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保险的尴尬
体育保险的切入点究竟在哪里?如何建立体育保险机制,这是摆在保险公司面前的一个重要课题。
0166802017-10-23 15:00     来源:禹唐体育


体育与保险,有天然的结合点,体育运动的高风险给体育保险的产生创造了广阔的市场空间。然而,体育运动的复杂性又使数据的采集和分析非常困难,从而使建立在大数法则上的保险定价成为难点,影响了供给方开发相关产品的积极性。体育保险的切入点究竟在哪里?如何建立体育保险机制,这是摆在保险公司面前的一个重要课题。


相对于其他体育运动,足球不仅足够吸引眼球,而且是仅次于登山的世界第二高危运动,足球与保险投射着体育与保险的极致。探讨足球保险,能给开拓体育保险带来思考和启示!


体育保险专指在体育领域中从事的保险活动


体育保险从需求方面看,可分为两类:一是运动员保险,指为运动员提供的适合专项体育项目及训练情况的保险,主要是运动员伤残保险;二是体育产业保险,主要是为体育赛事参加者的安全保险和体育设施装备及体育场馆保险。从经营操作来看,主要有体育赛事保险和体育运动保险。由于体育运动的高难度、高强度、高对抗和高标体育保险专指在体育领域中从事的保险活动,其涵盖的内容非常广泛,涉及寿险、财产险,责任险、再保险等。


记者通过在全国诸多地市基层的采访,发现体育保险在孕育生长中的种种尴尬,而市场需求却又留给体育保险茁壮成长的空间,矛盾中的微妙令人深思。我们对体育保险这一园地的探求从未止步,但或许我们为了体育保险早日花开需要一次新的开始。


需求多 重视度弱


就目前而言,中国运动员的保险观念还比较淡薄。在西方国家,体育产业相对发达,人们的保险意识很强,很多运动员从小就养成了良好的保险意识,很多选手不惜重金为自己买保险,有时为自己的一条胳膊、一条腿甚至一个手指投下巨额保险,以防不测,以保障将来的生活。比如西班牙国门、前皇马著名球星卡西亚利斯就由法国安盟保险集团为其双手投保超过1亿欧元。皇马同时也曾为队内第一球星C罗双腿投保2.12亿欧元。这样的保额直接匹配C罗的顶级身价。


在我国,体育长期以来是“举国体制”,运动员伤、残、病都由国家包养,因此基本上不需要商业保险,运动员也养成了一种完全“依赖”思想,没有想过保险的事。


1998年,中国女子体操运动员桑兰在美国友好运动会上意外摔伤致残,幸而获得了友好运动会为其提供的1000万美元的医疗保险,成为第一例因运动伤残而获得高额保险赔付的中国运动员。桑兰事件发生之后,中国运动员的伤残保险走进人们的视线,才开始逐渐普及开来。


尽管目前国内体育保险较过去有了一定的发展,但专门针对运动员身体损伤的体育保险仍处于短缺状态,尚没有保险公司推出专门针对某一身体部位的专项保险产品,对于外国运动员投保身体某一部位的巨额保险,依然当作笑谈。

由于有关体育组织、运动员及普通体育健身者风险意识不强,存在侥幸心理,加之购买体育保险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由于经费或经济条件的限制,缺乏主动投保的积极性。


高风险引发高赔付率 保险企业染指体育积极性低


必须承认,体育风险的差异性巨大,保险费率确定困难重重,这使得中国保险企业缺失足够的设计产品的主动性和积极意识。体育运动项目种类繁多,不同的项目涉及不同的风险,相关数据的收集和统计十分繁琐,无法进行准确的定价。


同时,体育运动高强度和高对抗决定了其高风险性,死亡率、伤残率都较高,这使得保险公司赔付率可能居高不下。为保障经济效益,保险公司目前基本上都把高风险的运动项目作为除外责任排除在外。现阶段保险公司基本没有专门的体育保险,普通的人身意外险也都“回避”了高风险的运动项目。多数人身意外伤害保险产品都规定,被保险人参加潜水、跳伞、攀岩、探险、武术比赛、摔跤比赛、特技表演、赛马、赛车等高风险运动属于责任免除范围。


山西运城市体育局乒乓球游泳学校校长尚林依照自己工作体会介绍,“上级单位会要求凡是组织体育比赛或体育活动都必须办理保险,确保人员的安全。但体育局属于事业单位,经费紧张,每逢赛事,靠体育局完全承担,不可能实现。只能要求运动员自己去买保险,拿保单来报名参赛。”他表示今年10月运城有可能组织一次全国性的马拉松比赛,体育局提出一个基本的条件就是要求每个运动员自己投保险,报名时拿保险单确认。


“像平时我们乒乓球游泳学校都要求孩子们自己去保险公司办理保险,以减轻学校安全风险压力。”他认为乒乓球和游泳这样的体育项目,不是特别剧烈,相对风险比较小,作为体育局压力还不是太大,但对于马拉松、拳击、武术、散打这些搏击项目,剧烈的运动,风险非常高,运动员对于保险有着高需求,“据说国内的比赛经常出现人员重伤或死亡的问题。我们担负巨大社会责任和心理压力,但即使运动员自己去买保险,又存在保额高低不同、保险产品的保险范围差异等多种情况,争议颇多。保的高,针对性的保险产品似乎没听说过。”作为运城市体育事业主抓部门,尚林明确表示体育局一直为此头疼不已,却苦无实质良好适宜解决途径。


高风险的攀岩运动有“岩壁芭蕾”、“峭壁上的艺术体操”等美称,由登山运动派生而来,富有很强的技巧性、冒险性,是极限运动中的一个重要项目。


攀岩运动风险极高,不是每个人都适合。甘肃登山户外运动协会运动员李世雄向记者阐述了自己的一次受伤经历。“一处岩壁自己多次攀登,已很熟悉。于是自己想体会自由攀登的极限魅力,放弃了保险绳。一切都很顺利,就差不到十米快落地时,自己心理上放松了,不慎脚下打滑,重重摔下,肩部和肘部严重受伤,自己承担了医疗费,还休息了一个多月。”李世雄表示,自己在从事攀岩运动前,就咨询过好多家保险公司,“我得到的答复都说没有适合的保险产品,人身意外险将攀岩等高风险运动剔除在外。这让我觉得中国的体育保险真是有不少盲点与空白,一方面说明我们保险业还不成熟,一方面也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了某些体育运动的发展。”他觉得保险业应该努力深入体育领域,促进中国体育事业发展。


财产责任风险需细化 投保内容应强化个性


财产险、责任险方面,不同的场馆场地、器械,风险也不一样。因此,需要针对不同的项目、不同的人群、不同的场馆场地和器械,精确地厘定不同的费率。由于体育保险险种的复杂性,加之我国的体育保险起步比较晚、对其研究比较少,体育组织管理体系还不健全,也给厘定各种保险险种的费率带来诸多困难。


中国人寿陕西汉中分公司城区个险专业化公司晁晓云向记者有感而谈,“在发展业务中,经常遇到有人咨询参加体育比赛如何投保。但保险公司许多人身险产品,保险责任是将参加体育运动风险剔除在外的。实际上几乎没有对应的产品。面对这些客户的咨询,只能说抱歉。”


晁晓云觉得现在群众性体育活动在不断发展和增多,专门的体育保险产品,需求性越来越多,作为保险人,晁晓云期盼产品开发部门早作决策,顺应市场呼声,占领市场先机。


据了解,目前我国体育保险险种极少,保险条款缺乏灵活性,不能满足不同体育项目的不同需求。目前主要险种有:运动员伤残和死亡保险、公众责任险、财产险等,费率的厘定,主要是在普通的相同险种费率的基础上加成一定比例计算,费率偏高。条款的设计上,主要参照一般的保险条款,远远无法满足不同人群不同项目的需求。理赔手续也较繁杂。


从保险市场的规划与投入上观察,可以很清晰发现市场缺乏体育专项保险方面的专业人才。从体育风险的评估、重大赛事的监督和管理、投保后的跟踪服务,到提供相关信息和数据、协助开发新的险种、出险后进行理赔工作等等,都需要既懂体育又懂保险的复合型人才的参与,但在我国,这方面产品开发不够,也造成既熟悉体育特点又具有保险专业知识的人才十分匮乏。


值得注意的是,与体育保险相关的法律法规体系不够完善。健全完善的有关体育保险的法律法规是促进其规范健康发展的基本保障。我国的体育保险相关的法律法规没有跟进,还不够完善。已有的《国家队运动员伤残事故程度分级标准》、《国家队运动员伤残事故程度分级标准定义细则》、《国家队运动员伤残保险试行办法》、《优秀运动员伤残互助保险试行办法》等,存在着覆盖面小、保障程度过低等问题,无法为运动员解除后顾之忧。


保险服务于民众体育大有可为


山西太原市小店区少年体校教练高文权对基层体育保险的发散与深入程度有着较明晰的感触,“现在各种比赛都上意外保险,保障还行。学校训练队这方面和体育特长生这方面,保险要求要高一些,专业运动员应该长期保险,这方面较差,目前学生意外险,缴费高,保额低。想保高,还不行。”作为常年基层体育教育的工作者,高文权建议要给学校体育和专业运动队投保专门适合他们的险种,对体育人才培养的有着长期呵护和保障。


山西太原市小店区少年体校学生解亚坤介绍,“目前,学校办理的是学生意外保险,缴费30——50元,保额很低,仅仅3000元——8000元。发生意外,还有20%左右的免赔额。”谢亚坤表示,他和同学们都感觉到保额太低,作用太小。他曾经有过一次运动骨折受伤的经历,保险赔了一部分,自己还承担了一部分。“我感觉保险产品保的太低,赔付的比例也小。应该有针对运动员的产品。”


江苏省常熟市每年会举办国际国内重大体育赛事,比如:国际性的跳水锦标赛,蓝球、田径、体操、花样游泳、大型演唱会、自行车环湖赛等。人保财险江苏常熟支公司徐明告诉记者,每每体育赛事到来,作为保险公司会积极参与,与主办方、承办方主动取得联系,提供保险保障和服务,为教练员、裁判员、运动员、场馆工作人员提供一揽子保险服务。


徐明认为体育保险前景广阔,市场巨大。“我国是体育大国,全民健身也推动了对体育保险的需求。这就要求保险公司开发出与体育有关的保险产品显得尤为迫切。目前,市场缺乏这类产品,没有专门的体育保险。”徐明介绍,就常熟当地而言,险企为体育赛事提供的保险是团体人身意外伤害险和公众责任险。


徐明在基层依旧感觉保险对于民众体育的服务空间和可能,“我们这里民间组织的球赛、健身会馆,还有广场舞对保险也有需求,与我们也有过合作。这反映了这类保险如果保险公司加强产品宣传,还是有一定市场的。”


据记者了解,国际、国内一些重大体育赛事,是带保险到比赛地,事前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已办妥保险。当然,更多的还是由举办体育活动的当地体育局来操办一揽子的保险投保,大多寻求与人保财险或太平洋财险合作。


关于险企对体育保险的投入和关注,人保财险总部市场开发领域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表示,“PlCC人保在市场上的品牌影响力不言而喻。但需开发出多款有针性的体育保险,根据风险大小,厘定费率,科学组合,满足日益增长的体育保险需求。并着力培养一大批相关复合型人才。”这位人士指出,目前体育保险承保是套用条款在代替使用,他认为应该有独立的体育保险产品条款出台实施。


常熟市体育局副局长谈晓枫坦言,过去基层对体育保险相对不太重视,但最近几年也开始重视起来了,他认为这是好现象,“这样的变化说明社会对保险的认识有改变了,也有客观的需求。高水平、高层次的体育赛事,保险是必须的,我们也是高度重视的。会主动与保险公司联系,寻求风险保障,让保险为体育撑好‘保险伞’。”


但谈晓枫也阐述了他对体育保险在理赔服务中的忧虑。“今年5月,市里搞了次市民自行车比赛,有一名运动员在比赛中跌断锁骨,在理赔过程中,我们感觉到保险理赔手续繁琐,与投保时的热情相反,服务有待改进。”


谈晓枫认为体育赛事参加保险,减轻了政府负担,能把无法预测的风险转嫁给保险公司,“搞体育不能没有保险参与,这已是各级领导的共识。尤其是有危险的、对抗性强的体育比赛项目更需要保险来保障,体育常态化,保险也要常态化。”然而,就目前来说,谈晓枫说作为基层体育部门官员,他们对保险的了解还是甚少,“我们尚不清楚还有哪些可供选择的保险或者说一揽子体育保险,只知道一个公众责任险和团体人身意外伤害险。”他希望以后众多基层的体育工作者能够对保险的接触越来越多,认识越来越深。


本文转载自中国保险报,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体育保险的尴尬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登录后参与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