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足仅存理论出线可能,这难道不是件好事吗?
熟悉的味道,相似的节奏,在0比0“逼平”中国香港之后,中国队想要小组出线就仅存理论希望了。铁定要“提前备战”22年世界杯的中国男足无疑给如今火热的中国足球迎面泼上了一盆冰水。
0633612015-11-18 15:10     来源:禹唐体育


禹唐体育注:

熟悉的味道,相似的节奏,在0比0“逼平”中国香港之后,中国队想要小组出线就仅存理论希望了。铁定要“提前备战”22年世界杯的中国男足无疑给如今火热的中国足球迎面泼上了一盆冰水。于是,球迷们在网上炸开了锅,媒体老师们也无法自控破口大骂。

 

我想大家之所以对中国足球满怀希望然后又大失所望,一是因为确实像抽签抽中时所说的那样,中国男足在本次世预赛上的对手们称不上真正的强队,赛前谁能想到就算香港归化球员不少,两战中国的结果却都是互交白卷?当时身处现场的佩兰还在得知抽签结果时露出笑容,不知道现在他还能不能笑得出来?二则是因为本土联赛的火热势头。

 

本土联赛火热,但它健康吗?

 

我们先来看看“火热”的本土联赛。恒大的金元政策至少使恒大在俱乐部层面迎来了不错的局面,亚冠冠军、联赛五连霸、亚冠很可能再次捧杯、挂牌新三板,在许家印的指引下,恒大坐稳了国内俱乐部老大的位置,随之而来的则是其他中超俱乐部投入的水涨船高。大牌外援、出色的亚冠战绩使得中超在世界范围内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但在联赛越来越热闹的背后,这真是一件好事吗?

 

说到联赛生态问题,大家很容易就会联想到中超如今的“天价版权”,但动辄千万欧元身价的大牌外援与随之身价倍增的国内球员们使得五年八十亿的版权分红对像恒大、上港、鲁能这样的俱乐部而言虽然在收入是个提高,但与其投入相比,也总是入不敷出。

 

拿国安总经理助理张四化的话来说就是“西欧五大联赛的转播30%至50%的分成占俱乐部的总收入,在中国这点是不可能的,公开的数据像恒大一年的投入七八亿、10个亿,再怎么分转播权不可能4到5个亿给一个俱乐部,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事实上,我想至少从资本层面上来看,恒大虽然挂牌新三板,但要说其有多成功,那是谈不上的。根据恒大淘宝公布的招股说明,恒大淘宝在前年与去年的营收分别超过了4.1亿元和3.4亿元,但是他们的净利润连续三年却都是负数,前年与去年分别是-5.7亿元和-4.8亿元,而今年到5月为止已经达到了-2.6亿元。加之目前为止我们也看不到恒大能转亏为盈的趋向所在,因此短期内其想要转到创新层或登陆创业板几无可能。

 

就像辽宁宏运总经理黄雁说的那样,“中超俱乐部都是富二代,都是老子有钱,我们自己是无法养活自己的,当然按照中超的规则我们要盈利,这些规则上也都做到了,不管是跟老子做生意,还是跟老子借钱,符合规定。但是说实话,真正的中国的职业联赛、职业足球俱乐部要实现长远发展,一定要实现自身的良性循环、(解决)自身的问题。”

 

话中的意思就是如今中国的职业足球俱乐部并没有实现自身的良性循环,不把盈利当做目的的职业体育是不健康,换言之,是不可持续发展的。因此,热热闹闹的本土联赛的背后存在着不小的资本泡沫——如果孙可吴曦等人真能配得上6000万、8000万人民币的身价,国足还能被香港逼平?

 

国足“提前备战”2022年世界杯,真的是件坏事吗?

 

我们应当注意,中国男子足球国家队是中国足球金字塔顶端的存在,它的失败反映的是整个中国足球的失败,没有根基,何来高塔?从这点上来说,无论是责怪场上的球员还是难堪重用的佩兰除了宣泄球迷们的不满以外,都并没有什么实际作用。

 

但我们也该庆幸这次“失利”,赛后铺天盖地的问责对于中国足球的长远良性发展而言绝对是有益的,如若还像亚洲杯小组赛那样踢得不错,那么很多问题我们其实还是得过且过的。而这次,球迷们的愤怒可以说是有了一个集体性的大爆发。

 

而攻击矛头最集中指向的就是中国足协,这个行动迟缓、效率低下的民间组织再一次处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甚至官网都被黑了……蔡振华与张剑被网友攻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我想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他们是练足球出身还是练乒乓、读法学出身,最重要的还是要为自己的工作绩效负责,并抱着对足球的热爱进行工作。

 

就像足坛老记者马德兴说的那样,“那么多年中国足球总是在按照“主教练下课→中国足协主席下课→一切推倒重来→足协新主席上任→新主教练上任→主教练下课→足协主席下课→一切推倒重来”这样一个循环往复的过程中徘徊。”


 

因此,中国足协的问题一方面是绩效考核没有全面实行,严格问责制没有贯彻,另一方面,管理人员是否真正切切热爱足球,并一心想为中国足球的长远发展做出真正业绩——而非政绩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在马德兴看来,这么多年来在足协任职的管理人员,仅仅只是因为工作需要,或是迫不得已而坐在现在的位置上。于是,他们也就不可能把中国足球当做一项伟大而崇高的事业来做,自然也就谈不上“事业心”、“责任心”,而更多地,仅仅只是“权术”的玩弄而已,足球在他们手中仅仅只是一个“工具”而已。由这样的一帮人来管理中国足球,中国足球不“死”才怪。

 

或许是出于同样的理由,黄健翔也在微博上呼吁,“其实,更该换的是足协!解散吧,把足球交给市场,交给企业,交给人民。”而颜强也是直言道,“这种比赛带给球迷的,是屈辱,是被欺骗,是绝望。我不知道从中国足协以降,是否就能用这样的混乱和无作为来改革足球?我们能指望这样的系统和机制,去改革自我?去推广足球吗?改革方案出台不久,还有推卸责任的借口。方案是好的,执行方案的人呢?不战不和不守,不降不死不走。二十四史翻完,千载奇人未有!”

 

跳出愤慨的情绪后,我们或许也该庆幸,正是有了这场比赛,中国足球的问题才能真正暴露出来,而我们也能以此为契机来深入地反思本土联赛的资本泡沫,找准中国足球的根本问题所在并提出解决方案。


如果通过这场比赛,在舆论压力下中国足球相关管理人员能真正进行自我变革,相关体制也能健全落实,那我们都该感谢中国足球的这次“失利”。而如今,至少球迷们还会对中国男足感到愤慨,起码比漠不关心要强得多。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本文系禹唐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相关文章