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问简政放权 体育产业趋向何方
部署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推动大众健身。政策改变释放何种信号?商业赛事与政府办赛有何不同?如何理解“简政放权、放管结合”?
0502562014-09-05 11:10     来源:广州日报


9月2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其中一项议题是部署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推动大众健身。会议提出,一要简政放权、放管结合,取消商业性和群众性体育赛事审批,放宽赛事转播权限制,最大限度为企业“松绑”。推进职业体育改革,鼓励发展职业联盟,让各种体育资源“活”起来,适应群众多样化、个性化健身需求。二是要盘活、用好现有体育设施,积极推动公共体育设施向社会开放,在更好服务群众的同时提高自我运营能力。外界普遍认为,这一政策的改变对我国体育运动事业的发展有重大意义。


一、政策改变释放何种信号?


(奥运会游泳冠军)钱红:看到这个消息后,我的第一感觉就是体育产业可能将要全面放开。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体育产业是一个很有潜力的市场。尤其我们国家经济发展速度那么快,对体育运动产业有很大的需求,只是好像被压制了,但它迟早会喷发的。要想快速健康地成长,就必须学习和借鉴西方发达国家的先进经验和模式。我觉得这个新政策的出台,就是给从事相关工作的人指明方向,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记者)黄越滔:你说得对,至少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这也是媒体的普遍反应,好像觉得体育产业的春天真的有可能到来了。这个信号本身也证明,政府层面已经意识到了民间体育产业拥有巨大的市场,而因为种种问题,它受到了一些抑制,并没有表现出它该有的市场份额。如果拿同为金砖国家的中国跟巴西做比较,这种对比就非常明显。在经济情况类似的情况下,巴西的体育产业已远超中国。不是中国人不爱运动,你可以发现只要稍微有点条件的中国人都会选择运动,只是市场的引导还做得不够好。我们的体育产业潜力,完全不应该输给巴西。


(体育营销专家)姚震彦:好事,首先肯定是好事,动了总比不动好,但这里面有很多问题,怎么弄?怎么有保障?如何界定商业比赛?如果是国家总局体系内的那些比赛,这个东西是没有意义的。比如中超,是不是商业比赛,它也是总局体系内的联赛,也是市场化职业化的比赛,怎么界定清楚?这个政策只是本届政府提出的意愿,怎么去执行完成,我想至少需要两年时间。


二、商业赛事与政府办赛有何不同?


黄越滔:恒大打皇马,就是最典型的商业性赛事。体制内赛事,就是全运会等比赛。中超和CBA这种职业联赛呢,我也认为应该是商业性赛事,其实现在中国足协也专门成立了中超公司来市场化运作,但管办分离说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实施,我认为这个最新政策,等于是以最高级别文件的形式来促进管办分离。也许我们可以关注中超和CBA,如果能够实现管办分离,那么其他项目的商业性赛事和群众性体育赛事,才真正有可能被完全交给市场。


钱红:体育一定会越来越市场化,我相信这一点。将来,赛事和活动不再需要政府的审批,而是根据市场的需求去办一些商业性或者群众性较强的赛事或者活动。这当然就意味着体育赛事从策划到落地不再是必须要去走一条独木桥。一旦政府不是主管,那么市场必须接纳,这个赛事才能办起来。没有人会无偿贴钱办比赛,企业总希望通过比赛达到自己的目的,比如拉赞助,比如宣传自己的品牌。


三、如何理解“简政放权、放管结合”?


钱红:这仅仅是字面上的意思,从政府的态度来看,我认为政府应该会相继出台一些对体育的扶持政策,就像有很多投资方扶持影视发展、扶持动漫发展等类似的形式来扶持体育的发展。体育市场有潜力,但实际上没有形成大范围的气候,你拿中国跟巴西比,巴西实际上已经形成了一种全民运动的气候,我们正在宣扬和提倡,但还是需要政府主动去做更多的引导。不管是商业性赛事还是群众性赛事,都需要政府去引导。


黄越滔:这句话惹眼,就因为放权两个字。因为从这里大家闻到了体育领域真正的改革的味道。比如我这家企业想办一场商业比赛,需要体育主管部门同意吗?如果不用那就方便多了,也许更多企业想参加进来,因为一旦不再跟政府打过多交道,很多企业就少了很多担忧,完全按照市场规则办事。体育主管部门还是要参与,但主要是提供服务,而不是管理。


姚震彦:总而言之是想把市场交还给市场,但这里面有很多疑问,比如《体育法》规定赛事是要审批的,那么《体育法》必须要修正,所以我说肯定需要时间。其实以前矛盾没有那么突出,有时候体育局管理出现错位现象,但以后可能出现缺位现象。


民营企业办赛事,让他们直接面对公安的《治安管理处罚条例》?所以原来的不能说不好,现在就一定好,到底怎么去放权?我觉得审批也有审批的好,办个跑步比赛,跑死了人找谁去?公司都跑了,至少还有体育局。


四、取消审批导致赛事泛滥?


钱红:从积极角度看,新政策应该是创造了一个优胜劣汰的正常的环境,而不是靠关系、走后门拿到举办赛事的资格。这条路肯定是更符合市场化发展的。至于说体育赛事是否有泛滥的可能,现在倒不必担心,因为我们现在的体育赛事实在是太少了,离有可能泛滥还很远。


黄越滔:我很赞同你这个观点,市场上的产品都有自然发展和淘汰的过程,如果政府经常插一只手进来,那么这种自然规则可能遭到破坏,有些明明很糟糕的比赛,就因为政府参与,所以不得不年年举办。一些本来可以办得不错的赛事,就会在无形中受到打压。我不认为体育赛事有泛滥的可能,只会呈现欣欣向荣的一面。


姚震彦:泛滥?不怕。以后一定是鱼龙混杂,但市场会留下好的。不需要审批,会让更多企业对体育赛事感兴趣。实际上之前的矛盾没那么尖锐。“放宽赛事转播权限制”这句话更重要,电视转播更容易让企业望而却步。比如办马拉松,央视说直播可以,要500万元。是央视这个收费贵还是体育局的审批成本高?


五、赛事增多如何管理?


钱红:放权的意思我不认为是完全放手不管,我认为行业管理和监督是必须存在且应该越来越严格。体育局仍有责任管理社会体育资源。行业管理和监督还是要由体育职能部门来操作。


黄越滔:不是说交给市场,政府就不监管。体育局的角色还是要承担一些社会活动管理职责,与其说是管理,不如说是服务。体育局在公共安全和场地管理方面有天然优势,完全撇开它不太现实。


姚震彦:体育局不需做产业,只要保证体育事业健康发展。不要插手,插多了就是“咸猪手”。应具体规定职责,否则会出现“企业办赛,体育局没有义务帮忙联系公安和安保”的情况。


六、职业联盟如何建设?


钱红:比如说游泳中心,是一套人马两个班子,有中心和协会,但不该是这样。国家体育总局下属游泳中心管理竞技体育,民间组织游泳协会管理普及和群众游泳活动。如果发展职业体育的话,协会要起更大作用。


黄越滔:足球相对来说是发展得不错,但问题是谁都知道,中超公司的上头还是中国足协,而中国足协的实质就还是国家体育总局在主导。


姚震彦:中超算好的,中超执行局改个名字叫中超联盟,中超毕竟各家俱乐部也算是股东,股东有一定的话事权。完全市场主导的职业联盟,没有义务去培养青少年。这该交给体育局去做,职业联盟只是作为职业联赛存在就行。职业联盟本质就是市场主导,而不是行政主导。


(声明:本文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禹唐立场)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登录后参与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