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网络游戏未成年保护严规时代,属于电竞的契机
无论是赛事版权方还是俱乐部和选手,在短期之内都可能会经历转型的阵痛,但新规则的出台,显然在电竞陷入更深的困境之前,给了行业一个好的转型契机,也是一个必须的转型动力。
033522021-09-04 14:00     来源:《电子竞技》杂志 文/石翔


禹唐体育注:

日前,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了《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 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一石激起千层浪。

 

从关于《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之后的一系列措施,到当天下午的答记者问,第二只靴子总算是落地了。

 

如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长杨芳在Chinajoy上的致辞所言,“要进一步增强文化自觉,进一步增强精品意识,要进一步增强国际化意识,要进一步增强安全意识”,我们找到了讲话前后的一致性,今天的规定是对“进一步增强安全意识”的具体阐释。对于市场环境来讲,是明确了在保护未成年的框架之下,探索以游戏作为载体帮助我们通向文化强国的方向。

 

作为电竞行业观察者,我们对中国游戏产业并没有足够的发言权,所以有关以游戏产品作为框架的部分,我们暂且不聊,当然我们也不聊政策本身的科学合理性论证问题,下面讲讲和电竞有关的部分。

 

我们试着提一个框架,给大家一些思路,并不提供太多直接的结果判断。按照电竞内容传播的基本规律,内容的主体、客体、媒介和内容来分开讨论在“严格限制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服务时间”环境下的电竞发展。

 

内容的主体大概有两个部分,一个是版权拥有方,一个是作为内容实际产出者的俱乐部和选手。

 

先是版权方,作为和游戏最直接关联的机构,如果游戏公司在未来几个月里给出一套程序足够正义的解决方案,那么可以说,关于游戏带给电竞版权方身上的“未成年”原罪问题将就此成为历史。这次新闻发布会也给出了明确的目标,就是针对这些网络游戏作品本身,而未涉及到相关的衍生内容,无论是游戏直播还是电竞赛事,都在被允许的范围之内。

 

摘掉游戏原罪帽子的电竞赛事版权所有者,可能在短时间内会面临赞助商的迟疑,但长期来看,恰恰是给了他们转向充分开发观众一端付费场景的机会。当然,因为摘掉了原罪的帽子,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之后,电竞的版权方必将会迎来更加有竞争力的合作伙伴。

 

之前这些掌握核心资源的央企、国企之所以不敢试水电竞,核心还是受限于不确定的政策风险。如今政策已经十分明了,只要控制和未成年人保护有关的风险,建立抵御风险的机制,没有人会不在乎电竞背后庞大的18到35岁的市场。

 

接下来说俱乐部和选手,这也是过去几个小时里讨论最多的话题。很多人觉得电竞将失去一大批的选手储备,之前的青训系统将被彻底颠覆。在我看来,这种颠覆反而是给了电竞更大的机遇,同时又规避了大量的风险。

 

谁都愿意少年成名,故事里的Jackeylove是美妙的,但过早地参与职业训练到底是好是坏并没有数据上的定论。

 

根据Liqiupedia上的数据,S9英雄联盟世界冠军FPX夺冠时,5个成员里,只有Tian是低于20岁的。FPX的中单选手Doinb那年是23岁,如今是25岁;下路双人组那年是21岁,如今是23岁。显然,在今年的英雄联盟赛事里,我们仍然能看到FPX表现出的统治力,25岁的Doinb好像更强了。也没有任何科研机构的数据表明,电竞是一个需要从15岁就开始训练的项目,也没人知道年龄和竞技水平之间的关联拐点在哪里。

 

对于电竞俱乐部之前在年龄上不断低龄的军备竞赛,我本来就是非常不赞成的,在15-17岁,这些等待上场的选手们,本来就应该接受哪怕体校一样有基础文化课的教育支持,为了他们人格和智识更好的成长,也为了他们在将来电竞职业发展的过程里取得更好的成绩。类似NBA拒绝高中生球员一样,这才是对整个行业来讲可持续的发展模式,要不然个体的少年轻狂,是需要整个行业与他一起承担风险的。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里,更多的电竞选手将因为已经考上大学,而休学尝试电竞发展,或者干脆像这届奥运会展现的体教融合成果一样,大学将是电竞选手输出的最大阵地。

 

综合上述两个方面,无论是赛事版权方还是俱乐部和选手,在短期之内都可能会经历转型的阵痛,但新规则的出台,显然在电竞陷入更深的困境之前,给了行业一个好的转型契机,也是一个必须的转型动力。

 

至于是不是能够影响整个体育管理领域,对电竞选手进行规范和管理,我觉得甚至没有基于“未成年保护”的市场自我修正来得重要。

 

作为电竞内容的客体,未成年人并没有被排除在外,其实游戏也不会完全离开他们的生活,只不过每周三个小时的限制,会让他们把游戏从日常的娱乐活动,变成兴趣爱好之一。而剩下的娱乐需求很有可能会被电竞的赛事和衍生内容填补。

 

对于成年群体,电竞内容付费模式的探索也很可能因此而提上议事日程。作为一个流行文化,电竞刚刚处在潮流的顶峰,在回归理性的过程里,因为明确的行政规定,关于“未成年保护”的争论,也会从行业的顽疾变成某些个例的司法实践结果。

 

同样,在传播的媒介上,这些媒介本身,直播平台、媒体和其他的内容分发渠道,在对整个观众基本盘的竞争里,有了和客户端竞争的资本。客户端面对的电竞观众将会由于新规而受到限制,对于渠道的丰富性和有效竞争来讲都是好的趋势。

 

最后,我们可以回到电竞内容本身,电竞核心是展示选手们精湛的技艺和超越自我的过程,目前在很多关于电竞的内容里,本来的感动被异化成了少年成名,奖金千万的造富神话。当电竞选手率先回归到一个优秀的人时,我们才能真正看到属于电竞行业的榜样力量。

 

除了赛事之外,其他的衍生内容有了更多可以关注的方向,在成为选手之前,首先他是一个有血有肉,有生活有思辨的人,而不是初中一毕业,刚刚完成义务教育就进入了青训的别墅。这对内容本来也是破坏性的,未来这样的故事将会少之又少。

 

从产业链上垂直的角度我们给出了一些关于后游戏新规时代,可能的机遇和挑战。长期来看利好是一定的,对于一个新生行业来讲,在框架里发展,好过野蛮扩张之下,再收缩回笼要好。我们希望电竞发展是平稳的,哪怕没那么快,但可以运营好这些核心观众,并且形成可以一直走下去的盈利模式。

 

当然,有人担心,未来几年可能我们将会面临选手的青黄不接,我想说,如果不夺冠,就不看比赛的话,那这些观众也不具备更高的成长价值。另外,还有人担心现在的电竞从业者是不是能够适应这样的变化,我想说,不适应就出局,这本就是应有的循环。


本文转载自《电子竞技》杂志,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后网络游戏未成年保护严规时代,属于电竞的契机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