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陵兰,冰雪之岛的足球梦想
一个世界上最大的、四分之三终年被冰雪覆盖的神秘岛屿,尽管岛上的人长时间面对极端的自然条件,他们依旧执着地追寻着自己的足球梦想。冰山、鲸鱼、足球组成了这个岛最美丽的风景线。
0201092018-10-21 14:00     来源:虎扑 文/linsqzr


一个世界上最大的、四分之三终年被冰雪覆盖的神秘岛屿,尽管岛上的人长时间面对极端的自然条件,他们依旧执着地追寻着自己的足球梦想。冰山、鲸鱼、足球组成了这个岛最美丽的风景线。


格陵兰(Greenland)是世界第一大岛,是丹麦王国下面的一个自治地区。他的绝大部分领土都位于北极圈内,由于地图的投影误差,让格陵兰岛看起来非常大,其实格陵兰的面积大致为1.3个新疆,与沙特相仿。


格陵兰岛的原住民是因纽特人,因纽特人是一群居住在寒带,长着东方面孔的人,在数千年前穿越当时的白令海陆桥从亚洲来到北美,他们中的一部分最终定居在格陵兰,成为这里的土著。


公元986年,一群挪威人和冰岛人率领的船队来到了格陵兰,并在岛上建立了定居点。如果将欧洲人第一次来到北美视为发现新大陆的话,那么北欧人才是创造历史的那群人。定居格陵兰的人们希望能够欺骗更多的移民前来,便将这个四分之三终日被冰雪覆盖的岛屿命名为格陵兰,意为绿色之地。但是直到今天他的人口也仅仅只有不到5.6万人。


公元14世纪,格陵兰成为了挪威的殖民地,因而成为了由挪威-丹麦-瑞典三国组成的卡尔马联盟(Kalmar Union)的一部分,联盟瓦解之后,格陵兰随即成为了丹麦-挪威共主邦联的殖民地。但是不久之后北欧人却渐渐从这座岛屿上消失了,原因众说纷纭,可能是气候变化导致食物匮乏,也可能是海盗频繁光顾和原住民的反抗让殖民者无以为继,也可能是岛上缺少有价值的物产让殖民者放弃了他。


只有丹麦政府对这座荒凉的岛屿念念不忘,·在挪威人离开之后,丹麦经常会派遣船队去考察和探索格陵兰。1814年,丹麦-挪威共主邦联解体,丹麦随即宣称了对格陵兰的主权,1933年,通过国联的裁定,丹麦正式拥有了对格陵兰的主权。


二战之后,随着去殖民化的浪潮,格陵兰也走上了自治之路,他们成为了与欧洲丹麦相同地位的一个自治区,与欧洲区丹麦,法罗群岛一起组成了丹麦王国。格陵兰拥有高度的自治权,尽管丹麦是欧盟成员,但是格陵兰却早在1982年便公投退出了欧盟的前身——欧共体,足可见格陵兰的自治程度之高。


但是格陵兰的独立意愿却并不高,因为他们的的经济自主能力很弱,唯一值得一提的产业便是渔业,占据了全岛90%的出口分额,格陵兰政府的公共开支超过一半都要依赖丹麦的拨款。二战期间,丹麦被德国占领,切断了与格陵兰的联系,导致格陵兰过了一段艰苦的日子,必须依靠出售矿产维持。因此大部分格陵兰人并不希望独立。


足球是格陵兰最受欢迎的两项球类运动之一,相比于室内运动手球,在室外进行的足球运动受天气影响更大,发展也更加艰难。


格陵兰的极端天气让他们寸草不生,一直以来,格陵兰人只能在沙石球场上踢球,坚硬而又坑洼的场地让受伤非常普遍,他们被迫戴上厚重的手套和绑腿来保护自己,此外他们还必须面对时刻扬起的尘土。而极端的天气导致能够进行赛事的窗口非常小,每年仅有五月底到九月中旬可以进行比赛。不过这并不能浇灭格陵兰人的足球热情。


格陵兰足协在1971年成立,而早在1954年,格陵兰足球锦标赛(Greenlandic Football Championship)就已经开战了,由球员自发成立的第一届联赛最终有22支球队参加。由格陵兰极低的人口密度导致交通极度不变,城镇之间连道路也不通。比赛被划分为数个区域,决出分区冠军后再进行决赛。第一届格陵兰足球锦标赛花费了整整2年的时间,最终在决赛中,首都球队努克IL(Nuuk Idraetslag)17比1击败了来自伊卢利萨特(Ilulissat)的内格努夸克(Nagdlunguaq-48),成为了格陵兰第一个全岛冠军。


随后,格陵兰锦标赛断断续续的进行,在格陵兰足协成立后划归足协管理,经过半个世纪的发展,又有了可口可乐的冠名,但是格陵兰足球依旧捉襟见肘。2018年的可口可乐格陵兰锦标赛,四个地区联赛脱颖而出的10支最强队伍齐聚首都努克争夺最后的总冠军,为了节约成本,也为了避免耽误球员们的本职工作,决赛被迫以一天一场的超高密度进行,仅仅一周时间,这个代表格陵兰最高水平的足球赛事就偃旗息鼓,悄无声息的落下帷幕。


没有工资,没有装备,连路费也要自掏腰包,糟糕的沙石球场,能够支持格陵兰球员的唯有热爱了,很多遥远地区的球队仅仅是辗转前往比赛地就需要一周的时间了,但是对格陵兰人来说都不算什么,比赛时,不少球员会选择辞掉工作,去享受一段仅仅三周的奇妙旅程,然后再回到家乡重新找工作。


格陵兰足协至今未加入国际足联,他们只能参加为数不多的一些国际比赛。尽管格陵兰人非常热爱足球,但是受制于客观条件,格陵兰代表队很难有出色的战绩。


1980年,在格陵兰足协的推动下,一项名为格陵兰杯(Greenland Cup)的国际赛事杯创立,第一届比赛在冰岛举行,格陵兰也第一次组建代表队,也再次上演了他的国际赛首秀。他们先是0-6负于法罗群岛,然后再以1-4败给冰岛,作为主办者只能叨陪末座。5年时间格陵兰杯一共举办了三届,格陵兰一平五负未尝胜绩。随着法罗群岛在1988年也加入了国际足联,同冰岛一样对于和格陵兰的比赛不再感兴趣,这项赛事也没有再举办。


岛屿运动会是一项由国际岛屿运动总会举办的运动会,两年一届,参赛者主要是欧美的一些岛屿自治区从1989年开始,格陵兰队开始参加岛屿运动会足球赛,他们的最好成绩是亚军。这项赛事的参赛队水平层次不齐,格陵兰队在赛事中曾经多次遇到过国际足联的成员队,包括法罗群岛,直布罗陀和百慕大,但是无一例外都以失利告终。


毫无疑问格陵兰足球的现状并不乐观,他们希望做出改变,而加入国际足联可能是最好的一个途径,如果成功他们将拿到可观的扶持基金来支持足球发展,格陵兰的代表队和俱乐部也将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影响格陵兰入世的一大障碍是他们缺少一块符合国际足联标准的足球场。


这块位于伊卢利萨特的球场举办了多届格陵兰足球锦标赛,毫无疑问他不符合国际足联标准。


在文化上,格陵兰无异更接近欧洲,但是在直布罗陀篇中也有提到,2002年欧足联出台的决议规定今后加入欧足联的国家必须是完全独立的,直布罗陀搭上了旧规则的末班车,格陵兰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只能寄希望于欧足联什么时候突然改变主意了。


格陵兰手球协会是泛美手球联合会的成员,也是美洲地区的劲旅,他们两夺泛美锦标赛的季军,三度杀入手球世锦赛,并且曾在手球世锦赛上击败澳大利亚和美国。而从地理角度来看格陵兰属于北美,因而追随手球协会的步伐脱欧入美也未尝不是坏事。


丹麦足协决定将支持格陵兰足协在2020年加入国际足联,计划的第一步是改造球场,2010年9月,在丹麦足协和国际足联发展基金的支持下,耗资50万美元的卡科尔托克球场(Qaqortoq Stadium)改造完成,成为格陵兰第一座人工草皮球场,在随后的几年,这样的球场在格陵兰越来越普遍。


格陵兰人酝酿着一个更加宏伟的计划,一个真正符合国际足联标准的球场。2016年,一个在努克建造新的国家体育场的计划被正式提出,这座名为北极体育场(Arktisk Stadion)的现代化球场将拥有2000个坐席,并且能够完全封闭,而且配备地热设备,周边也将修建酒店等设施来接待做客球队。这个预计花费8300万丹麦克朗(约合1300万美元)的球场预计在2020年完工,这将让格陵兰加入国际足联的困难变得小得多。当然,格陵兰人首先需要解决资金的问题。(保守估计会和直布罗陀的欧洲之角体育场一样顺利流产)


出生于格陵兰的门将安德斯-卡森(Anders Cartsen)在丹麦联赛奥胡斯(AGF Aarhus)度过了并不成功青训生涯,他仅仅为球队出场一次,2008年,卡森回归格陵兰,并且夺得格陵兰锦标赛最佳门将的称号。卡森是不幸的,他成为了青训体系中被淘汰的众多球员中的一个,但是他又是幸运的,绝大部分格陵兰球员并没有接受职业队训练的机会。与其改变困难重重的格陵兰联赛,不如抱紧丹麦这条大腿,让职业联赛来到格陵兰,事实上格陵兰组队参加丹麦超级联赛的传闻也一直没有中断。这个看似简单的提案依旧是困难重重。


尽管困难重重,而且可能永远不会成功,但是格陵兰足球一直在路上。


本文转载自虎扑翻译,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格陵兰 冰雪之岛的足球梦想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