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运动员——一个个移动的体育公司
021402015-07-10 08:35 来源:好奇心日报 文/谢舒敏
温网,是世界上最古老最负盛名的网球赛事。而网球,作为商业化程度非常高的一个项目,与其相关的体育产业链可以说是相当成熟与完备。


禹唐体育注:

1877 年开始举办的 温网 已经有 138 年的历史了,它是世界上最古老最负盛名的 网球 赛事,是四大满贯(温网、美网、法网、澳网)赛事之一。而网球,作为商业化程度非常高的一个项目,与其相关的体育产业链可以说是相当成熟与完备。


尽管温网票价高昂,但每年都有大约50万观众前往温布尔登观看比赛。它还被广泛认为是四大满贯中最赚钱的赛事,每年的利润超过3800万英镑。今年,赛事将总奖金提高到2675万英镑,高于其他三个大满贯的奖金。


对于温网这样具有重要竞技意义又能提供丰厚奖金的比赛,顶级运动员如费德勒、纳达尔、小威、莎娃都将其视为必争的体育赛事。而除了在场上比赛,球员们在场下也有自己其他的副业或事业。


比如莎拉波娃今年就为自己的个人糖果品牌“糖果波娃”在温布尔登开了一家限时商店。她到世界各地参加比赛时,还会奋力推广自己的品牌,2013 年,莎拉波娃被 CNN 选为当年的十大明星女企业家。她也凭自己的品牌和多个广告代言,连续十年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女子运动员。


那些跑在场上、卖力打球的运动员,其实都是一个经营得当的小公司。而网球运动,就像一个以球员为原点放射开来的网络,一个内容充实复杂的商业体系。


网球运动员背后活跃的大公司们


在看这些“小公司”之前,让我们看看大公司都在网球运动中扮演什么角色。


如果细心观察,在一场激烈的网球比赛中还可以看到许多商业元素,是大公司们活跃地卷入了双方运动员的比拼,成为博弈的参与者。


最明显的无疑是比赛进行时球员服装与配饰(如发带)上的品牌 Logo,那正是赞助商的标志。除了运动品牌,网球运动员还为包括汽车、手表等在内的多种品牌代言。


网球作为全球范围内人气最高的运动之一,它还有着几乎在竞技体育中最为漫长的赛季。如果以澳网公开赛为始年终总决赛为终,那么一个赛季将横跨 11 个月。赛季中,运动员穿梭于世界各地,以个体身份参赛成为比赛的绝对主角,能带来比很高的曝光率;而且,网球爱好者较为富裕,其可支配收入可以更多地花在服装、汽车、球拍和手表上。因此,各赞助商会对优秀网球运动员资源展开争夺,且十分看重全球转播的重要赛事。


而对于运动员而言,网球商业化、职业化程度很高,运动员基本经济独立,在经营上自负盈亏。他们在为自己的经济收入(以支持比赛)做打算时,就与赞助商达成商业合作。在今年的法网公开赛中,纳达尔就佩戴了价值77.5万美元的Richard Mille手表出场比赛。



以球员服装赞助商为例。商业价值最高的现役网球明星(费德勒、纳达尔、德约科维奇、小威、莎拉波娃)中,除了德约科维奇之外,其余四人都接受耐克赞助。同时,据不完全统计,最近五年的大满贯赛事中,耐克共 44 次“打入决赛”。


运动装备是球员在比赛时的左膀右臂,而能对比赛表现有最直接影响的装备,是他们手中握的球拍。于是这便涉及到装备提供商。对于刚开始打比赛的球员来说,目前的球拍市场为他们提供了丰富的选择,不过如果要以 Top 级别球员手中装备为借鉴,那么最常使用的是这几个:Wilson、Babolat、Head、Prince、Yonex、Dunlop。



在目前 ATP 和 WTA 排名前 20 名的 40 位球员手中,出现频率最高的球拍是Wilson 的球拍,有 15 名球员使用。诞生于美国芝加哥的 Wilson,作为世界有名的器材制造商,球拍类(网球,壁球和羽毛球)是其核心运动产品。Wilson 的整体品牌地位很高,也和它长期为几个传奇球星提供球拍有关,这就包括桑普拉斯、费德勒、大小威廉姆斯。


将运动员与赞助公司联系起来,为他们寻找合适代言机会,而且还给他们配备合适比赛装备的,是他们的经纪公司。而事实上,运动员的经纪公司所做的,远远不止这些。大型体育经纪公司除了有经纪人和顾问业务,还做体育项目管理(运营赛事和活动)、电视节目制作和发行(赛事转播权代理),体育赞助咨询等。


对于自己的运动员客户,经纪公司帮助他们开拓运动场内外的(创收)机会,建立起品牌形象,同时挖掘他们跨界经营的潜力,以为他们带来利益最大化。

网球领域中主要的几个经纪公司是 IMG、Octagon、Lagardere、CAA,而其中的江湖老大要数 IMG 公司。它隶属于世界四大娱乐经纪公司之一 WME 公司,旗下有众多网球运动员,包括德约科维奇、莎拉波娃、锦织圭、李娜等,还有未来的潜力之星布沙尔。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近年,费德勒和纳达尔先后出走 IMG,联合经纪人成立自己的经纪公司 Team 8 和Goramendi Siglo XXI,不仅包装和挖掘他们本人的商业价值之外,也签下其他球员,并在公共领域推广网球。


除了以上所提到的公司之外,还有对网球比赛数据加以收集、统计、分析的科技公司。在网球比赛中会产生大量的数据,除了比分和 Ace 球数量这样明显的之外,还包括发球速度、一发成功率、接发球成功率、得分点等。球员和教练得以通过数据中评估自己的比赛表现,分析对手的技术、打法和身体语言等信息,这也帮助球迷更了解一位运动员。


最知名也最常被人提及的是 IBM 公司,自 1993 年雷达测速系统开始在赛场使用,到现在应用于大满贯赛事的 Slam Tracker,IBM 为赛事提供了很多技术和数据支持。通过 Slam Tracker,用户可以像专业教练和分析员那样,了解比赛中对战双方的每一项关键数据;而 Slam Tracker 还可为球员提出比赛制胜的关键指标,帮助其制定赢球的策略。



高额奖金和赞助商追捧下,顶级网球运动员收入很高


世界顶级网球运动员有着丰厚的收入,如果拿女子网球和其他女子运动项目相比,这一点尤其明显。网球运动员的收入主要来源于比赛奖金和广告赞助费。

其中,比赛的奖金是收入的基础。对网球运动员来说,竞技成绩固然是很重要的。根据 2014 年《福布斯》的统计结果,大致上,网球运动员收入排行榜上排名前十的运动员同时也是获得比赛奖金最多的运动员,他们一年总共收入 6100 万比赛奖金。


网球比赛奖金的高低和赛事的级别成正比,只有世界排名达到一定范围时才具有参加高级别比赛的资格。球员们为四大满贯赛事不遗余力每分必争,除了大满贯竞技地位高之外,不能忽视的原因便是它的高昂奖金。


这次刚开赛的温网公开赛,赛事的总奖金额又创了历史新记录。单打冠军能拿到 188 万英镑奖金,比去年增加了 7%;首轮出局的选手每人也能拿到 2.9 万英镑;而在过去的四年,温网的总奖金从 1460 万英镑提高到 2675 万英镑(折合美元 4230 万)。


其他三个大满贯比赛奖金,按最近一届赛事奖金高低排序,依次是美网的 4000 万美元,澳网的 3630 万美元,和法网的 3500 万美元。


尽管奖金收入不菲,但运动员收入更多来自广告赞助费、出场费、参加表演赛等,获得大约 2 亿美元。2014 年一年,赞助商们在网球运动员身上花了大约 7.39 亿美元。



赞助商们喜欢怎样的运动员?首先,他/她的成绩好,原因显而易见,晋级轮数越多,电视曝光率自然高。比如说,费德勒长年稳固地处于网坛吸金之王位置,靠的就是成绩说话。他拥有大满贯网球比赛冠军赢得次数最多记录(17 次)以及职业生涯比赛奖金最高纪录(8,400 万美元)。


据 2014 年的数据,费德勒的总收入达到 5,620 万美元,其中 5,200 万美元来自他庞大的赞助阵容,包括耐克、劳力士、瑞士信贷、梅赛德斯-奔驰、吉列等。而收入榜上排名第九的锦织圭,正是由于这两年他在各项高级别赛事中成绩不断飙升,吸引到更多赞助商的投资。


另外,运动员的外形也会对他们通过广告代言赚钱有所帮助。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外貌出众且热衷于参加时尚活动,把自己打理得很漂亮的莎拉波娃。2013 年下半年,莎拉波娃受伤病困扰,半年只参加了一场比赛,但赞助商没有对她失去信心,她在 2013 年 6 月至 2014 年 6 月的代言收入有 2440 万美元。



每个运动员,就像一个小公司


一个职业网球运动员都可以被视作一个小公司,这个品牌的背后有一整个团队打造与运营它。这个团队高度专业且训练有素,每个成员都各司其职,以保证运动员能够在竞技和心理状态上都得到很好的支持。这些人里除了运动员的家人,还包括他们的教练组、经纪人、医疗师、营养师等。


这个公司的支出很高,因为要运作这样一个团队,价格不菲。排名和收入越高的球员,他们就有更多钱来扩充与提升自己的团队。李娜就曾在采访中透露,自己的团队每天基本开销为1 - 1.5万元人民币,一年总支出在400万元人民币左右。这些费用花在李娜及其团队的交通、住宿、场地租赁、团队人员薪水等方面。



在这个团队中,教练员直接负责提升运动员的竞技表现。他们在比赛和日常训练上对运动员予以指导,为其安排合适的赛程和比赛战术,从技术层面解决赛场上遇到的问题等。值得一提的是,教练也可以是运动员的家人。纳达尔的叔叔就是他的长期教练,李娜的丈夫姜山也曾担任李娜的教练。


医疗室和营养师的任务是保证球员的健康,即,不要受伤,并且有良好的体能状态。运动员在高强度的比赛和训练后做理疗,放松身体,平时合理膳食,这些都对保证竞技状态十分重要。


赞助商,简单地概括,就是给这个公司提供资金的投资者。公司得以稳定运营,很大程度靠从赞助商那里得到的资金。


团队中还有一个负责商务的人,他通常是运动员的经纪人。运作一个人,经纪人发挥着最核心的作用。他与团队中其他成员沟通交换信息,衔接各个环节,还要一手操办这个公司的业务拓展。


他们先要考虑如何将运动员的品牌价值变现。以运动员的本职工作比赛为出发点,经纪人将最合适他的专业教练组、医疗组和营养师集合在一起,为他配备合适的比赛装备,并制定方案来提高他的竞技表现。同时,为运动员筹备媒体发布会和见面会,帮助其与现有的或潜在的赞助商沟通,讨论赞助协议。


另外,他们还要盘算如何将一个单一的品牌扩展向更多方面。去年,加拿大新星布沙尔和 IMG 公司签下合约。由于布沙尔后者外形好、竞技表现也佳,IMG 和布沙尔同时签了体育和时尚(模特)方面的合约。IMG 在模特和时尚领域资源也十分丰富,是该领域实力最为强劲的经纪公司,签两份合约意在为布沙尔以后的跨界发展铺路。


这个小公司如何围绕运动员持续经营


一个公司需要思考持续经营的问题,以希长期健康地运行。对于运动员来说,在其运动生涯中,他们要做到始终保持场内外的竞争力和影响力;而退役之后,当自己退出竞技场,他们就要考虑如何将核心的“商业模式”从比赛赚钱、赢得关注,向其他方面转换。


在这里,中国网球明星李娜(同时也被视作中国体育最具商业价值的品牌符号),可能是最好的例子。


依靠出色的战绩和高效的商业运作,在 2014 年的《福布斯全球名人榜》中,李娜以 2360 万美元排名第 41 位,是全球仅有的 3 名上榜的女性运动员之一。退役后,她又入选 2015 年《福布斯退役运动员收入榜》,以超过 1300 万美元的收入成为唯一上榜的女性运动员。她在榜单中的“竞争对手”变成了迈克尔·乔丹、大卫·贝克汉姆这样赫赫有名的传奇和巨星。



2009 年,李娜从国家网球管理中心单飞,并很快签约 IMG 公司,与经纪人麦克斯·埃森巴德(Max Eisenbud)开始合作。彼时,她已经 27 岁,世界排名第 25。李娜与 IMG 的经纪人合约里规定,IMG 为李娜提供整体营销等国际化服务,以及一个保底收入的薪资合同。与此同时,IMG 拥有与李娜共享广告、代言等收入的权利。李娜希望 IMG 在 2010 年的 6 月前,帮助自己的排名达到世界前十;当年,他们做到了。


一年后,李娜迎来网球场中的腾飞和商业发展的转机。她连续拿下 2011 年澳网亚军和法网冠军。在李娜夺得法网数周之内,埃森巴德迅速为她谈成总共价值 4800 万美元的合同。这一年,她的赞助商多了劳力士、哈根达斯、梅赛德斯-奔驰这样的国际品牌,而过去只有耐克。


IMG 在为李娜挑选赞助商时,会设立一定的门槛,以让她的收入更稳定。譬如说,2014 年在她澳网夺冠之前的要求是,每家公司的赞助年限都最少 3 年,数额不低于 800 万元人民币。


对于李娜的赞助商,IMG 对每家公司与李娜的赞助合同都有明确要求,最少签 3 年。至于起步价,业内人士称应该不低于 800 万元人民币。


2012 年,李娜年满 30 岁,是不折不扣的老将。当年温网出局之后,李娜向埃森巴德表达了寻找新教练的想法,后者为她找来带领过比利时名将海宁的阿根廷教练卡洛斯·罗德里格斯(Carlos Rodriguez)。李娜的冠军团队也正式形成,核心成员包括埃森巴德本人、李娜的丈夫姜山、教练卡洛斯和体能师阿列克斯·施托贝尔(Alex Stober)。


在卡洛斯的指导下,处在职业生涯后期的李娜改变了发球动作,还进行了整个攻防体系的调整,更重视主动进攻,更频繁地来到网前。而体能师阿列克斯则负责让李娜在密集的训练和比赛中避免伤病。李娜的竞技水平依然在稳步提升,夺得 2014 年的澳网冠军,而卡洛斯、阿列克斯和埃森巴德都出现在她夺冠感言的感谢名单中。


在李娜当打之时,这个团队为她提供系统性的方案(包括最合适的训练、医疗、营养计划,合理的赛程和目标成绩),推动她在竞技层面的提升;与此同时,也致力于李娜联系赞助商和商业活动,使其有形和无形价值最大化。


她离开赛场后,IMG 公司又为李娜规划退役后的商界之路。李娜退役后,经纪人埃森巴德透露了IMG 和李娜创造网球学校的计划。这所学校将辅以配套的餐饮休闲会所、疗养中心、健身中心等,并推出以李娜的形象为设计基础的特许商品。学校被定位为像迪士尼乐园一样的“李娜乐园”,是一整套综合性体育娱乐产业。


今年 3 月,李娜发布自己的个人品牌“LI NA 李娜”,并宣布与新元素餐厅的首次合作,推出了“娜样活力”系列菜单。而上个月,一部关于李娜的传记电影正式对外公布,导演是陈可辛。


现在,IMG 公司运作“李娜”这个品牌时又有了新方向,最终目的是要把这位性格球员打造成为“中国第一的商界女性”。虽然退役了,但是网球运动员在运动中的影响力依然可以延续下去,个人商业开发也并没有结束。


四大满贯赛,哪些公司是赢家


澳网、法网、温网、美网这四大满贯赛之于网球,就像世界杯之于足球。无论从赛事的历史、规模,还是从积分、奖金来看,四大满贯都是网坛最重要、最具影响力的赛事。不仅球迷和运动员十分看重这四项赛事,许多公司也在积极参与其中。


本文曾提及,在网球运动中最明显的赞助商标识便是比赛进行时球员服装与配饰上的品牌 Logo。尽管运动员在场外还会接到各种门类的品牌赞助(如李娜就为运动、汽车、餐饮、奢侈品、旅游等品牌代言),但最常出现在镜头前,并通过电视转播被实打实呈现在观众面前的,还是比赛时他们服装上的 Logo。


所以,当我们试图统计哪些公司在四大满贯赛中胜出时,我们选定的是运动员运动服饰类的赞助商,而“胜出的品牌”,这里指其所赞助球员打进单打决赛的品牌。



最近五年的四大满贯单打比赛中,总共进行了 40 场决赛,产生 80 个冠/亚军。其中,耐克是当之无愧的赢家,钩子符号共出现在其中 32 场决赛中,有 44 个出场的球员穿过耐克的战袍。而耐克签约的网球运动员涵盖范围甚广,从纳达尔、小威廉姆斯、李娜、莎拉波娃这样的绝对巨星,到阿扎伦卡、科维托娃等实力球星,以及布沙尔这样的人气小将。


按在决赛中出现频率的高低顺序,其次是优衣库,该品牌赞助的球员共 9 次打进大满贯决赛(德约科维奇一人就占了 8 次)。2012 年,德约科维奇从 Sergio Tachini 转投优衣库就成为当时的一件大新闻。而随着近两年所赞助的日本球员锦织圭不断崛起,优衣库在大满贯赛事提升曝光率不仅依靠小德了。值得一提的是,最近几年有快消服装品牌向网球领域渗入的趋势,另一快消品牌 H&M 也签下了 ATP 单打排名第六的球员伯蒂奇,不过后者还在向大满贯决赛冲击中。



接下来是阿迪达斯,共有 7 个运动员穿阿迪的战袍参加大满贯,不过去年他们流失了当家网球明星穆雷,后者在合约到期之后投身 Under Armour。Sergio Tachini,和优衣库相似,这个意大利品牌得以 6 次出现在大满贯决赛,全因签下了德约科维奇。


本文转载自好奇心日报,原标题:如果每一个网球运动员就是一家小公司,谁在推动它的运转?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
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