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协改革的三座大山:人、钱从哪来?地方足协怎么办?
018762015-08-20 10:49 来源:体坛周报 文/马德兴
我们更应该看到未来的改革所面临的困难,虽然中国足协拥有了绝对主动的人权、财权,但这两大方面就面临着诸多现实的困难。


禹唐体育注:

足协的脱钩引发了一系列的利好消息,但是对于足协本身而言,这次改革还面临着很多实际问题:人才的缺失、断了“公粮”之后的中国足协怎么办、地方足协要怎么改……这都是“新”足协不得不认真面对的难题。足协的改革并不是一蹴而就,而是一项需要长期规划的大工程。


《中国足球协会调整改革方案》正式对外公布,无疑是中国足球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件大事。在为中国足球改革迈出坚实一步鼓掌时,


我们更应该看到未来的改革所面临的困难,虽然中国足协拥有了绝对主动的人权、财权,但这两大方面就面临着诸多现实的困难。 


理论与人才的不足


在8月17日的足球工作会议上,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对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中国足球改革进行了第一次公开的总结,直面问题。刘鹏指出:“体育界、足球界对于足球的规律和价值认识不清,理解不透。对社会化、市场化、职业化程度很高的足球项目发展规律没有很好的把握,忽视项目的综合效应和价值,往往眼光短视地过分把国家队的成绩作为唯一指标。还受‘一改了之’思想的影响,使足球在竞技体育发展全局中常常被边缘化。”、“对足球职业化改革带来的新情况新问题预判不足、应对失当。”


这是国家体育总局领导第一次直面第一轮足球改革中暴露出的问题,同时也进行了深刻的剖析。而这些情况归根结底一句话,就是“理论匮乏、缺乏必要的理论准备。”所谓的理论匮乏,不仅是指中国足球界长期以来存在的、技战术理论上的落后,对足球市场化、职业化也缺少理论上的研究。恰恰是因为缺乏理论的科学依据,面对改革之后所出现的一系列全新问题,最终只能靠行政手段来干预解决。


而且,中国社会发展到今天,我们已经过了“摸着石头过河”的时代。在中国足球走向职业化、市场化时,由于国内没有真正了解欧美职业足球的专业人才,对于欧美职业足球的考察也仅停留于走马观花,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无法根据现有的一整套理论制定符合中国足球实际的职业足球理论,然后在实践中不断地修正、完善。自然,我们也就不能产生、培养自己的专业人才。即使是在中国足球职业化已经走过了20多个年头的今天,我们仍然没有自己的专业人才。这不能不说是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的一大遗憾。


如今,中国足协在全面“去行政化”方面又迈出了一大步,但接下来所面临的情况仿佛又让人感觉到回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初的情景,“接下来怎么办?”这不仅仅是中国足协在职人员所关心的问题,更是外界、普通百姓所关注的问题。所以,中国足球急需补上“理论”这一课,更需要加快培养自己的掌握理论的专业人才。


不仅如此,未来中国足协还面临一个更为现实的问题,即除了理论人才匮乏,还面临着专业管理人才严重不足的问题。当我们在谈论中国足球“人才断档”时,更多的人会认为是优秀的足球好苗子严重不足,各级国家队选拔不到更优秀的球员。但更重要的是,未来中国足协编制将无疑会进一步扩大,需要吸纳大量的社会人才。应该承认,社会上“藏龙卧虎”,各种人才都有。可具体到足球方面,未必如此。


很多人都在谈论“外行管理内行”的问题,甚至呼吁那些有过踢球经历的退役球员直接进入足协、甚至走上领导岗位。可是,如同一名退役的优秀球员未必就是一名优秀的教练一样,退役的球员如果没有经过具体的社会实践,未必会是一个优秀的管理者。而其他领域内的优秀管理者,来到足球领域之后,未必还同样适用,因为足球运动的内在规律有其自身的特殊性,如果没有经过深刻的体会,也就无法摸清其规律。这也是为什么过去这么多年来,中国足协的领导一任换一任,但一直流传着“陪领导交学费”的说法。


未来,中国足协需要大量的专业管理人员,但这样的专业管理人员在哪里?这是一个必须要面对的现实尴尬。


人员开支钱从哪来?


据了解,目前中国足协有不少员工都在观望,观望的原因之一就是想看看未来的待遇问题。这也很容易理解,当初进入足协,除了对足球本身的喜爱,也是冲着公务员身份。“脱钩”之后,“身份”没了,希望待遇有所提高,是人之常情。而且,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在足协或曰足管中心工作,外界一直存在着误解,认为“油水很大”,但实际上足协的工作人员进入的是一个“清水衙门”。以现在的足协普通工作人员为例,一般的基层工作人员月工资才4000元左右,中层干部可以达到7、8000元,而像几位司局级干部,一个月的工资在13000元左右。


未来,按照《调整改革方案》,中国足协具有用人自主权,自行确定内部机构设置、人员岗位设置、薪酬管理、绩效考核和用人制度方案。在失去了公务员身份之后,提高足协工作人员的薪酬是必然的,而想要从社会上招贤纳士,恐怕更需要有一定丰厚的薪酬,才会吸引人才。归根结底就是一点,资金。可是,未来中国足协的钱从哪里来呢?


就目前中国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中国足协)而言,收入的主要来源就是中超公司负责运营的中超联赛以及福特宝公司所运营的中国之队两大项,通过赞助等,整个中国足球的“运营盘子”才5亿多元人民币。而且,收入基本用于日常的运营,足协基本不从中分钱。未来,假设中国足协可以达到200人左右的编制,人员开支不是一个小数字。譬如,像现在的中超公司,因为属于“体制外”,部门经理一级的月收入在2万元人民币左右,足协的工作人员在“脱钩”之后,至少不应该比现在的中超公司的员工待遇低。于是,未来中国足协如何扩大收入来源便成为急需思考与解决的一个问题。也正因为此,国务院足球改革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李毓毅就直言:中国足球改革面临的一大难点就是“钱从哪里来”。


尽管足球走向市场之后,肯定是“向市场要钱”,但现在的市场的钱并不像外界所想象的那么容易来。尽管中超联赛很红火,但除了几家“烧钱”的俱乐部,更多的中小俱乐部包括中甲俱乐部的经营情况并不乐观,去年底,众多俱乐部转让,根本原因就在于经营压力巨大,且始终处于亏损状态。


断了“公粮”之后的中国足协怎么办?这或许将是下一个引人关注的焦点。


地方协会怎么办?


当我们在谈论中国足球改革时,眼光似乎总是局限在中国足协,而并没有注意到地方足协的存在。


当足球运动在国内普及情况相当糟糕时,外界首先将矛头对准了中国足协。但一个现实情况是:就以中国足协下属的46个会员协会为例,三分之二的协会基本处于瘫痪状态。而且,因为地方受到编制等各种因素的影响,不仅仅是地方足管中心(足协),甚至连体育部门都被合并了,有的是与文化合并;有的是与教育合并;有的是与旅游合并;有的是与广电等合并……各地差异巨大。在中国足协“脱钩”国家体育总局之后,地方足协怎么办?


我们时常以日本足球为例,日本足球按照行政区域,47个都道府县都有自己的基层足协;下属的市级、再往下的町级,都有自己的足协组织。换而言之,日本足球的基层组织是相当完善与健全的,都统一听从日本足协的指挥。因而,每每日本足协下达或颁布任何决定、指令,其最基层也能够完整地、不折不扣地执行下去,从训练大纲到技战术打法、到教练员培训等等。不仅如此,像日本的文部省也是在技战术、教练员培训、竞赛等各个业务领域完全听从日本足协的指挥。于是,日本才有了自己统一的技战术风格。


但是,目前中国足球的现实情况又如何?今年早些时候,记者曾前往新疆、广西、黑龙江等地走访,基层足协基本就处于停滞状态。譬如,新疆的足球搞得不错,但新疆除了自治区有一个足协外,往下就不存在足协这样的组织。黑龙江、广西等地的情况也基本差不多。倘如此,未来中国足协即便是人员增加到200人,也无法应付全国这么多地方足球事务。因此,中国足协首先需要完善、健全地方基层组织的建设,然后调动地方足协的积极性,发挥他们在地方上的优势,从而减轻自己的压力。可现实是:地方足协处于瘫痪的状态,虽然中国足协“脱钩”了,但地方足协原本在各个地方就不受重视,无论是人、财、物,几乎都是一片空白。问题自然也就随即而来:地方足协怎么办?


当然,由于国家地域广阔,地方差异很大,搞得相对好一些的地方会员协会或许自我生存不是问题,甚至在“脱钩”之后还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可那些不发达地区的足协在“脱钩”之后,恐怕生存都将是一个大问题。而且,地方的情况本身比中国足协这样一个全国性的机构所处的环境更为不便,关注度也不是那么高。因而,在中国足协“脱钩”之后,各个地方的足球运动如何有序地向前发展?这需要中国足协动一番脑筋,甚至某种意义上,这个问题连中国足协都无能为力。


本文转载自体坛周报,原标题:足协改革三座大山:理论+人才不足 钱从哪里来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
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