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人如何办好冬季奥运,平昌给北京留下什么?
2月25日,燃烧了17天的2018年平昌冬奥会圣火缓缓熄灭。小城办大赛,奥林匹克依旧精彩,平昌过后,冬奥会正式进入北京时间。
0342082018-02-27 08:30     来源:腾讯体育 文/曾潇


2月25日,燃烧了17天的2018年平昌冬奥会圣火缓缓熄灭。小城办大赛,奥林匹克依旧精彩,平昌过后,冬奥会正式进入北京时间。


雪上运动基础相对薄弱、国际上对于奥运频繁落户东亚的忧虑,这是北京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后,外界给北京提出的问号。而作为我们的近邻,韩国平昌在某种程度上也曾面对相似的问题,正因如此,平昌冬奥会也成为让北京学习的绝佳机会。


平昌冬奥会期间,北京冬奥组委前后派派遣了几百人的队伍,扎根在韩国,他们希望看到韩国人如何办好冬季奥运。


扎根韩国山区 他们在学习如何“造雪”


平昌冬奥会开幕前,徐济成在高山滑雪赛场所在的旌善地区已经住了快100天。以篮球评论员身份被体育迷们广为认识的徐济成曾任2008年北京奥运会媒体运行部副部长,这一次,他是北京冬奥组委实习团的一员,来平昌取经“场馆管理”。


高山滑雪,一直被誉为冬奥会项目上的“明珠”,比赛惊险刺激,极具观赏性,从比赛起点到终点的800米落差,让高山滑雪的赛道建设、赛事组织难度加大。而在我国,高山滑雪的办赛、赛道修建经验几乎是零。


这也是徐济成和团队成员“扎根” 旌善山区的目的。


奥运会雪上比赛,场地全部需要人造雪铺设,对于压雪技术要求极高,必须是“冰状雪”,在申办冬奥会成功前,我国没有团队会造这样的雪。看到平昌冬奥会高山滑雪赛场里的“冰状雪”,同来考察的一位60多岁的造雪专家直接跪在雪面上,一把抓起来,眼泪都快下来了,这一幕让徐济成颇为感慨。


“我们老是开玩笑,觉得我们看造雪,就像老外看中国人包饺子,吃饺子的时候好奇这个馅儿是怎么进去的,想不明白,觉得这个东西很复杂。”说道初到旌善时,徐济成和负责高山滑雪赛场的韩国工作人员开玩笑的说,“我们刚刚申办成功时也是如此。” 韩国工作人员的这句话,倒是让徐济成吃了颗定心丸。


经过了100天的学习,即便像徐济成这样的纯外行,也已经可以准确的讲出“造雪”里面的道道。


“造雪就像电磨磨面一样。人造雪最好在晚上,因为气温比较低,喷出来之后凝结速度比较快。先把雪喷成堆,然后用我们叫压雪车、推雪车的机械,把推出来的雪堆推平、压实,不断重复。最后在雪层上往里注水,让水蒸气把最上层的雪撑开,晚上降温后又把水蒸气冻住,最终形成适合运动员比赛,形态非常稳定的冰状雪。”徐济成这样说道。


执行层面,北京要担心的不多,其实,即便是平昌,也并不是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本次平昌冬奥会高山滑雪赛场,完全把索契冬奥的赛道团队引了过来,有150人,由俄罗斯专家尼古拉领队,同时组委会给他配了130个韩国工作人员。平昌奥运结束后,这130名韩国工作人员也成了高水平的造雪专家。这样“混合编制”对于北京来说也有一定的借鉴作用。


除此之外,北京冬奥会时,延庆的小海陀雪场的高山滑雪赛场与平昌冬奥会高山滑雪赛道设计师就是同一个人。“我们北京并不是闭门造车。国际奥委会会给我们大量知识传承,国际雪联也会来帮助我们。我们也聘请了从温哥华到索契到这次平昌的很多专家。奥运会举办了这么多年之后,不是每一届造一个,全是按照一个路子下来的。”徐济成这样表示。


平昌冬奥会闭幕式前,北京冬奥组委新闻宣传部部长常宇在接受全球媒体采访时也表达了信心:“北京冬奥会会采取国际奥委会和单项组织的各项标准,做好人工造雪的工作。有关的技术和设施,我们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我们一定会达到标准。”


和徐济成一样,41名实习团成员提前四个月就来到平昌,派驻在平昌冬奥会赛事组织、转播服务、技术保障等专业团队,和平昌奥组委的工作人员一起工作。


平昌冬奥会期间,北京冬奥组委观察团一直穿梭于各个赛场。观察团团长朴学东在带领团员观摩时,完全用观众的视角,亲身感受平昌的赛事组织。“我们的工作人员,是和所有观众一起入场去观看平昌冬奥的开幕式,我们很用心地去学习观众、媒体的路线是怎么样的。包括我们每天的行程,没有专车,都是自己去找奥运班车,去到一个个场馆,完全能体会到观众的观赛体验。”朴学东表示,这样的经历给北京冬奥会观众组织上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我们非常重视能到平昌来参加实习的机会,这是非常难得的实战演练。”常宇说,北京冬奥组委有一半人左右的工作人员参与过08年夏奥的工作,有一定的经验。但在平昌,大家体会了冬季组织和夏季组织的不同。“平昌做了非常好的规划,前期的考虑很充分,包括场馆的分区、人员的流线等等。做的非常好,给了我们非常大的启发。”常宇这样表示。


41名实习团成员、前后三期北京冬奥组委观察团,他们就像是北京向平昌撒下的种子,吸取足够的养分,待四年后绽放。


奥运转移亚洲 赞助商们会接连退场么?


运动员村前硕大的麦当劳餐厅的LOGO牌显得格外冷清。本届平昌冬奥会前,麦当劳宣布提前退出奥运Top赞助商的行列。


在麦当劳退出后,路透社曾作出预测,分析麦当劳的退出代表了接下来几年美国公司对奥运会不那么感冒了。在平昌之后,奥运会接连在日本东京和中国北京举行,这让地球另一边的观众熬夜看奥运成为了更不可想象的事情,NBC 的收视率会更加难看,这让大洋彼岸的赞助商们望而却步。


不过,在平昌,与麦当劳同为奥运会“元老级”Top赞助商的Visa却加大了奥运期间的宣传力度。平昌冬奥会期间,奥运场馆周边、韩国各大电视台都在循环播放着Visa的广告:支付芯片放在手套中、佩戴的奥运纪念Pin中,不再用掏出信用卡,1秒钟内,就可以完成购买支付。奥运期间,不仅在韩国,在中国等国家和地区投放力度比以往更大。


“奥运效应我们不仅仅是从营收的角度来看。比如在韩国,百分之九十九的消费都已经是刷卡,已经是电子消费,增长空间是有限的。我们这么做,是为了确保一直在牌桌上,如果我们有这个技术,不管你迁移成什么样的终端,但背后的维持都是我们的支持。” 在Visa韩国区CEO Iain看来,奥运会的平台是最好展示新技术的绝佳机会,让全世界的游客、运动员最直观的感受到这项新技术。尽管如今赞助奥运会的周期只到2020年东京奥运,但Visa大中华区市场部总经理金昱冬透露,如今Visa在积极洽谈赞助奥运新周期的事宜,这其中自然涵盖2022北京冬奥。


与Visa 同样继续看好奥运效应的是已经陪伴奥运会接近100年的官方计时供应商欧米茄。


2008年北京奥运前,欧米茄在从未开设过自营旗舰店的北京突然宣布同时开张三家旗舰店,其中东方广场店更是在规模上打破了欧米茄全球旗舰店的最高纪录。借助2008年北京奥运契机,欧米茄在当时加快对中国市场的渗透。


“北京2022冬奥会也会帮助我们,就像2008年一样,2008北京奥运对欧米茄在中国的发展非常关键,是革命性的影响。” 欧米茄首席执行官安世文(Raynald Aeschlimann)同样期待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到来。


如何最大化保证赞助商的利益,关系到赞助商对于北京2022的参与热情。作为平昌观察团团长,朴学东也是北京冬奥组委市场开发部部长。随着国际奥组委和北京2022都相继提出了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市场开发工作成为了重中之重。


“场馆现场的区域之外,比如说平昌或者江陵的奥林匹克公园,那会一定有赞助商的展示,而且要充分的展示,这个也是奥运的市场开发当中的一个比较有特色的地方。”朴学东这样说道。


在整体的赞助商计划中,北京也希望能够降低门槛,让更多的企业参与进来。“整体上有四个层级,组委会的和官方合作伙伴,官方赞助商,官方独家供应商和官方供应商。在企业赞助金额的总额上,层级越低,钱数就越少。这样就给更多的企业,以足够的机会参与。所以我们近两年以来接触的企业的数量是很多的。大家热情是很高的。”朴学东这样表示。


奥运场馆赛后利用 平昌给北京心得


平昌冬奥会举行期间,2018国际冬季运动(北京)博览会韩国推介会也全面开启。其实,平昌奥运会筹备期间,冬博会就与平昌冬奥会之间开展了紧密合作,2016年,平昌冬奥组委主席李熙范先生出席了首届冬博会主论坛,2017年韩国旅游发展局在冬博会现场宣传平昌冬奥会。

凤凰雪上公园

本次冬奥会所在的江原道地区共有9个大型滑雪度假村,其中阿尔卑西亚滑雪度假村、龙平滑雪度假村、凤凰雪上公园、High1滑雪度假村承接了此次平昌冬奥会的雪上竞技项目,平昌冬奥会结束后,相关设施将会被充分得以利用,将向游客开放变为供民众使用的综合体育设施,以及为本国及他国体育专业队训练所用。


此次冬奥会使用的12个场馆,其中有9个已通过签订业务协议确定了管理主体。对于尚未确立赛后管理主体的平昌旌善高山滑雪中心,官方正在研究方案,将其与特区事业接轨,作为复合式休闲和旅游设施以实现再利用。对于速滑中心、江陵冰球中心,正在推进根据项目种类由联盟或协会来负责运营或吸引民间投资的解决方案。


越野滑雪赛道与高尔夫球场车道被设计成同一线路,目的就是为了在会后合理利用。由于北京将举办2022年冬奥会,官方预计,届时这里的场馆首先会成为世界各地运动员训练的热门地点。


“通过举办2018年冬奥会,我们希望能够全面提高江原道的品牌价值,谋求地区均衡发展,为振兴经济作出贡献,给奥运会举办地留下‘可持续遗产’,我想这也是4年之后北京冬奥会的期盼。”江原道知事崔文洵在接受腾讯体育采访时这样表示。


韩国“钢铁侠”成张培萌们的目标


平昌冬奥会临近尾声,韩国代表团以5金8银4铜位列奖牌榜第7位,在为东道主争金夺银的队员中,最火之人并非来自传统优势项目短道速滑,而是有韩国“钢铁侠”之称的钢架雪车选手尹诚彬。


在平昌冬奥会钢架雪车男单项目的角逐中,尹诚彬摘得金牌,成为第一位获得冬奥会雪橇类项目金牌的亚洲选手,也为韩国自1948年开始参加冬奥会以来收获首枚雪上项目奖牌。


作为冬奥会最“刺激”的项目,钢架雪车时速最快可以达到140公里/小时,全世界也仅有180人在进行专业钢架雪车的训练。很多人不知道,6年前,尹诚彬对钢架雪车还一无所知,平昌申办冬奥成功后,零基础起步的尹诚彬在韩国科研和教练团队的配合下开始练习。


全球获得国际雪车和钢架雪车联盟(IBSF)官方认证的滑道共有16处,每个滑道各不相同,在冬奥滑道上训练最多的本国选手自然占据优势。本届冬奥会比赛场地的江原道平昌奥林匹克滑行中心于2016年10月完工,外国选手对这条滑道几乎无任何信息,只有2017年年初举行的测试赛和奥运会之前的公开训练是体验赛道的难得机会。而从赛道建成开始,尹诚彬就几乎是在这条赛道上训练的,将东道主优势运用到了极致。


在尹诚彬夺冠的场边,中国飞人张培全程目睹了这一幕。在平昌冬奥会中国代表团成立的同一天,张培萌正式加入中国国家雪车队,成为钢架雪车运动员。张培萌在接受腾讯体育专访时透露,最初动心跨项目,就是去年年底韩国教练说他的身体素质与尹诚彬类似,并建议他练钢架雪车,他才转项选择这个项目的,而他的目标自然是4年后的北京冬奥会。

中国钢架雪车队于2015年11月组建,全国只有18个人在进行这个项目的专业练习。资深体育媒体人杨旺认为“韩国模式”为我们的冬奥备战提供了一个不错的路径:零基础,底层规律相通性的跨界选材,加上充分利用东道主优势,完全有可能实现某方面的突破。而自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上任以来,这样的跨界选材早已展开,如今尹诚彬的夺冠,更让大家看到了中国冰雪健儿在4年后北京冬奥上的希望。


平昌奥运会期间平昌冬奥会主席李熙范在接受腾讯体育专访时也曾表示,在申办平昌冬奥会成功前,无舵雪橇、俯式冰撬、冬季两项这些冬季项目在韩国几乎是零基础。


获得平昌奥运会申办权之后,这些项目在韩国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和进步 ,甚至拿到了金牌,这让冬季体育运动类项目广泛被韩国民众熟知。

“平昌之后就是北京,亚洲地区从事冬季体育运动人员会随之增多。 更重要的是,在以往大家的概念里,冬季运动是属于欧洲的比赛,但是现在通过平昌和随后的北京冬奥会,这是冬季运动从欧洲移向亚洲非常重要的转机。”李熙范这样说道。


结语:


“祝贺平昌办了一届精彩的冬奥会,也给了北京宝贵的经验。”平昌冬奥会闭幕式前,在国际奥委会的官方新闻发布会上,常宇用这样一句话作为开场白。

2008年北京奥运被称赞为“无与伦比”, 2022,北京将再次给世界惊喜。


本文转载自腾讯体育,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韩国人如何办好冬季奥运 平昌给北京留下什么?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