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泰国足球业余体校制度:学校承办地区性赛事
若不是在最基层了解这一情况,或许我们会认为业余体校制度是过时的,并应该被淘汰。但看到此情此景,联想到泰国足球的现实,记者真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去评说。历史,也许会做出一个正确的评判。
023832017-07-17 12:00     来源:体坛周报 记者/马德兴


7月13日,由刘俊威执教的中国2002年龄段国少队开启渭南杯征程,该队的主要任务,是在今年9月的亚少赛预选赛出线。由于里克林克率领的2000年龄段国少队梦断预选赛(国少队本世纪第一次无缘决赛圈),使得02国少队的压力更大。


因此,国少队教练组异常重视同组对手,并借东南亚U15锦标赛在泰国进行,专程派出两名教练现场侦察。期间,两位教练感受到泰国最基层的足球发展,并深刻理解泰国足球发展迅猛的原因。


学校承办地区性赛事


本届东南亚U15锦标赛在泰国春武里进行。春武里是一支泰超强队,虽然参加亚冠小组赛仅一次,但时常出现在资格赛。2014年,国安就是战胜该队后进入正赛。抵达春武里后,原以为东南亚U15锦标赛安排在类似春武里主场的大球场进行,来到现场后,记者也见到场外的春武里俱乐部标识,认为这就是春武里俱乐部主场。但随后才发现:该项赛事被安排在春武里当地的一所学校内进行。


经组委会工作人员介绍,才得知这是春武里体育学院。泰国的体育学院属于大学性质,泰国各个地方的体育学院全部统称体育学院(Institute of Physical Education),文化课程使用同一教材。只是不同的地方加上当地的地名。例如在曼谷,就称为体育学院曼谷校区。此番承办东南亚U15锦标赛的地方,则是体育学院春武里校区(Institute of Physical Education Chonburi Campus)。


本届东南亚U15锦标赛被安排在两座不同的球场进行,且都在一个区域内。一座是天然草坪、另一座是人工草坪。学校内的天然草坪球场也有灯光,设备相当齐全,确保晚场顺利进行。数年前,春武里俱乐部确实使用本届锦标赛的主赛场为主场,只是在六七年前,他们已拥有自己的主体育场,这座球场便很少被使用,但依然承接当地的比赛,主要由春武里足协主办赛事时使用。


春武里足协作为泰国足协下属的一个地方足协,办公地点设置在学校内,而且就在本届比赛的人工草坪球场旁。整个学校里的标准足球场共有四块,除了承办本届比赛的两块球场,另两块都是标准球场,且均为天然草坪,多用于训练或承办当地的业余足球比赛。


中学与大学合二为一


比赛间隔期间,记者与两位教练在校内闲逛时,以为学校就是一所大学,甚至感慨道:“这所大学占地面积太大!”但就在边走边看时,眼见一支女足球队在一块篮球场训练,场地旁则有着一个名为“春武里体育学校(Chonburi Sports School)”的标识。记者随后深入其中,发现类似于国内荣誉窗的一道墙。期间,便发现去年为泰国获得女子举重奥运金牌的运动员照片。驻足墙前,一位当地老师向记者指出她的姓名:苏卡亚·斯里苏拉特。原来苏卡亚·斯里苏拉特就是由这所体育学校培养出来的,她还是一位地道的春武里人。


而在这道荣誉墙上,除了率领泰国女足获得2015年东南亚运动会金牌的三名球员,还有藤球和女子柔道冠军。这位老师说:“所有墙上的冠军运动员都是出自该学校。这也意味着,学校不只是足球学校,而是一所综合性的体育学校,完全类似于国内的业余体校。”


学校大门除了所写“Institute of Physical Education Chonburi Campus(体育学院春武里校区)”,还标注着“Chonburi Sports School(春武里体育学校)”。原来,这里是两所完全不同的学校,春武里体育学校属于中学阶段。学生们从12岁开始,就可以进入该学校,在这里读完中学(即国内的初中与高中)后,就可以直接进入大学,即体育学院春武里校区。


据这位老师介绍,“在春武里体育学校毕业后,就可以进入体育学院,确保从事体育运动的孩子在文化课方面,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即便在退役后,或未能成为顶尖运动员,以后的生活也能有所保障。”


当中国体育界对于过去所依赖的成功法宝诸如举国体制、业余体校制度,开始出现大量的反对或否定声音时,泰国体育这些年的成功,诸如泰国女排击败中国获得亚洲冠军、泰国女子举重获得奥运金牌等,不就是靠着这样的一种业余体校制度?至于男子足球就更不用说,泰国队5比1大胜国足,相信中国球迷永远不会忘记。


从小三集中的典型


重新回到篮球场边,正好赶上女足队训练间歇并进入喝水环节。让记者无法理解的是,按照国内开展青少年足球的要求和标准,首先要有一块好场地,其次是饮水先进化,至少是矿泉水一类,而且还可能会提出“需要营养成分”。之后,便是良好的训练辅助器材,包括教练员的要求,即各种硬软件必须是最好或最高标准。但眼见这批女足球员间歇期的饮水,记者着实感慨一番。


原来,休息时间的补水就是烧开的自来水,而且是她们自己抬到场边。水桶旁的饮水杯是大家轮流使用。最根本的一点是,她们的训练就是在水泥地上完成,且是一座篮球场。但小女足球员们丝毫没有怨言,甚至踢球的兴致很高。回想在国内基层学校采访时,听到最多的声音就是“没有场地!”


趁着女足小球员休息的时间,记者和这支队伍的教练交流起来,他名叫克里特萨达,目前是春武里体育学校里的教练,且是足球教练,平时的工作就是负责带领女足训练。而且,不只在这所学校工作,吃住都在这所学校。因为自己年轻、单身一人,因此就以学校为家。


除了在这所学校担任教练,他还是泰国U16女少队的助理教练(去年底开始担任)。每逢泰国女少队集中时,他就前往女少队担任助教。而没有集训时,就在学校教女孩子们踢球。这多少有些让记者惊讶,因为在中国,担任国字号队伍的教练基本没有在最基层工作,不是在职业队任职,就是在梯队工作。


克里特萨达告诉记者,以前,他是泰国职业队斯里拉查队球员,该球会就在春武里府内,且从小就在那家球会接受训练。但后来,俱乐部因为经济原因解散,他亦因此退役。随后,便来到这所学校担任教练。他甚至得意地告诉记者,自己在16岁那年,开始学习教练员课程。现在虽年轻,但已拥有A级教练证书。


记者询问,球员们是否都是这所学校的学生?克里特萨达指着场内最矮的球员说:“她才10岁,不是这所学校的,而是附近小学的。因喜欢踢球,每天下课后就来训练。”然后指着另一小女孩说:“她才12岁,今年刚进入这所学校,其他的都是这所学校的学生。”他告诉记者,这些女足球员全部住在学校里。而所有孩子的家都在附近,基本都在春武里府内(编者注:泰国的府相当于中国的省市自治区一级行政单位)。


“学校里不只是足球,还有排球、藤球、举重等其他项目,但足球只是招收女孩,没有男孩项目。”克里特萨达说,“但在春武里府内,类似这样的体育学校一共13所,其他学校有招收男足的,也有男女兼收。毕业后可以进入大学,男女足球队都有。春武里府组织选拔队时,都是从各个学校里挑选,当然可以从俱乐部梯队里选拔。然后再把优秀球员输送到更高一级的球队,泰国足球就是这么一层一层选拔出来的。不光是足球,其他运动项目也是如此。”


两位国少队教练对此感慨道:“这不就是咱们过去的业余体校制度吗?”曾带过山东女足的助教李刚说,“我就是从业余体校出来的,一层一层被选拔并输送上去。而且,我因为带过女足,我敢说,咱们国内10岁的女足运动员,球感没法和那个小女孩相比。”


这或许只是观摩东南亚U15锦标赛期间的意外收获。若不是在最基层了解这一情况,或许我们会认为业余体校制度是过时的,并应该被淘汰。但看到此情此景,联想到泰国足球的现实,记者真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去评说。历史,也许会做出一个正确的评判。


本文转载自体坛周报,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揭泰国足球业余体校制度:学校承办地区性赛事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
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登录后参与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