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灯︰红黄牌的由来
对于当下许多看足球比赛的人们来说,没有红黄牌的足球是难以想像。
0211072018-10-08 08:30     来源:虎扑翻译 文/James Martin 译kimwong888


对于当下许多看足球比赛的人们来说,没有红黄牌的足球是难以想像。球迷根据球员得的卡牌颜色来区分他们违规的严重性,博彩商会为比赛里第一位吃黄牌或红牌的球员开盘。或许令人略感意外,这种出示黄红牌的制度不过只有不足50年的历史。


追溯足球里的纪律处分制度,要进一步推前许多,正是我们当今认识的足球初试啼声的时候。任何制式化的体育运动都必须要有规则,违规就会受惩罚。中世纪的“暴徒式足球”只有简短规定,除了也叫足球,与现代足球的共通点并不多。在那时,参赛人数并没有限制,一群人都在试图把一个猪膀胱﹙译注:当时的足球用猪膀胱制成外膜﹚踢进一端划定为球门的地方。


根据一些记载,那时的足球,除了谋杀及杀人,任何行为都是允许的。正式的规则定制直至19世纪中期才开始出现。在1863年,新成立的英格兰足总将各种规例统合成一部法典,并采纳它作为官方的球例。一般。这被视为是现代足球的诞生。


至于卡牌本身,出乎意料,是近期的产物。足球比赛规则诞生之初,已有警告及驱赶出场的罚则,但直到107年后的1970年世界杯,才在开始在正式比赛上出现这些颜色的卡牌,英格兰则在又六年之后才引入这个机制。


在此前,裁判只能通过口头及肢体语言,直接向球员表达他们的意思。这在国际场合上导致一些问题的出现,裁判往往要诉诸夸张的动作,才能克服语言障碍,但看过麦克-迪克按照“得利原则”执法的人们都知道,用动作去示意裁决的做法至今仍然通行。大致上,没有象征判罚轻重程度的视觉效果并不是一个问题。


既然如此,为何现今常见的卡牌最终被纳入足球的基础体制里呢?一如既往,争端是创新改革的契机。1966年世界杯令人印象最深的,是英格兰唯一一次在大赛上大获成功,但这届赛事的影响力不止于此。在1/4决赛面对阿根廷的那支英格兰及两个个别事件,引发了一场影响足球的改革。


在那两次争议里,较著名的一次是阿根廷队长安东尼奥-拉丁被罚下。暴徒式足球尊崇的基因在这位踢法凶狠的5号球员身上一览无遗。时至今天,他好勇斗狠的特性仍然令他得以被博卡青年推崇为名宿。


因此,主裁判鲁道夫-克赖特林把他驱逐出场似乎并不会令人意外,但他被罚下并不是源自铲球或参与殴斗。事实上,根本就看不出来这是怎么一回事。赛后报告指出,拉丁是因为“对裁判施加‘语言暴力’而被罚下”。不过,那位德国籍裁判不说西班牙语,他做了一个嫌弃的表情,就把拉丁赶了出去。


也许可以理解的是,拉丁不认为自己被罚下。在这届赛事的裁判负责人肯-阿斯顿的协助下,拉丁才得知克赖特林已经把自己罚下了。他拒绝离场。最后要出动警察,才把他带离,但他并没有就此平息下来,他在为英女皇而特设的红地毯上坐了下来,又在离开的时候皱褶一面英格兰的旗帜,以表蔑视到底。


这是当天的头条新闻,但事实上,在卡牌机制诞生的话题里,这却是较少被提及的一个。拉丁在初时不知道自己被罚下,他在最后获悉的时候显然非常不满,但即使他立即就知道这个判罚,结果也不会有所转变。


与此相比,这场比赛的另一个争议直到30年后仍未得到解决。查尔顿兄弟在当时代表英格兰上阵,杰克-查尔顿在球门口与人口角,博比-查尔顿替他出头,向克赖特林说项,裁判在表面上并没有向两人作出记名警告。查尔顿兄弟当然也没有为意,直到翌日的报纸提到两人被记名警告,主帅阿尔夫-拉姆塞不得不向国际足联求证。


国际足联的回应似乎并未令此事告一段落。直至1997年,博比-查尔顿对于这件事依然念念不忘。这可以理解。除了这一次,博比-查尔顿在职业生涯只有一次被记名警告,而且那位裁判已经承认那是误判并致歉,所以,难以责怪他追求完美的纪录而试图抹去这个唯一的瑕疵。不过,当英格兰在1998年再次碰上阿根廷的时候,国际足联趁机指出他们已因应查尔顿的要求翻查纪录,确认了查尔顿兄弟二人都被克赖特林记名警告。


试图劝说拉丁离场的肯-阿斯顿在此前目睹了这些糟糕事件的发生,不想让类似的情况重演。阿斯顿本身也是一位享负盛名的裁判,退役之前最后一场执法的比赛是1963年足总杯决赛。在一年前,他得以执法1962年世界杯的揭幕战,并表现出高水平的业务能力,令接下来智利对意大利的比赛亦交给他来执法。


这并非什么特别值得欣慰的事情,他自己在后来形容执法这场被称为“圣地亚哥战役”的比赛犹如“在军事演习里当裁判”。赛前,有智利的报纸报道,意大利人一直“质疑智利妇女的美貌和道德价值”,令气氛骤然紧张,双方均视这场比赛是“捍卫荣誉的战争”。阿斯顿制止了双方无数次的殴斗、罚下了两位意大利球员,又要与武警紧密合作,确保比赛得以顺利完成。面对如此剑张弩拔的情况,他的处理手法获得高度的表扬。


阿斯顿在足坛累积的尊崇地位,令他被委任为1966年世界杯裁判事务的负责人,他在后来的创意更把他的影响力延伸到他的职业生涯结束之后。事缘是他正在沉思如何避免近期目睹过的那些事件重演,无意中看到肯辛顿路上的交通灯,于是就有了这样的主意︰黄色是表示“你要小心”、红色是“你下去吧,不要再踢了”。办法虽简单,但妙不可言,语言障碍及判决沟通不畅的问题,一下子得到解决。


足球往往都是墨守成规,但即使是监管机构都难以抗拒这个概念。国际足联在之后一届的1970年世界杯试验了这个方案,成效卓著。尽管英格兰足总拖了六年才采纳,但最后全世界的球迷都视之为是足球的重要部分。故事还未就此完结。


卡牌的使用持续了不到五年后,英格兰当局认为红牌导致裁判把球员罚下去的“判罚场面展示”越来越多。根据1981年1月足总理事会的一个决议,性质较严重的红牌不再在本地比赛里出现。令人诧异的是,直到1987年,碍于国际足联理事会的坚持,红牌才得以重新在英格兰应用。因此,从视频片段可以看到,1985年埃弗顿对曼联的足总杯决赛里,裁判只是记下凯文-莫兰的名字,然后示意请他离场,并没有掏出红牌。这是首次有球员在足总杯决赛里被罚下。在当时,我们当今所知的红黄牌在足球里只不过有大约30年的历史。


当阿斯顿看到那些交通灯的时候,他并不知道自己的主意会彻底改变他热爱的足球运动的面貌;拉丁也意想不到,他坐在英女皇的地毯上抗议,会促进比赛判决的清晰和透明度、减少裁判一个狰狞表情就把球员罚下的场面发生。足球犹如人生,它的进步,也可以通过奇怪及出乎意料的方式达到。


本文转载自虎扑翻译,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交通灯︰红黄牌的由来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