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这一年
2021年是《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颁布第六年。
04101072021-12-27 10:00     来源:新华社 记者/肖世尧、公兵


这一年,中国足球遭遇巨大困局。


面对大赛考验,男女足国家队高开低走,在纷繁复杂的情况下经历主教练更迭;受新冠疫情和房地产行业变革冲击,正在进行“限薪限投”改革的职业联赛未能实现“软着陆”:中超冠军猝然解散,不少俱乐部深陷欠薪危机,归化政策难以为继……金元泡沫过后,凛冬降临;经历一年停摆,青少年足球赛事艰难重启。而大势所趋之下,足球领域体教融合被提上日程,但打破壁垒仍然道阻且长。


2021年是《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颁布第六年。在困惑与挑战面前,我们更应该加快落实“足改方案”50条措施,更应该坚持“去行政化”的改革发展思路,更应该守护中国足协统领全国足球工作的改革成果。

 

大赛征程:跌宕起伏


因为疫情赛制调整,中国男足和女足罕见地在这一年都迎来了最重要的国家队比赛任务。


奥运会预选赛附加赛中,中国女足凭借王霜的进球加时绝杀韩国队,获得东京奥运会入场券。但三场奥运会小组赛,中国女足0:5不敌巴西,2:8惨负荷兰,一平两负折戟东京。中国队奥运会大名单把几位名将排除在外,调入多名新人,更是饱受诟病。


质疑声中,中国女足主教练贾秀全在奥运会后离任,上海队主帅水庆霞带领中国女足联合队参加全运会夺冠。随后中国女足主帅选聘工作启动,但水庆霞并未参加竞聘,引发“内定”争议。


最终,还是水庆霞扛起了中国女足主教练的重担,这位经验丰富的“老女足”将承担起重建球队的艰巨任务。经历一系列变故,中国女足的当务之急是稳定队伍,在明年1月的女足亚洲杯用胜利重塑信心。


这一年里,从纵向看,中国女足能打进奥运会,仍然保持在亚洲前四,但在世界舞台上横向对比,随着欧洲女足的快速发展,我们和世界诸强的差距已经被进一步拉开。


今年下半年,唐佳丽、沈梦雨、沈梦露等球员在多方助力下登陆欧洲。鼓励年轻球员留洋,是现阶段提升中国女足水平的重要手段,“铿锵玫瑰”的复兴还需要更长的时间、走更艰苦的路。


中国男足的世界杯预选赛征途,则更为曲折。


受疫情防控相关规定影响,原计划在苏州进行的世预赛40强赛临时调整至阿联酋举办。诸多不利因素下,时任国足主帅李铁率队取得四连胜,以最振奋人心的方式晋级。


然而良好的势头未能延续到竞争更激烈的12强赛,中国队前六场一胜两平三负积5分排名小组第五,与卡塔尔世界杯渐行渐远。在这几场比赛里,李铁一直在对阵容进行试验和调整。回过头看,如果能把握住一些关键细节,中国队并非没有机会取得更好的成绩。在容错率极低的12强赛试错,代价不小。


但也必须承认,国足备战面临着史无前例的困难:中后场严重伤病,失去主场优势,缺乏高质量热身赛,长期海外集训球员身心俱疲……这些都或多或少影响了球队发挥。


或许是归化球员的加持,让这支国家队被不少人寄予厚望。但客观来说,中国队作为小组第四档球队,没有冲击世界杯的绝对实力,现有排名也属正常。纵观比赛进程,从首战0:3不敌澳大利亚队,到第六场1:1战平对手,球队整体状态呈向好趋势。李铁黯然辞职,更多是因为赛后发布会和社交媒体的不当言论,使他失去了继续带队的民意基础。


国足主教练长期处于风暴中心,岗位关键,责任重大。寻求舆论最大公约数的支持,为国家队营造更好的备战环境,是主教练职责所在。勇于担当,更是必不可少的品质。


与此同时,面对困局,中国足球也需要社会的理解和支持。整个国足集训期间,各种谣言、假新闻层出不穷,大战前军心难免动摇。如何改善自媒体时代国足面临的糟糕舆论环境,同样值得深思。


明年1月12强赛就要再次打响,目前国家队仍处于改组阶段,各相关部门要按照足改方案精神,尽快理顺管理体制机制,实现平稳过渡。


比赛时间紧、任务重,加上人员不整,新帅李霄鹏并没有太大调整空间。接下来每场都是生死战,国足要放下成绩包袱,展现良好精神面貌,争取相对理想的结果。


职业联赛:泡沫破碎


这一年也见证了金元足球泡沫的破碎。


从风光无限的中超卫冕冠军江苏苏宁宣布解散,到一家家俱乐部曝出欠薪,再到高价归化球员纷纷解约返回巴西,无不让人感到中国职业足球凛冬已至。


泡沫破碎,警钟敲响。天津市纪委监委12月宣布,原天津泰达足球俱乐部两任老总李广益和董文胜因涉嫌严重违法,正在接受调查。


金元足球的不可持续,其实早已显现。即使是联赛红火的2018年,中超俱乐部平均亏损达到4.4亿元,球员薪酬占比为68%,财政状况极不健康。


2020年底,中国足协连续出台俱乐部总支出压缩、球员进一步限薪、俱乐部名称非企业化等政策,旨在压缩泡沫,引导理性投资。但在新冠疫情、房地产行业投资者经营困难、国家队赛事导致赛程被迫压缩等内外因素影响下,新政能起的作用只是杯水车薪。


究其根本,多位足球界人士表示,很多企业投资俱乐部除了期望广告效应外,同时也是为了从当地政府获得“对价回报”(如商业和土地政策扶持、税收减免等)。一旦母公司无法获得预期回报或经营不善,连年亏损的俱乐部就将成为牺牲品。


沉疴需下猛药。“足改方案”提出的“推进俱乐部股权多元化改革”,正当其时。股权改革应实事求是,追求效果导向,分地域、分阶段推行,而不是为改而改,更不应强制股改。


在股改进程中,如何评估和处理历史债权债务,如何吸引投资人进入,如何把握国企民企占股比例等诸多问题都超出足球治理本身,需要中国足协、各有关部门乃至全社会共同寻找解决方案。


还有“千呼万唤出不来”的职业联盟。虽然职业联盟筹备组今年已全面介入联赛运营,但却迟迟无法挂牌。尽快推动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联合会(职业联盟)正式成立,对提升联赛商业运营能力、恢复投资人信心同样意义重大。


青训发展:道阻且长


俱乐部生存危机,直接传导到了青训领域。苏宁俱乐部退出后,旗下各年龄梯队随之解散,有小球员学籍受到影响,不少人无球可踢。


青训是中国足球发展的根基,受到疫情严重冲击的青少年足球工作,也在艰难前行。这一年里,中国足协组织了2005/2006、2007/2008年龄段男子青少年精英球员训练营以及女子U13、U14和U15等年龄段训练营,并建立起精英青少年球员数据追踪报告。全国校足办牵头的首个“新型足球学校”也在河南开封成立。


因为疫情中止一年多、作为青超联赛升级版的2021年全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在10月开赛。全国多地的各级别校园足球比赛也陆续重启。


12月3日,在长沙市雨花区德馨园小学,足球老师石海军给一年级学生上足球理论课,讲解足球规则。新华社记者陈泽国摄


根据疫情防控要求,原定于11月举行的2021年全国青少年足球联赛U13和U15组总决赛被迫取消,颇为遗憾。比赛对青少年球员至关重要,探索在疫情下安全举办青少年赛事的方案,既事关中国足球当下,也事关未来。


近年来,体教融合始终是足球行业的热词。多地的职业俱乐部和地方足协都在开展实践,与学校进行深度合作。近日加盟拜仁慕尼黑的18岁小将刘邵子洋,就是武汉市教育局、武汉足协、武汉三镇俱乐部深度融合培养的结果。推动青少年文化学习和体育锻炼协调发展,是民心所向,大势所趋。


在2020年《关于深化体教融合 促进青少年健康发展的意见》公布后,足球领域体教融合也进入顶层设计阶段。全国校足办和中国足协在今年就足球竞赛体系设计、足球运动员技术等级标准及认证管理办法等事宜进行了深入沟通。但据记者了解,由于双方在赛系、赛制设置上有不同看法和设想,相关工作仍未取得实质性进展。可见文件出台仅仅是第一步,只有群策群力、扎实落实,才能让政策红利真正惠及广大青少年和足球发展。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国足球步入多事之秋,是量变积累终于达到质变的结果。当问题集中出现,必须处理好“久久为功”与“只争朝夕”的辩证关系。国家队是风向标,但如果所有人都只盯着国家队,我们就很难得到一支强大的国家队。中国足球要发展,就要先还清历史欠账。


改革面对阻力,更要想清楚究竟为何而改?如果路是对的,就别害怕遥远。改革会遭遇挫折,而历史注定螺旋上升。扎扎实实推进足球改革,就要有坐冷板凳的定力。


大危中也有大机。虽然面临诸多问题,但如果能借此挤掉脓包,轻装上阵,中国足球未尝不能破而后立。同时随着2023年亚洲杯筹备工作稳步推进,十座高标准专业足球场陆续完工,重大赛事产生的广泛影响也将给中国足球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此刻,需要全行业的团结、智慧与勇气。


本文转载自新华社,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中国足球这一年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