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全兴俱乐部:蜀道天险下的人间乱象,“黄色旋风”的十二载
“雄起!”1994年,伴随着这一声响彻成体的助威口号,中国第一届职业足球联赛在成都正式开幕,与之一同映入全国球迷眼帘的还有一股从巴蜀大地异军突起的“黄色狂飙”——四川全兴。
0121462017-12-03 15:00     来源:虎扑足球 文/Shawx


“雄起!”


1994年,伴随着这一声响彻成体的助威口号,中国第一届职业足球联赛在成都正式开幕,与之一同映入全国球迷眼帘的还有一股从巴蜀大地异军突起的“黄色狂飙”——四川全兴。揭幕战就面对着十冠王辽宁队的四川全兴却依靠着魏群打入了职业化后的第一粒进球,顽强地逼平了辽宁队。这一战之后,中国足坛为之震动。就此,这支打法飘逸且球员风格各异的西南劲旅以强势的方式向全国宣告了自己的存在。


危机与重生:1995-1999


不过,四川全兴的最让人铭记的却是一年后那场惊心动魄的“成都保卫战”。1995年,队内核心马明宇以42万元的身价转投广东宏远,这笔职业化早期最著名的转会案不仅让球队失去了队内主力,也给之后整个赛季的艰难埋下了伏笔。失去了马儿的四川全兴整个赛季里都表现得浑浑噩噩,可球迷们的热情却无法唤醒沉睡的球队,全兴队一直徘徊于降级线边缘。


到了联赛还剩两轮的时候,四川全兴才恍然发现自己已经退无可退了。只有两连胜才能保住自己的位置,这时的成都就像一座危城一样,苦苦等待着奇迹与英雄的降临。“保卫成都!”,《足球》报主编严俊君的呐喊被无数四川球迷吼出。代表着西南足球的希望的四川全兴不论是为了自己,或是为了球迷,他们必须打赢这场艰苦的保卫战。


1995年11月11日,甲A联赛第21轮,四川全兴迎来了成都保卫战中最关键的一战,对阵保级对手青岛海牛。比赛从开始便十分焦灼,四川全兴两度领先却又两度被对手扳平。平局对于全兴来说是毫无用处的,可2-2的比分却始终没能发生变化。如果第一场比赛矣平局告终,那么四川全兴将提前一轮降级。所以全兴队需要一场胜利,需要一个英雄站出来。


就在这时,四川全兴获得了一个珍贵的角球机会。可又高又飘的角球被青岛海牛的后卫轻松地顶出禁区,正当人们以为一切就此结束的时候,解围出去的皮球却鬼使神差地落到了年轻小将姚夏的身前。他轻巧地将球卸下后顺势摆腿直接抽射。动作舒展且一气呵成,皮球划出了一道漂亮的弧线,门将下意识地弯下了腰,却无法阻挡皮球应声入网。


吵杂的球场发出了雷鸣般的呼喊声,希望渺茫的四川足球被这个初出茅庐的小伙一力拉了回来。姚夏伸开双臂疯狂奔跑的这一幕成为了时代经典,甚至被央视的《足球之夜》做成了节目片头。再往后,四川人口中“嫁人要嫁魏大侠,生儿当生小姚夏。”的姚夏,早已成为了可以与自己的老大哥魏群并论的青年才俊。


姚夏进球后的庆祝姿势在日后成为了经典


奇迹正在不断上演,拉开序幕的成都保卫战迎来了对阵八一队的高潮。在19日比赛的前一天,无数狂热的球迷们为了买到球票而选择在后子门外的寒风中搭起了帐篷通宵。可在排队的球迷眼中你发现不了急躁或烦恼,有的却是闪着光的喜悦,这种发自内心的喜爱早将深秋的寒意融化得一干二净。


然而,比赛的进程却没有如这些热情的球迷的意。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0-0的比分却从开场后一直维持不变。全兴队全队疯了似地大举进攻,却无法始终撬动江津把守的大门。“时间不多了,兄弟伙赶紧整进去一个哈。”球队核心魏群眼见进攻无果,只能是着急大吼。话音刚落,翟飙的奋力一顶便敲开了八一队苦守了一整场的球门。


压抑了八十多分钟、甚至是一整个赛季的成都体育场,爆发出了所有的情绪。球员们在球场中相拥,伴随球队一年的球迷们喜极而泣,四川的尊严终于得以保全。只要还有机会,四川足球便可以重头再来。不过这时的四川球迷也许不会想到,熬过了最艰难的时期的四川全兴,即将涅槃重生,最终成为中国足球历史上的一段传说;全兴俱乐部也不会想到,自己最后喜悲参半的十年岁月也就此开启。


痛定思痛后俱乐部下定决心要换种活法,于是,96赛季横空出世的马麦罗、97赛季马明宇与黎兵的“兵马入川”让四川全兴的实力得到了极大的提升。此外,球队为了更进一步还在1997年联赛结束后换掉了执教球队两年但战绩一般的余东风。从此四川全兴便在被称为“007”的米罗西的手下开启了一段新的时代。


儒雅潇洒的米罗西并没有让四川球迷失望,他和他的外号一样,总能mnkjd间拿下胜利。4-1大胜上海申花、1-0力克大连万达,风度翩翩的米罗西让四川球迷感受到了那种征服强敌的幸福感。然而这种幸福感是易逝的,短暂的欢愉之后便是不可预料的大起大落,球队的状态起起伏伏,坐拥众多强手却始终无法发挥自己的全部实力。不过所幸最终球队在98赛季刷新了自己的最佳战绩,拿到了第四名。可球队状态的不稳定,还是让米罗西在半途便黯然下课。


次年接替米罗西的是风格迥异却同样值得铭记的主帅——塔瓦雷斯。球队在塔瓦雷斯的治下实现了蜕变,本就球风潇洒的四川全兴非常适应塔瓦雷斯的战术,颇有性格的塔瓦雷斯与同样热烈的四川足球产生出了一种天然的契合,他似乎与喧闹的成体融为了一体,不顺时暴怒的他会像入迷的球迷一样一脚踢翻矿泉水箱,顺利时则会在教练席恍如无人地吃起棒棒糖。


在他的带领下,四川全兴第一次登上了榜首的位置。可是塔瓦雷斯同样没能带领全兴队夺得冠军,在开局大好的情况下却最终以三分之差成为了季军。这是全兴最接近冠军的一年,也是球队状态最好的一年,26轮打入38球的成绩冠绝全国,丢掉20球的后防线也仅次于当年的冠军山东鲁能,马明宇、黎兵、姚夏、魏群、邹侑根、高建斌等六人也因而入选了当年的国家队,马明宇更是因此而得到了意甲球队佩鲁贾的青睐。


虽然首次进入三甲的成绩已经足够四川的球迷兴奋狂欢,可与前任一样的不稳定也无法让塔瓦雷斯继续留任。这个即使被魏群一拳打倒却不怒反喜夸赞魏群“真男人”,最后一轮结束出人意料地掏出中国国旗挥舞的混世魔王,在短暂地执教了四川全兴一年后离开了成都。


彷徨与裂变:2000-2002


送走了塔瓦雷斯和马明宇,也送别了对四川来说大起大落而波澜壮阔的20世纪。在接下来崭新的两年里,四川全兴又迎来了老故人米罗西与出任过国家队主帅的霍顿,但是无论是谁,却始终无法带领这支正值巅峰的球队更进一步——越过第三名的门槛。就当球队看似在平稳的运行的同时,一场看不见的巨大动荡却已然出现。


大笔的资金投入球队却在八年间几无产出,这让全兴集团倍感压力。所以当1993年全兴集团与四川省体委签订的八年合作协议即将到期时,全兴集团早已心生退意。可当全兴董事长杨肇基在与时任副省长讨论前景表露出去意时,副省长竟然只是轻飘飘表示了对过去八年全兴集团对足球贡献的感谢,没有做出任何的挽留。


这样的举动让杨肇基彻底寒了心,也让他铁了心要将俱乐部转手。尴尬的是尽管四川球市火爆,却没有一家川内企业愿意接手这支创造过辉煌的球队。这给了远在大连实德总裁徐明机会,快到02赛季注册截止日期的时候,徐明出手拿下了全兴队。他面对采访时说出了一段颇有深意的话,“国内做足球还是划得来的,我不知道别人为什么还要退出,不管谁退出,我都会来接!”无人竞争的大连实德与旗下的四川大河投资公司轻松地以400万元拿下了四川全兴队,而四川全兴也就此改名为四川大河队。


混乱的四川大河在2002赛季异常低迷,坐拥无数好手的他们却在赛季结束时排在倒数第二。所幸当年取消了升降级制度,四川大河才得以保住了自己的资格。


在球队上层发生巨大动荡的同时,球员层面也发生着巨大的改变。球队的顶梁柱黎兵与马明宇选择了退役,其他的主力也都到了而立之年的年纪。可球队需要换血重建虽然成了公认的事实,但任谁也猜不到“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剧情居然会在巴蜀大地上发生。


颠覆与陨灭:2003-2006


大连人入主球队不久便将队内核心魏群任命为副总经理,而在大连赛德隆初露锋芒的少帅徐弘也在次年入川,这让球队在变革的混乱之中难得展现了希望。就当人们以为年轻化重建的工作就这样平稳进行的时候,一场颠覆球队的动荡却不适时地爆发了。


原本贵为球队副总经理的魏群却在2002年冬训前被球队“三停”挂牌,球队甚至没让魏群坐上飞去海南的飞机。这个号称重建的行为并没有赢得球队球员的认可,“俱乐部这样的做法简直没有道理!”当时刚刚随队飞到海南训练的一位全兴队员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这么说到。性格温和而被人叫做“闷墩儿”的姚夏得知了消息之后,直接愤而提交了转会申请。


在正式挂牌之后,姚夏曾这么对他人说道,“如果不是为了给老魏出气,我肯定选择了留下来,金窝银窝也不如自己的狗窝。”可即使如此,也没能改变俱乐部高层的决定,面对纷涌而至的转会申请,俱乐部“豪爽”地统统应允。至此,入选过国家队的魏群、高建斌、姚夏、职业联赛以来川队首发最多的中后卫徐建业、主力队员马荃、王安治、宋振瑜、李庆、裴强等主力和替补球员纷纷被新东家挂上了转会榜。


魏群与姚夏离队后转投云南和青岛,昔日队友如今各为其主让人感慨


送走功勋的四川大河并没有过得更好,反而是被查出与实德的关联而在一系列闹剧后被迫改名四川太平洋。又在赛季结束后再一次被责令剥离与实德系的关系,球队这一次又在左手换右手后被交到了冠城集团手中,球队名也因此成了四川冠城。多次改名的川足早就在动荡之中将自己的王者之气一扫而光,最终在2003年艰难而狼狈地在末代甲A里保住了自己的中超资格。可再一次成为中国顶级联赛始创球队的四川冠城再也没有了当初作为甲A始创球队的锐气,反而是自己特有的灵性在混乱中被消耗殆尽。


闹剧一直延续到了2006年,四川冠城再一次被查处了与实德系的关联,足协勒令球队必须在开赛之前解决股权转让问题。可这时仍然没有企业愿意接手球队,四川省体育局也对于这支球队意兴阑珊。


对于实德系来说,四川冠城早已经不是当初收购时候的霸主了,所以根本无意再作挽救;对于川内企业来说,投资足球的无底洞让他们望而却步;对于四川体育局来说,这支球队只是他们政绩的污点,更加无意一次性掏出650万的转让费用;对于中国足协来说,他们并不关心川足的生死,他们只想早日解决实德系的关联问题。就这样,在多方的袖手旁观之下,当初荣耀无限的西南霸主,陷入了无人施救而又自救不得的窘迫境地。


2006年1月27日,四川省体育局便宣布了四川冠城队正式解散,而宣布冠城俱乐部注销解散的发布会举行的同时,来自四川的郑洁晏紫拿下了澳网冠军,省体育局局长朱玲冷不丁地在提醒了现场的记者们一句,“大家记得把郑洁、晏紫澳网双打冠军的新闻稿也拿去吧。”这时人们才恍然大悟,川足早已不是四川体育不可或缺的招牌了,它已经成为了政客口中的过去时。


2月7日,四川冠城在蒲江足球基地则面对所有队员宣布了球队解散的消息。基地里的日程表上清晰地写着“2月7日 3点训练 6点晚饭”的安排,却再也没能实现。盛产米花糖的蒲江在这一天里却毫无甜蜜可言,只有无尽的苦涩缠绕着热爱足球的四川人。


如果说百年前,李白面对巴蜀大地所吐出的《蜀道难》所言的是天险难于上青天让人望而却步,一切只因外物难敌而长作嗟叹。那么让人感慨的四川全兴的衰落却从不与天险天灾有关,它的衰落都指向了人祸。人的自私冷漠与利欲熏心,在四川全兴的衰落中屡见不鲜。


这是一场不曾合谋的联合谋杀,他们或来自政府,或来自企业,或来自足球圈内部,他们从不曾真正关心这支球队的未来,而只在乎他们能从中榨取多少利益。除了深爱他们的人,又有谁在意呢?就像姚夏曾在博客里曾深情回忆道,“我们四川全兴像花儿一样开过,马明宇、魏群、黎兵、刘斌们像花儿一样开过,马麦罗、里丘克像花儿一样开过,余东风、王茂俊像花儿一样开过,开在十多年前的甲A,开在四川,开在火锅和烈性酒的杀气中,当然,我也像花儿一样开过,开在盆地多湿多雾的柔情里。那是青春,喷簙怒放,不知天高地厚,不谓虎口狼阵,敢炫耀独胆,敢犯错误。”


可他却在最后笔锋一转,悲凉而绝望的写道:


“后来我们才被教会,其实足球从来都不是一个纯粹的干净游戏。明白真相是一件很残酷的事,当年追随足球,我们循门而入,今天被逼无奈,不得不破门而出。”


本文转载自虎扑足球,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消失的球队] 蜀道天险下的人间乱象,黄色旋风的十二载——四川全兴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