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碗并不等于美国春晚!
抛开“民众同一时间看同一个频道”的相似之外,你还能说超级碗就是“美国春晚”吗?
0224662015-02-03 10:17     来源:新京报

金·卡戴珊在广告中的自拍形象引起热议。


先来几则数据,看看第49届超级碗有多火:

30秒的超级碗广告,价值飙升到450万美金;

自超级碗引入广告起,费用已翻了125倍,平均每年2.5倍;

第49届超级碗共有1.14亿观众收看,是收看人数最多的超级碗比赛,也是美国历史上收看人数最多的一次电视节目;

NBC免费在线播放的超级碗比赛平均每分钟有80万观众收看,每个观众平均观看84.2分钟,同时在线最高用户达130万,创造了超级碗的历史记录;

被称作“水果姐”的Katy Perry的中场表演有1.185亿观众收看,比去年增加了300多万,是从1991年以来,以娱乐内容为主题的超级碗中场秀中观看人数最多的一次。


超级碗的核心内容并不是一台晚会,而是将一场橄榄球决赛变成一个非官方的全国性节日。追逐商业价值的最大化才是超级碗的核心和近50年的发展指导,抛开“民众同一时间看同一个频道”的相似之外,你还能说超级碗就是“美国春晚”吗?


“美国春晚”从何而来


昂首站在机械野兽的脊梁上,凯蒂·佩里用一条手柄挂绳牢牢拴住了自己的话筒,她一边气势汹汹、一边小心翼翼,生怕表演会出现任何差池。她的小心翼翼是理所当然的,这可是超级碗的中场秀啊,仅仅在美国就至少有1亿6000万双眼睛在盯着“水果姐”的演出,对任何美国艺人来说,再没有什么舞台能和超级碗相提并论了。


于是在NFL(职业美式橄榄球大联盟)挥旗东进的初期,为了让中国市场对超级碗有更深刻的认识,它有了一个通俗易懂的名字:美国春晚——大家瞬间明白了,原来超级碗就是阖家团圆共度良宵,欢欢喜喜盯着电视机屏幕。唯一的区别是咱们端盘饺子,美国人捧块比萨。


可一旦你有机会亲自欣赏到这台“美国春节联欢晚会”,就会发现,除却最了不起的舞台、最高的收视率和最大牌的明星以外,这和咱们的春晚,并不是一回事。


早期用仪仗队丰富表演内容


今年的第49届超级碗来得比往年都更凶猛些,前期造势大概可以归结于电影爱好者对于赛事主题预告片的关注,“水果姐”在中场表演的曲目和造型也会引人“蠢蠢欲看”,一场橄榄球决赛就这样变成了泛娱乐的需求。


而回到第一届超级碗,它上演于1967年1月,彼时美国电视的荧屏上,充斥着各种类型的情景剧,收视率动辄突破50%大关,这些竞争对手曾令超级碗望尘莫及。


最初的几届超级碗,用《华盛顿邮报》的中场秀总结来形容,“就像当时还在成长之中的整个NFL联盟一样,甚至比许多大学比赛更缺关注,他们只好调动仪仗队来丰富表演内容,为了节约成本、方便调动,仪仗队通常也都是从主办地附近的学校借调来的。”所以你看,超级碗并不是“一出生就风华正茂”。仅从收视率角度而言,春晚从诞生就站上了无可撼动的巅峰,这样的出身,超级碗羡慕不来。


百老汇的女星打开商业大门


虽然粗糙简陋,但第一届超级碗的电视观众人数也有5000万,熬过了3年靠仪仗队苦撑场面的清冷时光后,1970年的超级碗迎来了第一位中场秀嘉宾:百老汇的头牌女星卡罗尔·钱宁。


出身舞台的钱宁,其表演并没有给电视观众带来太大震撼,但却推开了一扇前所未有的大门,自20世纪70年代开始,一众歌手演员从门后走出,他们的精彩亮相,宣告超级碗中场秀从此进入了一个受人追捧竞逐的全新时期。然而曾经为超级碗作出巨大贡献的仪仗队拒绝退出,NFL方面不得不安排歌手与仪仗队同台演出,类似场面一直维持了6年之久,就在这样竞争的氛围之中,超级碗的广告价格、收视人数和社会影响力都开始不断飙升。


十多年的时间内超级碗尝试了无数种表演形式,甚至还曾经将米老鼠请上舞台,但1992年超级碗过后,连续7年收视人数停滞在8000万人左右。Old Money想靠一场比赛固守城池,New Money想的却是大商业化的概念。


凭什么请到迈克尔·杰克逊


New Money将商机瞄准“中场秀”开始着手改革。1993年被他们请上舞台的那个人,叫迈克尔·杰克逊。也就是那一年,超级碗收视人数增至9099万,单年度14.3%的增幅创下历史之冠。



要想请动迈克尔·杰克逊从来都不容易,NFL方面在1992年超级碗刚结束就开始和MJ的接触,“在最开始阶段,他们对这项表演都没有太大的概念,”NFL的代表吉姆·斯蒂格回忆,因为没有任何费用预算,能否说动MJ,他们毫无把握。斯蒂格亮出的底牌是,“我们的比赛会在120个国家进行电视直播。”迈克尔·杰克逊则回答道:“所以你是说那些我没开过演唱会的国家,都能看到这场表演吗?好,我加入。”


有迈克尔·杰克逊标杆在先,从此,所有的超级巨星都将超级碗视作荣耀的归宿:保罗·麦卡特尼、U2、滚石乐队、斯汀、贾斯汀、碧昂斯、麦当娜……以至于现在它成了一个非官方的全国性节日。


看中场表演胜过看比赛


由于对中场秀的最大商业价值开发,超级碗甚至还历史上首次出现了中场休息收视人数不降反升的奇景。所谓中场秀除了巨星表演,还有大量的商业广告和电影预告片。也就是说,人们打开电视可能就是为了看一眼与这场橄榄球决赛无关的东西,甚至在比赛次日还有关于中场广告的排名投票。然而看看这些数据:美国收视率最高的10个节目中,9个是超级碗。一次超级碗,能为举办地带来1.5亿美金的收入。1分钟的超级碗广告,价值已飙升到5634万元人民币(2014年中国好声音总决赛,冠亚军决赛前的1分钟特别广告时段通过拍卖最终以107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成交,创下中国电视史上最昂贵广告纪录)。


NFL在全球范围内作为最具商业价值体育联盟的地位有多么不可动摇?就在NBA球迷为9年240亿美元、年均26.3亿美元的新转播合同而咋舌的时候,NFL早已与ESPN、NBC、ABC等超级转播商签下了平均每年总额高达28亿美元的转播合同,考虑到每赛季NBA常规赛多达1230场,而NFL方面常规赛仅有255场,那二者之间的差距就可想而知了。


现在它不仅是各大体育赛事模仿的对象(想想世界杯决赛),还是攀附的对象。今年于超级碗同一天举行的凤凰城高尔夫公开赛第四轮,某一洞果岭上搭建了四块大屏幕和容纳一两万人的座位(天哪,这哪是号称高端的高尔夫,分明就像足球场)。


超级碗接近于世界杯+奥斯卡


超级碗在市场战争中拼杀出一条血路,将商业价值绝对最大化,这是它的核心内涵,而不是一台和谐的晚会。


有媒体报道“为什么超级碗在中国瞬间火起来了?”足以一窥超级碗力推的国际化策略,它不再是一个本土节日。超级碗对年轻人的吸引力,很可能让这种商业模式未来更多被我们的赛事和商家所借用。


所以如果说超级碗不是春晚,那超级碗是什么?也许是世界杯决赛+奥斯卡吧。那春晚又是什么?大概从地域性和节目内容出发,更接近于红白歌会吧。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世界杯护送大力神杯出场的名模吉赛尔·邦辰,昨日在超级碗上摇身一变,成了“最有价值球员”汤姆·布雷迪的妻子。对了,别说你看了一台“春晚”,却不知道新英格兰爱国者队逆转了西雅图海鹰队。


本文来源:新京报,禹唐体育稍作编辑

原标题:超级碗不等于美国春晚!

文/殳海(媒体人)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登录后参与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