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总副主席:港足发展不如内地 职业化开局受挫
014382015-11-19 11:10 来源:新京报 记者/房亮
从9月3日到11月17日,这支被誉为近十年来最强的中国香港队两次0比0逼平国足。不过,这两战只拿到2分后,中国香港队的出线形势也不乐观。就在前晚旺角大球场灯光熄灭的同时,香港足球也需思考着未来的发展。


禹唐体育注:

“还是国足的机会多一点,整体来说,本港球员的水平还不够高。”在谈到前晚与国足的世预赛时,香港足总副主席贝钧奇认为,香港归化球员在比赛中起了重要作用。从9月3日到11月17日,这支被誉为近十年来最强的中国香港队两次0比0逼平国足。不过,这两战只拿到2分后,中国香港队的出线形势也不乐观。就在前晚旺角大球场灯光熄灭的同时,香港足球也需思考着未来的发展。 


归化收效 已有内地队 联系“港归派”


“归化球员的身体和技术要比香港本土球员好,所以我们才有条件跟中国队争。虽然整体水平还是差,但他们通过努力弥补了这一点。”贝钧奇说。中国香港队能在主场战平国足,两名中卫法图斯和基蓝马的发挥功不可没,辛祖、艾力士在前场的支撑也让国足的防线不敢过于前压。


9月3日,两队在深圳首回合交手时,中国香港队只有6名归化球员。随后,他们又归化了4名球员,阵中的非亚洲面孔多达10个。这还没有算上此次落选的北京北控外援高梵。其中,德国后裔麦基是在香港土生土长的,前晚他的头球曾击中国足的横梁。


如此大规模的归化外援并非偶然。按照香港的优才计划,外籍球员必须在香港居留满7年方可。4名新晋“港脚”早在2007、2008年就来港发展,刚好在今年满足了入籍条件。据了解,几名外援都向原国籍的国家申请了很久。比如来自巴西的几名外援半年前就提交了申请。而巴西方面的效率比较慢,直到这次赛前才批准。


贝钧奇表示,香港毕竟是国际化的城市,能容纳归化球员是好事,“只要他们放弃了原国籍,我们就不应该有其他的想法。”


年初,中国足球改革方案的出炉将中超推向一个新高潮。在外援税后年薪动辄几百万欧元的情况下,中超乃至中甲都成了外援淘金的首选地之一。尽管中国香港的归化球员“不是梅西、C罗”,但不占用外援名额的他们也吸引了内地俱乐部的注意。目前,已经有多家内地俱乐部与“港归球员”联系。而对于这些“外援”来说,他们也愿意被归化,毕竟这是离中超、中甲最近的地方。


港超之囧 联赛不赚钱 转播倒贴钱


“内地联赛的商业元素、政府的支持,包括一些大地产商、大财团的资金都是香港所不具备的。”谈到这些,贝钧奇有些“羡慕”。他直言,香港联赛的发展远比不上内地。“资金、规模、市场都不够。在香港这么小的地方,现在勉强可以支撑9支港超球队。”贝钧奇说。


成立于1908年的南华足球队是香港历史最悠久的俱乐部。上赛季入主南华的班主(老板)张广勇博士表示,现在的联赛是打一场亏一场。目前,港超联赛的球队依然靠球队老板的财力支撑。港超的分红按成绩来分配,去年南华拿到第四名,张广勇拿到40万港元的回报,但他的投入大约是3倍多。


“门票收入很差,基本没赚钱。”贝钧奇介绍,港超一年的门票收入尚不到球队开支的5%。与中超未来5年版权的80亿元相比,香港足球联赛仍在倒贴钱转播的时代。去年,首届香港超级联赛的独家播映权由亚洲电视取得。亚视承诺每队最少直播一场,增加直播场次便要额外收费。


由于联赛规模和市场体量都不够,所以联赛的赞助商也不多。上至球场安保、下至验票员的花销都要由俱乐部来承担。同时,按照香港足总的要求,港超在香港足球场地紧张的情况下也开展主客场制。球场租金按两种方法收取:对于收入不高的球队有最低消费;一旦球队收入超过最低消费,球场要抽水30%作为租金。


有一些地区球队仍要靠政府拨钱养活,比如黄大仙等球队。不过政府补贴不能算到球员的薪水里面,必须要用于俱乐部的运营以及青训。


联赛不赚钱,香港足总只能依靠举办贺岁杯等外围比赛来取得收入。


球员构成 足校不专业 港产星匮乏


在4名规划球员入队后,香港本土球星陈肇麒曾在社交网络上公开抱怨,太多的归化球员影响香港本土球员的发展。中国香港队主帅金判坤此前也表示,归化球员虽然可以提高球队的实力,但对于香港本土球员来说,归化球员的增加意味着生存空间的减少。


“香港的本土青年球员确实比较少,这是香港足球水平上不去的主要原因。”贝钧奇说。


除了归化球员,中国香港队还吸收了一些内地俊才。比如徐德帅、鞠盈智、王振鹏这3个人都是从内地来香港发展。其中,徐德帅、鞠盈智原本是大连实德青年二队,但很早就被挖来培养。随着归化球员多了,他们也没有机会上场了。在之前的省港杯上,他们都曾担任主力。


目前,在香港踢球的外援有两类:一类仅仅是俱乐部行为引进的外援,他们只是为俱乐部服务。另一类是在这些俱乐部外援里,如果有球员主观上想为香港队效力,客观上又符合国际足联的规定和香港移民局的条例,那么就可以被归化。按照港超章程,每支球队在比赛中不得多于4名外援上场。


香港足总也为年轻球员人才匮乏而忧心。“一般的足球学校挺多,但都不是专业的。”贝钧奇说。在上世纪90年代“足球班”取消之后,现在香港本土职业球员的培养上基本还要靠俱乐部。在2008年奥运会前,香港足总曾特地从各队抽调一些年轻球员成立一支球队,参加当时的香港甲组联赛,最终成绩和效果都很一般。


足改计划 港足职业化 开局便受挫


2009年东亚运动会,中国香港队拿到金牌,香港特区政府顺应民间大力发展足球的呼声,也看到了“香港足球缺乏发掘人才和培养年轻球员制度,职业球队、地区、学校各级足球比赛之间协调不足,训练和比赛设施有限”等弊病,这些都被写进了当年香港足球专责小组的调研报告中。


2011年12月21日,香港特区政府立法会通过:特区政府与香港足总合作正式落实“凤凰计划”,具体内容包括改善管治、改善设施和增加投入。从2011年起的3年间,特区政府每年投入2000万港元支持足总推行改革及落实长远发展计划。在第一期投入完成后,特区政府又有追加投入。


作为一份详尽的香港足球改革计划,“凤凰计划”涵盖了体制改革,基层发展新计划,青少年培训以及球场、训练中心建设等项目。


去年,香港足球超级联赛正式成立,香港足球职业化迈出了重要的一步。职业化对业余足球氛围浓厚的香港足球造成很大影响。比如香港足总要求每场比赛1000人入座;球员要对地区有影响力,在比赛以外球员还要从事义务工作之类。贝钧奇此前的球队公民和愉园,因为职业化都没有参加港超。南区、晨曦两队因对港超的安排不满,也相继退出了首届港超。


在香港联赛改革的同时,市场过小仍是局限。一些港超球队向往着有朝一日能够打上中超,但由于特别行政区签证等一些客观原因,目前来看很难实现。


本文转载自新京报,原标题:归化外衣下 港足特烦恼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
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