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滑雪:“离钱袋子近很重要”
每一个新的雪季来到,都会说到中国是一个巨大的滑雪市场,资本会垂涎这里,特别是以北京市场为核心共同周边地区。
0642792014-12-18 08:30     来源:新京报、中华网财经


每一个新的雪季来到,都会说到中国是一个巨大的滑雪市场,资本会垂涎这里,特别是以北京市场为核心共同周边地区。今年的热议更高,又有了“申奥”因素的加入。一个现实是,“中国目前是世界上惟一一个还在建设大型雪场的国家,而在欧美,甚至是南美洲,建造大型雪场的脚步已经停下来了。”资深雪友小沫称。


随着群众生活水平及健康意识的提高,滑雪旅游会有更加科学的发展。有统计称,预计到2015年后中国年滑雪人次能够达到1000万。放眼全国,从东三省到内蒙古、从京津翼到新疆,滑雪场数量已达300多座,甚至一些南方城市也建成了诸多的滑雪场地。


目前国内建成的几座大型滑雪场均为区域性雪场,但较之国际顶级滑雪场还存在一定差距。而新雪国滑雪场将有效弥补国内顶级滑雪场的空白。


崇礼 背靠北京巨大的滑雪市场


“滑雪的自然资源好,而且这里是距离钱袋子最近的地方,围绕北京为核心,这才是重要的。”北京300公里内唯一能在3000米长度内实现800米落差的“新雪国”项目总规划师孙寅贵毫不讳言。“新雪国”位于河北赤城和崇礼交界处,该地区属暖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四季分明,昼夜温差大,年平均积雪厚度70厘米,积雪时间从11月份至次年3月份,雪质多呈球形,硬度和数据完全符合滑雪要求,地形陡缓适中,风力较小。“还有最重要的两个条件,背靠北京这个巨大的滑雪市场和当地政府领导的重视。”


“距离钱袋子最近”,一句话点明了中国目前滑雪市场的重心和资本的趣味。十多年来崇礼的白雪经济发展迅速,现在已经变身为中国新的滑雪运动中心,拥有万龙、云顶乐园、长城岭、多乐美地四大滑雪场,有高、中、初级雪道82条,总长69公里,各类索道魔毯24条23公里,每小时总运力4万人次。


12月6日,已经连续第十三年举办的“中国·崇礼国际滑雪节”在云顶滑雪场开幕。大幕后面紧接着登场的,就是滑雪运动的多项重量级赛事,包括国际雪联高山滑雪积分赛、国际雪联远东杯高山滑雪赛、世界单板巡回积分赛、儿童赛、全国业余追逐赛、TNF极限野雪挑战赛等。如果申办冬奥会成功,崇礼又会成为一个巨大的体育和市场热点。


这几年崇礼的滑雪公寓建设很热闹,雪季的时候,雪友自己住,平时可以由物业代为管理出租,也是一种投资,滑雪公寓的购买者大多来自北京雪友。


阿勒泰 距离目标市场太遥远?


国家体委滑雪处原处长单兆鉴称:“从自然资源来说,阿勒泰地区的纬度和阿尔卑斯山脉接近,在阿勒泰山脉的南坡,阳光照射强烈,所以冬天并不冷,风一般也不大,这里的温度一般是零下十几摄氏度。总体来说,在阿勒泰山脉特别是南坡,形成了一个逆温层,有一个局部的小气候,具备一定的成为滑雪胜地的条件。”


落差和雪道是一个滑雪场的核心竞争力,但阿勒泰距离目标市场太遥远。这一点和国外滑雪胜地很不相同。一般国内的资深雪友都会列举法国阿尔卑斯山脉的沙木尼或者美国的阿斯彭,这些地方都形成了滑雪小镇。世界知名的滑雪胜地并不在大都市附近,美国科罗拉的雪场既不靠东海岸也不靠西海岸,但无法阻止人们纷至沓来。


滑雪是个度假复合体概念


雪场到底要多大?不光是雪道的问题,还有和旅游地产的关系。这也是孙寅贵认为万龙滑雪场建设受限的地方。万龙滑雪场是崇礼滑雪的一个发展关节点,对崇礼白色经济的发展功不可没,雪道好,也受雪友欢迎。“比较遗憾的是酒店的建设,在雪季永远是一房难求。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周围土地的拿地成本已经非常高了。”


“目前中国的滑雪场,大多是不赚钱的,或者说单纯靠滑雪是不赚钱的。”孙寅贵心目中的“新雪国”是一个度假复合体的概念,包括滑雪、航空体验、医疗、教育等要素。他心目中的滑雪胜地美国威尔(Vall),长久以来一直是美国最佳滑雪度假村,“滑雪和餐饮都很便宜,因为有充分的市场竞争,几美元就能吃到不错的快餐小吃,但住宿价格很高。”孙寅贵说,“人们总是对某些价格敏感,对某些价格不太敏感。对于滑雪体验来说,人们对雪票和餐饮的价格很敏感,但是对住宿的价格又不太敏感。”


南山滑雪场市场营销总监徐心文称,“滑雪场属于投入产出周期较长的产业,短期盈利难。”而且中国的雪场经营成本高,“因为自然地理资源的限制,京郊很大一部分都是依靠人工造雪,水电成本高。”而在北海道、阿尔卑斯山脉、洛基山脉,自然降雪多,人工造雪的成本很低。


中国滑雪产业的人力成本


“中国的滑雪产业还是人力密集型产业。”徐心文认为,“很多滑雪者都是初次体验者,需要租用雪具,雪道上要有很多的巡逻队员,缆车也要有工作人员。”而在国外成熟的滑雪市场,人们自小接受滑雪培训和安全教育,这些都不是问题,雪道上很少看到工作人员的身影。


“你去看我们的雪具大厅,工作人员每天累得直不起腰,很多来滑雪的人都不会穿雪鞋。”徐心文开玩笑说。这也造成了一个结果,体验的效果往往影响了他是否会再次来到雪场。雪友肖金戈说:“很多人第一次体验感不好,冰冷的黏糊糊的雪鞋,昂贵的快餐,很多人在一次体验之后就再也不会来了。”


业内人士透露,在全国的知名滑雪场中,目前只有少数能够盈利,其他大部分滑雪场还处在投入阶段。


今年新雪季,南山滑雪场除对403套雪具进行常规更新外,初、中、高级雪道均有增加,并配备了相关设施,同时加大了对造雪设备的投入。怀北滑雪场也加大了对娱乐休闲和交通等设施的投入,新建了停车区、长城观景台,开通了由市内直达的巴士。雪友们普遍反映,新雪季的滑雪价格又提高了;一些滑雪场则在自己的官网上做出声明称,票价上涨的原因是“本雪季的滑雪票价仅根据劳动力成本的上升而适当调整,幅度控制在10%左右”。


“雪二代”关系中国滑雪的未来


培养中国的“雪二代”,也是一个有关中国滑雪未来的话题。肖金戈的儿子肖子岳六岁开始学习滑雪,四年过去,现在父子俩一起站在雪场高级道上,肖子岳的通过能力优势明显,已然超过了老爸。


儿童滑雪在国外很普遍。在阿尔卑斯山地区,学校都有小型的雪场。根据法律,孩子4岁以上就可以滑雪了。滑雪业内资深人士何平称,国外对儿童的保护也比较完善,比如规定儿童滑雪必须经过滑雪学校的培训。


最重要的是,在西方,家长们愿意让孩子去接受户外运动的挑战。而在我国,更多的家长在孩子身上寄托了自己的梦想。有滑雪人士听到风声说,一些学校将把滑雪纳入课程。如果申奥成功的话,对中国“雪二代”的成长也许是一个促进。


在雪地里撒点野,这才符合孩子的天性;摔倒要自己站起来。对家长的建议是,不提倡不经过培训就让孩子直接上雪道,同时还要做好让孩承担风险的心理准备以及必要的安全装备。


在国内滑雪场数目激增、竞争越加激烈的今天,滑雪市场的发展应更倾向于服务质量的提升和高标准雪道的开发,这样不仅可以满足滑雪爱好者们日益增加的需求,更能促进中国滑雪运动的发展,缩短中国与世界滑雪水平的差距。


本文来源:新京报、中华网财经,禹唐体育编辑。


新京报原标题:中国雪场现状:紧挨城市而非自然资源

中华网财经原标题:盘点中国滑雪场之现状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