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人世界杯狂欢:赛场八成商品与他们有关 熬夜加班却不懂足球
“我不知道世界杯,但就是想趁着这段时间多挣一些,现在生活除了休息,吃饭就是上班。根本没有周末的,临时工也不会想着休息的,有活做心里才踏实。”
0585302018-07-03 10:00     来源:腾讯体育 文/李建利


禹唐体育注:

距离义乌市20公里的佛堂镇,遍布着密密麻麻的工业厂区。佛堂镇的工厂轰鸣声从早上持续到夜间,街上多少显得有些冷清。这里距离莫斯科有10150公里,但却与俄罗斯世界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远处的朦朦胧胧的山区,干净的街道,以及来来往往的车子,都无法让人与工业区联系在一起。


车子开进了一个稍偏僻的街道,厂子却一个接着一个的出现。旁边不高的楼也提示着你,这里有着不一样的忙碌。


佛堂镇是义乌发展最好的一个镇子,工业区也给每个镇子带来了经济收入,世界杯的到来也是忙碌的加速剂。但对于厂里的工人和老板而言,他们对此乐此不疲。


工人一天工作15个小时 月薪1万5以上


早晨六七点钟,佛堂镇就开始“热闹”起来,厂子里的工人们从自己出租屋里往工作的地方走去。


“老板娘,怎么还不开门啊。”


性急的工人催促着厂子的老板开门,俄罗斯世界杯期间的大单子让他们比平时起的更早。


刘大叔来自河南的南阳,家里有一个孩子在上学,小学六年级。


穿着一件和自己年龄不太符合的粉色polo衫,熟练地操作着手上的工作。从去年来义乌至今,一直在这个厂子里工作。因为俄罗斯世界杯,厂子的加班比以往多了很多。


“世界杯前这个阶段,大家都想加班,都乐意加班,加班挣钱多啊,就指望加班挣点钱。”


从早上7点开始,一直到晚上10点,刘大叔一直重复着自己手上的工作。


很无趣,但唯一支撑下去的信念就是金钱。像刘大叔这种工人也是老板们喜欢的工人,“他们没什么事,就是很简单的干活挣钱,很踏实。”


厂子里有些闷热,没有风扇也没有空调,有的只是工人单调重复手上的工作,以及各种杂七杂八的机器的响声。


“我挣得钱都打到家里了,除了吃饭和租房的钱,其他的钱都打到家里了。”刘大叔说,像他这个年纪没有文化,只能靠双手挣钱。


“我们普通工人基本都在300元一天,一个月有上万块。但是因为世界杯最近单子多,厂子里挣500的大有人在,甚至有的工人一天能拿到600,一个月能拿到一万五以上。收入高了他们自然要求我早点开门。”厂子的老板娘介绍说,挣得高大家的的加班热情当然很高。


噪音加上湿热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但刘大叔好像早已适应了厂子里的温度。他叫上旁边的河南老乡,一起去吃午饭。


“你就别跟我们去吃啦”,他们三三两两蹲在一个空闲地吃起了看上去很简单午餐。


厂子里除了一些文化程度不高的中年人外,还有几个毕业不久的大学生在持续着午间的工作。


因为世界杯的到来,厂子的人手不够,所以招收了一批临时工。“世界杯的大单子是会临时增加人,大学生刚毕业过来的时候,这个工作不想做那个工作不想做。但因为世界杯的这些单子,他们原本只用工作八个小时,但现在他们说,’老板娘,你什么时候关门我们什么时候走’。”


小方是跟着世界杯这批商品一起进入的厂子,刚毕业不久,也换了几份工作,但一直都在这种工厂里工作。


他跟对面年纪相仿的女生一边工作一边聊天,但他的生活跟河南的刘大叔一样。


“我不知道世界杯,但就是想趁着这段时间多挣一些,现在生活除了休息,吃饭就是上班。根本没有周末的,临时工也不会想着休息的,有活做心里才踏实。”小方有些腼腆,回答起来的速度也完全不像他手上干活那么利索。


“他们其实压力很大的,要吃饭,要租房,要存钱,以后还要结婚,所以他们想干活。”老板娘在一旁附和。


现在能挣多少呢?“我来这还没满一个月,工资按计件算的,一天有时多一些,有时少一些,大概一天有200左右吧。”


说完这些,小方也不再和旁边的女伴说话,继续自己手中麻利的工作。


厂子里的其他人也在各司其职,不时的抬头向我们这边看来,但并没有影响自己手中的工作。组长和厂长在旁边不停地催促着。


“世界杯带来的变化肯定大,这些世界杯相关的单子接到之后跟我们原来的单子肯定是冲突的,我们只能加人,单子太多,只能逐步增加一些临时工人。本厂的工人是有补贴的,但是临时工人都不包吃住,这批货做完就走人了。”


楼房外的太阳很大,但屋子里很难看到,有的只是闷热与汗珠。俄罗斯世界杯也越来越近,除了印制的Russia 2018,FIFA world cup之外,再无其他。


“销量差了百分之五十,跟14年世界杯没得比”


“义乌这个地方,四面环山,以前很穷的,’鸡毛换糖’这个成语最早就出现在这。”出租车上司机闲聊到,“这些年也有了一些政策以及资源的支持,也已经形成了一种体系,所以也叫小商品之都。”


义乌国际商贸城,不断有大车在装卸货物。商贸城里面却冷清的可怕。


不断有各国国旗以及喇叭等球迷助威用品出现,在商贸城的楼层占比很高。


“这么大一个市场,你是看不到生意的。表面上冷清,但是暗地里风起云涌。这里没有那么热闹,现在都是通过网络订单。”义乌体育用品协会秘书长介绍说。


“俄罗斯世界杯的单子来的比较晚,从去年十一月份才开始起步,到十二月份,一月份才形成了一个下单的高峰,过完年三月份四月份是出货的高峰,五月份的话海运起码要四十天的时间,在四月底五月初就基本已经结束了。世界杯有很大的促进作用。”秘书长对世界杯带来的影响给与很大肯定。


俄罗斯世界杯具体能给这些商家带来多大的影响?


“旗子几百万箱货是有的”“面具增长率有个百分之二三十”“具体金额的话大概在七位数左右”,不同的商家表示,俄罗斯世界杯带来的销量影响是可观的。


就像义乌的体育用品协会秘书长所言,“世界杯给整个市场带来了活力,也救活了很多以前没有生意,没有订单的工厂。”


但是在现在这个阶段,即使有订单,这些商家也不再生产了。


“开始踢就来不及了,运输啊,时间有点长。”一位卖旗子的商家表示,“一般的订单就很忙了,特别大的单子我们根本不会接。俄罗斯一些比较大的单子基本上在去年下半年的时候就已经下完了,去年年底也开始准备了。”


在商贸城的这些小门面的商家,一般都拥有自己的小作坊。通过自己小工厂生产的旗子、助威产品、喇叭销往俄罗斯,销往世界各地。“世界杯之前是最累的,三四月份时候忙的不可开交,肯定要加班赶货的,每天都要加班,晚的话加班到十一二点。”


对于义乌小商贸城做俄罗斯世界杯商品的人,他们的俄罗斯世界杯早就已经吹响了开场哨。


其实他们基本上不关注足球,却能叫出意大利、荷兰无缘俄罗斯的专业名词,“旗子这个东西,哪一支球队晋级肯定会带来生意的,他们肯定会做一个预测的。”体育用品的秘书长说,他本身经营着一家主营足球的商店,俄罗斯世界杯期间也有很多增量,运往俄罗斯,以及世界各地。


秘书长说自己从98年世界杯开始经历了6届世界杯,但俄罗斯世界杯的销量比起南非以及巴西差了很多,“10年那个时候生意很好,仓库有什么货都卖空了,现在的热度也不及以前了。”一位商家对此也感同身受,“销量起码差了百分之五十吧,做的人越来越多,跟14年世界杯没得比。”


义乌坊间流传着一句笑谈,今天有一样东西卖得好,明天可能就有十家出现。“都认为这是一个商机之后,有更多的人进入,比以往的竞争更加激烈。”“简单来说,其实就是做的人多了,产能也过高了,都有自己的工厂。”体育用品协会的秘书长解释道。


下午四点不到,商贸城里面的商家开始陆陆续续的关门,外面不宽的街道也已经赌的水泄不通。几公里外的义乌港和中欧专列也同样忙碌着,将义乌的产品带往俄罗斯,带往世界各地。


据不完全统计,2010年南非世界杯义乌出口了90%的助威神器,呜呜祖拉,有6万多家中小企业获利,2014年巴西世界杯前五个月经义乌海关出口巴西共计1.6亿美元。很多年过去了,义乌人还在用着自己的“鸡毛换糖”,只不过方式不同了。


擦边球


义乌的外国人很多,一位黑人闯红灯被交警叫住,要求其出示自己的证件。


交警用很流利的英语跟黑人朋友交流着,还同时跟旁边一同闯红灯的中国人说,“你们不要跟外国人学闯红灯啊。”


“义乌这个地方被称作小联合国,什么肤色的人都有。”一位常年在义乌做外贸生意的人说,“好的政策和常年发展的优势条件让外国人齐聚在义乌想发财。”


但是近些年,义乌也出现了很多未经授权的商品出口,以及还有很多打着擦边球的商品。


“全球百分之四十的擦边货都来自义乌,还不能叫假货。这些大部分都是民间贸易,很多没有授权都是仿的,也销往全世界各地。”这位常年做俄罗斯出口贸易的人说,“义乌很多人前门是商店,后边就是自己的工厂。”


不久前,义乌查处了一批未经俄罗斯官方授权的足球,对于知识产权的问题,义乌的很多商贩都在打着擦边球。商贸城中的很多商贩都矢口否认,自己从不做官方授权的东西,所以也不存在侵权。


一家拿到俄罗斯官方授权内衣店的老总说,“在整个中国的商业环境来说,对知识产权的认知,一直在提升,但还没有普及。说不定那些做足球的人说不定还是创一代的人,90年代开始创业的人,小学没毕业,文化水平不高,他们可能就觉得我就是做个足球而已,上面随便印个logo而已,他并没有认为我是以世界杯的销售渠道去销售,可能就觉得别人下了个单子,给我什么样的样品我就做什么样的。知识产权的概念可能不足够深厚,但是随着这几年国家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以后这种事情肯定会越来越少的。”


世界杯所用的旗子和呜呜祖拉算不算是打擦边球也没有定论,但大部分人认为不牵扯到侵权,“国旗不牵扯到授权的,只要按照标准的去做,就不牵扯到侵权。世界杯的号子,呜呜祖拉,这也是算打擦边球吧。这些商品到一些不发达的的国家,可能对方只看价格,我就看哪个价格便宜。”


义乌的体育用品秘书长也认为,“旗子不需要官方授权,只要按照比例做好就行,国旗和国徽是没有知识产权的。”


作为少有的拿到俄罗斯世界杯官方授权的商家来讲,商家的老总也说其实是“蓄谋已久”了,“14年的时候就做过这种世界杯的短裤,但是当时没有授权,销量很好。去年正好接触到了官方授权,最后通过努力拿到了。这种官方授权的短裤上线第一天销量就达到了几千件,以及6000件T恤。”


相比于早早销往俄罗斯以及其他国家的世界杯周边小商品,服装的销售周期才刚刚开始,“客观的来说百分之八九十的世界杯用品都是从义乌来出的,但是一般提前好几个月都定了。短裤T恤今年能卖个几十万件,短裤和T恤的周期也才刚刚开始,世界杯期间可能是最火的的时候。”


很多销售早的商品在世界杯之后,可能就不再看得见了。“世界杯之后有其他订单就做别的了”一家商贸城的旗子销售商说,有官方授权的商家也说,“世界杯一结束我们的销售也就结束了。世界杯结束之后就不做这些了,剩下的一些货可以清清仓了,等着下一届了。”


义乌港和中欧班列与往常一样的繁忙,但世界杯对义乌的商人带来的也不仅仅只有好处,常年对俄罗斯出口商品的贸易公司说,“由于俄罗斯世界杯的临近,商品货物相对比以往检查更严格,物流成本增加,发货时间也增加。多一次周转成本就增加一次,货物有时候也很难到那里。”对此,他也表示无可奈何。


夜幕降临,义乌很快恢复了宁静。看不到一点世界杯快要来到的痕迹,但在无数个工厂,很多人都还在为世界杯忙碌着。


世界杯,不仅仅是球员们的狂欢,更是义乌人的狂欢。


本文转载自腾讯体育,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义乌人世界杯狂欢:赛场八成商品与他们有关 熬夜加班却不懂足球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