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众20年变形记:一生敌不过腾讯,最后底牌是电竞
“联众还没倒闭呢?”同样的疑问放到2014年,联众的答案是赴港上市。如今,联众的答案是电竞出海。
01423422019-01-28 10:00     来源:预言家游报 文/马骁


禹唐体育注:

在刚过去不久的2018年,联众世界遭遇20年来最大危机。


2018年5月,网游平台开设赌场案中联众世界36人被抓,涉赌资金达3.35亿元。随后德扑在国内全面封禁,损失了最大现金流业务的联众,市值从巅峰期70亿元蒸发到7亿元。


把时钟拨回到15年前,中国最大的游戏公司不是腾讯也不是网易,而是联众世界。橡胶厂出身的联众在2003年凭借棋牌游戏成为了拥有2亿用户的世界最大的休闲游戏平台。


线上棋牌游戏遭遇腾讯超车,又错过了网游蓝海,联众在网游占市场主导的几年里并不好过。2010年,切掉网游预算,重回棋牌让联众起死回生。


“联众还没倒闭呢?”同样的疑问放到2014年,联众的答案是赴港上市。如今,联众的答案是电竞出海。


从橡胶厂到游戏老大,却敌不过腾讯阻击


1993年,杭州橡胶总厂电脑室,26岁的鲍岳桥敲出中国首个反编译软件UCDOS,红遍大江南北。


成名的鲍岳桥北上,跑到首都要圆自己的“电脑梦”。因为喜欢下围棋1998年鲍岳桥与简晶、王建华借了50万创建了联众。


与马化腾一样,鲍岳桥也曾一个人注册3个ID陪用户下棋维持日活。到1998年底,联众注册用户突破了1000人。


创立联众仅1年后,鲍岳桥三人就把当初的50万翻了一倍。联众世界以500万元将79%的股权卖给了中公网,谈判时鲍岳桥还不知道怎么说服对方相信联众能赚钱。


但到了2002年,联众给后来的控股方海虹控股贡献了9388万元中的七成利润。


2003年,联众已经占据了游戏市场约85%的份额,注册用户超过2亿,月活用户达到1500万,成为世界最大的休闲游戏平台。


刚刚登上王者宝座,联众就遭遇了腾讯的阻击,在与日后互联网霸主的对抗中,联众并未挣扎太久。


2003年8月,腾讯QQ游戏第一个公开测试版本正式发布。江湖传言的一个说法是鲍岳桥觉得这个一般,但实际上鲍岳桥看到这个联众游戏的翻版十分焦虑,曾亲赴深圳与马化腾探讨合作。


Tony并未给鲍岳桥机会。


短短一年时间,腾讯通过自己的社交海量的用户将联众赶下了中国第一休闲游戏门户的宝座。2006年第三季度,腾讯“QQ游戏”门户小型网络休闲游戏最高同时在线人数已经达到256万,当时联众同时在线为50万人。联众似乎败局已定。


联众并不是输给腾讯的社交优势和抄袭模式,鲍岳桥亲口承认承认联众忽视了大型网游的机会。连马化腾都曾经问他:“为什么不做网游?”


2001年盛大旗下运营的《传奇》开始风靡,RPG网游崛起,抢占了联众的棋牌游戏用户时间。


联众另一创始人简晶在2000年就曾提出了网络游戏的思路。但由于联众大股东海虹运作网游公司亚联,对于联众的网游提议无动于衷。


失落的简晶和王建华在2003年先后离职,2006年鲍岳桥退出,转型做投资人后仍对腾讯的压制心有不甘,他的投资原则有两点:1. 只做腾讯不会做、不能做的项目 2. 不投游戏。


借棋牌赛事重回巅峰,因德扑陷入末日


虽然鲍岳桥不愿再碰游戏,但联众曾想借助韩国公司NHN的力量,抓住大型网游机遇。


2004年,NHN以1亿美元收购联众50%股权。


当初参与交易的联众CEO伍国樑想不到,NHN并不想帮联众开拓网游市场,而是想让自身在日韩的棋牌业务Hangame替代联众,成为亚洲棋牌老大。


此外,NHN开发游戏的界面的付费习惯太韩式,与国人喜好不符。到2009年,联众开始亏损。2010年,NHN退出中国市场。


提起这段经历,杨庆说,“互联网有太多失败,联众的机会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抢回来的”。


随后联众通过管理层收购,抢回原两大股东海虹、NHN所持有的股份,这笔交易涉及金额在5000万美元左右,与6年前相比缩水一半,此时联众在游戏领域份额已经不足1%。


从IBM大中华区高管位置来到联众后,杨庆担任公司联席CEO提出回归棋牌,同时大力布局棋牌赛事。


联众有很强的赛事基因,早在1998年,联众直播了“中韩围棋天元战”焦点战,吸引了大幅棋牌用户。棋圣聂卫平从那时起成为联众忠实用户。


2001年,联众拿出10万美元举办了象棋界最大的赛事,象棋特级国际大师蒋川借此组建了“宇宙联盟”的象棋战队。


自办赛事、邀请大师入驻,号召组建战队,这么看来联众其实是最早参透电竞玩法的游戏厂商,联众举办的赛事体量也越来越大。


2014年10月,联众把“桥牌奥运会”世界桥牌综合锦标赛(WBSC)首次从欧美带到中国三亚,并在央视播放。2016年,联众的第一届世界网络桥牌冠军赛,吸引了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上阵参赛。


美国三大棋牌赛事之一的WPT(世界扑克巡回赛)在2012年就被联众带入中国,2015年,联众更是以3500万美元(约2.2亿元)的价格收购了WPT,并获得了在三亚办WPT的权限直到2022年。


通过各种赛事,联众从用户专业度上进行突破,先拿下高端用户,再逐步下沉,收回普通用户,重建自己的棋牌帝国。


2014年6月的最后一天,联众以棋牌老大的位置赴港上市。


经历了这些波折,一头长发的联众执行董事兼联席行政总裁伍国樑,发言几度破音,情绪久久不能平复。


杨庆则说道:“联众曾有那么大的辉煌,慢慢回落下来,还能再提一口气冲上去,这是不容易的。”


此后的联众继续在赛事布局,2016年联众的“五棋一牌”赛事版权卖给PPTV千万元,2017年伍国樑还当选国际智力运动联盟副主席。


但联众的营收过于依赖棋牌业务,尤其是德扑。随着棋牌这一细分领域竞争加剧,联众在2017年首度年报中亏损,增长率为负。


2018年上半年,联众连续收购厦门亿玩堂、南京好运、深圳讯游三家主营棋牌游戏公司。希望借此扩大棋牌业务规模,止住亏损。


但5月8日,公安部通报了一批利用网游平台开设赌场的重大案件,几乎宣告了联众的“死刑”。


联众公司执行副总裁秦某、棋牌事业部负责人徐某、大客户部负责人周某及“银商”张某等36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冻结涉案资金6500余万元。经初步审查,2010年以来联众公司棋牌事业部下属“德州扑克”项目涉赌资金收入累计达3.35亿元。


德扑品类是联众在2010年至2017年以来的最大现金流业务,一直占有总收入的20%以上。不仅仅是联众涉赌,德扑游戏也在全国下架,WPT中国赛就此消失,联众遭到重创。


联众国际因此停牌,复牌后一蹶不振,市值如今来到7亿人民币,是巅峰期市值的十分之一。现任联众联席行政总裁兼执行董事伍国樑,也因为此次涉赌事件滞留海外。


2018年中报显示,联众集团持续经营业务收入为人民币159.5百万元,同比下降9.5%。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经调整净亏损为人民币437.5百万元。


同比来看联众的营收达到新低,亏损达到新高。如果说棋牌曾让联众起死回生,那如今,电竞则成为联众“绝地求生”的曙光。


电竞出海,联众的孤注一掷


“我们还会造更多车”,“我们看到了巨大机遇”。这些话并非来自贾跃亭,而是伍国樑。不过他说的车,是联盟电竞的移动大篷车,他说的机遇是电竞。


布局三年的电竞业务,可能是联众的最后一张底牌。


2016年3月,联众携手网鱼网咖、空中网、掌趣科技、体育之窗成立了投资公司“联盟电竞”,用6000万启动资金先把北京三里屯的2000平的“网鱼网咖”收入囊中。


2016年8月,“联盟电竞”以数百万美元投资北美电竞馆公司Esports Arena,并在德国成立欧洲分公司ELC Gaming,在海外的电竞馆布局也拉开序幕。


“联众做电竞,不买战队,不养主播,只做赛事转播权”,2016年杨庆提出联众布局电竞的战略,这一做法有些与众不同。


2017年,联盟电竞贵安馆和深圳赛格馆先后开业,到2018年联盟电竞的天津馆与杭州馆也先后落地,其中杭州馆还成为了腾讯英雄联盟赛事LGD战队的主场场馆。


不过,在电竞领域,联众的压力也来自于腾讯。


与棋牌游戏不同,电竞游戏赛事版权归研发商所有,联众想要办比赛,必须获得授权。而在领头羊腾讯的全面把控下,联众的布局空间很小。


“国内的流量聚拢太明显了”,伍国樑的这一说法来自亲身体会。


联众承办的比赛缺乏顶级IP,国内观众并不买账。顶级赛事往往在地标性体育馆举办,联众的电竞馆规格不够。


联众“因地制宜”,给各地电竞馆加入娃娃机、VR攀岩、桌游等业态,这一做法达成了盈利但在行业内并不具备稀缺性。


2019年1月,云游控股以人民币2259.887万元,收购天津联盟电竞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约19.99%股份。这说明天津联盟电竞旗下包含国内五家电竞馆的业务,估值为1.1亿元。


接受这笔交易,也意味着联众承认了国内电竞业务的价值有限。


2000万的融资仅仅相当于联众在深圳馆的成本投资。前段时间李宁收购SNAKE现金花费近五亿。也就是说,SNAKE主场的价值相当于联众国内电竞业务的五倍。


伍国樑曾说“我们一直在找属于联众的空间”。显然,联众电竞的空间不在国内,而是国外。


联盟电竞在海外投资Esports Arena,带起了电竞馆在海外的风口。


海外玩家对电竞馆的接受程度更高,Esports Arena的圣安娜店的赛事活动每天无缝衔接。玩家们经常因为座位不够给出差评。


2018年4月,联众国际在拉斯维加斯,与米高梅卢克索酒店合作的旗舰店开业。庆典上还请来了北美第一主播Ninja助威,NINJA Vegas '18的游戏秀当日68万人同时观看,单独观看量超过250万人次。


以前做棋牌,联众自己就是平台。如今在海外,联众通过电竞馆搭建了一个平台,自办承办赛事活动,不仅卖出了冠名赞助,还做成了品牌店。


2018年11月16日,Esports Arena与硬件商HyperX达成合作,HyperX从之前的设备独家提供商,升级为拉斯维加斯店和联盟电竞的大篷车“Big Betty”的冠名企业。


同样在2018年底,联盟电竞还推出了Affiliate广告联盟,把自己做成品牌店,提供活动策划,场馆设计、运营指导和赞助机会,从乙方变甲方。


澳大利亚电竞公司Fortress Esports成为首个“加盟店”,获得了联盟电竞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建立电竞馆的独家权利。


除了联盟电竞在北美的圣安娜、拉斯维加斯之外,奥克兰馆也在18年6月正式营业。联盟电竞在欧美各有一辆移动大篷车“Big Betty”,还有位于德国汉堡的Esports工作室。


对于未来,伍国樑认为,“国内游戏出海总归是要做电竞赛事的,现在我建立了全球性的电竞展馆网络,赞助了宣传渠道,具有非常明显的先发优势。”


伍国樑说的先发优势不仅仅是场馆的布局,通过WPT的16年积累,联众掌握了全球150多个国家和地区,包括FOX体育和ESPN的发行与传播渠道,收视家庭超过1.4亿户。


2018年末,英雄联盟全明星赛放在联众的拉斯维加斯旗舰店场馆举办,此外联众还与NASCAR及哥伦比亚广播集团,百事可乐在欧美各地成功举办电竞巡回赛。


如果说腾讯在国内电竞领域是快车,联众在海外则早已建起了完备的收费站,在电竞馆规模产业化布局的同时,押宝国内游戏公司的电竞出海需求。


2018年12月19日,联众国际宣布旗下联盟电竞业务与WPT(世界扑克巡回赛)业务将与美股上市公司Black Ridge合并为“联盟电竞娱乐”(Allied Esports Entertainment)。


据外媒报道,此次交易Black Ridge花费了1.5亿美金,并将偿还联众国际3500万美金的债务。2019年一季度合并完成后,“联盟电竞娱乐”预计价值为2.138亿美元。联众国际是“联众电竞娱乐公司”第一大股东,持有27.3%-33.59%股份。


“这是市场对于联众过去几年在全球化和电竞布局的认可”。杨庆如此说道。对于不足8亿元市值的联盟电竞来说,旗下WPT和联众电竞业务合并价值2亿美元,这无疑是一个利好消息。


同时,借助这笔交易,联众将WPT这部分赌博暗示业务从国内市场彻底剥离,握紧海外德扑市场,完成了从棋牌到电竞娱乐方向的转型。


“好消息接踵而至”,伍国樑在社交平台如此评价这笔交易。即将出任联盟电竞娱乐CEO的他,正忙着早点把联众高管对IPO的期待变成现实。


本文转载自预言家游报,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联众20年变形记:一生敌不过腾讯,最后底牌是电竞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