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评 | 脱离了体育总局的中国足协将靠赞助方式运作
去行政化”后的中国足协如何“带球入门”?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中央财经大学体育经济研究所教授闵捷对此进行了分析与解读。
0530092016-02-27 17:00     来源:央广网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中国足球改革实实在在地迈出了一大步。据中国足协相关负责人介绍,“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已在今年2月撤销,中国足协与国家体育总局的“脱钩”也已基本完成。

   

近半年多来,虽然中国男足、中国国奥等国字号球队战绩不佳,屡屡受挫,但中国足球和足协的改革工作一直都在进行。由于这些工作涉及从体育总局事业单位到 社团法人的转换,相关政策也需要与各个国家部委沟通。相关负责人说,足协调整改革的速度,在各部委有力的支持下,过程还是比较快的。

  

《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中指出,“中国足球协会与体育总局脱钩,在内部机构设置、工作计划制定、财务和薪酬管理、人事管理、国际专业交流等方面拥有自主权。”目前看,相关工作已基本完成。

   “

脱钩”后,在人员聘用、薪酬体系、外事出访、财务和市场开发、国字号球队教练人选等方面,中国足协都已经有了自主权。接下来,2016年的工作就是, 继续深化和完善足协体制机制改革。足协的工作量依然庞大,将涉及37项任务、105项工作。相关负责人表示,“工作量比去年大了,改革的内容越改越多”, 但一定会对照“五十条”,不折不扣地去落实。同时,对于地方足协“脱钩”的指导政策性文件,也会在近期出台。

  

“去行政化”后的中国足协如何“带球入门”?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中央财经大学体育经济研究所教授闵捷对此进行了分析与解读。

  

经济之声:中国足协已委托了第三方公司为他们进行基础性的设计,并参照了国企改革的一些基本原则。足协方面也认为,改革之前没有先例可循,既不同于事业单位,也不同于国有机关,甚至不同于行业协会、商会。那它的改革将会遵循怎样的路径?

  

闵捷:其实足协在原则上是一个能够盈利的非企业组织,或者是可以盈利的非企业组织,它与我国以前的可盈利的事业单位还是有比较大的区别。从治理结构上来讲,它应该是企业的治理结构,所以中国足协委托第三方公司为他们进行基础性的设计是比较正确的选择。

   

另外,今年年内可能会成立中国职业的足球联盟,所以我们今后的职业体育应该是由联盟来操纵,联盟实际上就是一个集团公司,它的性质是企业,和协会的性质 又不一样。如果今后中国足协和中国职业足球联盟能够同时存在,职业联赛和国家队也分开,足球改革的基本组织架构就搭建完成了。

  

经济之声:中国足协与体育总局脱钩,在内部机构设置、工作计划制定、财务和薪酬管理、人事管理、国际专业交流等方面拥有自主权。自主权更大,是不是也对足协提出更高的要求?

  

闵捷:主要还是经营和管理上的要求,我们以前基本上还是采用行政管理的体制和模式,行政管理的体制在资本的运作以及市场的营销方面还是稍微欠缺一些。现在我们从形式上摆脱了行政管理的干预,这是比较可喜的一步。

  

经济之声: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曾说过,“如果用一个比较形象的话来说,以前没脱钩,可能有些事多少还要‘等靠要’。现在的话,要自主作战,主动应对可能出现的一系列矛盾和问题。”中国足协与国家体育总局“脱钩”后将会遇到哪些矛盾和问题?

   

闵捷:以前我们可以使用行政的手段,包括财政上的支持。首先,现在新成立的中国足协没有财政的支持,所以必须要靠市场,也就是靠赞助的方式来完成自身的 运作。现在职业联赛这一部分应该还是交给市场,另外青训和业余这一部分还是要靠足协。这不仅有利于提高足协的主动性和积极性,也更加符合市场的计划和管理 模式。

  

经济之声:是不是也意味着需要科学的监管?体现在哪些方面?

   

闵捷:在一般情况下,监管还是指行业内部的自主监管,也就是从国际足联到地方足协。现在国际足联也出现了很多问题,因为它现在也在效仿国际奥委会,成立 相关的监督机构,可以说它还是一个自律的组织。在以前的行政管理体制下,我国可能还会有一些行政的监管,我认为这方面还是应该继续发挥。


本文来自央广网,文章原标题:中国足协与体总基本"脱钩" 将靠赞助方式运作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