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社媒:是美丽新世界,更是皇帝的新装
随着社媒的成熟,我们将进入下一个社媒阶段。对于体育社媒而言,未来的挑战将变成如何控制公开性,同时,又能把预期收益的“空头支票”变现。
067222016-01-21 13:00     来源:禹唐体育 文/西蒙·查德威克


过去几周里,社交媒体上似乎看不到“我是托本”之类的激烈言辞了。这说明,虽然巴黎前段日子发生了恐怖的枪机爆炸事件,但自由言论还是要受到一些限制的。托本·奥克亚(Torben Aakjaer)的家是“自由言论之乡”丹麦。他是一名球探,受雇于曼彻斯特联队。但是,由于在脸书页面上发布反移民言论,奥克亚被解雇了。


这一事件表明,体育和社媒之间的关系比较紧张,甚至还不明晰,尤其是涉及企业组织的内容。曼联是一个具有商业价值的品牌,拥有自己的企业公关团队。全球的曼联粉丝只好采取行动,防止它跟任何可疑社媒信息扯上关系。毕竟,在脸书上,曼联也是全世界“最喜爱的足球俱乐部”之一。名气就代表粉丝基础,代表着门票和商品收入。所以,人们对俱乐部和品牌的看法,就变得尤为关键了。


但是,问题的关键是,像奥克亚这样的人可不好对付。尤其是,他们会通过个人账户发表观点。同样,他们甚至公然控制自己的球员。前曼联队长里奥·费迪南德(Rio Ferdinand)就是个例子。

 

社媒体育要提升高度



从一定意义上说, 这样的事件只是再次印证,职业运动员也是人。他们跟我们一样,也有弱点,也喜欢交流。但是,对雇主而言,运动员发表观点的同时,也可能会制造一些麻烦。


我们大多数人——无论是个人,还是组织——都会注意到,在社交网站上发布不良内容,会造成一定的后果。运动员和俱乐部相关人员的社交账户级别越高,粉丝越多,带来的风险也就越大。


可是,为人诟病的帖子还是比比皆是。运动员在社媒上咆哮,大概就算是言论自由的缩影了。但是,曼联在社媒上的战争表明,在日趋成熟的社媒环境中,体育也该提升高度了。

 

追逐金钱的美梦


除了担心社媒带来负面影响,体育俱乐部还热衷于运用社媒增加广告收入。也许,我们可以从历史中汲取教训。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开始,俱乐部就开始重金投资网站,希望由此带来更多收入。网站确实影响了一些粉丝参与体育的方式,但是,预期的经济收益却没有兑现。


到目前为止,社交媒体的发展状况也差不多。在2010年年底,我在巴塞罗那主持了一场体育营销与社交媒体大会。会上,一些体育大佬都热切期待着大赚一笔。到2014年年底,我在柏林又参加了一场类似的大会。那是一场足球与社媒大会。到目前为止,情况还是不大好。人们的期待很多,却很少提出利用社媒赚钱的方案。

 

社媒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社媒是信息传递的平台。比如,比赛阵容、比赛时间安排和球星伤情等。可是,大多数体育社媒却想像《江南Style》一样轰动,或者像互联网初创公司一样获得收益。


事实上,对现在的许多体育人来说,YouTube算是一个优势社媒——许多12岁的孩子都会操作。体育社媒不是用来赚钱的,不信就看看英超联赛。



一个知名的英超球队,在社媒上也往往享誉全球。全世界有一大堆志愿者,乐意每天翻译相关信息、各种公告、媒体发布会报道等。这不是什么传奇故事,也不能带来经济收益。


一些人必然会站出来说,社媒参与度不等于粉丝参与度。但是,俱乐部和财政经理通常想看到直接的效果。到底效果是怎样的,还有待考证。此外,运用社媒炒作吸引粉丝,也常常会造成一些粉丝的敌对情绪。


那么,社媒能为体育俱乐部带来收益吗?在去年的柏林大会上,C罗的社媒团队让许多人眼前一亮。这位来自葡萄牙的国际球星,是世界上第一个脸书粉丝破亿的运动员。可以说,他已经成为一个社媒现象。



听完现场展示后,依然很难解读C罗背后的秘密:年轻、帅气、富裕,世界最佳球员之一,效力于世界最佳俱乐部。对C罗和他的投资人来说,这肯定是大好事。不过,对于一门心思卖空门票,维持经济效益的人来说,这些毫无用处。


于是,你就要问问,体育社媒与其说是美丽新世界,倒不如说是“皇帝的新装”吧?推特、脸书和其他社媒预示了公开、自由、富裕的新一代。但是,许多运动员和俱乐部似乎永远在反问他们发布的内容。同时,眼前的社媒金矿还是老样子:排除对粉丝参与度的行业看法,很少有人挖出金矿来。


随着社媒的成熟,我们将进入下一个社媒阶段。对于体育社媒而言,未来的挑战将变成如何控制公开性,同时,又能把预期收益的“空头支票”变现。



本文来自西蒙·查德威克教授,世界体育营销大师解读将于1月28日晚8点举办,点击这里报名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
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登录后参与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