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评】满目疮痍,足球市场泡沫化下的广东足球可还有救?
2014年岁末,广东再次成为中国足坛的焦点——广东日之泉西迁、深圳红钻转让陷入僵局、梅县客家队即将远走海南,广州富力也传出主场可能迁往珠海。
0469952014-12-06 17:00     来源:广州日报(广州)、南方都市报


2014年岁末,广东再次成为中国足坛的焦点。不过这一次引发关注的不是恒大亚冠夺冠式的举国欢庆,而是一片萧瑟落幕的景象—广东日之泉西迁、深圳红钻转让陷入僵局、梅县客家队即将远走海南,广州富力也传出主场可能迁往珠海。


遥想1996年,广东出现4支甲A队1支甲B队,“甲五风云”盛极一时。但此后,广东职业足球队开始走向衰落,最终集体消沉了近10年。这一次,广东职业足球是否会重蹈上世纪90年代后期“虚假繁荣”的覆辙?广东职业球队目前的局部生存困境折射了什么?


东莞南城为何流浪?


2011年,东莞南城在中国足球圈里闪光,他们凭借一帮十七八岁的球员在中乙杀入了半决赛。而国足在和他们的热身赛中,仅以3比2险胜。


曾经做过球员、教练、经纪人、老板的覃东,在2003年从东莞足协调到了南城区体育局,他一手创办了这支队伍,“就是为了带出一支队伍参加省运会,再就是希望给广东和国字号输送人才。”覃东忆当年。11年过去了,这两个梦想都实现了:2011年这支队伍代表东莞拿了省运会足球冠军,而今年杨超声和廖力生也登上了国字号舞台。但覃东的队伍从去年开始流浪到梅州,而现在,又将迁往海南。


梅州,第一次出走

2012年,覃东四处游走,希望能给南城拉到些赞助,正常来说,有着2011年的骄人成绩,不可能拉不到一笔可观的赞助。“但东莞始终没有足球的氛围,当时新世纪出资赞助500万元,这笔钱已经足够他们养一支女篮队伍了,但养一支中乙男足,还是有着不少困难。”覃东说。


在2012赛季过后,南城还是没能冲甲,球队早早地把廖均健卖到了广东日之泉,在赛季末,方镜淇、李伟新、胡威威、廖力生、杨超声、王睿、张兴博被恒大打包买了去;随后富力也带走了张晨龙和向嘉弛。从那一刻,南城的格局彻底发生了变化,球队在赛季过后,没能找到赞助,不得不前往梅州,成了梅县客家俱乐部。


覃东告诉记者,因为梅州在政策方面有着不错的支持。只不过,这样的支持并不足以支撑球队的发展,球队没有正式的训练基地,甚至连住宿条件也跟不上。


今年年底,覃东曾直言国家虽然有了政策支持,但是“体育产业如果没有资金介入很难推动,政府如何进行引导,怎么去搭台与企业进行沟通,真正引导企业介入很重要”。


海南,又一次无奈的选择

覃东这句话显然不是一时兴起所说,就在几天前,覃东在朋友圈发布信息说球队已在前往海口的路上,这时,外界才知道梅州客家也不是东莞南城的归宿,他们将再次迁走。


覃东告诉记者:“海南当地政府和企业给了很大的支持,这是我们决定另谋出路的一个重要原因,海南的一家企业将以参股的形式与我们合作。”


出走省外,确实是覃东的无奈选择,他告诉记者,在选择海口之前,他已经游走了省内多个城市,包括佛山、惠州、深圳,但是都没能得到任何回应。他说:“除了恒大和富力之外,其它的广东球队都面临生存和发展的问题,我们队从当初的东莞迁到梅县,现在迁到海南,如果我们能在当地得到支持和帮助,我们何必东奔西走,背井离乡,到处流浪?最后,还是海南的企业表现出了诚意。广东足球怎么了?这确实是一个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


中国足球“伪职业化”本质依旧


董良田【广东万力名人足球俱乐部理事长】:上世纪90年代后期广东职业足球的由盛而衰有主客观原因,当年中国的职业足球还处于初级阶段,体制转变、管理机制、人才厚度、联赛环境、市场规模、领导意志等方面均不完善。正如这几年中国社会和经济领域的很多颠覆性变化一样,中国职业足球的变化也是颠覆性的。


在这波变革中,每个俱乐部如果不能顺势而为,没有主动创新的市场意识,只能继续被淘汰。放眼国际足坛,职业联赛的泡沫化和贫富悬殊是普遍存在的,但由于人家的联赛体制健全和足球市场的充分发育,泡沫化是可以消化的,中小俱乐部也能找到生存的方式,中国的职业联赛虽然走过20年,但现在仍不存在这个基础。


彭伟国【广州岁月明星足球俱乐部总经理】:职业足球不存在“感恩”,比的就是资金和人才。甲A早期,广东有资金有人才,职业足球自然繁荣。但随着甲A后期国内其他地方投资的加大,广东显得落后了,当时人才流动机制又不畅顺,广东原来的足球人才资源不足够,衰落是必然的结果。


目前,职业联赛投资热度大导致俱乐部经营的成本几何级数增大,这个趋势暂时是不会改变的,所以广东足球出现暂时的困境也是可以理解的。


你看这两年,因为缺乏资金运营、人才流失,像大连、成都、延边这些有足球传统的城市,职业足球都出现低潮。所以,今日广东出现这种情况,明天上海也会出现,北京也会出现,这是中国职业足球不成熟的必然现象。


张喆【广州日报记者】:过去20年,中国的职业联赛所发生的球队换名、俱乐部易主、变更主场之频繁,堪称世界之最。当基本生存都解决不了的时候,俱乐部是不可能有根的,更不要谈青训发展、不要谈球迷文化、不要谈代表一个城市的形象!


无论日之泉、深足还是梅县客家,他们的投资人都在客观上为广东职业足球作了真正的贡献。但当他们出现困难的时候,他们的权益又有谁去维护?一个不能自我造血的职业联赛,说到底还是“伪职业化”的本质!


广东足球现状是资源分配结果


董良田:广东目前几个中甲、中乙俱乐部的困难都与运营资金不足有关,富力变迁主场的传言或与缺乏政府支持力度有关。这些都可以归结为职业足球的资源分配问题。在目前中国足球的市场空间和人才储备的支配下,资源肯定是不足够的。比如,日之泉当初与省体育局共建全运队,全运会后把球员输送到日之泉俱乐部,这个模式固然有合理性,但不可能每届全运会都这样做。梅县地区是否有足够的资源容纳两支乙级队?深圳这样高度市场经济发达的地区,为什么连一支职业队都养不活?


彭伟国:目前国内的中超中甲俱乐部有几家拥有完整的梯队?所以,一个地区的职业队很大程度上要承担当地政府部门主导的青训体系球员的出口功能。从这个角度上说,无论日之泉还是深足、梅州队,离开或者解散都是对广东后备人才的一种伤害。当年宏远的解散,对广东基层足球的培育是一个致命打击。这几年,日之泉的存在,对省内一些基层培训还是有带动作用的。现在我知道省足协还是希望找一支能从乙级打上去的省龙头职业队伍的,但这个需要时间,要看机遇和环境。


张喆:职业足球是足球高度市场化和产业化的产物。广东虽然市场经济高度发达,但足球产业的土壤其实还远远谈不上发达。所以既然现有的土壤不成熟,广东职业足球存在的困难也应该正视,应该重新布局有限的资源,这些资源包括市场的资源和政府的资源。尤其要激活大量民间社团在足球产业链中的服务能量,这样才有望创造尽量充足的资源来反哺职业足球。


董良田:职业足球当然不能再依靠政府施舍,但在当前足球市场还未充分活跃和健全的情况下,政府资源应该考虑如何对职业足球进行有效的补充,职业足球毕竟还是具有一定公共产品的属性的。


彭伟国:大连市最近召开足球工作会议,领导决定向足球项目拨款3000万元专项资金。其中2000万元将用来助阿尔滨重返中超,剩余的1000万元则用来培养大连青少年足球。同时将免去阿尔滨主场的场租和安保等相关费用。在我看来,对职业俱乐部减税、在场租和安保费用方面进行优惠,是最迫切的政府支持手段。


广东足球真没发展空间了吗?


董良田:过去5年,广东的职业足球变化很大,基层足球也有不少变化。广东的草根足球、校园足球、社会足球、公益足球都诞生了不少新鲜的组织,创办了不少有活力的平台。广东的足球人还是很努力的,这些不能因为目前职业足球局部环境的不稳定而彻底否定。从今年省体育局和教育局开始打造的“省长杯”,从省足协依托恒大俱乐部选择6个地方共建青训基地的举措来看,广东的后备人才还是有突围可能的。


彭伟国:足球人才依然是支撑职业足球的根本。有大量优秀人才的存在,职业足球的市场自然会回归合理。既然全中国目前的足球人才现状就是不足,那么广东急也没有用。青训是讲体系,讲规律,讲耐心的。我觉得对比国内其他省份,广东的青训基础还是不错的,关键是要调动社会各界的力量,让广东的年轻球员有更多的出路,给他们更多展现的机会。


张喆:如果说甲A年代的第一波泡沫化耽误了广东足球发展10年黄金时间的话,那么现在中超第二波泡沫化已经到来的背景下,广东足球人更应该看清楚规律所在。有一点必须坚定:广东足球只能走技术足球的根本之路,广东球员必须用自己的技术特点去参与中国职业足球的竞争。


来源: 广州日报(广州)、南方都市报,禹唐体育编辑。


广州日报原标题:粤足虚假繁荣OR中国球市畸形?9广州日报记者 邬恺山)

南方都市报原标题:东莞南城为何流浪?没有支持赞助 广东足球怎么了(南都记者 马骁男)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登录后参与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