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定义体育2.0时代?
英国,人类现代体育的最重要策源地,动辄三百年传统,蒸汽车头拉着体育一路提速。2012年伦敦奥运会未来一定会有更高的历史地位,对运动的礼赞无以复加。
050082017-07-14 10:00     来源:张斌微信公众号


禹唐体育注:

人人似乎都会用2.0来定义迭代发展与进化,这个小标签随处可见。时代洪流滚滚向前,体育的2.0如何解释呢?英国《卫报》试图给出答案,连发数篇专稿,仔细读来,虽未必尽信,但的确被拉动着向未来之路瞭望,依稀之间掺杂着当下的无解。


英国,人类现代体育的最重要策源地,动辄三百年传统,蒸汽车头拉着体育一路提速。2012年伦敦奥运会未来一定会有更高的历史地位,对运动的礼赞无以复加。伦敦奥组委主席、名宿塞巴斯蒂安科无比自豪地宣称,“有一种关于体育的真谛显而易见,它纯洁、它机具戏剧性、它情感炙烈,让人不可抗拒地去参与,让人不可抗拒地去观看。”这是现代体育传统美学的极致表达。当拉什福德、恩尼斯和莫法拉赫三位英国田径巨星在47分钟内一气揽得三金,举国沸腾。有人调侃,三位英雄一生中任何一天走进酒馆,都会有人会主动为他们买上一杯酒的。更有甚者,伦敦奥运会的欢腾被视为了“大英帝国衰败的终结”,伦敦碗上空的烟火的确有如此的幻象效果。当年,点燃笤帚,街头上狂呼“振兴中华”,与此何其相似。体育1.0的典型功效。


科勋爵盛赞中的“纯洁”一词,是要推敲一番,不如转折为“纯粹”更恰切。难以遏制的兴奋剂狂潮以及体育组织系统性腐败已让体育1.0时代蒙羞,悲观者则笃信,2.0时代里 ,与兴奋剂的战争依然不会有全面的胜利,有些秘密必将带进坟墓之中。体育组织在历经君主时代后,依然没有办法完全与前朝切割,痛苦求变,力图返老还童,迎合新人类。过不了多久,我们都会知道,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体育组织将失去其合作历史最为悠久的赞助商合作伙伴,那个几乎是人类共有标识的商标将与五环作别。丢掉最亲密赞助商并非世界末日,新兴市场品牌会前仆后继,但传统体育的“灰发趋势”如果不可逆转,那与体育同行便不可能赢得未来。所谓“灰发趋势”是指,传统电视体育受众的平均年龄愈加老迈,年轻人在背离传统。


2015年,北京申办冬奥会成功后,国际奥委会曾举行一日闭门学习,找来世界上最棒的市场分析专家教育所有的国际奥委会委员,要勇敢拥抱年轻,拥抱移动互联网,虽为大势,众人皆晓,但古老组织求取新生还是难上加难啊。国际奥委会勇气可嘉,东京奥运会一再增设一系列年轻人青睐的项目,让更多的男女混合项目平添情趣。但有评论家依然认为,在2.0时代中,国际奥委会错误地理解了何为未来的运动,电子竞技一日不进奥林匹克大家庭,则一日不能让自己拥有一颗年轻人的心。


《卫报》一组稿件中过半都是在描述电子竞技的蓬勃景象,由此可见,至少在这一轮对于体育未来眺望中,电子竞技最终将成为新人类的运动和生活选择的观点,要远比运动场馆的智能化重要千百倍。现实中,2015年英雄联盟大赛单场转播的独立观众总数可以达到3600万之众,上赛季勒布朗逆袭勇士勇夺冠军的那场直播在美国也不过吸引了3100万,而2016年里约奥运会全美每日平均的观众水平是2700万,新人类的选择显而易见,游戏受众的平均年龄不足30岁,他们必将是未来的主宰者。


我曾向一位国际奥委会委员询问过,电子竞技作为一项赛事进入奥运会的可能性,得到的回复很官方,也很现实——“我们还没有做好准备。”以电子竞技作为解决奥林匹克中老年化似乎是一个最简洁的手段,但短期内几无可能,因为目前尚无法完全对于电子竞技是一项传统意义上的体育运动达成共识,而游戏与生俱来的背离传统一面则让社会舆论始终不能对其轻易放手。2022年杭州亚运会破天荒将电子竞技设为正式比赛项目,这完全得意于中国这个互联网应用大国尚身处一个特殊时代背景之中,领先的这一步不知道能否为体育推开未来之门。


跻身奥运盛典还只是梦想而已,但全世界有一股执着的力量一直在让电子游戏充分竞技化。一项名为国际极限大师赛的“电子竞技奥运会”已经举行了五届,今年光临波兰的卡托维茨,17.35万电子竞技高手参赛,总计4600万人次在线观看了比赛直播,比去年又增加了35%。卡托维茨原本是一个煤炭城市,产业衰败后,城市面临新的功能选择,市长紧紧把握住电子竞技的契机,连年办赛,对外号称这里就是“电子竞技的伍德斯托克”,全球的电子竞技爱好者视此朝圣之地。


电子竞技尽管一再被《卫报》描绘为体育2.0生态中核心要素,但电子竞技的运动属性依旧模糊,正反双方争论不休,往往也会迎来一通声势浩大事关社会风化的道德审判。如果说波兰小城斗胆自称“电子竞技的伍德斯托克”,那韩国完全领受“电子竞技王国”的美誉丝毫不必有一丝的客套。韩国业界普遍认为,不必再纠缠于电子竞技是否可以被纳入体育运动的法统,电子竞技未来一定可以达到体育运动的全球影响力。如果有朝一日,电子竞技顺理成章被认定为体育的话,它可以不是主流的运动方式,但一定会是最受追捧和热爱的项目。


当下,有人嘲讽荣耀变了“农药”,鞭挞游戏之恶的论调占了上风,种种调整措施从运营者一端不断发布,以求社会理解。韩国想必也走过我们的相似历程,虽有国家战略支撑,但依旧通过法律约束韩国青少年不得在半夜12点至早晨6点间玩耍电子竞技,这权且算是国家态度。


低幼孩子的家长们时刻防范着游戏可能会对自己孩子造成的不良影响,但迟早他们也会发现孩子们有朝一日也许不再会再继续痴迷父辈当年痴迷的球队,他们有了自己虚拟的球队组成的联赛,大型电动遥控汽车赛的吸引力丝毫不逊于F1,曼城这样的豪门球队不仅去抢夺未来之星,也会花钱签下那些电子竞技高手,让曼城的品牌和影响力在电子竞技的世界里依然真实有效。


伦敦奥运会的口号是“激励一代人”,期待更多的孩子可以形成一生的运动选择,但这份奥运遗产在英国并未达成圆满的结果,91%的家长担忧自己的孩子每天不能有达到60分钟的体育运动。同时,国际足联每年举行的FIFA电玩游戏超级球队冠军系列赛的获胜奖金已达到40万英镑。英超球队热刺队在伦敦新建了极其现代化的主场,堪为全球榜样,俱乐部宣称,这个可以容纳50000人的球场将举行电子竞技现场大赛,一场收入即可得到300万英镑。这都是2.0时代里的新景象,新人类用他们对于时间付出的选择来决定体育项目的兴衰,未来以来,生存之道残酷且现实。


本文转载自张斌微信公众号,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体育2.0时代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
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登录后参与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