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不再是为了秀身材与健康而运动
在如今这个碎片化的时代,运动似乎被赋予了一个独特的含义,其所拥有的精神治愈性的功能也开始被频繁强调。
033922017-08-10 17:01     来源:禹唐体育


禹唐体育注:

跑步运动的市场营销人员们常常将类似“跑步是一种短暂的解脱”这样的观点描绘成一个画面。翻开《跑者世界》、《越野跑者》这样的专业杂志,我们常常会看到画面上是一片无垠的风景,跑者孤身一人,在广阔的大自然面前显得渺小。


在如今这个碎片化的时代,运动似乎被赋予了一个独特的含义,其所拥有的精神治愈性的功能也开始被频繁强调。


萨江·米潘在《怀着冥想之心跑步》中写道:“现在文化讲究速度,我们似乎根本无法彻底专注在一件事上。我们看电视的时候只用一半注意力,用电脑的时候也是;我们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我们进行一次完整的交谈都十分困难;我们坐下吃饭的时候,会读报纸和看电视,即便在看电视的时候,也会来回切换频道。这种速度感让生活看起来没有厚度;我们的的体验从不完整……跑步的时候……我们做出可能是一天当中最发自内心、最有意义的行为。”


而罗宾·哈维也在《长跑的诱惑》中表达了相似的观点:“就在那几个小时里,我可以完全不接电话,不会有人讨厌地提醒我每天要做的事情,我们产生了一种完全自我满足的幻觉,没有任何其他欲望。”



当运动被这样的思想升华到一个新的高度,其对于现代生活的意义似乎也出现了诸多不同。在有钱有闲的中产阶级心中,运动已经不仅仅是为了在夏天的海边展露身材或者遵医嘱实现降低胆固醇指标,只是为了面对真正的自我,实现对自己的提升。


从这点上来看,运动似乎已经是人类本能的反向追求,独立开辟一个完全属于自我的世界。当人们在工作与日常生活中越来越多的被水泥森林所包围,向往自然美好风光的愿景就会指引他们在闲暇期更多地选择亲近自然。

 

从这个角度来说,人们越来越青睐运动可以被看做是一种动物本能的回归,与在和平时期模仿战争状态的竞技体育一样,也是对人性层面需求的一种迎合。而一旦是这个层面的需求,那么这个行业注定了只要我们继续生活着那么它就不会消失。随着人们生活条件水平的不断改善,他们对现代性的脱离倾向将越发强烈,表现在体育产业中,就是对运动的关注度将不断提高。



众所周知,王石是个极限登山的爱好者,在面对有关采访的时候,王石说道:“我个人体会到登山对我来讲两个含义,第一,面对不确定,你的好奇、你的不满足、你的探索,这就是企业家精神。”


“第二,如何面对死亡,就是向死而生,中国传统文化对死亡是恐惧的,我想怕死是人类的天性,但是如何面对死亡,态度不大一样,我们对生命好像是惧怕、是违背它,但是登山让你没法回避,”王石说道,“你必须来考虑万一你回不去怎么办,你就得考虑你的家人、你的公司、你的朋友,假想这个的世界没有你的情况,事先你这样面对,你会很坦然想你身后的事。通过登山,你真正的你才面对死亡了,就是你突然发现你更珍惜你的一切,你更珍惜生命,你更觉得这个生命应该怎么过。”


 

除此之外,他的另一个观点也很有意思,当同样地被问到为何在如此忙的工作中要抽出大量时间进行危险度较高的登山运动时,他说因为他不喜欢做生意,不喜欢当生意人;他赚钱,是为了让他的生活更美好。据相关统计,王石为他的爱好所花费的钱已经超过了三千万,不过对他而言,也乐得花这钱在自己最喜欢的运动中。而运动在他生活中的意义,自然也超越了展现身材或遵医嘱这样的浅层理由。


与之类似,在2014年,当时57岁的谷歌高级副总裁艾伦-尤斯塔斯拒绝任何赞助,自理成本地身着特制的宇航服,用一个大号气球将自己绑起来,来到了13.5万英尺(约合4.1万米)的高空,一跃而下,一举打破三项世界纪录。他也因此在2015年4月获得了劳伦斯极限运动奖。


有文献表明,现代社会人们倾向于回避正式的宗教信仰和宗教组织,但同时仍会维持着某种非正式的精神生活。2012年皮尤研究中心的研究结果表明,大约20%的美国人没有加入任何宗教组织。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国没有加入任何宗教组织的4600万人中,却有许多人存在着某种形式的宗教或精神信仰。



58%的调查对象表示他们感到和大自然之间有深层次的联系,37%的调查对象认为自己有“精神信仰”。而运动,则在人们的“精神信仰”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现如今,很多采访和文章都谈到了人们选择跑步或骑行的原因,“身心连接”、“精神追求”等解释相当常见。


事实上,“身心连接”的概念正是推动当前美国市场上健身热潮的一大动力。我们在跑道上进行的运动与在宗教场所进行的祷告有着一定的相似之处。精神生活带有强烈的个人色彩,也自然而然地兼具着团队属性。从这点上来看,宗教团体与跑团、骑行团这样的组织也有着很多可类比的特点。



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倾向在年轻群体中也同样存在。作家娜迪拉·希拉表示:“年轻人如今也在寻找他们的精神支柱。这种追求很大程度上是希望能够和自己处于同样人生阶段的人建立联系。他们正在寻找稳定和支持的源泉,而他们对于传统模式,尤其是宗教,基本上是敬而远之。这一代人对约束十分抗拒,而宗教给人一种约束感。”


宗教学学者史蒂芬·布利万特曾做到了在跑马拉松的时候全程做着祷告,运动与宗教在他的这一举动中完美共存,这可能也是运动与宗教结合的又一有趣例证。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
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登录后参与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