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教练,迈向兼职化
爱好者从台下到台上的转变,是健身房拓展更多职业化人才的机会。
026652021-08-30 14:00     来源:精练GymSquare 文/申奥


禹唐体育注:

雨婷是一名兼职健身教练,在结束白天8小时的行政工作后,晚上来到健身房开始近2小时的团课教学。


而在这之前的3个月,她还是舞台下的团操课爱好者,但如今每周的课程教学量已达到近10节。


越来越多的兼职教练,开始走上团课舞台。虽然他们身份各异,但都有一个共同标签——健身爱好者。


据精练GymSquare发布的《2020中国健身行业报告》显示,健身教练中兼职教练约占15.7%,成为健身教练的动机中「热爱健身」占比83.8%位列第一,这也是金融、工商、互联网等不同领域从业者选择跨行从事健身教练的主要动机。


爱好者从台下到台上的转变,是健身房拓展更多职业化人才的机会。


比如兼职教练群体往往有更高的学历水平,加上成熟行业的从业经历,使他们更具备同理心、自驱力等综合素质,似乎可以成为健身教练职业标准化的一大突破口。


以至于更多的健身工作室,正在从爱好者中,发掘教练人才招募的突破口。


但伴随兼职教练规模的扩大,也是健身房管理的一场挑战。


之所以团课在20年前能为俱乐部吸引会员,很大程度在于教练团队的全职化强管理。而如今兼职化带来的考验,将落到课程产品的交付质量,以及兼职教练的发展空间规划。


发现、留住、培养兼职教练,会成为留住健身用户的趋势,健身房作为培育的土壤将起到关键作用。

                    

从健身爱好者,到兼职健身教练


越来越多的团课爱好者,开始将团课教练作为第二职业选择。


他们中有尚未踏入社会的在校学生,有多份兼职的斜杠青年,或是有稳定工作的公司白领。


上海某高校研究生佳欣最初在学校健身房做兼职私教,非常享受健身的过程,同时也想不断探索新的领域。当学校健身房开始推出团操课时,佳欣毫不犹豫地开启了兼职团课教练的新篇章。


斜杠青年Mia酱在成为兼职团课教练之前也有过很多兼职工作:家教、翻译、撰稿人、导游,在接触Body Combat两年多后,也萌生了兼职团课教练的想法。


真正的契机是在疫情期间,Mia酱每天在家自己打BC,“突然觉得很多事情想做就要做,否则可能以后就不会有计划了”,于是在疫情稳定后报名了BC培训并成为了一名兼职团课教练。


全职团课教练Tiger曾是一名私人教练,经营着自己的健身工作室。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了团课,从团课爱好者到兼职团课教练,并发现自己真正所热爱的事业,最终实现了从私教到全职团课教练的转变。


此外,GymSquare还采访到一位有兼职团课教练经历的健身房管理人员。他表示,兼职团课教练这一身份可以让自己跳出管理者的视角,站在团课教练的角度看待,从而更好理解和管理其健身房的团课教练。


兼职团课教练,一方面有团课爱好者方面的供给,另一方面也有健身俱乐部和团课工作室的需求。越来越多的健身房欢迎兼职团课教练的加入,帮助团课爱好者将站上团操房舞台从想法变成现实。


同时,更多的健身房通过团课教练培训认证来增加门店收入,也为兼职团课教练进一步降低了门槛。

          

当热爱,让健身者走上舞台


对团课爱好者来说,成为兼职团课教练后,收入只是这个职业身份的副产品。


谈到第一次做兼职团课教练的感受,兼职团课教练ZN说到:“震撼!站在台上有了一种责任感,但也失去了选择权,需要包容每个学员。”


团课爱好者转型兼职团课教练,定期运动保证了身材和运动状态的维持。不像全职团课教练的长期大运动量,兼职团课教练很少出现运动劳损和肌肉伤痛。


前单车团课教练nemo最初为了减肥参加单车团课,瘦下来之后报名了培训,成为兼职团课教练后保证了每周规律的运动,收获了历史最棒的身材。


除了身体上的收获,兼职团课教练这一身份带来的更多是精神上的体验。


斜杠青年Mia酱说:“一方面是纯开心,上课开心,运动开心;另一方面是自我的实现感。我之前比较自备,但在台上逐渐放开自我了,感到自信和成就感。”


相比全职团课教练,兼职团课教练群体的学历水平更高。据精练GymSquare发布的《2020中国健身行业报告》显示,兼职教练中硕士及以上学历的占比达11.7%,远高于全职教练的1.9%。


兼职团课教练更高的整体职业素质和对用户心理的深入理解,以及不同身份背景的兼职团课教练给用户多元化的喜好选择,使得兼职团课教练能够吸引到一批特定用户,对健身房来说有更高的用户留存率。


但团课教练兼职化不只是机遇,也面临着挑战。


对个人来说,如何平衡主业与副业的安排,关系到团课舞台生涯的长久发展。有前兼职团课教练表示,因为难以平衡主副业的时间安排,当需要请假时找不到代课老师,所以没有将这个兼职坚持下去。


其次,舞台成为一面镜子,从台下走到台上,站在聚光灯下,在会员中看到曾经的自己。在舞台上或许会产生一种思索:我是否真的适合做一名团课教练?


对健身房来说,随着兼职团课教练规模的增长,整体授课质量必然会受到影响。


不同于全职团课教练有充足的时间备课和教学,兼职团课教练更多出于爱好,不能保证所有人都能认真对待舞台上的责任。


此外,健身房吸引到越来越多的团课爱好者成为兼职团课教练。但热爱只是开端,能否长期留在这个舞台,还需要健身房的正确引导和对待,给予其更大的发展空间和归属感。留住兼职团课教练,进而留住会员。

                        

拥抱教练职业的兼职化趋势


团课教练兼职化,是职业自身属性和行业发展的双重结果。在团课发展更成熟的海外市场,团课教练作为一种副业的情况更为普遍。


Luca Callini是莱美BodyPump和BodyBalance的认证教练,同时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身份: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约翰逊航天中心的测试主管。


Luca最初在妻子的带动下参加了莱美BodyPump并爱上了莱美团课,并在2011年成为BodyPump和BodyBalance教练。


Zackary Scott是莱美BodyCombat、BodyPump、BodyJam和BodyAttack四个课程的认证教练,同时疫情期间他同样在免疫学实验室参与了新冠疫苗的研制,并在攻读自己的免疫学硕士学位 。


Zackary出于减肥目的参与了BodyCombat和BodyPump,并在尝试BodyJam后真正热爱上了团课,至今已做了9年的兼职团课教练。


作为一个进阶选择,兼职团课教练让团课爱好者跃跃欲试。


兼职团课教练可以是爱好者到全职的过渡。但回过头来,走下舞台的兼职团课教练,还需要审视自身是否适合将这一职业作为一生的事业。


当问到是否有考虑成为全职团课教练时,采访者几乎都表示目前只会做兼职。一方面做全职需要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另一方面,在有稳定主业的前提下,对教练「青春饭」、「低门槛」的刻板影响多少会引发顾虑。


健身房如何在做好质量管理的同时留住兼职团课教练,也同样成为亟待解决的职业化问题。


本文转载自精练GymSquare,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健身教练,迈向兼职化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