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两强开启承租球场新模式,中国足球职业化的更进一步
足改的春风已经吹了一年,这段时间里,让人印象最为深刻的还是资本层面的一次次强震。先是中超卖出了高价版权,紧接着江苏足球迎来强力资本方的加入,摇身一变成土豪。
0242422016-03-02 10:00     来源:禹唐体育


禹唐体育注:

足改的春风已经吹了一年,这段时间里,让人印象最为深刻的还是资本层面的一次次强震。先是中超卖出了高价版权,紧接着江苏足球迎来强力资本方的加入,摇身一变成土豪。而在刚刚结束的中国足球冬季转会窗口里,一笔接一笔的天价转会更是引得世界足坛侧目。


这个转会期,中超和中甲的引援投入接近28亿人民币,净投入也有18.5亿,这两个数字都傲视全球。具体到各支球队上,江苏苏宁豪掷7亿多人民币成为当仁不让的烧钱No.1,而升班马河北华夏幸福同样夺人眼球,支出超过了5亿。此外,恒大淘宝、绿地申花、上港、国安以及中甲的权健也都花费了上亿资金引援。


中国的职业足球进入到一个新时代,这毫无疑问。但是不是个好时代,恐怕光靠资本投入或烧钱多少还无法评判。不过,我们也必须要承认,职业联赛的优良土壤正在培育,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参与者能够脚踏实地的做些实事。让我们的联赛更职业,这是所有人共同的愿景。



足球场的运营管理是职业联赛体系里重要的一环,只是在过去20多年的联赛发展历程里,我们从未重视过这个问题。究其主要原因在于各支球队用于职业比赛的场地所有权都归政府所有,俱乐部只有使用权。说白了,球场只是各支球队打比赛的场所,和俱乐部本身并没有什么关系。这样一来,使得足球场地在一定程度上是游离于联赛体系之外的,政府对于场地如何使用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熟悉中超的人都知道,一个赛季下来,有关赛程上的变动数不胜数。有些是出于竞技层面的原因,比如照顾参加亚冠的球队等,而有些就完全是为了给商业利益让路,各种的演唱会、文化活动都成了职业联赛的搅局者,而这些活动最后留给球场的往往就只剩下“满目疮痍”了。更关键的是,我们的球场维护管理水平与足球发达国家差距巨大,缺乏短时间内的自我恢复能力,球场变菜地,是很多时候我们足球场地的真实写照。


其实我们无需苛责场馆运营方什么,毕竟为了创收,这样的选择也是人之常情。只能说想要自上而下地贯彻“职业”二字,这是一个大工程,这个过程中,必定会有时间乃至金钱上的消耗,重要的是我们如何选择。而最近,一些新的气息正在为中国足球传达着改革的积极信号。



近日,广州恒大淘宝承租天河体育场内场以及广州富力承租越秀山体育场、大学城体育中心体育场副场的事宜正式尘埃落定。三座体育场的承租合同每期出租年限为五年,实行有条件续签,总租期累计不超过20年。这次承租合同的签订,开启了民营企业承租国有体育场地的新模式。


按照合同规定,两家俱乐部拥有承租体育场独立的使用权、管理权,但不得用于与足球事业或群众体育无关的盈利性质的商业活动及其他活动。另外,两家俱乐部在承租期间须保持名下足球队“中超”俱乐部资格、“广州”冠名和广州主场。


其实,球场问题本应是职业联赛发展的核心问题之一,只是受制于体制问题和自身的足球发展水平,这个问题一直都没能引起足够的重视。现在,以广州的两支中超球队作为先锋部队,中国足球职业化的道路上,足球场开始寻求新的定位与生存方式。


让足球场彻底回归足球就是这次探索的中心思想。球队可以按照职业的方式对球场进行维护、管理。广州恒大已经在休赛期完成对天河体育中心体育场内场的草皮及配套的排水系统、喷淋系统相关设施的改造;富力则承诺在2017年12月31日前投入约6000万元将越秀山体育场按照欧洲顶级足球俱乐部主场标准改造为专业足球场,另外投入5800万元将广州大学城体育中心副场改造成为俱乐部的足球训练基地。


可以肯定,在全新的模式下,我们不会看到球员们在泥泞不堪的草皮上踢球,不会看到因为演唱会等商业活动而打乱原定的比赛计划。同时,两支球队也必定会为塑造球迷的看球文化、提高观赛体验做出更多的努力。看似不经意的改变,实则意义重大。



为什么会在广州首先实行?原因很简单。去年8月31日, 《广州市足球协会改革方案(试行)》通过审议,按照方案,广州市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将撤销,广州市足球协会将与广州市体育局脱钩,不再作为政府预算单位,在内部机构设置、财务薪酬、人事管理等方面拥有完全自主权。11月,广州市足球协会第十届第一次会员大会在越秀山体育场召开,这意味着广州市足协成为全国第一家“脱钩”体育局的“新足协”,广州扮演了地方足协改革中排头兵的角色。


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先决条件,《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中提到的加强足球场地建设管理的相关任务才能在这片土地上得以付诸行动。我们可以对标下该任务的具体内容:扩大足球场地数量、对足球场地建设予以政策扶持、提高场地设施运营能力和综合效益。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才催生了广州两支球队承租球场的新模式。


可以说广州模式为以后其他地方处理职业足球俱乐部和场馆的关系提供了优质的范例。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国家发改委拟定的2016-2020年《全国足球场地设施建设规划》已经进入最后审批阶段,这也势必带来一波足球场馆改革浪潮。相信随着中国足球市场化的深入进行,我们的职业联赛和足球场馆可以实现互利共赢,而不是仅仅受制于政策牵引。


当然,要想真正做到与国际足球接轨,我们还需增加专业足球场的数量,目前我们国内也仅有虹桥、泰达等屈指可数的几座专业足球场。不过,饭要一口一口吃,如今改革的一小步,都是中国足球职业化跨越的一大步。


本文部分内容参考新华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登录后参与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