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博弈,阿布必须卖掉切尔西?
不论你是否是切尔西球迷,只要你关注足球,就一定听说过罗曼-阿布拉莫维奇的名字。
078162018-09-04 12:00     来源:球知社


这一次,阿布真的要跑路了?


2017年夏天,“李哥别停”堪称转会窗的第一热词。神秘的中国商人李勇鸿一掷千金,为多年积贫积弱的AC米兰一口气花掉了2.09亿欧元引援,并成为了入主球队首年投入最多的老板。而这个记录的前保持者不是别人,正是我们今天的主角罗曼-阿布拉莫维奇。


不论你是否是切尔西球迷,只要你关注足球,就一定听说过罗曼-阿布拉莫维奇的名字。15年间,这位石油大亨与切尔西一起获得了15座奖杯,将切尔西变成了一支雄霸英伦、欧洲闻名的劲旅。


2003年,阿布拉莫维奇收购切尔西。随即,他就为蓝军拥趸们送上了一份厚礼——接近1.7亿欧元的转会资金,以及达夫、马克莱莱、格伦-约翰逊的球星。甚至当时,他还考虑过罗纳尔迪尼奥、齐达内等名字。


而随后的15年中,阿布拉莫维奇也无时不刻的为着心爱的球队挥舞钞票。担任球队主席以来,阿布一共为切尔西投入了18.5亿英镑,投资总额甚至高过背靠石油土豪的曼城与巴黎,以及一向财大气粗的“西超”双雄皇马与巴萨。


这位俄罗斯寡头的到来,甚至改变了整个欧洲足球的玩法,2009年,为了避免切尔西受到财政公平法案的制裁,阿布直接大笔一挥,间接的将蓝军账面上的巨额债务变为了股份资产,以至于欧足联不得不在2012年推出补充规定,禁止所有者买断负债的行为。


但如今,这段缘分可能告一段落。


早在2018年6月,《泰晤士报》就传出了阿布计划出售切尔西的消息,称俄罗斯人计划在蓝军身上收回11.7亿英镑的资金。在同一时间,切尔西还停止了新球场项目,一时间引起了众多的猜测。


而后,《邮报》也证实了这一消息,并表示,英国首富、石油大亨雷德克里夫计划接手,另外也有中国买家感兴趣。但是,所有的求购都遭到了阿布的拒绝,相关的传闻也短暂的偃旗息鼓。可3个月之后,蓝军易主的传闻又再次甚嚣尘上,《泰晤士报》再次推出了独家报道。


而在新一轮的传言中,一个关键的迹象已经出现:阿布已聘请纽约银行Raine Group介入其中,这家银行曾多次参加足球俱乐部的转让交易,其中就包括将曼城13%的股权出售给了华人文化产业基金与中信资本的联合财团。


15年间,挥舞着卢布的阿布让切尔西不止一次走上了荣誉的巅峰,也赢得了蓝军球迷们广泛的爱戴。但如今,“罗曼王朝”似乎真的要接近尾声。


一桩足以载入足球史册的交易正在慢慢酝酿,而其背后的深刻原因,早已超出了足球之外。


情理之中?强如阿布如今也玩不动了


阿布给切尔西带来了巨大的变化,但与此同时,整个英格兰足坛也在发生巨大的转变。2003年,阿布以挑战者的身份来到伦敦。但是随着亚洲与中东资本的入局,曾经的挑战者,如今要主动或被迫的走上拳台,迎接别人的挑战。


在阿布手下,切尔西成为了英超的顶级豪门,但与此同时,切尔西的对手们也没有停下发展的脚步。曼联在商业上一枝独秀,曼城则背靠石油大树,热刺与利物浦依靠各自主帅迅速崛起,阿森纳虽然仍处于振荡期,但温格离任、埃梅里入主也体现了管理层的转变。


因此,从2016-17赛季开始,英超就出现了“四桃杀六士”的格局。曼市双雄、红蓝两军与北伦敦两强争夺四张欧冠门票。相比10年前,维持切尔西的地位对阿布来说无疑更加困难,需要更大的投入,才能适应全新的英超军备竞赛。


急剧膨胀的转会市场,更是加剧了阿布的困境。更大的投入意味着更高的潜在亏损,一旦在欧冠六进四大战中失败,潜在的损失就会成为现实。2015-16赛季蓝军无缘欧冠,导致了4000万英镑的损失。


经济与竞技的双重压力,已经让阿布意识到,英超不再是自己予取予求之地。


因此从2014年开始,阿布就逐渐收束对切尔西的投资。在阿布亲信格拉诺夫斯卡娅的管理下,曾经用金元风暴席卷欧洲的蓝军开始逐渐精打细算,转而奉行“避免引进30岁以上的老将”、“先卖人后买人”、“30岁以上球员一年一续约”等信条。


最有代表性的,就是传闻中格拉芙斯卡娅与功勋队长特里续约时的冲突:这位曾供职于西伯利亚石油公司的女强人直接在大英铁卫面前爆出粗口:“要么接受(一年的合同),要么就XX扔在那儿。”


近几年的转会大战中,切尔西也明显的收敛了锋芒。


斯通斯、卢卡库、博努奇、戈洛文等转会市场红人都曾经是切尔西的目标,但蓝军最终都放弃了竞价。2018年夏天的易帅风波中,切尔西也因为800万欧元的解约金迟迟无法敲定萨里,并至今与前主帅孔蒂存在经济纠纷。


而在关键球员的续约上,蓝军同样进展缓慢。


今年夏天,切尔西就遭遇库尔图瓦的逼宫,为了避免一年之后一无所获,不得不接受皇马3500万欧元的报价。另一位比利时球星阿扎尔的续约,至今同样悬而未决。此外,威廉、坎特、阿隆索等,也都被国外豪强盯上。


“无缘冠军”,一张纸难倒英雄汉


相比于初来乍到时的谈笑间一掷千金,如今的阿布面临着更多的困难。但实际上,这些困难也并不足以让阿布放弃他心爱的球队。阿布计划退出切尔西的更大原因,还是在足球之外。这位寡头计划退出切尔西的背后,是计划退出早已不欢迎他的英国。


2018年5月20日,切尔西1-0击败曼联,赢得了足总杯冠军。但是看台上,却少了那个蓝军球迷们熟悉而又敬仰的身影——他们的主席阿布拉莫维奇因为签证到期,无法入境英国为球队助威。直到足总杯决赛开打,英国政府都未对阿布延期签证的申请予以回复。


虽然英国政府并没有正式拒绝阿布的申请,但是此次“审批”的时间大大大超过以往,不欢迎之意昭然若揭。这并非是英国对于阿布,这位在英国投资无数卢布的石油寡头有意见,而是源于英国与俄罗斯之间的全面交恶。


从2018年3月开始,英国与俄罗斯就不断爆发外交冲突。


3月,英国宣布驱逐23名俄罗斯外交官,并暂停正在筹划中的所有英俄高层双边活动。这次驱逐俄罗斯外交官,也是英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驱逐行动。4月,英国又在联合国安理会上发难,状告俄罗斯总统普京参与化学武器计划。


两国之间的矛盾,同样扩大到了足球上。


3月14日,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就早早宣布,将不会有任何王室代表和内阁大臣出席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鲍里斯-约翰逊等一些政治人物甚至表示,英格兰国家队也应该退出俄罗斯世界杯,以表示对俄罗斯的抗议。所幸在国际足联的约束,与英国足球界的抗议下,政客们的疯狂想法并没有被实现。


因此在英俄交恶的背景下,阿布自然成为了不受英国欢迎的人。


最终迫不得已,阿布不得不转换了自己的国籍。阿布的父亲是一位出生在立陶宛的犹太人,根据以色列的《回归法》,凡犹太人及犹太人生下的孩子,都可以加入以色列国籍,而英国,又恰恰对以色列免签。


此外,以色列还规定,如果对当地犹太社区有贡献,加入以色列国籍的速度会更快。而恰好,阿布长期担任俄罗斯犹太社团联盟的董事会主席,累计已经为俄罗斯犹太人捐赠超过5亿美元。因此,阿布迅速的获得了以色列护照,摆脱了签证难题。


但他的麻烦,还远没有结束。


斯克里帕尔毒杀案,一场悲剧还是丑剧?


英国与俄罗斯之间的外交关系从来就不算好,双方在叙利亚、乌克兰等问题上多有龃龉。但英国如此大张旗鼓的表达对俄罗斯的不满,在近年来还是第一次。而这一次大规模外交风波的导火索,则是发生于2018年3月4日的斯克里帕尔毒杀案。


2018年3月4日,前俄罗斯上校谢尔盖-斯克里帕尔和其女儿尤利娅被发现倒在英格兰威尔特郡索尔兹伯里一处购物中心的长椅上不省人事,经诊断两人神经毒剂中毒。随后二人被送进加护病房,初时病情危急,不过治疗后已先后苏醒并康复出院。


此外,毒杀案过后的同月12日,一名流亡英国的俄罗斯商人尼古拉-格卢什科夫在伦敦家中离奇身亡,但尚未有证据显示与这起毒杀案有关。


在随后的调查中,英国将矛头全面指向了俄罗斯。英国首相特蕾莎-梅表示,袭击者使用的神经毒剂名叫“诺维乔克”,最早由俄罗斯研发。随即,英美两国就对俄罗斯发动了全面的抵制,甚至在安理会上控诉俄罗斯普京,指责其参与化武行动。


在英国政府的宣传下,英国民间的反俄情绪也随之高涨。一些英国专家同样利用世界杯借题发挥,声称“英格兰队应该自备瓶装水与刷牙水,以免遭遇俄罗斯人的毒害。”英保守党议员汤姆-图根哈特呼吁,“世界杯居然在一个把谋杀当做政治工具的国家举办,这还得了?”


对于死里逃生的斯克里帕尔父女来说,这场毒杀是一次悲剧。但是各方政治势力的卷入,却也将此事变成了一幕令人匪夷所思的丑剧。在英国政府的报告中,言之凿凿的声称俄罗斯是背后的凶手,但是细究起来,相关的指控很难站住脚。


斯克里帕尔是一名曾经效力于俄罗斯军队的军官,2006年,其因为“为英国军情六处刺探情报”的罪名而被捕。但是在2010年,美国与俄罗斯达成了间谍交换协议,斯克里帕尔得以自由,并从此携家人流亡英国。


抓获4年之后放虎归山,但是8年之后却又“后知后觉”的将其“毒杀”,这件事显然有悖于正常的逻辑。英国政府的指控归根结底,是一条逻辑混乱的循环论证:因为毒剂在前苏联研发,所以俄罗斯是背后的凶手。这种强行联系的本事,堪比《赤壁》中那句“因为生长在荆楚之地,所以名字就叫做萌萌”。


在英国频频发难的同时,俄罗斯也不断在外交上反制。


一方面,俄罗斯对等的采取报复行动,驱逐西方国家的外交官。另一方面,俄罗斯与英美大打舆论战,要求英美出示有关俄罗斯参与毒杀案的实际证据,并指责英国未能保护好在英的俄罗斯公民。


而在俄罗斯自己的调查中,同样发掘出了很多不利于英国的证据。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表示,涉事毒剂并非“诺维乔克”,而是一种名为“毕兹”的军用失能剂。但是这种失能剂并非俄罗斯的产品,而是曾在美国、英国等北约国家广泛制造,曾经被使用在越南战争中。


俄罗斯方面还表示,斯克里帕尔中毒的症状也与“诺维乔克”的效果不符,过往,大量摄入“诺维乔克”的人会直接死亡,来不及送医抢救。此外,“诺维乔克”是一种高挥发性的毒剂,并不可能如英国所说,在几星期之后还能找到残留。


一些中立人士也认为存在俄罗斯之外的其他元凶,美国生化武器专家艾米-史密森就表示,上世纪末苏联解体时,东欧及苏联的情况相当混乱,大量武器技术外流到军火商与恐怖组织手中。这份毒剂同样可能遭遇盗窃,并用于犯罪中。


大国斗法,众人皆是刍狗


一场刑事案件的调查,最终变成了一次英美与俄罗斯的全面外交冲突。无休止的争吵,最终以双方互不相让、自说自话而终结。斯克里帕尔父女,实际上仅仅是大国之间斗法的借口与幌子。


对照同期俄罗斯国内的情况,不难发现一些端倪。


现任俄罗斯总统普京因为强硬的反西方立场,一直是英美的眼中钉、肉中刺。今年恰好是俄罗斯大选年,而斯克里帕尔中毒事件,恰好就在大选(2018年3月18日)不到一个星期之前爆发。英美大肆炒作毒杀案的目的之一,就是在俄罗斯大选之前干扰社会舆论,影响普京的连任。


当然,英国不可能指望一名俄罗斯“叛国者”的死亡,就能改变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拥护。但是不放过每一个抹黑普京的机会,早已是英美政府的“标准动作”。英国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甚至声称,是“普京亲自下令在英国街头使用毒剂”。


俄罗斯世界杯也是英美政客们的目标。


10年之前的北京奥运前夕,有大量受到外部势力支持的不法之徒在国外活动,宣传分裂主义,甚至抢夺奥运圣火、阻挠火炬传递。10年之后,英美同样对俄罗斯如法炮制,只不过这次的主角换成了斯克里帕尔父女。


英国主导的这场闹剧,也是其外交策略的延续。


长期以来,英国都奉行“离岸平衡手”的策略。历史上,英国多次诱使欧陆各国彼此争夺,自己则仗着英吉利海峡置身事外。一边消耗着欧陆各国的国力,一边大发战争财,从而维护自己在欧洲的地位。“铁血宰相”俾斯麦有言:“英国的政策从来就在于在欧洲寻找肯用自己的身躯维护英国利益的傻瓜。”


而这一次的俄罗斯大选,又使得这只“手”蠢蠢欲动。自2014年乌克兰危机,普京吞并克里米亚以来,欧俄关系就急转直下,开始了新一轮的对峙。与此同时,欧洲开始了对俄罗斯的全面制裁,希望俄罗斯能够让步。


但令西方各国失望的是,他们的制裁并没有取得太大的效果。一方面,普京利用强力统治激起了俄罗斯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俄罗斯民众并没有如西方预想中怪罪普京,反而更紧密的团结在普京周围共克时艰。另一方面,俄罗斯也收获了中国等盟友的帮助。四年下来,俄罗斯与普京不仅没有崩溃,反而在乌克兰、叙利亚等问题上节节胜利。


常年的制裁,让欧洲各国也损失很大。欧洲的能源供应很大程度上都依赖于向俄罗斯进口,制裁俄罗斯,意味着也要遭遇俄罗斯的报复。欧俄关系的愈发恶劣,也意味着双方爆发冲突的可能越来越大。为了在军事上防备俄罗斯,又是一笔巨大的开销。


因此随着普京连任,不少欧洲国家已经开始考虑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毕竟过去4年都没有打倒这位强人,再对抗6年也可能是徒劳无功。在斯克里帕尔中毒事件中,就有很多欧洲国家保持了中立与克制。奥地利与卢森堡都公开表示,不会贸然驱逐俄罗斯外交官。


欧俄和解,对英国显然是不利的。因此在普京连任俄罗斯总统的前夕,英国大肆宣扬间谍案,不仅仅是给俄罗斯脸色看,也是逼着欧洲各国选边站队。当对俄和解的弊端,因英国的表态而骤然增加后,关于这利弊得失该如何权衡,就很明显了。


英国挑拨俄罗斯与欧洲之间的关系,还有另外一大目的,就是即将到来的脱欧谈判。2016年,英国通过公投,决定退出欧盟,首相卡梅伦随之辞职,为继任者特蕾莎-梅留下了一个外交困局。


退出欧盟虽然能够摆脱欧洲的负面影响,避免欧洲经济下行影响到英伦三岛;但是脱欧的代价也相当大,与70多个国家的贸易协定,都将随着英国正式脱欧而作废。英国上议院警告称,英国脱欧有可能导致农产品价格飞涨,很多居民会连奶酪都吃不起。


公投的结果难以推翻,但是脱欧的代价也难以承受。因此,英国必须早早积累筹码,好在谈判中攫取更大的利益。借助间谍案,英国逼迫欧陆各国选边站队,加剧欧俄对抗。为了与俄罗斯对抗,欧洲各国就势必会有求于英国,英国就可以借此,在脱欧谈判中取得更大的主动。


曾经狡兔三窟,如今四面楚歌


回到我们的主人公阿布拉莫维奇,在足球世界,他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富商巨贾;但是在大国政治之间,他也只能无奈的成为一粒棋子。在英国与俄罗斯的对抗中,他也不可避免的成为了卷入其中的一部分。


2018年1月31日,英国《不明财产法案》生效。根据这项法律,英国政府有权利要求可能从非法活动中获利的人证明其收入来源合法,受到这项法案管辖的不仅有英国本土的公民,同样包括阿布等住在英国的外国人,英国政府甚至有权利没收这些财富。


执政之初,普京对寡头们采用铁腕政策,不少人被迫流亡,或者将自己的财产转移到海外。而英国,就是他们的主要目的地之一。一定程度上,这些人也是英国反俄政策的主要推手。仅英国保守党一党,就在去年接受了俄罗斯富豪们300万英镑的政治献金。


但天有不测风云,随着英国与俄罗斯交恶,又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了富豪们的头顶。迫于形势,一些流亡者已经秘密联系了俄罗斯政府,表示他们希望回国,为此愿意接受普京巨额的罚款。


俄罗斯政府的消息人士表示,这些流亡者的底线可能更低,他们宁可在俄罗斯坐上几年监狱,也不愿意被英国政府“抄家”,失去毕生财富。俄罗斯总统全权代表蒂托夫表示,至少10名流亡富豪表示愿意回国。


同样,与俄罗斯政府关系不错的阿布也面临着麻烦。阿布曾经重金支持过叶利钦与普京两代俄罗斯领导人,因此,英国官方怀疑阿布可能会为俄罗斯政府提供渠道,帮助俄罗斯周转资金,以摆脱经济制裁。


因此,《不明财产法案》同样也在打击阿布。前文中阿布签证无法延期,就是受到了这项法案的影响。阿布进出英国使用的是投资签证,但是英国政府对其资金的合法性“表示怀疑”,于是拒绝了其延长签证的申请。


而一旦英国政府真的深入调查的话,阿布可能也很难招架。1995年,阿布与合作伙伴别列佐夫斯基盘下了西伯利亚石油公司49%的股份,并通过一系列手段,在2年后获得了余下的51%。在别列佐夫斯基倒台之后,阿布彻底控制了这家公司,并成为了俄罗斯最富有的人。


但是这一过程,有很大的非法成分。除了俄罗斯税务部门的指控之外,阿布自己的律师更是在2012年亲口“实锤”自己的前老板存在非法行为。一旦英国对阿布动用《不明财产法案》的话,那阿布大部分的财产都属于“非法所得”,其中,也包括他收购的切尔西俱乐部。


剪不断,理还乱


外交上,英国与俄罗斯长期势不两立,但现实中,俄罗斯的资本早就渗透到了英国的各个角落。根据统计,英国20%的豪宅,都归俄罗斯富豪们所有。英国历史上最贵的豪宅“公园广场”,也是在2011年被一位俄罗斯匿名买家砸出了高价。


英国有着高水平的教育,伦敦则是世界经济的中心之一,因此大量俄罗斯富豪都愿意将子女送往英国留学,也愿意在英国进行投资。此外,英国有着浓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对俄罗斯富豪们来说,在英国投资,可以迅速的融入西方上流社会,摆脱自己“New Money”的身份。


同样,足球界也充满了西伯利亚的凛冽空气。除了阿布以外,阿里舍尔-奥斯曼诺夫拥有阿森纳30%的股权;伯恩茅斯则在2011年被石化大亨马克西姆-杰明收购;低级别联赛的朴茨茅斯也拥有俄罗斯金主。


很多赞助协议的背后,也有俄罗斯金主的身影。乌斯曼诺夫与埃弗顿老板莫西里过从甚密,前者的USM公司冠名了太妃糖的训练场。俄罗斯航空则是曼联的官方航空公司,俄罗斯天然气(GAZPRO)则是切尔西与欧冠联赛的赞助商。


在竞技、竞技与政治的多重压力下,阿布很可能断尾求生,做出出售切尔西的决定。


而这位寡头的抉择,也势必会起到示范效应。不久前,另一位俄罗斯富豪乌斯曼诺夫,就计划将手中全部的阿森纳股份出售给克伦克。同时,来自于俄罗斯的赞助与投资也会凋零殆尽。


15年前,阿布带着大把卢布到来,改变了英超乃至欧洲足坛的格局;而15年后,这位富豪的离开,同样意味着一场撼动整个足球世界的地震。


本文转载自球知社,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大国博弈,阿布必须卖掉切尔西?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