 10:00     来源:虎扑翻译 文/Steve Price 译/kimwong888


在得克萨斯州,足球只有一个意思:橄榄球。所以,当我来到这个《胜利之光》(译注:一部美剧,讲述一支得克萨斯州的高中橄榄球队)所述的地方,我没有放过观看一场比赛的机会。山猫体育场的氛围和热情正是我所期待的一切,但只有10分钟的时间。当比赛确实在进行期间,美式足球乐趣无穷,但比赛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双方列队准备开球之上,你大部分时间都不是在看比赛。


在这个夏季,国际足联U20世界杯在韩国举行。bkx赛事会对视频助理裁判的使用进行测试,然后才会在全世界推行。去年在日本举办的世俱杯亦采用了视频助理裁判,这两次测试的地点都在近似的地理位置。这可能只是巧合,但其实并不令人感到意外。


亚足联的会员国一直都有兴趣采纳该技术。澳超联赛已经开始使用视频助理裁判,当地媒体的反应不一。 K联赛计划在赛季中途(7月)把视频助理裁判引入韩国,但大量引起高度关注的执法出错,使得K联赛官员决定把实施日期推迟一个月。


在U20世界杯的第一个星期,我在全州首次体验了有视频助理裁判的比赛。英格兰在小组赛遭遇阿根廷,劳塔罗-马丁内斯(Lautaro Martínez )在右路与英格兰球员费卡约-托莫里(Fikayo Tomori)的交锋似乎占了上风,边线裁判在这个时候处于几码之外。马丁内斯试图突破的时候,皮球打在对方球员的身上,为阿根廷赢得一个角球,托莫里紧抱着头部倒在地上。


这时,裁判吹停了比赛,然后在参考了视频后,直接向马丁内斯出示红牌,理由是暴力行为。比赛停止了一段很长的时间。根据我的观察,马丁内斯的手肘确实碰到了托莫里的脸,但看似并非故意,所以我能够理解阿根廷球员对判罚的抗议。


一个争议性更大得的判罚,出现在乌拉圭对意大利的比赛里。华金-阿尔代斯( Joaquín Ardaiz)有一个很好的进球机会,但射门却打在意大利门将的身上。意大利迅速策动反击,当皮球已经在赛场的另一端时,裁判却把比赛溯回,判了一个点球给乌拉圭。裁判认为华金射门时遭到侵犯,但当时并没有乌拉圭球员抗议。通过回放镜头来看,判点球的理据非常簙弱。意大利门将扑出了这个点球,他们或许会觉得这是一个公道的结果,但他们最终以0-1输掉了比赛。


支持采用视频助理裁判的人们称“可以减少执法出错”,这当然是实话,但它不能够、也不应该除去比赛的所有错处。错误是比赛的一部分,托莫里对此深有体会。他不介意你观看他的脸部遭到肘击的视频,但他在英格兰之后一场比赛在接近中场线的位置打进了一个稀奇的乌龙球,他大概会希望你忽略这个片段。


赛后,比赛失误会成为球迷在酒吧及电台听众来电节目的谈资。即使失误导致你支持的球队蒙受损失、会使你勃然大怒,它们依然给比赛增添了许多味道。虽然球迷不想承认,但抱怨裁判及其错误,也是足球的一部分。裁判不是机器人,他扮演着配角或是类似哑剧中反派的角色,也是足球舞台上重要的一部分。


如果裁判的执法更准确一些,大部分球迷会感到满意。不过,如果是裁判而不是比赛双方成为比赛的主角或焦点,球迷就会相当厌恶。裁判不应受到关注,隐形就代表他们的工作做得很完美,但国际足联似乎不同意。


以门线技术为例,这项执法的革新为视频裁判铺平了道路。门线技术可以很轻易地完全消失在众人视线里,只要在裁判口袋里鸣响或在裁判的耳机里发声,就可以让裁判知道球已越过门线。可是,它并没有隐形,看电视的球迷经常都听到“门线技术”这个术语。这个富丽堂皇的术语,只不过是用来吹棒一个防盗警报系统。


门线技术通常都会被辅以一些简单的电脑图像,向所有人展示出皮球并没有越过门线这个事实。在某种意义上,这些图像是用来说明采用门线技术的理由,证明它的作用,并向我们提醒它的存在。马丁内斯的红牌有些感觉就像是视频助理裁判的功用。起用了这个技术的视频裁判,真的只可以出示一张黄牌、同时给英格兰一个任意球吗?视频助理裁判的使用,在某程度上迫使裁判采取最严格的判罚。


视频助理裁判不受关注的时候就很好,哥斯达黎加在U20世界杯对英格兰的淘汰赛上,被吹掉了一个越位球,视频助理裁判的执法迅速而有效,未导致比赛出现明显的延误。没有人会对这样的做法有异议。问题是,当妨碍到比赛继续进行时,裁判要让球迷长时间等待判罚。在一些个案里,比赛甚至要追溯到之前的时间,就像乌拉圭那个点球。如果意大利通过反击打进了球,你能想像到他们的申诉吗?


国际足联声称,视频助理裁判只会在比赛出现“明显错误导致比赛局势变化”的情况下,才会启用。但在其职能悄悄地渗透进去之前,还会有多少时间呢?根据我看球及踢球的经验,我从未见到有一次角球是没有身体接触造成的,防守球员总是看管他们要盯防的对象,进攻球员会尝试摆脱盯防的球员。只要有人执意去看,每一个角球也可能导致点球,每一个进球也可能因犯规而被吹掉。


在U20比赛中测试视频助理裁判是另一回事。裁判的任何行动不会被放上社交平台、被人评头品足,也不会因为错判而收到死亡恐吓。面对一场暴风雨一般的大赛,才是对这项技术的真正考验。这样的比赛有来者不善的球迷、乖戾的球员,在这种情况下,胆识不足的裁判会在压力之下畏缩,转而不断使用视频助理裁判来自保。


视频助理裁判少用为妙。视频助理裁判可以作为一种储备手段以改正明显的错误,但亦可以毁掉了足球。由圣玛丽转至得克萨斯州的圣马科斯,我在那里看了一场赛,但我觉得就像没看一样。


虽然有这样的危机,但大部分有关视频助理裁判的传媒报道,都充斥着趋炎附势的赞颂,却没有完全揭开这个系统的危险性。国际足联几乎与腐败划上了等号。FIFA的权贵声称视频助理裁判的使用是有限度,他们的话可信吗?国际足联本应是一个守护足球的机构,但他们似乎更加关心其高层,以及合作赞助商的口袋。


即使是像U20世界杯这样的小型赛事,也导致主办国要让步。韩国最大的俱乐部全北现代汽车要让出他们的主场长达差不多半个赛季,以达到国际足联的高标准去举办英格兰对阿根廷的比赛。可是,这样的标准并不能给一般的球迷带来更好的体验,球场只有一半的小食店营业,而且大排长龙。


韩国另一支当地球队——济州联不得不在星期三下午3点,在他们空荡荡的备用球场踢亚冠比赛。他们的主场被征用作赞比亚U20对伊朗U20的比赛场地。当举办大型赛事的时候,我都难以想像国际足联会怎样摧残主办国。


国际足联受金钱主导而行事,如果观看2018年世界杯决赛圈的球迷要长时间困在那里,等待裁判做出给予某队点球的决定,而国际足联并没有考虑到这些球迷的感受,所以推行视频助理裁判也是不出所料。


足球在当今是一盘大生意,我很肯定有一些从未去过现场看球及坐在那里等待裁判看视频做决定的人们会说,有必要采取视频助理裁判防止导致俱乐部损失100万英镑的失误(对于一些俱乐部东主来说只是小数目),但是这些人忘记了足球的本质:这本该是一种令人享受的体育运动。


本文转载自虎扑翻译,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推行视频裁判,国际足联可信吗?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