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昌冬奥会的“人在囧途”
人们开始对韩国政府能否实现此前承诺一事充满狐疑。
0170562017-11-08 13:00     来源:禹唐体育


禹唐体育注:

北京时间2018年2月9日,韩国平昌冬奥会就要开幕了。相比2022年的京张冬奥会,平昌冬奥会的筹备过程似乎并不令人满意。尤其是随着赛事开幕的临近,越来越多的负面消息被媒体曝出。由此,人们也开始对韩国政府能否实现此前承诺一事充满狐疑。


首先,最引人注意的就是其门票的滞销。据多方消息报道称,平昌冬奥会如今的门票仅仅售出了32%左右,而冬残奥会的门票更是只售出了5%左右。虽然按照平昌冬奥组委会的相关计划,明年冬奥会全部门票的七成将销售给韩国民众,然而事实证明,韩国民众对于观赏冬季赛事的兴趣并不是很高。


据新华社报道,7月的一次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只有不到8%的韩国民众愿意去冬奥会现场看比赛。如今门票的实际销售情况,似乎也同这个数字相差无几。面对这样的情况,平昌冬奥会组委会秘书长吕炯九表示,组委会将以圣火抵韩为契机,举办火炬传递、百日倒计时、明星形象大使等一系列宣介活动,提高关注度。他认为,与往届冬奥会相比,目前的门票销售形势尚属正常,韩国民众也有着“最后一刻购票”的习惯。


刺激内需是一方面,而吸引更多外国游客前来观赛则是解决这一困境的另一条思路。这其中,韩国方面对中国游客就抱有很高的期待。为了吸引中国游客,韩国方面甚至特意为中国开绿灯,今年7月1日起至2018年4月,中国3人以上团体游客可以免签入境,并且可以在韩国停留15天。韩国方面还提议韩中日共同开发奥运会旅游产品。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平昌所在的江原道地区却存在着不少“宰客”问题。据腾讯体育报道,当地一家普通旅馆单床普通间,其住宿水平仅仅能达到国内一般小旅馆住宿卫生条件,但在冬奥会期间每天的房价将是40万韩元,折合超2400元人民币,而在旅游旺季,即便是江陵市海景房住宿一晚价格也不过15万韩币。


起初,韩国奥组委认为冬奥正值中国春节期间,应该不缺游客,然而实际上目前江原道地区的住宿预约率却不到10%。与此同时,韩国方面对相关赛事门票的定价也显得不那么真诚。例如此次韩国冬奥会冰球决赛的门票价格在中国最高可达8000元人民币,甚至超了俄罗斯世界杯决赛的最高票价。


除了门票销售的困境外,韩国政府在平昌冬奥会的巨大投入也令自己背负了不小的财政压力。今年4月,据《朝鲜体育》报道,韩国目前正在进行2018年平昌冬奥会的筹备工作,在筹备资金方面却出现了巨大的财政缺口,成本大幅提高的主要是人工造雪和仓库存雪造价成本太昂贵。


对于2018年平昌冬奥会,韩国制定的预算从2015年的7万亿韩元,到如今实际需求28万亿,超出预算的3倍多。在此之前,为了举办2014年的仁川亚运会,韩国至今仍然欠款73亿人民币。



近日,继承诺买下平昌冬奥会价值10亿韩元(约89.4万美元)的门票之后,韩国银行业联合会(South Korea’s National Federation of Banks)又为2018年平昌冬奥会捐款200亿韩元(约1790万美元)。此前,该联合会还与平昌冬奥赞助商KEB韩亚银行达成合作,共同为赛事的顺利举办提供保障。


据新华社援引韩国媒体报道,平昌冬奥会赤字大概是3000亿韩元(约合17.8亿人民币)。如果加上道路铁路等基础设施投资,整体预算庞大惊人。考虑到举办地江原道远离人口密集度高的京畿道,很难收回投资。


对此,平昌奥组委方面表示,已经确认涉及全球58家企业、超过8.3亿美元赞助,完成预期计划。奥组委接下来将竭尽全力实现收支平衡的目标。如今看来,以韩国银行业联合会为代表的组织捐款是实现其目标的重要途径。


最后,国际政治的错综复杂也在平昌冬奥会上有着突出的表现。这其中,除了韩朝两国的历史矛盾,美国与俄罗斯为代表的大国冲突以及国际体育组织机构间的暗流涌动都很引人瞩目。



以国际奥委会与世界反兴奋剂组织为例,张斌老师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上写道:“WADA此前也有过一份麦克拉伦报告,披露俄罗斯体制性服用兴奋剂的现实,并把矛头直接指向普京本人,为了在本土冬奥会上取得历史性好成绩,全俄上下不惜代价,不择手段,黑幕重重,不罚不足以安天下。国际奥委会没有如此激进,但他们如今根本无法辨析谁才是清白者,‘个体的公正’如何才能实现?而美国的力量还会持续发力,他们声称要的是‘干净的体育’。”


就像张斌老师说的那样,国际奥委会迟迟不肯做出决断自然有苦衷,走在利益各方平衡的钢丝上需要高超的政治智慧。按照美国反兴奋剂委员会负责人特拉维斯的策略,平昌冬奥会就该对俄罗斯关上大门,只能允许俄罗斯选手以个人身份参赛,这是世界上疆域最为辽阔的国度必须被从世界冰雪运动的版图上临时被抹除掉。


然而俄罗斯方面也并不愿意妥协。据《埃德蒙顿日报》报道,国际奥委会最近收到了一封来自俄罗斯大陆冰球联赛(KHL)的公函。在该份公函中,俄罗斯方面表示,希望俄罗斯冰球队可以在即将到来的2018年平昌冬奥会中升起本国的国旗、佩戴本国的国徽,否则他们可能将退出本届冬奥会。为了达成这一目的,KHL告知国际奥委会,他们可以要求赛程制定者调整该联赛的赛程表,以保障所有在该联赛打球的冰球运动员可以在不受赛程干扰的情况下参加冬奥会。



门票的销售危机、巨大的财政压力以及复杂的政治博弈,令平昌冬奥会的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在打造一届理想冬奥会的目标上,如今的平昌冬奥会可谓是“人在囧途”。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登录后参与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