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青训模式的现在,NBA的未来
本文谨在深入介绍达拉斯FC足球俱乐部为加强美国足球基础建设所做出的巨大努力,以及像马克-库班这样的球队老板如何把足球建设的理念转化为美国篮球运动发展的催化剂。
0364202017-10-10 08:30     来源:虎扑翻译团 译/贾伦达小姐


没有哪个美国职业运动俱乐部像达拉斯FC一样不遗余力地投资培养青年运动员。过去的十年里,美国足球大联盟成员达拉斯FC俱乐部(以下简称FCD)斥资千万美元用来升级训练设备和促进其全面发展项目的建设。


FCD的青训营拥有120名球员,他们在从U12到U19不同年龄组的球队中踢球,他们是从1500名高中球员以及2500名小学和初中球员中脱颖而出的佼佼者。他们的目标是把这里建设成美国的“拉玛西亚”(曾是巴塞罗那俱乐部的青训营,从这里走出了里奥-梅西、伊涅斯塔等一众球星。)FCD有9名本土球员,其中包括16岁的Jesus Ferreira,他最近刚刚打进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中第二年轻的进球。FCD的青训营让每个大联盟俱乐部都垂涎不已。他们的这种模式说不定可以带到NBA。


小牛老板马克-库班在邮件里告诉我:“我认为(FCD)在做正确的事情。它是我们未来的标杆。我们应该让AAU篮球联赛脱颖而出。” 对库班来说,如果建立NBA青训营,那么它的最大的卖点就是帮助消除外界对国内顶级青年篮球运动员的负面影响。这些孩子既是运动员也是名人——看看今年夏天Zion Williamson和LaMelo Ball在AAU的一场比赛中对峙时,现场有多火爆吧——激烈的抢人竞争从他们上中学的时候就开始了,一直到他们大学期间也不得安宁。他们究竟会效力于哪支球队呢?他们又会和哪家公司签球鞋合同呢?这些问题,FCD的球员们都不需要操心。


NBA分别在中国、印度、澳大利亚和塞内加尔拥有六个海外青训营。他们的目标不仅是在这些国家推广篮球这项运动,而且要在这些国家发掘未来可以登陆NBA的潜力股。明尼苏达中锋戈尔吉-迪昂就是从SEED,一个由NBA非洲副总裁Amadou Gallo Fall在塞内加尔创建的青训营里走出来的。


如果库班经营有方,那么NBA球队很快就会在美国本土建立起同样的机构。库班想在达拉斯地界建立这样一个训练营。


“过去十年我都在积极倡导这一项目,但是NBA似乎对此并不感冒,”库班说。“我想点燃孩子们以及他们的家庭对篮球、以及对小牛队的热情,让不同水平的孩子们都能得到更好的训练,远离无关因素的干扰。”


FDC的青训营坐落在达拉斯以北30英里的弗里斯科,它提供了青训模式在美国运用的最佳模板。该青训营的雏形诞生于2005年,当时俱乐部在达拉斯北部收费公路旁修建了一座只用于足球的体育馆,这个引人侧目的体育馆是俱乐部新发展计划的延伸。 FCD在建造世界级的训练硬件方面可谓天时地利人和。土地方面,俱乐部充分利用廉价的土地,在体育馆周围建设了17座足球场。


球员方面,北德克萨斯人口结构多样,增长较快,且得益于the Dallas Cup(世界上极负盛名的青年联赛之一),当地足球文化盛行。资金方面,拥有FCD和堪萨斯城酋长队的亨特家族已投入几百万用于发展美国的足球事业。其家族元老拉马尔-亨特帮助创建了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MLS)。


“我认为(FCD)在做正确的事情。它是我们未来的标杆。我们应该让AAU篮球联赛脱颖而出。”——马克-库班


FCD的投资正在看见回报。他们的青年队已经在USA Soccer组织的全国性比赛中4次斩获冠军。更重要的是,青训营已经为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和世界其他联赛培养出了20多名职业运动员。他的目标是最终把FCD打造成一支“全达拉斯班”。FCD的球队和其青训营无缝对接。总教练、前FCD队长Oscar Pareja是青训营的第一位负责人,现在他依然密切关注着丰田中心体育馆附近的训练场里发生的点点滴滴。青训营的青年队踢着和他们一线队一样风格的足球,年轻球员也会和一线队的球员进行训练,向他们学习。


球员Ferreira在2016年与家乡球队FCD签了一份合同,他是第一位不到十岁就参与此项目的球员。建立起发展制度的俱乐部可以优先签约本土青年才俊,不过他们不能向球员提供超过大联盟工资帽的合同,除非符合三大分配特例,这时允许俱乐部自主制定工资。Jesus Ferreira的老爸David Ferreira也是前FCD的运动员,他曾于2010年获得大联盟的最有价值球员,Jesus就是在他们举家搬到达拉斯的时候加入俱乐部的。


“他们要让你的训练无限接近专业水平,所以他们让我们做职业球员要做的所有微小的工作。他们把你放到这样一个职业化的环境中,要知道这(青训营和一线队的更衣室)只是一个走廊的距离。你可以看到那些职业球员每天在做什么,和他们一样进入冷水和热水浴池,”Ferreira告诉我。“Atiba Harris(32岁的后卫)认为我是他的小伙计。他会把我拉到场边然后告诉我——你应该这样做。下次就这样做吧。”


在弗里斯科,这里有家的氛围。青训营有两位教练的儿子加入到了这个项目之中。项目的目标就是通过提早地训练基本功以及传授俱乐部文化来加强对年轻运动员的培养。该项目最基层的活动是一个为5-6岁儿童准备的大型娱乐联赛,赛事工作人员由父母和志愿者组成。


“一个6岁的孩子能学到什么?他怎么才能学到这些?这就需要很多协调工作。对于一个7、8岁的孩子来说,如果他能了解到如何灵活运球、浅尝到身体是如何运动的以及学到如何控制步伐,那么这些事情能帮助培养他的球感。”前FCD球员、现青训营负责人 Luchi Gonzalez如是说。


 当那些娱乐联盟里最好的球员达到初级水平,也就是他们到了12岁以后,FCD的教练就开始选拔有能力进入青训营的孩子。成为一名优秀的足球运动员没有捷径可走。是有运动员突然转变项目的情况——乔尔-恩比德16岁前没摸过篮球;在打NFL以前安东尼奥-盖茨是一名大学篮球运动员,不过,这种情况在足球领域是不可能出现的。


要想踢好足球需要形成肌肉记忆,需要在长年累月训练下打磨出的直觉。即使不喜欢体育的人也能在人群中辨认出大部分NBA和NFL的运动员。可是像梅西和伊涅斯塔这样的足球运动员却与常人无异。只有当你把足球放在他们脚下时才会发现他们是多么得与众不同。


欧美培养足球运动员甚至是所有项目的运动员的方式是不同的。2010年,Michael Sokolove在《纽约时报》杂志上大量报道了荷兰俱乐部阿贾克斯青训营的情况,向我们深度展示了欧洲青训体系是如何运行的。


虽然并不是所有俱乐部都能像阿贾克斯或是巴塞罗那一样给青训计划投资得那么多,但是他们的经营方式是相似的。这已经成了行业准则。他们既没有选秀也没有大学或是中学联赛。最好的年轻球员在很小的时候就和职业俱乐部的青年队签了合同并开始接受训练,最后他们不是升上了上一级的球队,就是被卖给了更有钱的俱乐部。


国际上运动的激励机制和美国截然不同。抛开一些特殊的例子,比如一些由拉丁美洲的职棒大联盟经营的青训营,美国的运动队都守株待兔,等着潜力股主动找他们。NFL、NBA、MLB和NHL球队在联盟的位置都是受保护的,他们享有垄断权因为联盟的机制就是要保证每个经营者的利润,这和海外通过升降级促进竞争的模式是不同的。


在这些联盟中,战绩最差的球队会优先得到选择顶尖青年才俊的机会,他们和新秀签订合同,保障他们的权利。对职业足球大联盟来说这种模式不是那么有效。全球各国联赛都争相抢夺最优秀的球员,这就意味着联盟无法强迫最好的国际球员通过选秀登陆联赛,问题是美国本身没有足够的本土优秀球员。


发展青训营就是要改变这一现状。如今每个大联盟球队都有这样一个训练营。他们给自己的球员特权,在球队场馆方圆75英里以内给球员提供训练场所,但是他们还是要和地方的顶级私人俱乐部展开竞争——这些足球俱乐部属于AAU的范畴。北德克萨斯地区最负盛名的俱乐部有两支,一支是德克萨斯人队,其建立于1993年,拥有过像Clint Dempsey和Omar Gonzalez这样的球员,另一支是太阳能足球俱乐部,该队建立于1976年,和切尔西有合作关系。


这些俱乐部在USA Soccer 举办的全国联赛中和大联盟的青训队伍展开竞争。他们的理念是最好的球员就要和最好的球员比赛,也要和最好的球员训练。干柴就要碰烈火嘛。然而,因为美国足球的水平已经提升了,大联盟现在又面临新的问题,那就是欧洲俱乐部开始注意到这个潜在对手了。


对FCD来说,球员麦肯尼就被挖了墙脚。麦肯尼是一个美国公务员的儿子,当他父亲被派到德国工作的时候他开始对足球产生兴趣。9岁的时候麦肯尼全家搬到了达拉斯,两年后他加入了青训营。接下来7年时间里麦肯尼都在弗里斯科接受训练,之后他拒绝了俱乐部给本土球员开出的合同,而是和一支德国劲旅沙尔克04队签了合同。对此FCD有些无能为力:因为沙尔克04给麦肯尼提供了几乎三倍的工资,以及一个在足球的最高平台上打球的机会。真正的问题其实不是麦肯尼离开了,而是因为他没和俱乐部签职业合同导致俱乐部无法补偿曾经在他身上的投资。


“我们需要找到通过球员培养计划盈利的方式。培养一个好球员然后获得回报,全世界的俱乐部都在这么干。投资给发展的钱就是种子基金。我可以重新给项目投资,努力把100个孩子都培养成麦肯尼。我们雇佣工作人员、建造硬件、发展项目、提倡竞争都是为了如此,”青训营U19教练和主管青年发展副总裁Chris Hayden这样说道。“在这里。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球队。我们的球队可以从这项目中得到什么吗?我们要参加联赛,要赢球,我们要在周二和周四训练,这都是为了凝聚和壮大球队,而不是把单纯某个运动员培养成高水平。”


“在这里我们就是他们的父母。尤其对于那些父母不在当地的孩子来说更是如此。这里一些16岁的男孩子已经在做做饭、打扫和冼衣服这样的工作了。”—Luchi Gonzalez


在世界其他地方,培养出某一年轻球员的俱乐部如果遇到该球员在23岁前与别队签署合同或是被交易到别队的情况,那么该俱乐部将会从别队收取一部分钱(这叫做青训培养费条例)。该条例由国际足球管理部门FIFA规定,用来从财政上奖励培养出优秀运动员的俱乐部。然而在美国情况有点复杂,USA Soccer 和MLS都宣称根据童工法,这样的青训培养费条例是不合法的。


在青训营球员和FCD签署职业合同之前,俱乐部对球员是没有约束力的。俱乐部非但还没有获得回报,而且还要出资支付球员的训练费用。虽然大联盟其他球队已经达成共识,不互相抢人,沙尔克04这样的欧洲球队可不这么想。


培养一个17岁的球员,然后再卖掉他感觉有点不合适,不过这却直接弥补了训练费用的损失。得益于亨特家族的资助,FCD青训营得以建立,但是找到一个如此钟爱足球的美国亿万富翁并非易事,长期以往这种办法行不通。


因为没有粉丝会花大价钱观看14、15岁组的比赛,资助青训项目的唯一方式就是美国大部分运动都在使用的“花钱买比赛”模式,也就是说球员所在的家庭会为青年运动建设买单。然而,这种做法不仅对低收入家庭背景的孩子不利,而且可能会迫使他们从经纪人和其他唯利是图的人那里收钱,还会影响球员和教练之间的关系。


“当你花钱的时候就会觉得拥有了某种权利。父母突然就会觉得他们可以给教练打电话和他谈谈比赛的事情,如果他们不满意,可以把孩子领到别的俱乐部去,因为他们花了钱,”Gonzalez说。


在美国年轻球员和他们的教练在追求问题上很难保持一致。高中和NCCA的棒球教练会为了赢下比赛不遗余力地榨干他们最好的投手。一个NCAA教练最重要的技能不是培养球员,而是招募球员。这种追求的不对等性也影响了职业级比赛的水准。看看NFL的情况吧,联盟急缺四分卫和优质进攻内锋。


问题是分散形进攻阵型已经在低级联赛中盛行,可是NFL的教练们还在要求精确的口袋战术保护四分卫的传球以及大学教练不再教的进攻阵型技术。所以当那些潜力球员在整个职业生涯中都要打和平时训练不一样风格的橄榄球时,难怪他们一登陆NFL就显得很挣扎。


相反,没人在乎一个低级别联赛的棒球或者冰球教练是否有能力招募球员。他们是大体系中无足轻重的人物。NCAA的教练才是核心,战绩是他们工作的核心。一个荷兰人向 Sokolove解释了为什么阿贾克斯青训营对他儿子身体健康的检测如此警觉:“(青训营)不想做任何伤害或是压榨(球员)的事情。球员就是资本。作为一个商人的第一要义是什么?当然是保护他的资本。”


如果让一个非专业人士观看FCD下U19队的训练,他会很难发现这里的训练和国内其他高中训练的不同。训练中孩子们相互竞争,练习着任意球和头球,他们互相开着玩笑,充满了欢声笑语。训练时间是早上8点到10点,所以球员们一天里剩下的日子都是在附近弗里斯科一个叫Lone Star High的中学度过的。


“我猜一般学生都不是真正喜欢我们,”Ferraro笑着说。“午饭的时候我们有自己的桌子,我们坐在一起,其他人都不和我们坐。一般一个班像我们这样的只有4、5个人,所以休息时间里我们会在走廊讲话,这时老师们就不高兴了,因为我们挡了他们的路。”


本来Ferreira是要在Lone Star学校继续上三年级的,但是由于他和FCD签了职业合同,要和跟着一线队到处比赛,他就不得不退学了。尽管一二年级的时候,他还在参加返校节,和姑娘们出去玩,那时他的生活和其他青少年无异。


FCD的球员在Lone Star 中学有一个专门的指导咨询师来帮助和确保他们能获得大学的门票。Ferreira签了职业合同后除了家人以外第一个通知的就是他的咨询师。学校和青训营之间保持着联系。遇到一名球员的功课落下了,或者在课堂表现得很挣扎,亦或是不守规矩这类的情况,他的教练就会马上了解到。


“我们的教练会直接插手这些问题,如果孩子在学校表现不好,那么他们有权取消本周的训练,” 青训营的大学主管Scott Dymond这样说道。“甚至家长们都会说:‘这太棒了。你们可以比我们更好地约束孩子们的行为,因为孩子们想打球,足球就是他们的动力。’”


FCD想让每个青训营的孩子都完成高中学业。像Ferreira这样跟了一线队或是其他为国家队效力的孩子,他们没有时间参加日常教学,而是参与网络课程的学习。有些学生有特殊需要,像是一些母语非英语的球员,他们需要从学校取得额外的资助,就会被送到由俱乐部和Frisco Independent School District协议合作的特许学校去学习。


 大部分的青训球员都来自达拉斯,不过FCD也会从其他州甚至国外引进球员。有的家庭从几千英里以外的地方远道而来,为的是他们能在孩子参加青训营期间陪在他身边。除了大本营以外,俱乐部还在全国其他小点的城市建立了11个分支项目,他们共同构成整个计划的一部分。没有父母陪伴的孩子则会被安排到居住在弗里斯科的家庭里。其他人则会一起住在距青训营几英里外的住宅或公寓内。他们住在哪里取决于他们的独立能力以及他们教练立足于球员和个人成长作出的决定。


“在这里我们就是他们的父母。尤其对于那些父母不在当地的孩子来说更是如此。这里一些16岁的男孩子已经在做做饭、打扫和冼衣服这样的工作了,”Gonzalez说,“我们觉得一个16岁的孩子已经到了该独立的年龄......有些人可能会说:‘他们还小呢。’不过对于我们来说,他们是U16组的队员。我们觉得球员在U16时期就可以开始接触职业化的一些东西了。”


FCD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让孩子们明白不是每个人都能最终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每个孩子都觉得他们能成为下一个Jesus Ferreira 或者Christian Pulisic,当他们有机会每天和职业球员一起训练的时候,他们很难在学校保持专注。几乎每一个青训营的球员都能胜任大学水平的比赛,不过只有少数能在未成年之前就获得和球队签约的机会。


“我们总在问他们:‘你们的plan B是什么?’”Dymond说。“为一线队踢球的Aaron Guillen之前想成为一名职业球员,不过他行将从训练营毕业的时候球队没给他这个机会,所以他就去了弗罗里达湾岸大学,毕业后他又回来了,得到了机会。想成为一名职业球员有很多条路可以走。”


青训营球员在签署职业合同和找到代理人之前都可以获得参加NCAA的资格。Dymond的工作就是要增进青训营和大学教练之间的关系,每年他都要组织一些活动邀请教练们来弗里斯科。去年,有100多名FCD的球员(包括一些分支球队的当地高中球员)都收到了大学足球项目的奖学金。


我们还不确定足球的这种运行体制如何能在NBA行得通。(20世纪60年代,NBA曾实行过一种地域选秀的制度,允许球队用首轮权换一名本土球员。)因为足球大联盟的球队率先签了他们青训营的球员,这样大联盟的选秀就不那么重要了。这在NBA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在NBA打球的人更少,一名超巨给球队带来影响力更大,而最好的球员往往又来自大城市。想象一下如果公牛可以优先获得安东尼-戴维斯,或者奇才得到了马克尔-富尔茨,人们会抱怨成什么样吧。FCD为自己的青训营买单因为俱乐部想让训练营的孩子们最终为球队效力。如果这些队员被强迫参加选秀,俱乐部可能就不会这么做了。


如果NBA选择这样一个类似的发展模式,那么钱并不是问题。联盟拥有长达9年、价值240亿美元的电视转播合,有能力资助所有30支球队的青训营。和其他许多球队一样,小牛在每年夏天都会举办训练营教当地的孩子们,让他们多了解球队。如果在北德克萨斯建立一个从5、6岁孩子开始一直到培养出一流年轻球员的青训体系,那么它其实是以前这些训练营活动的延伸。


NBA不会搞垮美国的篮球青训,而是会会引发一场革新。最被看好的新人往往都是那些名义上的业余选手。锡安-威廉姆森和拉梅罗-波尔在社交媒体的粉丝数量上实力碾压大部分NBA球员。


被看好成为2018年状元秀的马文-巴格利三世3年内上了三所不同的高中,还跳级早一年上了大学。AUU和夏季巡回赛的光芒已经盖过了普通的高中篮球赛,高中篮球教练也无权再插手手下球员的未来职业规划。要是球员和教练闹一点不愉快,球员们直接换一个地方打球,这也造成了大学转校生的数量连年增长。


NBA的球员已经开始尝试填补低级别比赛职业教练的空缺给球员带来的影响。NBA协会每年夏天都为高中篮球最强100人组织训练营。许多球员都赞助了他们自己的AAU球队,詹姆斯和库里还组建了自己的训练营,在训练营里他们可以手把手指导未来之星。


增进美国最好的职业球员和最有潜力的新星的联系有诸多好处。在如何才能在场上场下都表现得像个职业球员的问题上,孩子们更愿意听谁的话呢?又有多少孩子的生活会因为这些最好的教练和球员的教导而改变呢?即便对职业运动员来说,飞上枝头变凤凰比以前更难。


据《纽约时报》2013年的调查显示,在富裕环境中生活的孩子更有希望登录NBA,这还是在除开那些职业运动员的儿子的情况下。2014年的时候,时代周刊统计出联盟里有19位前联盟球员的儿子在打球,占总球员数的4.2%,相比10年前增长了一倍。“当你在那样的环境成长时,你就有机会接触到最好的训练和指导。现如今,最好的教授和训练是向大众敞开怀抱的,”Steve Kerr对本文作者Scott Cacciola说道。他将这种成长环境比作是“篮球智库”。


就像斯蒂芬-库里和他父亲赛斯-库里一样,詹姆斯的两个儿子从小就能免费体验NBA的训练,还能进入球员更衣室间。凭什么那些寒门子弟就不能享受同样的机会呢?库里打小就能接触到最优秀的球员的教练,现在他超强的投射能力为篮球这项运动带来了变革,这恐怕不是一个巧合吧。水花兄弟的另一位成员克莱-汤普森也是一位前NBA球员儿子。


“我跟这些孩子们待在一起的时间比跟我的家人都长。”前FCD球员Peter Luccin说。他现在正执教一支U12球队,他10岁的孩子也在少年队踢球。


Hayden说:“办这个青训项目就是为了改变了孩子们的习惯。我们过去只有18岁和16岁年龄段的球员,但是我们依然教给他们我们希望他们在15、6、7岁时就懂得的东西。好消息是,当我们在培训这些年轻球员时,我们可以给他们规划好未来,并早早地开始让他们为之奋斗。我们相信以后我们会输出很多高水平运动员,而且他们会做得更好,因为我们一直都在教他们如何在场上做一个好球员,在场下做一个好榜样。”


“他们以职业球员标准的训练你,让你做职业球员会做的所有小事。他们把你放在一个职业化的环境中,这也就是为什么(青训营和球队的更衣室之间)只有一条走廊之隔。你可以看见他们在干什么,和他们一起泡冷水和热水浴池”——Jesus Ferreira


一个从小就开始训练的孩子未来潜力无穷。ESPN专家Mike Schmitz 最近回顾了Luka Doncic的成名史,这位年仅18岁的斯洛文尼亚小将今年帮助球队勇夺欧锦赛冠军。Luka的父亲是斯洛唯呢亚资深职业球员Sasa Doncic,Luka在只有7个月大的时候就开始把篮球当玩具耍了。他后来他在他父亲的球场打扫卫生,他会偷偷跑去看比赛,在中场休息时还会上去投几个球。8岁的时候他开始在父亲球队的青训营训练,13岁与皇家马德里签约。拥有如此精力,也难怪他表现出超出同龄人的经验和成熟。


库里和Doncic从小就围着篮球转,就像梅西和伊涅斯塔从小跟着足球那样。与许多伟大的足球球员一样,他们的成功并非主要建立在他们的运动能力上,而是建立在娴熟的球技和球感上。这得益于长期以来最好的教练的训练,以及最好的球员们的指导。美国篮球的下一步走向已经十分明确了:设想一下NBA的下一代球员都在NBA的场馆进行训练,在NBA教练的指导下学习,天天听着库里们的成长史。再去讨论摆烂、选秀那些已经没意思了。要想真正把这项运动的档次提上来,还得从娃娃抓起。


NBA总爱抱怨AAU对美国的年轻篮球运动员的害处。然而对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产业来说这样对培养模式的抱怨未免有点空洞。NBA有大把钞票来付之以实际行动。NBA能从MLS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FCD一向都不在乎能得到什么样的选秀顺位。它并非是要去找谁才是未来之星,而是要亲自把他们培养成未来之星。


本文转载自虎扑翻译,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足球青训模式的现在,NBA的未来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