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足球与博彩业的若即若离
博彩公司为职业俱乐部带来财政收入,进而增加球队竞争力,这本应该是良性循环,但是也避免不了接受道德审判。
095532018-07-05 17:30     来源:禹唐体育


禹唐体育注:

世界杯几乎带火了全球的博彩业,除了啤酒,和足球很配的还有赌球。其实在欧洲发达的足球产业形态下,博彩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大部分职业俱乐部都有自己的博彩品类赞助商,特别对于商业开发能力有限的小俱乐部而言,博彩赞助甚至决定了其经济命脉。


在刚刚结束的2017-2018赛季里,主赞助商为博彩品牌的英超俱乐部多达9家,几乎占据了半壁江山。从趋势上看,博彩行业的广告竞争也变得激烈起来,如果想要获取好的资源,就必须提高预算。早些年间,博彩广告主只需要两三百万英镑就能得到英超中下游俱乐部的球衣广告赞助权,现在,这样的价码恐怕已经不能满足职业足球俱乐部的胃口了。


上赛季,万博为水晶宫送上了800万英镑的胸前广告赞助费,甚至超过了西汉姆联和埃弗顿这种级别的俱乐部,仅次于前面的六大豪门。对于中小俱乐部而言,博彩赞助商愿意支付更高的账单,这非常重要,因为国际知名大品牌很难把注意力放到它们身上。



在西甲和意甲,博彩类赞助商也极为常见,就连皇家马德里也曾与bwin进行过胸前广告上的合作。上赛季,有超过一半的西甲俱乐部与博彩公司签有赞助合约,bwin仍然是贡献最多的那一个。意甲俱乐部的主赞助商往往不会选择博彩类企业,但是并不妨碍意大利本土的博彩公司傍上意甲球队的大腿,其中SNAI的动作最为引人注目,而bwin等公司则逐渐退出了意大利市场。


博彩公司为职业俱乐部带来财政收入,进而增加球队竞争力,这本应该是良性循环,但是也避免不了接受道德审判,毕竟博彩行业本就敏感,必要的监管措施还是不可或缺的。其实除了赞助职业俱乐部,博彩公司还会与电视台合作,这就导致在足球转播期间,博彩类广告也会频繁出现,已经有人担心这会带来不良的社会导向,尤其对于青少年的危害更甚。


英国博彩委员会相关负责人就认为,博彩广告会让青少年认为博彩应该是生活的一部分,这会带来极大的社会危机。其实对于英超俱乐部大规模引入博彩类球衣广告赞助商,英国社会也有很多反对声音,因为英超有着超高关注度,特别对青少年的吸引力极大,但是他们通过观看英超比赛能够接触太多博彩类信息,这背后的社会隐患显而易见。



18岁是英国的合法赌博年龄,但是在与足球有关的活动中,很多孩子会不可避免地接触与博彩有关的信息,比如球衣广告。英国足球俱乐部对于儿童版球衣并没有特别的外观设计,但是严格来说,未成年人是不允许穿带有博彩广告球衣的。西汉姆联在今年年初曾与赞助商有过谈判,希望为未满18岁球迷提供无博彩广告球衣,如果成行,这也会开创英超先例。至少这可以敦促俱乐部在与博彩赞助商谈判时,增加对未成年球迷群体的考虑。


对于博彩业的态度,政府往往起着决定性作用。上个月初,孔特领导的意大利新政府宣誓就职,这也标志着意大利民粹主义的崛起。民粹主义政党的每一次强势兴起,都推动了意大利进入新的政党政治和政治文化的转型期。而且这是一个极力反赌博的政府,意大利正处于完全禁止赌博广告的边缘,国内博彩业也面临着重要的十足路口。


新政府在今年早些时候就已经透露,赌博广告禁令会是立法重点之一,而且适用于所有形式的真实货币游戏和博彩活动的广告。也就是说,意大利所有媒体都不得刊登此类广告。此外,该禁令同样适用于博彩公司与其他实体企业之间签订的赞助协议,具体说来,足球俱乐部将不被允许与博彩类企业进行商业赞助合作。



7月2日,五星运动党领袖、副总理路易吉·迪马约(Luigi Di Maio)签署了赌博广告禁令,明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当然,新政府还是保留了缓和的余地,1月1日之前履行的广告合同依然可以按照原计划执行,这可能是政客们能做出的最大让步了。迪马约此前还曾表示,他将说服欧盟各国出台更为广泛的赌博广告限制措施。


意甲方面很快就表达了对这项禁令的极度担忧。该联盟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新规定会拉大意甲与欧洲其他顶级联赛之间的差距,并且给意大利足球俱乐部带来竞争上的劣势,甚至会影响到海外企业针对意大利球队的广告预算。意甲有超过一半的俱乐部都与博彩相关企业签订了赞助协议,联盟预计这项禁令讲给国库带来7亿欧元的损失。


代表赌博业不同领域的各个行业协会,包括足球俱乐部,都表示出对新禁令的失望。在一封写给迪马约的公开信中,意大利持牌赌博运营商LeoVegas董事总经理尼克拉斯·林达尔(Niklas Lindahl)就发出警告,广告禁令不会大幅减少有问题的赌博活动,因为这将导致非持有意大利牌照的赌博运营商广告激增,博彩黑市泛滥。他还鼓励联合政府对相关赌博法令做出修改。



有消息称,在意大利超过6000万的人口中吗,大约有100万人正在与赌博成瘾作斗争。迪马约认为,由于不同渠道大力推广各种博彩服务,这直接鼓励了人们过度赌博。但是林达尔引用了意大利国家统计局(ISTAT)2017年的一份报告予以回击,这份报告显示,尽管政府颁布了烟草广告禁令,然而意大利仍有1030万人吸烟。


他还坦言,由过度的广告宣传引起的赌博问题,需要得到国家立法机关和博彩行业管理机构的共同关注。利益相关者和立法者需要尽快走到谈判桌前,寻求一种不涉及完全禁止赌博广告的替代方案。


据意大利博彩监管机构的数据显示,博彩业在2016年创造的营业额高达961.42亿欧元,往前退回十年,这一数字仅有347.18亿欧元。另外,博彩广告禁令也会对意大利的广告业造成重创,有相关数据透露,仅仅在去年的第三季度,博彩业就贡献了4590万欧元的广告花费,而在此期间,并没有重大的体育赛事活动举行。设想一下,如果在世界杯年,这一数字肯定要大得多。



毫无疑问,在未来的赌博广告禁令时代,意大利受监管的博彩业注定会遭遇重创。2016年,在线博彩业创造的总价值为10.3亿欧元,这主要依赖于线上广告来吸引用户。意大利职业足球联赛也会是间接受害者,上赛季,意甲的整体经济形势出现好转,豪门球队在欧战上表现也可圈可点,倘若失去博彩赞助,一些中小俱乐部的财政收入会受到影响。这不利于意甲的整体复苏。


更重要的是,如果博彩黑市由此抬头,对职业联赛环境而言就是巨大隐患,相信没有人愿意看到意甲重蹈昔日覆辙。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登录后参与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