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唐体育商学院 | 定会成功申办的2026世界杯,正在学习的Facebook Watch
商业、媒体、政治、管理,足球的每一个领域都是Soccerex全球大会讨论的话题。
029182017-09-06 16:00     来源:禹唐体育


禹唐体育注:

今天是Soccerex全球大会第三天。前两天的会议有一些很精彩的内容,摘要如下。


今年正在英国曼彻斯特举办的2017 Soccerex 全球大会由在英国足球界有着重要地位的大卫·戴因(David Dein)开幕。今天是英国当地时间会议的第三天。


大卫·戴因是帮助英超在1992年成立的其中一人,也曾分别担任英足总和阿森纳俱乐部的副主席,是英国足球产业中最重量级的人物之一。


今年的Soccerex全球大会也是Soccerex创始人邓肯·李维(Duncan Revie)去世后的第一届全球大会。邓肯·李维先生1995年创办Soccerex、举办了第一次Soccerex足球会议,之后Soccerex会议在世界各地举办直到现在。戴因表示,足球产业的人们非常应该感谢邓肯,因为Soccerex的足球会议改变了足球商业以及人们对足球商业的评价。


参见禹唐体育2015年对邓肯·李维的采访《专访Soccerex CEO邓肯·里维:足球是种信仰,下一步会考虑和中国企业合作》


为了纪念邓肯·李维先生,在今年的大会上颁发了第一个邓肯·李维奖,而获奖人则是一位同样受到人们怀念的足球传奇人物——约翰·克鲁伊夫。前荷兰中场球员、现任克鲁伊夫足球的CEO威姆·容克(Wim Jonk)代替克鲁伊夫领奖。“约翰·克鲁伊夫去世前,他让我把他的记忆留在这个世界上,这就是我们在克鲁伊夫足球所做的事情。”


国际冠军杯和美国足球的成长


第1天会议的第一场讨论就是对国际冠军杯背后的人物之一的查理·斯蒂利塔诺(Charlie Stillitano)的一对一采访。


查理·斯蒂利塔诺(Charlie Stillitano),Relevant Sports联合创始人及主席(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最近,查理·斯蒂利塔诺的名声不太好,至少在英国,因为据说他希望终结英超的统治。他所参与的就是传说中的精英欧洲联赛,由每个国家的顶级球队脱离传统的国家联赛系统而参与。举办这样一个联赛的想法每几年就出现一次,常常在一个主要的电视版权合约需要续约的时候。上一次这种想法出现的时候,斯蒂利塔诺是其中一些据说试图推动俱乐部脱离国家联赛的人,因此被英国媒体贴上了“贪婪”、“商业组织的爪牙”的标签。


但是,当主持人、前Perform集团的执行主席安德鲁·克罗克(Andrew Croker)询问这件事情时,斯蒂利塔诺否认自己和俱乐部谈过这些事情。他解释道:“我们和俱乐部见面,是为了让他们锁定长期在国际冠军杯中比赛。那次会面被描述成‘秘密会议’——它是一个所有参加的人都从多切斯特酒店的前门进入、再从前门离开的秘密会议。”


国际冠军杯是季前友谊赛,经常有像曼联、尤文图斯、皇马和拜仁这样的俱乐部参加,其实就是据说被提议的那种精英联赛比赛的季前赛版本。斯蒂利塔诺认为,国际冠军杯比赛的欢迎程度的提升,对俱乐部来说是一个“有用的闯入者”,“虽然他们不会这么说。”


国际冠军杯的影响力很显而易见。今年早些时候,在迈阿密的硬岩体育场举办的皇马和巴塞罗那的平局比赛,是有史以来在西班牙境外举办的第二个两队的德比。斯蒂利塔诺说那场比赛制造了美国历史上体育比赛最高的门票收入,如果不考虑超级碗的话。


国际冠军杯的年度整体收入从2010年的1800万美元涨到2016年的1.5亿多美元。今年在美国举办的几场比赛,销售和收入都超过美洲金杯的比赛,一个由北美洲、中美洲和加勒比海国家的足球队参与的两年一次的国际顶级比赛。


在这样的情况下,斯蒂利塔诺感觉国际冠军杯、以及那个独立精英联赛的“幽灵”,在被大牌俱乐部用来在转播收入里获得更大一杯羹的砝码和工具。


另一方面,斯蒂利塔诺的祖国——美国,对足球的喜爱的提高,也被谈道。在那里,足球蕴含着“真正的机遇”,会给欧洲和全球足球产业带来更多财富。


“其他运动没有剧烈地下滑,但是它们的成长已经大幅减缓了。”他说,“国际足球已经超过了NHL,以后几年也会超过MLB。美国的版权市场竞争已经非常激烈,现在特纳刚刚毫无征兆地突然买了欧冠的版权,也成为了一个主要的公司。”


斯蒂利塔诺也表达了对美国、加拿大、墨西哥联合申办2026年世界杯的看法,他认为他们会赢。“我不能想象我们不举办世界杯。它将会是有史以来最盈利的一届世界杯,因为所有的场馆、设施、酒店都是现成的,几乎没有需要新建的东西,所以几乎所有剩下的就是盈利了。如果看最近的几届世界杯,可能没有财政上成功,因为巴西、南非都需要修建几乎所有必要的基础设施。如果我们举办,会有48支队伍在美国踢60场比赛(墨西哥和加拿大各踢10场——根据现在的申办方案)。几乎可以肯定会由我们举办。”


那么,会不会有任何事情可能阻止世界杯决赛第二次在美国进行呢?斯蒂利塔诺说:“每天我醒来,都会看到我们总统又发推特了。所以说,发生那种情况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


搅局者OTT


在第1天的下午,有一个5人圆桌讨论了体育转播行业的情况(Grabyo、DAZN、Facebook、腾讯和主持人Seven League的CEO及创始人)。


从左至右:Seven League的CEO及创始人理查德·埃尔斯(Richard Ayers),Facebook欧洲、中东、非洲地区的体育合作主管杰瑞·纽曼(Jerry Newman), Grabyo的CEO盖瑞斯·克庞(Gareth Capon),DAZN的CEO詹姆斯·拉什顿(James Rushton)以及腾讯营销和公关总经理Gordon Xie。(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Facebook的新视频播放平台Facebook Watch是个焦点。这个平台被认为是最近体育转播领域最具颠覆性的,考虑到Facebook已经具备的观众基础。


Facebook欧洲、中东、非洲地区的体育合作主管杰瑞·纽曼(Jerry Newman)说:“Watch是用来播放片段性的内容,来吸引特定群体的。它很显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转播商,不过它也不是一个OTT服务。Watch没有版权,是Facebook内部的一个平台,承载内容。”


“目前,我们需要学习。我们需要让转播商明白怎样适应新的环境,让我们自己明白如何与合作伙伴合作。走片段性内容的这条路对于Watch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焕然一新的中北美洲及加勒比海足球协会


第2天,Studio会议室中进行的第二个圆桌也是一对一采访,是在中北美洲及加勒比海足球协会(Concacaf)的秘书长菲利普·莫吉(Philippe Moggio)和主持人明尼苏达联足球俱乐部共同所有者本·格罗斯曼(Ben Grossman)之间展开的。


中北美洲及加勒比海足球协会(Concacaf)的秘书长菲利普·莫吉(Philippe Moggio)(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2015年震动了整个足球世界的腐败丑闻,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对中北美洲及加勒比海足球协会的打击最大。


2016年5月,加拿大人维克多·蒙泰格里阿尼(Victor Montagliani)被任命为Concacaf的新主席。他的三个前任主席——Jack Warner、Alfredo Hawit和Jeffrey Webb——都在美国司法部把全世界很多足球产业位高权重的人物拉下马的那件腐败案中认定为共谋。


上任时蒙泰格里阿尼和团队的首要任务就是稳定住局面,不过,现在看来,虽然仅过了一年,他们已经心怀更高的目标了。


秘书长菲利普·莫吉说:“Concacaf进行了非常深刻的改革。我们有一个外部顾问团在这个过程中帮助我们,在整个Concacaf制定了新规以及模范做法。维克多·蒙泰格里阿尼确保了我们要首先专注于足球、专注于提供服务。他解释清楚了领导力是建立在服务基础上的,而不是权力基础上。”


莫吉和蒙泰格里阿尼现在的目标就是2026年的FIFA世界杯,三个Concacaf的成员协会——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已经共同申办。


莫吉解释说:“Concacaf在提供支持,帮助打造这个申办。这是历史上第一次由三个足球协会联合提出申办。如果成功,这将会是中北美及加勒比海地区32年来再一次举办世界杯,在这期间,欧洲举办了3次、亚洲举办了2次、非洲和南美洲各举办了1次。”


“这对三个国家来说都是非常好的机会,”莫吉对Soccerex现场的听众说,“每个国家其实都可以自己承办世界杯,但是三个国家一起,我们可以交出一个整体上更好的申办方案,一个真正代表了中北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的多元的球迷人群。”


莫吉还透漏准备改革中北美洲及加勒比地区的世界杯资格赛系统,因为目前的系统在到达最后六强之前很早就把一些小国家淘汰了,导致“太多国家队两年没有什么比赛”。他们参考了欧足联的欧洲国家联赛,一个从2018年起将替代国际友谊赛的持续全年的比赛,把它作为一个保证所有成员足球协会有更多更频繁的顶级比赛的模式。


“Concacaf的很多成员协会都不踢友谊赛了,因为他们没有所需的资源,友谊赛也不能带来收入。所以我们需要想办法推动他们参加比赛。我们参考了欧足联的做法,接下来会知道是否能适用于我们的协会。”


关于补给品的争论


“体育道德”的创始人米歇尔·韦洛坎(Michele Verroken)(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在足球运动中,兴奋剂是一个问题吗?


欧足联的运动道德总监埃米利奥·加西亚(Emilio García)有一个简答的回答:“从欧足联、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国际足联的数据来看,兴奋剂在足球运动中不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我们每年大概会处理3-5个案件,通常是娱乐性、社交性的药物使用,不是为了比赛作弊。当然我们还是有预防的方案的,也需要不断地与之斗争。不是说不存在这个问题,只是不那么严重。”


曼城的俱乐部医生马修·布朗(Matthew Brown)也同意加西亚的判断。2015年,“国际足联的测试中只有0.02%是有问题的。”然而,他指出很多球员在不完全明白其组成成分的情况下所服用的营养补充品是个问题。去年利物浦俱乐部的后卫Mamadou Sakho被欧足联检测出体内有违禁成分,被禁赛,在他表示这种违禁成分来自所服用的营养补充品之后,又解除了禁赛的处罚。


“营养补充品没有受到规范,这种政府行动的缺失在导致一些严重的问题。”体育机构“体育道德”的创始人米歇尔·韦洛坎(Michele Verroken)说。她认为政府应该规范这个领域,定义出明确的责任——球员有责任调查清楚自己所服用的东西是否包含违禁成分。


而营养补充品的服用也是问题之一。米歇尔说:“对于最好的球员来说,如果他们有正确的饮食——俱乐部会有饮食和营养专家给他们这方面的指导,他们根本不需要服用营养补充品。”


营养品这个领域需要被更好地规范,避免因为错误违规的球员名誉受损。


注:更多2017 Soccerex全球大会报道请关注禹唐体育。



声明:本文编译自Sportspro。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
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登录后参与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
近期课程预告
热门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