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IP热深入电竞行业,带动商业模式转型
019282016-03-08 08:35 来源:钛媒体 文/张舒乐
之前在网络文学、动漫影视上出现过的IP热,正在向电子竞技这个过去较为冷门的体育项目上延伸。

 

禹唐体育注:

“10个人打比赛,加上几万人观看,才算得上是一个职业体育比赛,才是电子竞技。”资深电竞人士周奕的这番言论,已然划分出了电竞和游戏之间的区别。电子竞技是一个类似于其他传统体育项目,依靠转播、广告和商家赞助的周边产业盈利的粉丝经济体系,而非游戏那样,靠玩家购买游戏时间或虚拟货币来盈利。

 

不久前,一则电子竞技俱乐部DK宣布解散的微博声明在电竞圈中扩散开来,其首席执行官在声明中阐述的解散原因有:国内俱乐部和联盟体系都不完整、电竞圈拼钱挖角大环境畸形、少数俱乐部成员认为俱乐部管理不人性化、官方赛事对外援问题的不断变卦等。

 

但在业界,这个知名电竞团队的消亡,并不能改变电竞生意在2015年以来异常红火的趋势。

 

从肉松饼向女主播跃进

 

自2003年电竞被国家体育总局确认为第99个运动项目以来,行业一直处在夹生饭的尴尬境遇之中。

 

“以前打电竞职业,大家都没什么收入,奖金是大头,所以拼命练习,打出成绩才能过上好日子。”前WE电竞俱乐部经理刘洋说道,现在不一样了,签约费暴涨,广告费用暴涨,直播道具分成,开个淘宝店都能赚得盆满钵满。

 

刘洋说的“现在”,指的是2014年至今。据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游戏直播用户规模增长了154.3%,达到3000万元。而游戏直播的主要内容,恰恰是各种电子竞技比赛。同时,另有数据显示,当年度中国电子竞技整体市场规模达到226.3亿元。

 

井喷式的增长,直接改变了电竞从业者的收入来源。过去,由于收入较低,不少电竞选手利用影响力和资源去淘宝开店,从卖游戏周边开始,甚至到自有品牌的服饰和其他生活用品。电竞圈一度流传过一句调侃:肉松饼拯救中国电竞。其实就是指某知名选手,一边开着淘宝店卖肉松饼,一边在自己的电竞教学视频中插播淘宝店广告,结果上线第一个月就卖掉了十几万个肉松饼。

 

前皇族战队队长Tabe亦直言不讳地指出,国内很大一部分电竞选手不被认可。而且转型为解说员后,“钱途”更好,现在的收入是当选手时的10倍左右。

 

这很快发展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商机:其一是挖掘电竞选手的粉丝红利;其二则是跳出选手这个颇具专业性的限制,直接通过游戏主播平台,以比赛解说的方式掘金。

 

自2014年爆出亚马逊9.4亿美元收购游戏巨头Twitch公司后,专注电竞游戏直播的视频平台行业一跃成为全球风投及资本人士追捧的香饽饽。国内市场,仅2014年便出现包括斗鱼、战旗、龙珠等视频直播平台在内的数宗千万级融资案。

 

而在2015年9月,总是话题缠身的中国首富王健林独子王思聪更以投资成立熊猫TV并自任CEO的方式,为电竞热添了一把柴。亦有媒体报道称,2011年月薪不过1500元的某职业电竞选手伟,在2015年上半年与斗鱼直播平台签约后,年薪达到8位数。

 

“粉红”电竞时代的粉丝经济

 

“电子竞技现在其实已经是一片粉红色了。观众的兴奋点甚至不在电竞比赛本身,而在女主播身上。”一位资深电竞从业者对笔者如是评价当下的火热。

 

这也暴露出电竞直播平台和女主播们的盈利模式——一个披着电子竞技外衣的网上秀场。艾瑞在《2015年中国游戏直播市场研究报告》中指出,以Twitch、中国的斗鱼等为代表的垂直化直播平台,算是游戏直播的3.0模式,以前的以用户上传分享为主的1.0模式,和以YY为代表的秀场2.0模式,并未能形成有规模的游戏直播市场。

 

究其实质,当下的垂直化直播平台,只是在过去主题不一的网络秀场基础上,更加注重以电子竞技的名义相号召。这其中有一个背景值得注意,即在2014年前后,以粉丝用真金白银购买虚拟道具送给主播并实现盈利的众多网络秀场,因为直播中出现大量低俗、情色表演而被举报,并屡屡遭遇有关部门的点名批评与查处。

 

“电竞直播,里面难免有秀场的擦边球意味。”业内人士认为,“现在看来,顶级主播大多有电竞背景,但近期涌现出来的不少主播,则更多的只是靠脸蛋和煽动吃饭。”

 

日前刚推出名为《进击!季前赛》的电竞视频节目的上海七煌信息亦对媒体坦言,我们选艺人,人气是第一标准。旗下主播并非个个是职业选手出身,有的以前是职业模特、电台DJ、自由撰稿人等。

 

与此同时,电子竞技行业内部也因为外部的热钱涌动,而开始发生异化。除了收入的变化让职业选手不能安心比赛外,DK俱乐部更在解散声明中直陈:“电竞圈现在的大环境越来越畸形了。从各平台到俱乐部的各种挖人,逐渐变成了恶性竞争。”其矛头直指直播平台对电竞俱乐部资源的抢夺。

 

刘洋也同样对这种恶性竞争深恶痛绝,并认为整个电竞圈抱怨最多的问题就是选手失控了,“打职业的不如卖饼的,做俱乐部的干不过富二代砸钱的,直播平台的新一轮泡沫战争越打越烈”。本来,电竞解说员、选手和俱乐部应该和其他的体育项目一样,是三者相辅相生的,可当下却完全在各自发展,并形成了恶性互动。

 

“五年,我们真的尽力了。”DK俱乐部解散声明里的这句话,骨子里透出的是无奈。

 

更多的巨头瞄准了IP

 

一个电竞主播为何能做到近乎大牌明星一般身价千万?这个看起来很是神话的粉丝经济话题,其实在背后还有一个操盘手——争夺体育IP资源。

 

王思聪进军电竞直播,其实可以视作是其父亲王健林和大连万达集团布局传统体育项目的一个延续。而在去年11月,主流在线视频平台优酷土豆则牵手万好万家电竞公司,计划围绕电子竞技与游戏文化IP开展经纪业务、电子商务业务以及竞技类移动游戏发行业务。

 

几乎同时,知名棋牌休闲平台联众也宣布,与上海聚力传媒技术公司(PPTV)展开合作,PPTV将可在移动端和PC端独家享“五棋一牌”赛事以及北京联众自有的2015世界麻将运动会和2015年世界计算机围棋锦标赛赛事。

 

其中透露出一个信息,即之前在网络文学、动漫影视上出现过的IP热,以及月因乐视、体奥动力等天价购买香港英超、中超的转播权而浮出水面的体育IP抢购风,正在向电子竞技这个过去较为冷门的体育项目上延伸。

 

比起数量不多、价格不菲且早名花有主的电竞赛事来说,签约电竞主播来形成自己的原创内容,对于直播平台来说其实很廉价。业内人士指出:随着体育IP风潮逐步深入电竞,该项运动慢慢会从主播的粉丝经济,回归到选手与赛事的粉丝经济上来,商业模式的错位也将得到纠正。

 

斗鱼直播平台算是最早感受到IP风向袭来的公司。去年9月,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对中国大陆首例电子竞技游戏网络直播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件做出一审判决,因斗鱼在2015年初直播首届DOTA2亚洲邀请赛,而拥有该赛事独家视频转播权的则是耀宇公司,法院认定,斗鱼的行为虽不构成侵害著作权,但属于同行业的不正当竞争。据此判处斗鱼赔偿并消除影响。

 

这一判决,恰恰给那些通过增加自己原创解说来直播未授权赛事的直播平台敲响了警钟。随着百度、阿里、腾讯等已经进入电子竞技领域的互联网企业,深度参与到赛事运作、转播权购买、俱乐部扶持,当下偏重于粉色的电竞经济,将逐步回归到赛事粉丝经济的正轨上来。

 

与此同时,国家电子竞技项目部亦于近期接连表示,将组建电竞国家队,并推动电竞项目发展和规范电竞行业管理,打造更加完善、规范的电竞体育赛事体系。

 

本文转载自钛媒体,原标题:体育IP热深入电竞行业,其商业模式的错位正在得到纠正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
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