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学峰专栏 | 海洋强国 ——郭川话航海(16)
帆船本身既是个体育,又不完全是体育,像郭川的环球航行,产生的影响很多不是体育范围内的,而是超出体育的。
054792015-09-19 13:00     来源:禹唐体育-房学峰专栏


禹唐体育注:

禹唐在《世界上最昂贵的运动项目能否在国内借势崛起?》已经向大家介绍了帆船的产业价值以及“中国帆船航海第一人”郭川。北京时间2013年4月5日早晨八点,郭川在海上独自航行137天20个小时后,通过终点线胜利重返母港青岛,成为第一个完成单人不间断航行的中国人,并获得了国际帆联世界帆船速度纪录委员会(WSSRC)认可的四十英尺帆船环球航行世界纪录。


2015年9月3日,正值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作为中俄两国纪念系列活动之一,“中国·青岛”号也在这个特别的日子扬帆起航。摩尔曼斯克当地时间16时41分(世界标准时间13时41分),中国船长郭川率“中国·青岛”号国际船队冲过世界帆船速度记录委员会指定的出发线,正式开始冲击北冰洋东北航线不间断航行世界纪录。


作为国内对郭川最熟悉的体育人之一,房学峰老师将带领我们更深入地了解郭川船长的航海之旅。本篇内容为该系列第十六篇。


在航海史上,有过这样一个真实的著名故事:


一对恋人航行在南太平洋,船的桅杆坏了,男的必须要爬到桅杆上修理。


意外发生了,那男人被卡在桅杆上动弹不得,他的恋人也没办法上去救他。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最后,那女人倒是看到他的恋人下来了——


是化作腐肉一块块掉下来的……


这一幕,也险些发生在郭川身上。这种种在海上出生入死的经历,让我觉得郭川还是稍微有一点儿理由和资格、发表一些对“海洋强国”的议论的——


在谈到环球航行时他和船东之间的关系时,郭川说:


“按照船东的想法,恨不得我应该悄悄地出去,完成了环球航行我再悄悄地回来。这怎么可能呢?


这里我还可以讲一个最早那条‘青岛号’的故事:当时因为***那两百万,她实际上等于是买了一条船,她也很坦率地说并不喜欢玩儿帆船,不过是借了钱之后的抵押品。钱是***出的,最后二百万的船卖掉可能也就是百十万,***在这个过程中也没有要求冠名什么的,人家甚至不太知道她的企业和她这个人,从有形资产来说她什么也没得到。但实际上,我认为她是得到好处了,是无形的,当时她正在做企业,通过这条船她认识了很多领导,做成了不少事儿。


对第二条‘青岛号’的船东,我感觉就是一个商务关系。之后船交接,我实在懒得算懒得想:是我欠他的,还是他欠我的——也许是我欠他的吧。


说实话,当时下决心租船的时候,我们是一分钱没有,但是我做了一些铺垫、有个‘弹药库’在那儿准备,一个是焦震,还有香港一些哥儿们——他们那真地是肝胆侠义,都是小老板、还真没多少钱,说我多了没有,一百万我先去给你筹措着,凑我们也凑出来这个钱……”


郭川将这些朋友的时候,感觉与其说是斩钉截铁般的、莫如说是劫后余生般的,我觉得他“准备好的那个弹药库”其实也未必弹药很充足吧?


跟郭川聊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们是在青岛航校“游艇会”的一个房间里。


这里在北京奥运会帆船比赛的时候,是用作船库的,后来,青岛航校和一位企业家合作,把整栋建筑重新改造,多半的房子变成了宾馆——在奥帆基地的核心地段,不用说生意是不错的——少半部分用作学校的办公区。对于青岛航校这个“中国航海运动的黄埔军校”来说,这种合作使他们摆脱了财务上的捉襟见肘局面,但每每想到这里,我又觉得有些许悲哀。


从窗口望去,就是郭川环球航行用的“青岛号”,她已经恢复了“泽泰号”的本来面目。


因为这涉及到最时髦的“体育产业”话题,我很想和郭川再聊聊他跟船东的那些事儿,但他话锋一转,聊起了“海洋强国”——


“‘海洋强国’这个口号问世至今,已经让我们激动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什么是‘海洋强国’呢?


坦率地说,我给不出完整准确的答案,但我想起码有两点:第一,如果中国只是有了更强大的海军,那不能算是‘海洋强国’,或者说,几支航空母舰特混舰队的组建,只能算是‘海洋强国’的部分内容;第二,如果只是向海洋索取更多的财富,也不是‘海洋强国’的全部。我在中国沿海航行的时候,到处是渔网,中国沿海的渔业和养殖业的发展思路,其实就是像在陆地上‘包产到户’那样,用渔网和网箱、把海洋分割成一块块‘自留地’——完全是一种在海上耕田种地的做法。


然后,就要说到‘海洋强国’与帆船、与航海运动之间的关系了——


帆船本身既是个体育,又不完全是体育,像我的环球航行,产生的影响很多不是体育范围内的,而是超出体育的。


既然不是体育,那么国家就应该在‘海洋强国’这个最大的中国梦的大背景下,在航海运动、帆船运动上有更大的作为,你想:郑和还是花国家的钱呢?”


说这番话的时候,郭川的视线时不时会瞟一眼那条“泽泰号”。


这时我忽然意识到:在媒体报道郭川的这次航行,公众关注这次航行的时候,其实在认识上是有偏差的。我们把他当成传奇、当成个人奋斗的英雄,但其实,更重要的是他的精神内涵和他对于国家的文化意义。他的环球航行确实赢得了荣耀,但如果没成功呢?那他不但肯定会是人们嘲讽的对象,恐怕还会是人们缅怀的对象吧?


“国外搞大帆船,四千万的赞助一般就是一家最多两家,但是在国内,不但这个数额要几家分担,而且这个数字一说出来可能就把赞助商吓跑。


我回来之后,大家对航海还是有了更多的关注,但感觉上总让我觉得差点儿什么。这里面,有国家体育总局应当思考和解决的一些事情,更是全社会应该思考的。


举个例子,我跟刘玲玲探讨过:目前的世界航海运动尤其是长距离航行,都是以欧洲为中心的,我们是不是可以搞一个东方航线、建立一个中国的国际化的赛事品牌?这样一个赛事当然不能在沿海转悠,至少有这样几条线是值得好好设想的——


第一条,去往印度洋的‘郑和航线’,这不但有历史文化的往事,而且就远洋航行而言也是完全有技术价值的,如果从青岛出发到开普敦,距离大概有九千海里。


第二条,南海的帆船航行。从三亚到曾母暗沙,有一千多海里,如果做一个‘环南中国海帆船赛’的话,距离可以到2000甚至3000海里,因为有很多岛屿和暗礁,又有台风等极端天气,也有相当的技术难度。我想,搞帆船比赛总比派军舰去那边更能体现国家的发展理念、更能树立国家的和平形象吧。


第三条,上海到旧金山的跨太平洋航行。这个其实是古老的商船路线,其中涉及的故事非常多、文化内涵极其丰富,距离大概是一万两千海里,要穿越第二岛链,也是完全有技术价值的……


我说这些,当然只是我从个人专业的角度看的,但不管怎么说,中国多一些这样的帆船比赛、多一些这样的航海家,我觉得也是建设‘海洋强国’的一个不能缺少的环节。


说来说去,有的时候我觉得不能完全是说人家把我们封锁在‘第一岛链’、‘第二岛链’以内,而是我们自己根本不往那边去或者不想去。


你看儒勒·凡尔纳小说,十九世纪的时候北太平洋的航线就非常发达了,‘八十天环游地球’的时候,香港到横滨是六天、横滨到旧金山是二十二天……”


——————————————————————————————————————————

房学峰:资深电视人,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首席策划,中国体育的活字典。


本文系禹唐体育“房学峰专栏”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
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登录后参与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