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场外的第二战场,社交媒体如何影响现代足球?
社交媒体把我们带进了一个新时代。
0143212019-02-19 10:00     来源:肆客足球


禹唐体育注:

社交媒体把我们带进了一个新时代。


作为在互联网中长大的一代,我们是社媒更迭的亲历者。2004年的Facebook、2006年的Twitter、2010年的Instagram、2011年的Snapchat,社交媒体的不断发展推动了球员与球迷联系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


我们关注球员的渠道早已不局限于场上九十分钟的比赛。


Twitter、Instagram和Facebook的相继出现与发展,彻底改变了球员与球迷的相处模式,信息的触角不断深入球员们的生活、日常、和职业外的一切。


再没有一个时代,让我们距离球员如此之近;但是也再没有一个时代,让我们距离球员如此之远。


被社交媒体裹挟的足球


出生于千禧年前后的年轻一代,一个个都是网上冲浪的弄潮儿。次生口语时代,似乎每个人的倾诉欲都空前强烈,用各种旗帜鲜明地词汇把自己传递出去。


而这时候,社交媒体成为呈现自己的载体,我们投身其中,共同构成了社交网络的帝国大厦。足球,则成为了其中的一块不可忽视的砖石。


按照 Facebook 发布的数据: Instagram 拥有超过 1 亿的足球迷; Facebook 则有超过 4 亿的球迷,关注体育运动主页的用户则多达 6.5 亿;而Twitter则宣布美国用户中有超过一半的人在参与足球项目、观看足球比赛或有支持的足球俱乐部。


早在2014年,Facebook的执行官格伦-米勒曾说:13多亿Facebook用户,其中有5亿是忠实的足球迷。


Twitter全球副总裁马特-德雷拉则表示:推特上是足球消息传播最快、最多的地方。


从这三家主流社交媒体中我们不难看出来,现代足球在社交平台中扮演的角色不仅重要,还是能顶起一片天的中坚力量。


我们再把目光投向最近的一场世界大赛——俄罗斯世界杯。它不仅是一场关于足球的顶级盛宴,也是一场社交媒体时代下的大众狂欢。


2018 足球世界杯期间, Instagram 社交软件上的推文数量或将达到 9 亿条,点赞数量或逼近 1 亿次。


在中国,世界杯小组赛第一轮结束后,微博晒出了自己的成绩单:微博上世界杯相关短视频的总播放量达到 22.5 亿次, 相关话题阅读量达到 168.8 亿次。


但是随着这种爆发式的信息传播,社交媒体使得足球传播越发的朝着去专业化、泛娱乐化的方向发展,消费主体从偏小众的“真球迷”向“泛球迷”过度。


世界杯期间在微博平台上参与世界杯话题的用户中,女性占比54%,已经超过男性。


而自认为是“伪球迷”的用户占比达58.7%,说白了大概意思就是:大家都是为了蹭个热点让明天有的唠。


平日里足球算不上大众,然而如今全世界都知道梅西很慌,内马尔喜欢翻滚了。


“伪球迷”在如今似乎已经不是贬义词,正是这样一群用户推动了足球传播的深度和广度,成为真正的全民的狂欢。


然而事物的发挥在哪总是两面性的,我们可以看到社交媒体的发展使得足球成为全民的狂欢,但是偏离基准线的泛娱乐化也会引起受众的反感。


克拉柏在选择理论中认为:用户在接受信息时会呈现选择性注意、选择性理解、选择性记忆三个阶段,越简单明确、刺激度强的信息更容易被记住。


对于搭建平台的互联网而言,没有人愿意输掉这场关于流量的战争。


单就世界杯期间而论,关于球赛本身的讨论少之又少,层出不穷的是“假球阴谋论”和“博彩公司操盘论”,尽管有足球从业人士发声:假球论不是世界杯的问题,是世界观的问题。但是为了流量而战的社交媒体还是通过机器算法将“假球论”推到受众眼前。


克拉柏的选择理论被运用的淋漓尽致,通过“锐化处理”的言论在平台上传播甚广。这些简单明确却有失公允的言论成为流量战的武器,引发一波波的热潮。


久而久之,一个被人刻意营造的“信息茧房”就这么形成,为集体情绪宣泄提供了貌似完美的战场,真实而有效的信息被隔绝在围城之外。


社交媒体让我们距离信息如此之近,但是被裹挟着的足球好像又离我们越来越远。


社交媒体是球员的另一座富矿


贝肯鲍尔早就说过:在绿茵场上滚动的不是足球,而是黄金。


现代足球这个出生于英国老旧工业区的泥炭地的游戏,在如今和经济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联系。


财经作家吴晓波曾说:一切足球的狂欢,都将以足球的名义开始,以经济的计算结束。


在这个“IP”大势当道、各路流量明星异军突起的时代,一轮又一轮的娱乐圈资本狂潮被掀起。


社交媒体成为粉丝活动的最大平台,“粉丝经济”这一新兴经济模式也不断在扩张,足球这一球迷与球星之间的粘性极高的领域也理所当然地成为其中一角。


我们先从一组数据开始。


2017年福布斯评选了拥有最多粉丝,以及最具商业价值的运动员,C罗排名第一。


他在Instagram上有超过1.4亿粉丝,在Facebook上有1.2亿粉丝,在Twitter上有超过7500万粉丝,社交媒体价值1.76亿美元。


根据《阿斯报》的数据,C罗每条商业性质的推特可以赚230366欧元,一条140字以内的推特可以赚将近25万欧元。


从C罗的数据中我们不难看出,社交媒体对于球员而言不仅是产生内容和交换的平台,已然转换成另一座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


Hooki总裁斯科特-迪尔顿说:过去巨星与普通人距离很远,但互联网平台的出现让他们之间触手可及,从而也为赞助商推广产品提供了很好的机会。巨星和网友之间可以一周7天,每天24小时不间断紧密接触,从而为赞助商带来滚滚财源。


随着网络时代的不断发展,对于球员价值的核定也不单单限于在足球场上九十分钟的比赛,社交媒体是实现自己商业价值的第二战场。


活跃在球场上的年轻球员,多是出生于千禧年前后伴随着互联网成长的新一代,对于社交媒体这块富矿,他们早早就意识到了。 


“粉丝经济”也是目前赞助商和众多IP开发合同聚焦的重点,聚拢的渠道赋予了各位不差钱的金主砸钱的动力。为了发掘这块巨大的富矿,球员们运营社交媒体也愈发的精明。


谁说的运动员都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这老一套的说法早就过时了,新一代的球星们正在用他们精明的头脑一步步改写游戏的规则。


咱们先来看看在网络上叱咤风云的博格巴,除了实时更新他的发型动态之外,还保持了一个媒体人的高度警觉的敏锐的嗅觉,成为一代社交型中场,说白了就是:不放过任何一个热点。


博格巴的社交平台一直是“花式官宣”的重点场所。曼联和切尔西争抢卢卡库的时间段,他咬紧热点不放松,迅速摆上了自己和小魔兽的合照。


而在博格巴社交平台的日常更新中,我们也不难看出来一旦转会市场有什么风吹草动,他总能第一时间蹭到热点。


在有声音传出贝尔要转会曼联时,博格巴立马在INS与其完成一波互动;在内马尔转会风暴掀起的时候,博格巴也在第一时间上传与其合影。


可以看出来,博格巴成为一代网红不是没有理由的,凭着这份努力网红的身份也实至名归,而这份努力也不难看出回报。


从尤文到曼联的1.05亿欧元天价转会费,一部分是买的博格巴这个才华横溢的天才中场,另一部分是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砸他身后社交媒体庞大的粉丝影响力。


曼联的全球和区域将近的70家合作伙伴,包括阿迪达斯、科勒、雪佛兰等大家能耳熟能详的品牌,都将自己的视线投向了博格巴这个吸金能力一流的招牌。


所以尽管据《曼彻斯特晚报》的统计,已经有6成球迷呼吁曼联出售博格巴,以伍德沃德为首的曼联高层也没有传出任何要卖掉这棵摇钱树的风声。


根据SportsPro公布的2018全球商业价值前50运动员榜单中,博格巴名列首位。


而SportsPro通过对博格巴的年龄、个人魅力、国内市场、市场营销意愿和跨界吸引力5大因素分析,他在未来三年内都将占据头名位置。他带来的巨大商业回报,才曼联拒绝放人的根源。


可以说,商业价值世界第一的博格巴,是美国老板在商场博弈中不可缺少的利器。


足球本身与足球所创造的经济已经成为密不可分的整体,而球员们也在通过社交媒体这一平台创造着前所未有的游戏法则。


无法逃离的社交媒体新战国时代


社交媒体的不断发展,把我们送向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所有人都身处其中,无法置身事外。就算你不走向它,它也会向你涌来。


我们以有世界第一大联赛之称的英超为例。


根据Pitchside网站的一项最新研究显示,400名英超球员中有91%活跃在Instagram上,而拥有Facebook粉丝专页的球员却只占样本的59%。


数据显示,平均每个英超球员在Instagram上有90万的粉丝,而年轻球员的追随者通常会更多一些,在他们所有的球迷中,有将近50%来自于这个平台。


不可否认,社交网络的不断发展使得我们与球员接触的渠道越来越多。球员之于我们,不再局限于场上九十分钟的比赛。


我们可以了解他们的生活日常和场下的一切,他们不再是一个名字,一段集锦,而变得更加立体鲜活有生活感。


我们可以通过Instagram随时跟进博格巴的发型动态,可以围观门迪的网红日常。球迷与球员的距离正在借助社交平台不断拉近,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不仅是球员,球迷也成为社交媒体创造的时代中不可缺少的一环。


据 Global Web Index 对超过 34100 位球迷进行的调查显示,超过一半(51%)的球迷在观看比赛的同时会使用社交媒体,一半的球迷会一边看比赛一边和朋友聊天或发信息。


然而在这一片祥和中,也有反对社交媒体过度干涉足球的“异端”。


阿隆索在接受采访中说道:因为社交网络,很多球员甚至都失去了对足球的专注度和忘记了自己的本职工作是什么。


《独立报》称:穆里尼奥对于球员使用社交网络有着严格的限制,尤其是在比赛日等敏感时期,他希望球员们能完全专注于比赛。


球员们在社交媒体上的曝光力度越来越大,成为信息的制造者和传播者。


在球员大巴上和更衣室中一群人低着头刷手机沉浸网络世界的景象数见不鲜,而球迷的加入则让球员的个人影响力呈几何级数地扩大。


社交平台强大的交互性对球员的主观意识和情商有了更高的考验,一招不慎捅了篓子造成公关危机的球员不在少数。


斯托克球员麦克林因为在社交网络上使用带有攻击性的词汇遭到了英足总的警告,洛夫伦在ins上直播直接向拉莫斯开炮也招致非议。


当然,我们可以将其总结为年轻一代球员个性鲜明的展现,但是社交媒体的发展,无疑也为这种风气推波助澜。


不断扩大的发声权使得球员个人的社交平台像一个充满危险的火药桶,随时可以因为一句话引发爆炸。


似乎社交平台已经成为了球员们除球场外的第二战场,和球员互掐、和球队互掐、和教练互掐的行为层出不穷,制造着各种群体之间的对立。


而除了球员的个人行为,社交媒体低成本高效率的输出,隐隐将其变为谣言发生器和造假温床,毫无预兆“被”转会的闹剧不胜枚举。


反正造谣不用花钱还不用负责,搅一搅浑水世界都变得热闹起来了呢!


2017年8月23日上午,巴塞罗那官方推特宣布了迪马利亚的加盟。没有一丝丝防备,甚至迪马利亚本人和巴塞罗那官方都不知道。


这一颇具“眼球效应”的假新闻使得多家世界主流媒体迅速转发报道,似乎一时间全世界都知道了迪马利亚要到巴塞罗那了。


然而就在两分钟之后,这场转会闹剧就草草收尾,巴萨官方表示“迪马利亚转会”是一场黑客操作的恶作剧。


然而从这场闹剧中,我们不难看出来社交媒体的传播扩散能力是传统评论模式无法比拟的,而社交媒体庞大的用户群也在不经意间为一次次舆论推波助澜。


“群体不善推理,却急于行动。”社会学家勒庞在其著作《乌合之众》中一阵见血的点评群体行为特征。


极端的情绪在互联网构成的围墙内被点燃,成为普遍化的存在。社交媒体超强的交互性为集体情绪的宣泄提供不必负责的战场,责任感在群体中被弱化。 


俄罗斯世界杯,哥伦比亚与日本队的比赛中,卡洛斯-桑切斯开场2分56秒禁区内手球,吃到红点套餐。


赛后卡洛斯-桑切斯社交平台被怒气冲天的哥伦比亚球迷包围。


“你毁了国家队四年的努力,”“你不小心?你是守门员吗?”


这种激进的批评讽刺铺天盖地,通过社交媒体甚至有球迷向卡洛斯-桑切斯发出了死亡威胁,说要杀害他和他的家人。


这是一个人们表达欲空前旺盛的时代,社交媒体为这种空前的表达欲提供了一个低成本的平台,但是失控的集体情绪也依靠这个平台信马由缰。


我们曾努力让世界变小,把人们的距离拉近。而社交媒体不可否认是最好的粘合剂,然而如今它却成为攻讦的最佳场所,把我们的距离慢慢推远。


社交媒体时代,我们每个人都身陷其中。


但是球员本质上还是球员,球迷与其最佳的距离大概是:离他们的作品近一点,离他们的生活远一点。


本文转载自肆客足球,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球场外的第二战场,社交媒体如何影响现代足球?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