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足球城保级区挣扎 中超难解共同富裕命题
如果说,1995年四川主场“保卫成都”的大旗代表着西部足球血脉的尊严,那么10年后“保卫大连”的横幅,更像是对于这座百年足球城所象征的足球历史的一种挽留。
0361672014-09-01 16:30     来源:中国青年报


球迷带来的“保卫大连”的巨大横幅铺在大连阿尔滨主场大连体育中心的看台上,但这支中国足球甲A时代的巨无霸球队,还是没能从远道而来的广州富力身上收获保级急需的3个积分——一场平局远不能帮助俱乐部从积分榜底层挣脱出来,如今联赛还剩7轮,大连阿尔滨随时面临降级危险。在门户网站的网络论坛上,不乏挚爱足球的大连球迷哀叹:“如果大连阿尔滨降级,整个中超联赛没有一支大连球队,实在是一件无法想象的事情”。


如果说,1995年四川主场“保卫成都”的大旗代表着西部足球血脉的尊严,那么10年后“保卫大连”的横幅,更像是对于这座百年足球城所象征的足球历史的一种挽留——两年前,实德遭遇灭顶之灾,原本希望收购实德继续扛起大连足球大旗的阿尔滨却未想到,集团投入3.5亿元只收获了一块实德俱乐部的训练基地,相关方面的“承诺”最终不见踪影——坚持了两个赛季的私营企业大连阿尔滨有些力不从心,中国足球又一个牺牲者的轮廓也渐渐清晰。


“阿尔滨足球俱乐部成立只有5年,是一个非常年轻的俱乐部,从2010年开始打乙级联赛,2011年打到中甲,2012年打到中超,完成了三级跳,俱乐部投入的精力和心血已经获得了大连球迷的认可。第一年打中超,阿尔滨和实德的大连德比也让球迷非常兴奋,毕竟大连还不是一线城市,中超球队都是在省会城市或者直辖市,只有大连是市级的球队。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来,大连足球的底蕴确实非常深厚,看看现在中超中甲的30多支职业球队,哪个队没有大连籍的球员?”大连阿尔滨俱乐部总经理、大连足球元老级人物迟尚斌告诉记者,“现在阿尔滨经营遇到了困难,包括欠薪、前景不明,球员还是团结一致在努力保级,但我特别想呼吁一下社会各界,包括我们当地政府和中国足协的相关部门,能够在符合规则的原则下,给予大连足球相应的支持。毕竟,当初实德困难的时候是阿尔滨投了好几亿元才帮助大连足球保住了中超的资格,而且据我了解,欧洲大部分联赛的运营商,对于中小级别球队在政策方面都有一定的扶持,咱们是不是也应该效仿一下足球强国的做法?”


欧足联“有里”,中超公司“有面儿”


随着意甲联赛的全面展开,新赛季的欧洲五大联赛已步入“财政公平政策”缓冲期的最后一年——在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的倡议下,欧洲多国联赛管理和运营部门意识到,必须为俱乐部创造盈利空间,才能保证本国联赛健康稳定发展。因此,2012年欧足联通过“财政公平法案”,希望职业俱乐部放弃短期的投机心理,从而最大限度剔除影响联赛两极分化所带来的消极因素。


“欧足联将对所属会员国俱乐部进行评估,避免联赛受到损害。”普拉蒂尼在解释为何要抑制职业俱乐部的亏损状况时表示,“俱乐部亏损在某种程度上并非投资人私事,而是可能殃及联赛整体进步的隐患”,“在2015年之后,俱乐部的亏损额每年不能超过3000万欧元,否则将被取消参加欧洲洲际赛事的资格。”


欧足联推行“财政公平法案”并不能有效限制诸如巴黎圣日耳曼、曼城和皇家马德里等欧洲足球豪门斥巨资收购球员,却能堵住投机分子利用足球大肆宣传后欠薪跑路留下膨胀的泡沫——“财政公平法案”只适用于球员转会,而对俱乐部基础设施建设和青训体系,欧足联没有任何限制。这意味着欧足联强调的“公平”,其实质在于鼓励中小俱乐部完善运营架构,而非一味打压豪门组建明星阵容。


相比之下,中超公司也有准入标准,“俱乐部拖欠球员工资奖金超过3个月时,仲裁委员会可以认定球员以自由身份完成转会”。但时至今日,各级联赛范围内尚未有拖欠球员工资奖金的俱乐部遭罚——本赛季,中甲球队深圳红钻多名球员先后数次赴中国足协和中超公司“维权”,却没有看到任何进展。本周的最新消息称,俱乐部的股权转让已经进入实质性阶段,知情人透露“9月初会有定论”,但据记者了解,新投资方的介入或可解决全队上下总额约900万元的欠款,俱乐部的运营模式及发展前景仍不清晰,“拿到欠薪后谋求转会”成为大部分球员的共识。


而和活跃在中国足坛的中小型俱乐部面临的现实窘境相比,中超公司的营业额却在不断攀升——一个月前,国际物流公司DHL与中超公司签下赞助协议,作为仅次于冠名赞助商的二级赞助商,DHL每年需要向中超公司账户支付至少4000万元赞助款项。这份为期3年的大型订单已是中超公司本赛季第4大单(冠名赞助商中国平安付款1.5亿元/年),而单季接近3.5亿元的收益,让中超公司迅速刷新了上赛季2.5亿元经营收入纪录。


中超公司经营收入突破亿元大关始自2011赛季,该赛季,万达集团在特殊背景下豪掷两亿元巨款买下中超联赛3年冠名权,中超联赛再次成为资源稀缺的卖方市场,从此再不用为吸引赞助发愁——但尽管近年来中超公司的营业额递增速度惊人,作为产品本身的中超联赛比赛质量以及管理水平却并不能与之匹配相符,每轮8场比赛技战术表现值得称道者寥寥无几,反倒是欠薪事件从未绝迹(中甲联赛欠薪情况更为严重)。更何况,这个赛季因为青岛籍球员刘健转会广州恒大而扯出来的“阴阳合同”居然无人过问,中国足协只是以“青岛中能俱乐部在提供材料时弄虚作假”为由,对俱乐部罚分罚款了事,其在球迷当中的公信力度日益薄弱。


盈利模式难寻源于“非公益”顽疾


“中超公司现在精力基本放在经营上了,听说今年俱乐部分红可能达到1000万元,这确实是很大进步,但我还是希望中超公司能够发挥更多的保障职能,公司董事会确实有各个俱乐部的代表,不过感觉上能做主的事情不多。”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北方俱乐部高管告诉记者,“说到底,现在还是一个机制的问题,‘管办分离’喊了很长时间,形式上可能是分了,本质上大部分权力还在足协手里,不能说中超公司就是中超联赛的广告公司,但是俱乐部需要中超公司牵头、中国足协配合,帮助俱乐部明确一个盈利的模式,光是中超公司挣钱给大家分红肯定不够。现在所有俱乐部都不赚钱,投入权当做广告了,每年赔好几千万元,这个问题最后总得有人想想办法吧。”


受多种制约条件所限,中国足球从来没有能力给参与联赛竞争的俱乐部指引一条盈利道路,近3年来,中国足协多次进行部门职权调整,触及体制的联赛深层次改革却步履维艰,这与欧洲多国联赛的良好经营形成鲜明对比。


以英超联赛为例,英超最高管理机构为“英超委员会”,由20支球队代表组成。英足总在任免主席、执行官方面拥有一票否决权,但在其他事务上没有发言权。英超联赛诸项事宜均由委员会讨论决定,每个赛季结束20家俱乐部代表(股东)参加集体会议,会议上代表的提议均围绕完善规则展开。


由于英超绝大多数俱乐部都是上市公司,这使得俱乐部产权明晰,这对海外投资者而言极为便利——事实上,正是委员会代表的集体决议,英超联赛才拥有相对完整的裁判培养、监管体系,才会有俱乐部一线队被硬性要求拥有一定数量的本队青训球员,才会在联赛新政进行决策时尊重球迷代表意见。


和英超相比,德甲联盟的谨慎程度更加值得中国足球参照——德甲法律规定,俱乐部必须将半数股份分散到球迷协会手中,这条法律使得德甲无法像英超一样吸引海外投资,但这一规定对于减少风险的效果有目共睹,著名管理咨询公司科尔尼公司曾给出德甲分析报告,认为德甲是欧洲五大联赛中经营状况最为稳定的联赛。


德甲联赛的严格之处还在于,德甲完全不允许俱乐部负债经营,因此强调公众性(例如多特蒙德征战客场时主场通常会对当地小学生开放)、主要依靠本土投资者的德甲俱乐部在欧洲联赛利润排行榜上常年位居前列。


无论是英超委员会抑或德甲联盟,高水平联赛之所以肯于严格准入,是因为联赛自身具备让俱乐部发挥的空间——英超委员会和德甲联盟均为非营利性组织,收入几乎全部作为运营成本反哺联赛,而基础设施整体薄弱的中超联赛以及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若想真正找到健康发展模式,恐怕还要依靠地方政府以及中超公司的改革规划。


(声明:本文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禹唐立场)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