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踏上迁徙之路,《体育画报》还能重现昔日繁荣吗?
时代公司掌管的《体育画报》正赶上美国体育的黄金时代,北美四大职业体育联盟群雄并起,拳击、网球、高尔夫等运动同样明星云集,《体育画报》几乎成了大部分美国体育迷接收体育深度评论的聚集地。
080192018-04-13 16:00     来源:禹唐体育


禹唐体育注:

说起专业的体育杂志,就不得不提《体育画报》,但是也许很少有人知道,《体育画报》也经历过自己的三生三世。


早在1935年,美国连锁百货巨头Macy’s的掌门人斯特劳斯兄弟就创办了名为《Sports Illustrated》的体育杂志,报道内容主要以美式足球、棒球、拳击和赛马这四个运动项目为主。到了1938年,斯特劳斯兄弟因为投资失败,被迫关闭了《体育画报》杂志,但是“Sports Illustrated”的版权得到保留。


1946年,位于纽约的MacFadden出版公司发行了一份名为《Sport》的体育月刊杂志,受到了很多青少年的追捧。两年之后,另一家位于纽约的出版公司Dell则发行了一份与《Sport》形式类似的杂志《Sports Album》。这自然让MacFadden公司不爽,准备与Dell公司对簿公堂。Dell公司则以退为进,向斯特劳斯兄弟借用了“Sports Illustrated”的版权,《体育画报》也就此恢复新生。



重生的《体育画报》雄心勃勃,组建了实力强大的编辑团队,这也直接将杂志的运营成本拉高。最终,由于发行量太低,仅仅维持了不到半年时间,梅开二度的《体育画报》又歇业了。而《Sport》杂志依然能在市场上呼风唤雨。


到了1954年,江湖风云再起。“时代之父”亨利·卢斯(Henry Luce)掌管的时代公司打算进军体育杂志行业。起初,他本打算以20万美元收购《Sport》杂志,但是MacFadden公司执意要价25万美元,双方相持不下。此时,斯特劳斯兄弟横插一脚,仅要价一万美元就把“Sports Illustrated”的版权卖给了卢斯。当年的8月8日,《体育画报》三世重生。


当然,之前的两段历史已经很少有人再提,业界也普遍将1954年8月8日看作是《体育画报》的创刊日。此外,卢斯还将《体育画报》改为周刊,以增加发行量。《体育画报》在创刊的前12年都未能盈利,直到英国人安德烈·拉盖尔(Andre Laguerre)上任总编,明确以男性为主体的受众定位,该杂志才在行业内站稳脚跟,并且在随后的几十年时间里经久不衰。MacFadden的《Sport》就没那么幸运了,进入到上世纪八十年代,该杂志的经营每况愈下,终于在2000年正式停刊。



时代公司掌管的《体育画报》正赶上美国体育的黄金时代,北美四大职业体育联盟群雄并起,拳击、网球、高尔夫等运动同样明星云集,《体育画报》几乎成了大部分美国体育迷接收体育深度评论的聚集地。此外,《体育画报》还汇聚了弗兰克·迪福(Frank Deford)、里克·莱利(Rick Reilly)、彼得·金(Peter King)等享誉全美的体育记者,他们都是NSSA最佳年度体育记者的获奖常客。这样的盛景持续五十余载。


如果现在提起《体育画报》,泳装特辑一定是更广为人知的。其实《体育画报》在创办之初就有泳装美女板块,随着不断发展,形成了如今的年度泳装特辑。这也基本符合《体育画报》男性杂志的定位。凭借泳装特辑,《体育画报》成了时代公司名副其实的摇钱树。虽然这不是简单的“卖肉”生意,但是一旦尺度过激也会遭遇一些批判之声。掌控尺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体育画报》就曾多次在这方面栽跟头。


进入到上世纪九十年代,美国传媒业掀起了并购狂潮,再加上之后互联网产业的爆发,媒体娱乐业就一直身处动荡。1990年,时代公司与华纳传播公司合并成为时代华纳,这也使其成为全球最大的传媒娱乐集团之一。1996年,时代华纳又并购了特纳广播公司。而到了2000年,时代华纳也成了被收购对象,美国在线以超过180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时代华纳,这也成为时代华纳走向衰落的转折点。



收购完成两年内,公司接连创下巨额亏损,市值缩水2000亿美元。最终,等待这个庞大媒体集团的只能是分崩离析。2009年,美国在线被剥离;2014年,时代公司也被时代华纳抛弃,因为美国的杂志行业在当时几乎让人看不到希望,时代公司在被拆分出去之前的24个季度里,有22个月的收入都是在下降的。


即便如此,《体育画报》在时代公司的地位仍然举足轻重。虽然杂志市场陷入困难时期,但是泳装特辑每年还是能为《体育画报》带来7%的收入,这个比例已经很高了。正基于此,《体育画报》想把“美”的生意进行到底,不但推出了专属APP,甚至还用上了VR、AR等时髦技术,提升用户体验。另外,《体育画报》还计划做周边生意,如果事情进展得顺利,《体育画报》推出的泳衣可能今年就能与消费者见面。


我们不难看出《体育画报》乃至时代公司逐渐陷入挣扎的生存状态,纸媒行业的衰落仍在继续,等待这家老牌体育杂志的只能是不断转型。从2015年开始,《体育画报》的年度发行期数就呈现减少趋势,进入到2018年,这本杂志已经由周刊正式改为双周刊。




时代公司总裁里奇·巴蒂斯塔(Rich Battista)曾多次强调会在数字化和视频领域下大力气。据其向投资人透露,公司去年的非杂志类营收接近10亿美元,其中7亿美元来自于数字广告、数字订阅用户和内容授权及合作。但是数字业务方面的增长还无法抵消杂志业务削弱,公司的整体业绩仍难止跌。


《体育画报》的行动要更早一些,它与福克斯体育在2016年8月份签订了一项长期广告和内容合作协议。双方不仅会针对新闻、视频集锦等进行内容共享,还将在多个编辑项目实现合作。在广告业务合作方面,双方将实现跨平台广告销售,并实行收入分成模式。《体育画报》深知,利用自身的内容优势与数字媒体合作是必须要迈出的一步。


但是这还不够,因为媒体业的风向几乎是瞬息万变的,传统媒体出身的《体育画报》有些跟不上节奏。去年年底,《体育画报》宣布在亚马逊的Prime会员平台上推出OTT视频服务Sports Illustrated TV,会员只要每个月支付4.99美元的订阅费,就能在亚马逊的各个终端观看到Sports Illustrated TV的节目。



如今的《体育画报》已经逐渐褪去了本来模样,而时代公司也在今年的1月31日正式被美国杂志出版商梅雷迪思公司(Meredith Corp.)收购,成交价格只有28亿美元。这可以看作是《体育画报》的第四次命运大迁徙。


谁又能想到仅仅过了两个多月时间,《体育画报》又和《时代周刊》、《财富》、《金钱》一道被新东家摆上了货架。梅雷迪思方面认为,公司主要专注于女性杂志战略,将要出售的资产则主要以男性为主要受众群。公司CEO汤姆·哈蒂(Tom Harty)则表示,这些杂志拥有不同的目标读者和广告收入来源,它们有实力找到更合适的东家。


《纽约邮报》指出,《体育画报》是其中最具交易价值的资产,售价预计在1.5亿美元,梅雷迪思公司也为其单独安排了出售顾问机构。梅雷迪思公司还为这项出售计划制定了时间表,最多不会超过4个月时间,《体育画报》就将迎来自己的第五次新生。这会是终点吗?没有人能说得清。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登录后参与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