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产业能与顶级赛事媲美吗?
电子竞技,这项被体育总局列为第99项体育运动的产业,正迎来它最好的时候,但是它真的能和顶级的体育赛事相提并论吗?
0224882015-06-15 08:35     来源:地歌网 文/邓超


禹唐体育注:

近年来,电子竞技 已经脱离单纯的电脑游戏而变成一种体育竞技运动受到越来越多年轻人的关注与喜爱,庞大的受众使得这个项目的产业链越来越完善。这项被体育总局列为第99项体育运动的产业,正迎来它最好的时候,但是它真的能和顶级的体育赛事相提并论吗?


这几天是体育迷的年度盛宴:巴萨三冠王、尤文梦断柏林,瓦林卡的法网封王、小德的罗兰加洛斯之泪,詹姆斯的单核暴走、勇士的闲庭信步……


而在另外一边,6月7日,上海,MDL国际精英邀请赛开打,这被誉为是TI5的一次预演,十支国内外的顶级战队一一亮相,竞技体育的所带来的愉悦感以及残酷性在此刻交相辉印。


电子竞技,这项被体育总局列为第99项体育运动的产业,正迎来它最好的时候,但是它真的能和顶级的体育赛事相提并论吗?


一、影响力


“体育,改变世界”,南非已故前总统曼德拉的这句名言,对于整个体育产业而言是一个巨大的荣誉,而现在电竞正慢慢感受到这样的荣誉。


一个有意思的数据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投身于电竞事业,东南亚的犯罪率正在下降。


3月,“Garena Star League 2015”(GSL 2015)电子游戏竞技大赛全球总决赛在泰国首都曼谷成功举行,现场人山人海。


在东南亚,电竞产业正蓬勃发展,职业选手已是最让年轻人羡慕的群体。而大部分家长对电竞也不反感,并愿意支持子女打职业。原因很简单,就是电竞行业收入远超其它传统行业。


以FPS网游《反恐行动》柬埔寨举行的2014全球总决赛为例,冠军奖金11000美元,对柬埔寨选手来说,几乎够他们花上一辈子。


在韩国,电竞被誉为“国技”,是韩国三大体育竞技项目,职业电竞选手高达万人,每周都会有职业的电竞联赛,奖金也颇为丰厚。


与此我们很容易形成对比的是,在巴西,很多人将踢球作为改变贫穷的出路。


而巴西对于足球的法案也不胜枚举,比如巴西的体育法就对足球运动员加以特别保护,未经许可是不能擅自转播他们的比赛的。


电竞大国的韩国, 2010年4月通过了内容产业振兴法,营造游戏公司和韩国电竞协会的双赢局面。


电竞已经越来越多的不再仅仅是一个游戏。


二、受众规模


NewZoo数据:全球有2.05亿电竞受众。其中一般观众占了大部分,达1.17亿人;经常收看职业/半职业赛事的观众达5600万;1900万人在观看比赛之余,还会偶尔亲自参与相关活动;还有1300万人表示经常观看比赛和参与相关活动。


全年赛程278天、奖金高达1亿的WCA 2015, 4月13日职业预选赛开赛,首周超2000万人次观赛。


Roit数据:《英雄联盟》全球日活跃玩家数约2700万,最高750万玩家同时在线。每月有6700万的玩家活跃在游戏中。


S4总决赛超过4万人在位于首尔的世界杯体育馆现场观看,这个数字不亚于一场顶级的足球联赛的现场观看人数,而在线上2700万人观看了决赛。2013年这一数字为3200万用户,在总决赛过程中,关于#世界总决赛#的标签高达每小时20000次的频率出现,相比不会太差。


与此我们形成对比的是,《福布斯》杂志在2013年发布了一份权威数据统计,世界上最具价值的50家足球俱乐部,吸引了多达2.07亿网络球迷(主要是推特和脸书的网上粉丝)的追随。NBA总决赛的观众为1800万。


一个很明显的事实,与类似足球这样的顶尖的运动相比,电竞是不如的,但我们不可否认的是,电竞正以它独特的魅力正在高速的发展。


三、产业链


在这一轮的电竞爆发之前,其实我们可以直接这样说,电竞是不存在产业链的,电竞选手主要的收入来源自俱乐部发放的固定工资,以及所谓的比赛奖金。


彼时的电竞,更像是一个业余的爱好,无关职业。但现在不同,电竞市场的巨大潜力使得,电竞的产业链开始慢慢完善。


平台方,YY直播、斗鱼等直播平台等都在高薪挖人,或许有虚假繁荣的现象,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类平台的出现,将电竞真正起到了一个巨大的推广作用。


游戏厂商,对于电竞开始有了新的认识,例如腾讯自己的TGA赛事,对于这些游戏厂商而言,电竞或许不能带来最直观的营收表现,但是电竞能带来品牌上的飞跃,以及在玩家心中的好感度。


俱乐部,不再单一的以组织比赛为单一的方向,开始慢慢朝多元化发展,各种运作开始逐渐变得职业化。


整个产业,从游戏拥有方、平台方、职业选手、赞助商渐渐都意识到了电竞产业的价值,虽然这个产业链才刚刚现出雏形,但电竞产业已经起步。


而足球也好、篮球也好,这些运动的产业链早已完善,但我们需要注意的是,无论是足球、篮球,还是电竞,其主要的商业模式,或者说是产业链的终端都在用户,都是以粉丝经济的模型来开展。


四、周边市场


根据韩国媒体的报道,鉴于目前电子竞技在全球的迅猛发展,经过几个月的讨论,原WCG最大赞助商韩国三星集团计划召回前WCG首席执行官李秀垠准备重启WCG。


这则消息还有待商榷,但是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一点,那就是类似三星这样的PC厂商,或者说电竞的专业设备生产厂商对于电竞所带来的窗口效应之外的整体商业模式已经开始发现。


以三星最近连续不断的对电竞比赛的赞助,其主打的是曲面的显示屏,这样的显示屏在体验上,优点可以总结如下:更强的代入感、更宽广的画面、更清晰的图像、符合人眼生理构造、多种智能功能辅助。


OK,优点一大推,但是价格不便宜,SD590C这样的产品接近3000元。(当然,也有低配的1000多元的,但是效果大打折扣)


这样的产品,其一开始就决定了,不是以普通大众为目标受众群体,与此相类似的比如雷蛇这样的厂商,一个键盘动辄千元,这些产品,从一开始就是为电竞的发烧友准备的。


如果没有电竞产业这样的窗口,这些专业设备依然可以选择其它的来做宣传,但效果将大打折扣,因为目前全球来说,互联网的娱乐消费环节,没有一项可以超过游戏。


这样的专业设备,借助电竞庞大的用户群体,发烧友群体(主要是那1300万人表示经常观看比赛和参与相关活动)用户,这样的设备才有更大的存在空间。


而有一项数据显示,目前,这个电竞的专业设备市场可能占据了电竞市场的约30%。电竞参与者和视频观看者们为Netflix或者Spotify支付月费的比例更高,这部分用户的收入也比平均用户高,大多数是有全职工作,愿意购买最新的硬件设备。


在体育领域,我们可以借用去年发生在足球圈的一件品牌赞助来对比一下,阿迪达斯最新签下了拜仁慕尼黑到未来十五年的赞助合同,每年6000万欧元,而在去年阿迪达斯从老对手耐克手里签下了曼联未来十年的球衣赞助合同,10年,7.5亿英镑。


阿迪达斯频出大手笔,但这样的投入是值得的,无形的品牌价值抛开不去谈,2014年9月得到的数据,皇马在过去的12个月里的球衣销量以140万件独占鳌头。


这为阿迪达斯带去了多少收入?我们以皇马的球衣不印号版约50欧元计算(实际上可能不止,去年加盟的J罗印好球衣售价为97欧元,短短两年卖出34.5万件,带来3340万欧元销售),球衣的销售额达到了7000万欧元,而阿迪达斯可以从中抽成60%。


最低带来4200万欧元的收入,而阿迪对皇马的赞助是一年4000万欧元。


实际上,这些球衣与专业的电竞设备一样,他们的目标受众都是固定的,绝不是普通大众,而是发烧友。但这个市场是存在巨大空间的。


从三星打造WCG,再到撤资WCG,再到投入专业的电竞赛事,再到可能准备重启WCG,这其实就是电竞的商业模式发展史,从最初的仅仅被用视作工具、一个媒体平台用以推广产品,到现在的完整的商业模型。


最新消息,前WCG魔兽争霸的世界冠军SKY宣布退役,而其退役后,将创立电竞装备品牌钛度。


曾几何时,SKY一度等同于中国电竞,在那个中国电竞刚刚开始萌芽并受到舆论打压的阶段,是SKY支撑起了中国电竞人的梦想,而他退役后选择的方向很值得我们深思。


电竞专业设备这一市场正在慢慢打开。



五、商业开发


2014年,澳网李娜在获得澳网冠军奖金为231万美元,NBA的马刺队的夺冠奖金为248万美元。皇马去年欧冠的总奖金是5741万欧元。


纯粹以奖金来算,这些收入养活不了任何一个团队,仅C罗在皇马的年薪就达到了约4000万欧元(税前)。


但是这些球队的商业开发上,皇马在2013-2014财年的收入是6.039亿欧元。这就是商业价值的体现。


而反观电竞,至少到目前为止,电竞的商业开发,其实还很不成熟,俱乐部多是亏损,依靠后面老板们的支撑,队员的收入主要以奖金构成,反倒是退役后转解说,投入平台方,收入可以大幅度上涨。


这就是一个很奇怪的现状,第三方平台虽然不成熟,但是已经找到了商业模式,依靠大神带来的粉丝,以道具分成、流量变现可以获得一个不错的收入。


这与电视转播球赛相类似,但是电视转播球赛,绝大部分的支出在于版权,英超从2016-2019赛季,三年的转播权卖出了70亿英镑的天价。


但电竞的转播权,其实卖不了多少钱,第三方平台更大的投入也不是转播权,而是解说本身,动辄千万元签约的主播本身。


这是一个处于亚健康的状态,因为顶尖的运动,绝大部分收入绝对是版权的转播。


版权的转播卖不出价格其实也与电竞的一些特质有关,因为打从一开始,电竞赛事的目的就不是盈利,而是推广产品,腾讯这些厂商绝对不会说希望靠比赛本身来获得营收(也会未来会,前提是LOL能够发展个几十年,但这不可能)。


所以,我们无从谈及版权本身,电竞版权的问题,至今还是稀里糊涂,没有一个明确的定性。


这直接决定的一个后果是,电竞的商业开始是受到影响的,它的商业价值是大打折扣的,但这不可避免。


再谈赞助商的角度,前面所提的阿迪达斯、耐克这种是一个另类,我们不去谈,我们只看看曼联签下的球衣胸前广告的赞助(纯粹的品牌推广),雪佛兰7年,每年3500万磅。


这个数字是很惊人的,而电竞目前为止,赞助商,其实很多时候就是我们所说的“阿迪达斯、耐克”这种,这不能称之为纯粹的赞助。


数据显示,传统体育粉丝,其中每人可以带来56美元的收入,用户们在单个体育运动的平均消费为20美元甚至更高。而电竞爱好者方面,目前平均每用户每年可以带来2.2美元的收入,这其中不包括游戏收入。Newzoo预计的数字是,在2017年,平均每个电竞爱好者所带来的收入可以增长到3.2美元。


所以,在这方面,电竞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综上所述,电竞产业,其实看上去正在逐渐朝着传统体育的路迈进,拥有庞大的用户,无与伦比的影响比,以及逐渐完善的产业,但是一些致命的问题,如产品的生命周期等,直接决定,电竞其实是不会衍生出传统体育那样大的商业价值的。但是对于专业设备生产商、平台的转播方来说,这些是不存在问题的,这个市场是巨大的。


本文转载自地歌网,原标题:电竞产业能否真的媲美顶级的体育赛事


登录后参与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