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禁赛!俄罗斯平昌冬奥梦碎
今天凌晨,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在瑞士洛桑召开会议,因俄罗斯“系统性操纵反兴奋剂工作”,最终决定立即暂停俄罗斯奥委会的资格,禁止俄罗斯参加2018年韩国平昌冬奥会。
027002017-12-06 12:18     来源:禹唐体育


禹唐体育注:

近期,包括索契奥运冠军亚历山大·祖布科夫在内的多位奥运获奖运动员,受到了国际奥委会的追加处罚,俄罗斯总共被剥夺多达11枚奥运奖牌。此外,根据对俄罗斯运动员在2008年和2012年两届奥运会样本的重新检测,证明俄罗斯一直以来都存在大规模的使用禁药的现象。


今天凌晨,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在瑞士洛桑召开会议,因俄罗斯“系统性操纵反兴奋剂工作”,最终决定立即暂停俄罗斯奥委会的资格,禁止俄罗斯参加2018年韩国平昌冬奥会,但能够自证清白的俄罗斯运动员可以允许以中立身份参赛。


这些以中立身份参赛的俄罗斯运动员将被称为“来自俄罗斯的奥林匹克运动员”(Olympic Athletes from Russia),他们将接受独立小组以及其他指定部门严格的赛前检测,并由国际奥委会最终决定是否可以参加平昌冬奥会。不过他们的运动服上只能标注“来自俄罗斯的奥林匹克运动员”,颁奖时奏国际奥委会会歌、升国际奥委会会旗。



同时,国际奥委会还做出了不委派俄罗斯体育部门的任何官员参加2018平昌冬奥会的相关工作,禁止俄罗斯前体育部长穆特科以及副部长参与奥运会未来的任何活动,取消2014索契冬奥组委主席迪米特里-切尔内申科在2022北京冬奥协调委员会的资格,取消俄罗斯奥委会主席亚历山大-茹科夫国际奥委会委员资格等一系列决定。


值得一提的是,国际奥委会还要求俄罗斯奥组委承担其在各项调查中产生的支出并积极为全球的反兴奋剂工作做贡献,总计需要支付1500万美元。


据《人民日报》报道,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表示,俄罗斯运动员系统性使用兴奋剂是对奥林匹克运动精神“史无前例的破坏”,国际奥委会在宣布制裁的同时,也要划清界限,保护那些清白的俄罗斯运动员。他希望禁赛的制裁能给这一丑闻画上句号,并成为有效的反兴奋剂斗争的“催化剂”。



在上一届冬奥会上,俄罗斯高居奖牌榜第一,无论是雪上项目还是花样滑冰和冰球,俄罗斯都有着不俗的实力。而国际奥委会如今的决定自然也引发了俄罗斯国内激烈的抗议。


在转播国际奥委会发布会的过程中,全俄电视和广播电视公司(俄罗斯国家电视台)通过字幕声明其将不会转播明年2月的平昌冬奥会。此外,其还在屏幕右上角的奥运五环标志上增加了斜杠,以抗议国际奥委会当天的决定。而俄罗斯国家杜马第一副议长梅尔尼科夫更是直言国际奥委会如今的决定是全面迫害俄罗斯运动员的政策,旨在侮辱俄罗斯和俄罗斯的全体人民。


对此,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表示:“人们能够想象这样的决定对我们的运动员所造成的痛苦,但这并不会击倒我们,这既不是一场世界大战,也不是通过推翻苏联来搞垮我们,更不是什么制裁,我们总是能够生存下来……俄罗斯举办了一届真正完美的奥运会,体育运动已经发展成为全国性的理念,现在我们有着成千上万的儿童体育俱乐部和学校,还有最先进的体育场馆,人们都在努力健身……我们能继续生存下去吗?当然是的。”



与之形成对比的,则是英美方面的表态。英国体育大臣克劳奇表示,“奥委会的决定是正确的,这是保护运动员所迈出的重要一步,让比赛可以在公平的环境下进行。”美国方面,NBC体育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完全支持国际奥委会的裁决,这个裁决是对体育运动有罪者的严重制裁,也为平昌奥运的清白运动员提供了一条途径。”


而刚出任北京冬奥组委运动员委员会主席的杨扬也在自己的朋友圈中表示:“运动员不再是唯一受罚的群体!而是被保护!这在十几年前是不能想象的!某种程度上这是伟大的胜利!”


去年里约奥运会期间,以田径项目为代表的大批俄罗斯运动员就被禁止参与。对此,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有关俄运动员的事态超出法律和常理范畴,目光短浅的政客们不愿不插手体育。



普京说:“当前局势不仅超出了法律范畴,也超出了常理。这个有针对性的运动将我国田径运动员作为目标,使用了臭名昭著的所谓双重标准,以及不仅与体育不相容,与公正和基本法规也都不能相容的集体责任原则——或者说取消了无罪推定原则。”


比起去年,如今的局势更是呈现出了进一步的升级。在国际奥委会作出禁赛裁定的几个小时后,普京予以回应,否认相关指控。普京说道:“俄罗斯此前从未有过在国家支持下,运动员服用兴奋剂的情况,我希望以后也不会出现这种现象。”


不仅如此,普京还认为是美国“制造”了俄罗斯运动员的兴奋剂丑闻,目的是试图在明年大选前激发俄民间对现政府的不满情绪。普京指出,俄罗斯定于明年3月举行总统选举,而平昌冬奥会恰好在明年2月,即大选前不久举办。



有趣的是,在去年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作出裁定前,伊辛巴耶娃曾收到过一封诡异的电子邮件,这个落款为“国际田联”的邮件提到,如果伊娃想要顺利参加里约奥运会,她只有两条路可以选:一,移居海外;二,放弃俄罗斯国籍。否则,国际田联不会同意她参加里约奥运会。


而作为世界田坛偶像级的明星、俄罗斯体坛领袖级人物的伊辛巴耶娃自然不会理会这样的建议,她表示,自己出战任何国际比赛,都只能是代表俄罗斯。即便不能站上里约的赛场,伊辛巴耶娃也不会低下头屈从于这样的威胁。


与之类似,在得知国际奥委会的决定后,花滑女单冬奥夺冠大热门梅德韦杰娃表示,国际奥委会的决定是非常不公平的,她不能“接受”以中立身份出现在冬奥的赛场上:“我无法接受这样的决定,不能在俄罗斯的旗帜下参加冬奥会,我为我的祖国感到骄傲,对我来说代表俄罗斯出战冬奥会是巨大的荣誉,这能在我的表演中给我力量和鼓舞。”



至今在国际赛场未尝败绩的梅娃说道:“每个人都有梦想,我本来可能已经有机会完成属于自己的梦想,我真的不知道平昌冬奥会后,我的运动生涯是否还会有其他的比赛。我不能在俄罗斯的旗帜下参赛,无法代表我的国家,但我的对手可以,奥林匹克运动倡导的是公平公正的原则,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还有平等的问题。”


回到事件本身,之所以将俄罗斯代表团进行禁赛处罚,理由依然是国家集体服用兴奋剂行为。俄罗斯运动员使用兴奋剂被禁赛本身并无问题,但对国家集体禁赛却仍有着不小的争议。


去年,来自俄罗斯黑客组织魔幻熊在其网站上声称,在侵入WADA的数据库拿到大量未公开的文件后,他们发现美国网球明星威廉姆斯姐妹和里约奥运会四枚体操金牌得主西蒙·拜尔斯被WADA允许使用违禁药物。



魔幻熊声称:“在侵入数据库得到这些文件并详细研究之后,我们发现有几十名美国运动员的药检是不合格的。而这些里约奥运会的奖牌得主是在披着诊断证书的光环下非法使用了强效药物。”


因此,一方面因为俄罗斯运动员的兴奋剂事件而裁定其集体禁赛,甚至残疾运动员也不得参加冬残奥会,一方面又无视威廉姆斯姐妹、西蒙·拜尔斯、多恩等人的违禁行为,也难怪俄罗斯国内有着不少抵触的声音。在这样的背景下,国际奥委会也很难摆脱政治插手体育的质疑。


总的来看,在奥运会即将面临无人问津的尴尬下,国际奥委会此次的决定并不利于奥林匹克运动的长远发展,虽然“让体育独立于政治”的呼声始终不断,但现在看来,这或许只是普通大众的一厢情愿。



当贯彻“霸道”的势力以体育为切入口大行其道,用“公平正义”之名打压异己,你只能选择沉默或反抗,然而但凡有点尊严的主体,都会选择拿起武器来进行武装。因此,体育的问题最终仍离不开政治,成为了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事实上,要让体育独立于政治既无可能,也无必要,而纯粹的体育更是几不可见。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
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登录后参与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