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学峰专栏 | “骑闯天路”与高原自行车赛的第二次起势
青藏高原赛”夭折、“环青海湖赛”一枝独秀,自有其多方面的必然性。同样以高海拔顶级赛事为目的的两个比赛,最终走向殊途……
0214112015-10-11 11:00     来源:禹唐体育-房学峰专栏


禹唐体育注:

原本高海拔自行车比赛并非是“环青海湖赛”一枝独秀的局面,在“环青海湖赛”创办之前两年,中国自行车协会和青海、西藏体育局曾联手举办了“青藏高原自行车赛”,但在众多因素影响下,“青藏高原赛”夭折,不过最近几年间,西藏地区的自行车赛事正在重新起势。


谈起中国的高海拔自行车比赛,第一品牌当然是2002年开始举办的环青海湖国际公路自行车赛,其赛道的最高海拔达到过近3800米、平均海拔则超过2000米。


《2011中国文化品牌报告》发布的中国文化品牌价值排行榜中,“环青海湖赛”以21.629亿元的身价,位列体育休闲与文化旅游品牌类第十位,而在体育赛事品牌中,则位列CBA联赛之后居第二位。



对于这个榜单的权威性,我持强烈的怀疑态度:难道“环青海湖赛”的品牌价值能超过中超联赛吗?


可能很多人已经忘记了:在“环青海湖赛”创办之前两年,中国自行车协会和青海、西藏体育局曾联手举办了“青藏高原自行车赛”,比赛一共举办了三届,路线是西宁到拉萨的青藏线。


因此,“青藏高原赛”与“环青海湖赛”之间是有着深刻联系的,其原始动机都是要举办高海拔地区的世界顶级赛事。之所以“青藏高原赛”最终夭折,我没有进行深入采访,但有两点是显而易见的:



首先,“藏独”问题一直是我们国家安全的心腹大患,大量外国车队及其保障团队、随行记者、观赛者等进入西藏,难免出现不可控的隐患。何况自行车运动的最重要国度之一法国,恰恰也是“藏独”势力最活跃的地方之一。


其次,就赛事的举办条件、组织水平、办赛理念等方面而言,青海和西藏两地的差距还是相当明显的。例如我接触过好几位青海省体育局出身的干部,他们对体育产业的认识水平要远远超过很多其他地区的体育界人士,曾经担任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的王钧一直是中国体育产业的主管官员之一、且至今仍担任着中国体育用品联合会主席,他正是青海出身的干部。此外,现任中国奥委会市场开发委员会主任和总局装备中心主任的李桦(此前是游泳中心主任),也是从青海省体育局奉调进京的。


因此,“青藏高原赛”夭折、“环青海湖赛”一枝独秀,自有其多方面的必然性。同样以高海拔顶级赛事为目的的两个比赛,最终走向殊途……



然而最近几年间,西藏地区的自行车赛事正在重新起势: 环鲁朗山自行车比赛、环巴松错自行车赛、雪格拉山挑战赛先后创办,都是依托于著名景区的单日赛。而“骑闯天路”比赛则志在打造世界最高难度的多日赛事—这是高原自行车赛事的第二次起势和第二波浪潮。


这个新浪潮的出现具有必然性,这是因为:


高海拔已经不再是“环青海湖赛”的最主要亮点,它如今已经是青海、甘肃、宁夏三地联办的赛事,正在向着成为“世界第四大环赛”的方向迈进,今年的总奖金已经首次达到百万美元级别。我认为:这一赛事成为“第四环赛”的可能性,远大于中网成为“第五个大满贯”的可能性。




也正是由于“环青海湖赛”的这种发展方向和趋势,给在西藏地区举行强调高海拔的新的自行车赛事造成了很大空间。这是多个自行车赛事接连在西藏出现的深层原因。其中最有挑战意义和提升空间的,又显然是多日赛制的“骑闯天路”。


现在的问题,是怎样使民间的热情和政府的力量相结合,怎样使发展旅游的动机跃升为发展体育产业+旅游产业的动机—相信在这样的动机驱动下,更高级别的高原自行车赛事在西藏问世,将指日可待。


——————————————————————————————————————————

房学峰:资深电视人,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首席策划,中国体育的活字典。


本文系禹唐体育“房学峰专栏”文章,转载需注明“本文转自禹唐体育,作者:禹唐体育特约专栏作家房学峰”。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登录后参与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